第六十六章 一帮亲戚 鬼心眼
吟落沁2016-12-16 01:454,406

  “林央啊,已经大半年没有见面了,越来越漂亮了!”大姨马莉走上前,亲昵的拉起林央的双手,轻笑着说道。

  林央对眼前的马莉印象还算不错,十几年也没说过多少话,但是每次见面,对待林央还挺不错的。

  闻言,林央咧嘴一笑“哪有…”

  林央不会说什么客套话,所以两个字就把话语权给让了出去,马莉也清楚林央的性子,拍拍她的手,对马姝说道“咱们家也就这丫头让人省心,是个孝顺的孩子,哪像我家健豪,放学都不知道去处!整天让人不省心!”

  “你家健豪还好,好歹在学校是了出类拔萃的,有这么一个孩子,你和姐夫以后可有清福想了,现在也该上初三了吧!”

  马健豪跟林央一届,小学时期和初一的时候跟林央是同学,不过学习好是一回事,人品都不是说差,在小学有一段时间,老是变着法儿欺负林央,那时候林央不会什么防身术,又不想马姝担心,就一直默默忍受。

  林央还记得,一次放学,马健豪跟他的同学,在路边扛着一根成人臂膀粗的木棍,甩着玩,看到林央,本来只是单纯的吓一吓林央,谁知道一个不小心那木棍就撞到了林央,吓得众人脸色一变。

  再看林央一副呆呆的样子,也没有疼痛的大喊大叫。

  想着林央伸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没人知道,在那里有一个浅浅的沟,若说林央休学去少林寺,这其中马健豪的原因占了比较重要的比例。

  马健豪这人也就小时候,坏了点,小时候的事也就过去了,不懂事的时候,什么人都有过,现在见到林央也只是点头之交,没有过多的言语。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旁的马腾飞故意咳了两声,等着众人的视线都放在他身上后,在装模作样的扯扯领带,夹紧胳膊肘下的手提包,说道“叙旧也得分时候,等晚上你们出去吃个饭再好好聊聊,现在我们来说说这老宅子的事吧!”

  虽然不满意马腾飞这种自我为中心的态度,不过好在对方是说到了正点上,马姝轻笑一声“对对,瞧我这记性,只顾着跟大姐叙旧了,都忘了正事了。大哥…你的意思是…”

  这马腾飞也不是老大,毕竟马莉在这站着呢。

  待马姝的话说出来,马腾飞心里一个乐啊!这一大家子还是他说话为重,一双精明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啧啧道“这宅子虽然说很久没有人住了,现在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被炸了,原因也不知道,老太太那边身体也不好,顾及着她的身体,我也没告诉她。”

  众人静静的听着他的话,都没有插嘴,说到这里,马腾飞顿了顿,视线绕着全场人转了一圈,看众人都巴巴的看着,得意之色不自主的露了出来,继续说道“我寻思着,把圈出来的地方给清理干净了,再盖个房子什么的。空着也不能白空着!你们说是吧。”

  “那盖了房子呢?”憨厚的马腾林皱着眉。

  这句话算是说到点上了,马腾飞面上一喜说道“我在市里有了一家西餐厅,寻思着,在家里也开一个,小点没关系,咱着周围连一个像样点的饭店都没有…”

  “在这小村庄里能干什么西餐厅啊?都是踏踏实实的老农民了,那些西洋玩意儿怕是看不上眼”马姝秀眉微皱,觉得并不妥当。

  那西餐厅放在城市里面还好,来来往往的公司小白领,手里有两个闲钱的也许喜欢去,开到这边显然有些不切实际。

  马腾飞呵呵一乐“马姝啊!你这句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那餐厅我在市里面能够混得风生云起,在这里照样能行!你是不知道,我那餐厅每天都是满座!是在村子里有些人感到新颖,自然而然的客人已经多了!再说了这村子里面你认识的人也不少,还怕没个客源?”

  闻言,马姝不着痕迹的扯了一下嘴角,向下弯着,显然是不赞同。

  “那大舅的意思是说,这块房地是你的喽?”

  没功夫听他说长篇大论,林央不客气的直接直奔主题,这马腾飞就是一个十足的生意人,心里想着什么弯弯道道的,在场的人都一清二楚,不过没有林央这么干脆而已。

  这话一出,马腾飞的脸色有些难堪,连连摆手解释道“不不不,我没哪个意思!我说的这些只是我的意见!我的意见!你妈和舅姨们不都还没提意见的吗?你这孩子,说话咋这么把不住门风呢?”

  轻笑一声,林央也不说话,这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有什么说不得的?

  马腾飞从进门一直就不说话,这第一句话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说出了来意,一点都不遮掩。

  “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就听你们的吧!”马琼微微一笑,把这个烫手山芋扔了出去,她倒是真的没什么说的,这地基她也不惦记,今天来只是,觉得兄弟姐妹们都到场了,她要是推辞,就显得外来了。

  马莉也知道马腾飞的小心思,不过他刚刚说的那一通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场的除了他一个人在那叨叨个不停,说那么多也没有用,这老宅子一直都在,就算现在没了,也轮不到他动。

  “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让妈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用我们说,让妈自己决定吧!”

  众人一听都点点头,只有马腾飞一脸的不高兴,但又碍着马莉最为年长,只能笑意盈盈的说道“妈这些年来一直在我那住着,我也没跟她说,这些年,她的身子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她知道这件事心里肯定难过得不行!”

  “那照你这么说,老太太又不能知道,咱们兄弟姊妹几个也每个注意,那宅子空着的时候没人住,这都烧了还惦记着干嘛?就让它空在哪吧!”

  马腾林挠挠头发,一脸纠结得说道,至于那一片地基,他也没有想过该怎么办,一般这一大家子的人,有事都是马腾飞和马莉,当家做主的,他也插不上话,也没那心思提意见。

  不过今天,就算是他脑子再不灵光,一听出了马腾飞的意思,虽然他无所谓,但是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他!

  其实这几个人,今天来不来都没有关系,要不是马腾飞知道后,挨家挨户地打电话催促,他们现在是万万不可能现在这里的。

  马腾飞的性子,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早就料到了,他对那块地基算上了如意算盘。

  “腾林说的对,咱们这不是有房有家的人,那宅子也是老太太名下的,老太太还不知道,咱们说这么多也没啥用!腾飞,你那餐厅在市里面,混的风生水起的,老是惦记着家里这块地!算是什么话?”马莉点点头,看向马腾飞,挑眉教育道。

  马腾飞一看形势倒了去,他过来的目的,本来就是想把那块地收为己用,不过看着架势,怕是有些不利,两人说的句句在理,他又不好反驳。

  突然在心间又有一个念头萌发,这老太太几年来一直都是在他们家住,吃他的喝他的,要是给老太太一说,想来应该会答应他把地就给他,这样一来随他们怎么说道,都无济于事。

  不过老太太,已经年迈,这老年痴呆也恶化了,早上干的事到下午就已经不记得了,整日里也神神叨叨的,要是想让她同意,恐怕不容易啊!

  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说道“大姐!不是我老惦记着这块地,这几年来我都有意向,在这里发展,只是一直没有选择一个好地方!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寻思着,老宅子方位也好,对面就是高町,高瞻远目,我这不是也能沾点运气吗?”

  见众人都不说话,马腾飞又道“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咱们这块地呀!找人量一量,让人也估估价!除了我应该占的一部分,我在给你们五分之四!就当是卖给我了,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啊?”

  林央挑眉,她这个大舅贱是贱了一点,不过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还算是不错了,最起码知道给相应的价钱!他说的这段话算是滴水不露,让人找不出什么错误。

  “那不行!这老宅子,老太太已经住了几十年了!虽然被烧了,但是地还在呀!怎么能说随便盖就随便盖楼呢?”马姝第一个不同意,这地方可是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不管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家!

  再说这老太太说是知道了,心里只不定又难受到什么时候。

  一旁沉默不语的马琼闻言,也是赞同道“对,我支持三妹的话!我们几家,虽然没有大哥你有钱,但是也不差你掏出来的那些钱!这一片地对我们的意义也不一样,不能就这么说分就分!”

  马莉也不再说话,她心里想的,两个妹妹已经帮他说了出来,也没有需要补充的了。

  马腾林也是如此,他这个人没什么心眼,别人干什么他跟着干就行了,反正错不了,再说了他打心眼里,也不愿意看着这块地,被人翻新,重新盖楼。

  看着自家人都反对自己,马腾飞顿时不干了,之前那些弯弯道道也不与他们说了,直接扯着嗓子喊道“那我不管!反正这块地,我是要定了!你们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是说要征求老太太的意见吗?好啊!老太太在我们家出的时间也够长了!这是我回头跟她一说,不就得了?”

  众人一听,都深深打得皱起了眉头,老太太都一大把年纪了,之前也说过,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么重的打击?

  “腾飞!你要是敢告诉老太太,这件事就彻底没得商量了!老太太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脑子犯了点迷糊,但是整日里,都絮叨这以前发生的事情!你要是让她知道宅子没了,你让她怎么能够承受的住?”马莉敦着脸,把在学校训斥学生的劲儿,给用了出来,厉声斥责。

  马腾飞不屑的撇撇嘴,也不把她这个大姐放在心上,语气强硬道“你们要么就同意我刚刚说的话,要么,我现在就回去就告诉老太太!”

  “马腾飞!你不要这么胡搅蛮缠了!如果你敢告诉老太太,你可就是真的禽兽不如了!”马姝也不喊他为大哥了,涨着脸,气愤的骂道。

  马腾飞脸色一寒,指着马姝吼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对我说话!我是你哥!这样的话你都敢骂出来!”

  “哼,我有什么不敢骂出来的?你马腾飞仔细想想!当初你接老太太去你家住,是为了什么?临走时,老太太把一辈子的积蓄都带在了身上,现在老太太身上还留钱了吗?这老宅子是老太太唯一的回忆,现在烧了不说?你竟然还敢打上了主意!骂你禽兽不如,都算轻的了!”

  马姝涨红了脸,依然不顾眼前的是她的大哥,五个儿女中,数她最孝顺了,老太太当初愿意跟她回家,谁知道马腾飞半路横插一脚,死活不让老太太跟她走,最后万般无奈之下,才让马腾飞接了去。

  现在,竟然不顾老太太的心理承受能力,说出这种话来,让马姝心里的怒气冲天出来,马姝本来就是个急脾气,敢作敢为,心里想什么嘴里面就说什么,这话说出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马莉毕竟是老师,知道马姝,这话对着自己的大哥来说,有些重了,拉了拉她,说道“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哥,别说得这么重!”

  马姝冷哼一声,扭过身子,不去看马腾飞那张被怼的黑白交错的脸色。

  马腾林一看形势不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话,只能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马琼出声打破这罕见的沉默,说道“这天色也不早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反正那地还在,也不会长腿跑喽!改日再说!”

  马腾飞觉得这是一个台阶,他哪能不同意?冲着马姝重哼一声,夹着小包,踩着擦的发亮的皮鞋,就离开了。

  随后,几人安慰了一下马姝,也相继离开,马姝待众人都离开了,回头看看观望全场的林央,轻叹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进屋吧,不该叫你出来的。”

  林央抿嘴,点点头,她知道现在马姝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她对外婆的好,林央都知道,现在她需要做得,就是不打扰马姝,让她静静。

  马腾飞…林央眸光中闪过冷意,她今天对马姝和马腾飞的争吵并没有说话,可是不代表她不记在心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