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母女谈心,我女儿了不得
吟落沁2016-12-16 01:525,015

  从医院出来到车站,在到上车后,玉锦一直冷眼对待,从始至终没有甩给她过一个好脸色,喜于安静的林央,自然不会没事找事主动跟他说话。

  坐在车上,林央靠在椅背上闭眼想着事情,从医院到现在,一直风平浪静,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这反倒让她心里,觉得不踏实。他倒不是盼着出点什么事,这是对方突然像消失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没留下一点痕迹。

  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吗?林央不确定,申屠卓影,不是善良之辈,断不会就此罢手,但是他带着他的人在医院出现过一段时间后,就不知所踪,让她想为自己背负的枪伤,报个仇,都无处可报。

  在丹阳呆了几天,她丝毫没有感受到,玉锦跟她所说的充沛灵气,至于什么妖神怪力之说更是没有发觉,能够吸引京城大家族的亲子光临,消息想必是极为可靠的,这丹阳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找一个还不知它的真身是何物的东西,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先不说林央没有见过,就说她现在一点感应都没有,难不成要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在诺大的丹阳找东西?这个显然不切实际。

  要说也不能算是无头苍蝇,毕竟她的身边可是坐着一个堪称为百事通的玉锦,扭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还在赌气闹别扭的玉锦,轻扯嘴角,这家伙看起来异常反对自己,但若她真的做起来,去寻找的话,想必他他也会跟过去吧。

  窗外的行道树,被车甩到后面,小店门生的招牌广告挂得到处都是。

  玉锦坐在车椅,因为是位于外坐,又不想看见林央那副嘴脸,把头扭过去隔着一个通道,两个乘客,看像不属于他们这边的车窗,这一路上在心里把林央骂了个遍。

  骂她的不知好歹。

  也骂过自己多管闲事,热脸硬是贴在人家的冷屁股上,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活,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干了!又不是他身上有伤,人家想出去遭罪,他也拦不住,还平白无故的给自己心里添上了一把火…让他想想都觉得憋屈。

  而且这一路上,林央,明明看出了他的心情却一句话也不说,连哄一下都没有…

  “玉锦…你心里有气?”

  林央一句轻飘飘的话,让玉锦一顿冷哼,气?他心里何止是有气?火气那么大他还想着要怎么发泄。

  “我曾经见过书本里写着这么一句话,生别人的气就是在惩罚自己,这么说你是觉得,对不起我,心里感到愧疚,所以,才在惩罚自己吗?”林央气定神闲的,看着窗外,似乎不是在对他说一样。

  玉锦闻言一滞,重哧一声“我是该有多无聊,才会担心你!我没有生气,也没有在惩罚自己!你要离开医院是你自己的事,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也是你自己的事,对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为什么要生气?”

  脸都涨的鼓鼓的,还说没有生气,恐怕心里憋着的那一团火,已经宣泄出来了一些,林央好笑的看着他“是,离开医院是我自己的事,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也是我自己的事,给你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不过玉大少爷的这个反应,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闲得蛋疼才会担心你!以为你是谁呀?本少爷才不会担心你的!”玉锦双手抱胸,白了一眼林央,语气强硬的回道。

  林央上下打量了他的几眼,神情间无比认真的点点头“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会疼?这么说来你还是在担心我喽?”

  此话一说出来,玉锦扭头,脸色通红,她怎么连一点是为女孩子的矜持读不懂?这么义正言辞的说出来这句话,真的好吗?

  顿时无言以对,只能瞪大双眼狠狠的瞪着她,上下牙齿互磨,恨不得把她给吃了,虽然已经词穷了但是气势上他还不能输。

  然而林央并不把,极力表现出来的凶神恶煞放在眼里,两根手指放在嘴边,悠闲地吹的一个口哨,更是让玉锦,黑白交错,变换脸色。

  回到家里,林央还未做定,扑面而来的就是林恒大大的一个熊抱。

  林恒今年差不多已经十一岁了,可是个头却有些矮小,至于能到林央一米六三个头的胸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林央,林恒在她身上蹭了蹭,带着稚嫩的声音说道“姐姐你出去玩都不带我!”

  林央笑着揉揉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等你下次放假了,我就带你出去玩!”

  “好!一言为定!你可不许再耍赖了,上次就说要带我出去玩,结果还不是一个人偷偷溜出去了?害得我在村子里面移一顿好找!这次可说话算数?”林恒嘟着,不满的控诉林央以前的罪行。

  惹得林央哭笑不得,只能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发誓道“我发誓这次说的是真的!下次一定带你出去玩!”

  闻言林恒面上一喜,拉着林央走到客厅,拍拍马姝的卧室房门,拉着林央,后者把头低下,只听他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说到“妈妈这几天不开心,她说等你回来了让我告诉她一声,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林央轻敲一下他的脑门,说道“我没有干什么坏事!看来我知道了,你先小玉哥哥玩!”

  话音一落,卧室里就传来马姝的声音“进来吧!”

  林恒点点头,去找玉锦,林央收起笑容,神色一凌,现在她必须要跟马姝摊牌一切,尽管后者可能会极力反对,她也还会是要说的。

  第一,马姝是她的家人,有权利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她也没有要隐瞒的必要。

  第二,亲人之间不是应该要坦然相对吗?她也不想隐瞒,一旦决定了要踏上一条,常人不能走的路,时间一长,必然会被他们有所发觉。

  第三,也好提醒他们,留一个心眼,防备那群杀她的人。

  她身中子弹这件事情,是万万不能与马姝坦白,按照后者的性子,恐怕会把她锁到屋里,省得她到处乱跑,惹了危险。

  一进卧室,就看见马姝坐在床边整理衣服,林央绕过她对面,帮她整理了起来,马姝一把拿过她手中的衣服,看着她问道“这几天你去哪了?”

  “我?打电话不是跟您说了吗?我和玉锦一直都在…”

  “别说你们两个一直在市里玩儿,让你去接林恒,半天都没有回来,原本在院子里面玩的好好的玉锦,突然间面色沉重的跑了出去,紧接着一连好几天你们都没有出现!打电话问你们在哪?说是在市里面玩?你让我如何相信?”

  这些话在电话里面没说,是因为马姝担心他们,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相反她知道里林央的能力,一知道她的生活注定不能平凡一声,所以等林央回来,她才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

  林央被问的一顿,马姝神色中的担忧愤怒,呼之欲出,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复杂的看着她。

  马姝看着眼前,五官并不突出的女儿,无奈的连连叹气,放下衣服坐在床边,盯着她手腕上的珠子,那颗珠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她并没有问从何而来。

  “林央…妈知道因为你的眼睛问题,这些年来,你虽然不说,但是妈一直看在眼里。从小你就不如同龄人那般活泼,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你不应该拥有的成熟,现在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可以自己做主,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征求我的主意。妈妈只是担心你…担心你的安全”马姝语气深长的喃喃出口。

  林央微微皱眉,内心一阵泛酸,深吸一口气说道“妈…我不是没有征求您的主意,我也知道您担心我…今天我就把话给您说明白了,我自己选择的路,我一定要走完,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我。妈你知道吗?在学校里,我为两个鬼查明了它们的死因,也帮助他们有机会投胎转世…”

  “虽然有危险,但是我也乐在其中,这个世界上远远不及你想象的那样,在看不到的地方存在着许多,我们不能用言语来解释的东西,我喜欢这样活着…它让我觉得我存在的很有价值…”林央轻笑着,一副毫不在意的口吻对马姝说着,就像是在叙述一个什么事情,然而这就是她心里想说的。

  马姝深深的看着林央,眼睛转动着“非得那样吗?过几天我去寺庙,到处打探一下,你的眼睛,一定能够恢复正常的”

  林央摇摇头,咬着嘴唇“妈,您不用浪费力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也不是不知道,这眼睛不是说好就能好的”

  “能!一定能的,你小时候不是正常过一段时间吗?我去找找他,我再去找他,我再去求那和尚再给一枚玉佩!”马姝摇着头,急切的说道。

  林央看着她焦急的脸,抿嘴轻声说道“你若是能找到那和尚,这几年一定去求了…”

  马姝一愣,放在林央肩膀上的双手,情绪低落起来,是啊…如果能找到那和尚,早干嘛去了?还用等得到今时今日吗?当初,那个老和尚,把玉佩交给她,还说了一句话,如今她终于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妄想逆天而行,必被天强行…

  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叹了一口气“妈不多说什么了,你要干什么做什么,我不插手…我只有一个条件,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冲动,好好想想自己有没有能力抵抗,我永远也不想面对躺着回来的你…”

  说这话的时候,马姝眼睛里充盈着,一种知名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林央长大了,不可能永远都在她的身边,她的胳膊也伸不得太远,没办法随时随地都知道林央的消息,她若是现在不同意,阻止林央的做法,又有何用?

  倒不如多说一点,叮嘱嘱咐的话来的实在。

  清楚的明白马姝的担忧,林央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咧嘴一笑,充满了阳光和灿烂“妈!看你说的什么话?你闺女是谁呀!怎么可能躺着回来?您这不是咒我的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骄傲,自豪!有我这么一个好闺女!”

  被林央的笑容感染,马姝噗嗤一笑,缓解了刚刚的低沉气氛,拍拍她的肩膀“是!你可是我马姝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我的女儿将来肯定必成大器!”

  林央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笑嘻嘻的说道“您可真能变着法儿的夸自己,想来也是!我妈是谁呀!马姝啊!天底下最最能干最最聪明漂亮的女人,她的女儿肯定了不得!”

  被林央的话逗乐,马姝的笑延伸到眼角的鱼尾纹,伸手摸向林央的头发,怪嗔道“你这孩子…就这一张嘴挺贼!”

  林央笑笑不说话,忽听门外传来老太太的一声叫喊。

  “姝啊!家里来人了,你快出来看看!”

  马姝收起笑容,嘴角还微微弯着,拍拍林央的手说道“走,出去看看!”

  林央摇摇头,马姝知道她的性子,也没说什么,起来走出房外,他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孝顺,聪明,可就是不爱跟别人沟通,以往家里来个亲戚,邻居什么的,大多时间她都是呆在房间里不出来。

  像今天这样,她也就习惯了。

  刚刚娘俩的对话,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消化,就马不停蹄的赶出去,看看来的是谁。

  看着马姝离去的背影,林央揉揉眼角,本来还想着要花点时间好好与马姝沟通,马姝虽然情绪低落了一点,可是最终还是妥协了,林央心里也不好受,她知道马姝是担心她,心里还有好多话还没对她说,但是…

  危险她也知道,那又怎样?决定要走的路,她就不会回头,她一定会做出个样子给自己,马姝,还有…邈康看看,她不怂!

  显然林央对于那天晚上,邈康的态度还耿耿于怀。

  “浩浩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妈妈?”

  林央扭头,看见浩浩盘腿坐在床上,眼睛里泛着泪光,可怜巴巴的看着林央,林央心中一软,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你很快就会见到妈妈的,等我回学校了,就带你去…”

  “真的吗?姐姐不骗我?”浩浩睁着大眼睛,充满了稚嫩和纯真。

  林央一脸黑线的点点头,现在的孩子怎么都那么多疑?她很像那种骗子吗?

  看到浩浩满脸欣喜的样子,林央也没说什么,她看了看随身携带的玉佩,黯然无光,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光泽,她倒是想再给他换一个寄宿体,可是太家里面别说玉佩,就是连一个脖颈上带的玉佛都没有。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两天过后寻找的宝贝身上了,希望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不过回头想一想,有好几拨人,都念念不忘,窥觎许久,她这小胳膊小腿的,硬碰硬肯定是不行了,必须智取。

  何为智取她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最好能够不得罪其他两家,而且有一点非常重要…她还得躲着申屠卓影…

  若不是她心中有疑惑杀不得,凭着自己的几斤几两拼也拼上,两者无怨无仇的,为什么会派人杀她,她必须要知道清楚,所以对方暂时动不得。

  正当林央想事情的时候,院子里传来马姝的呼唤,林央坐起来走出卧室,院子里站着一拨人,这些人林央还是认识的,在前面站着一身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是他的大舅,其次是他的二舅,大姨和二姨。

  大舅马腾飞,在市里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西餐馆,在他身上最招人烦的就是势利眼,最瞧不上的就是二舅的性格。

  二舅舅叫马腾林,没有固定工作到处乱跑, 建筑工,场区保安,几乎都做过,性格憨厚不争不抢,是一个典型的踏实农民工,也就是这种没心眼的性格让大舅看不上。

  大姨是马莉,一名高学教师,在家里,也是一个典型的妻管严,丈夫的一举一动她都要知道。

  二姨马琼,没有工作是一个家庭主妇,性格温柔识大体。

  这一大家子算是都到齐了,不用说肯定是,因为老宅子被炸的事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能不回来吗?不过绕了全场望了一圈,也没看到老太太的身影。

  摇摇头,怕是这老太太还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