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制止暴动
银电2016-12-16 01:373,293

  虽然空调调得很凉,乡镇书记还是捏了把汗,看着投来的眼光有些心慌和胆寒,心里暗骂道:这些局老爷,碰到什么事老是找乡镇顶缸!众目睽睽之下无奈地接口道:“贾书记,我们可以试试,但是把握不大。这几天镇里的人都在忙这事,死者的老伴哭得死去活来的,根本接不上话,儿子又犟得很,起先还好讲话,这事……一拖再拖,把我们都当成敌人了,谁讲的都听不进去……丁主任这段时间接触比我们多,是不是也一起试试?”

  贾书记顺着乡镇书记疑虑的眼光望去,又很不耐烦地看了眼丁建国。决定总是在争议中产生,陈指挥看着丁建国可怜兮兮的样子,心想不管怎样,平时自已找他什么事还是肯帮忙的,因为这事被处理是必然,但解决了总归轻些。看看火候也差不多,依然小心翼翼地说:“贾书记,我觉得有一个人还行……”

  “谁?”

  “马小可,我们指挥部的副指挥……”陈指挥把马小可之前处理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诉说了一遍,其中更是有些添油加醋……

  “行,马上叫他过来。”

  ……

  顺着市政府大楼进去乘电梯上了顶层,一路上马小可心中忐忑不安,作为副科级干部,这座大楼来过不少,但很少去这一层,也没在这开过会。到了楼层电梯口门打开,陈指挥已在等候,轻轻地耳语几句,马小可第一个反映就是三个字“麻烦了!”

  进了会议室,马小可谨慎地举手哈腰点头打着招呼,陪着笑脸,走到后排正欲坐下……

  “到前面坐。”贾书记指指前排座位,椅子已经摆好,在陈指挥的下首:“马副指挥,陈指挥应该已经跟你讲了,听听你的意见。”

  刚坐下的马小可又急忙站了起来:“贾书记、曾市长……”

  “坐,坐。”贾书记很和蔼地笑着摆摆手:“坐下来说。”

  “贾书记、曾市长,吴永福我也是这趟才认识,有些了解,可以试试,不知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由你负责谈判,任务就是先把吴永福和家属带进大院里来。”

  “谈判?”马小可心里嘀咕着:这老头真会害人,这事也让我接。但也清楚这种情景差事肯定是丢不开了,于是大大方方地谈起条件:“贾书记、曾市长,这事惟河办谈了这么久一直没谈下来,这次谈一定要一次性谈成,不然又会麻烦起来,市里能给我的权限是多少,底线是什么?”

  看着马小可干脆的样子,贾书记知道有戏,淡定地笑笑:“你说说看?”

  “这事本来问题不大,主要死因应该是自己跌落,家属也是以安全防护为由,想赖点补偿,毕竟是政府工程。但现在场面搞得这么大,矛盾也已经激化,解决起来确实有些棘手,关键是什么补偿。”马小可略作迟疑,感觉这口不好开,但己是骑虎难下,狠狠心慢慢展开一只手掌:“现在死人赔偿在一百万左右,我想这个数得要吧?当然,尽量往低了谈……”

  这事已经闹到这种地步,现在的关键是平息事态而不是钱的问题,贾书记会意地看了看曾市长,点点头信任地说:“好!具体你掌握,但是以什么方式得好好考虑下……”

  “这事我也想过。”马小可见应了数额,胆子大了许多,腰杆子也硬朗了起来:“不能讲赔偿,要不然责任就落在政府身上,可以是人道补偿和慈善援助等的名义,把钱分散到各个相关单位,政府也出些,体现民生关注,惟河办要出大头,毕竟现在焦点在惟河办……”马小可回头看了看陈指挥,陈指挥笑着点点头,于是说道:“咱们滨东围垦也出些,总之凑起数就行,把风险降到最低。还有……”他陪着笑低声讨好地说道:“贾书记、曾市长,是不是让殡仪馆到时把相关费用给免了,话也好讲也些,也能体现领导的爱民之心。”

  “这小了,在给咱们派任务戴高帽呢。”曾市长黑着的脸已经舒展开来,笑着指指。

  “能够摆平就是水平嘛,该给咱们派的也得派。”贾书记听得很认真,眼中很是赞许,拍了下桌子站起来:“行!就这么办!”

  在坐的人终于松了口气,感觉空气也轻松多了,起身个自忙活去,今天的散会基本上都走了前门,经过马小可身边时拍拍肩膀以资鼓励,都是正科、正科级以上的,马小可赶紧陪笑着不停地点头打招呼,乡镇书记急于上前介绍目前情况,可惜一时挤不上来……

  市政府门口,头扎白布的亲属还在跪着,吴永福的头低得贴着地面,一动不动。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局长正在一旁和几个貌似带头的好事之人和谈,看样子进展很不顺……

  瞧着前面乌鸦鸦的人群,马小可心中不免有些紧张,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轻咳了声壮壮胆,若无其事地走到吴永福的稍侧面蹲下拍拍肩膀:“永福。”几个好事之人见势正欲上前阻拦,被随后跟着的两位特警伸手挡住。

  马小可与吴永福低语了一番,吴永福终于抬起头来,用怀疑的眼神瞧着,身旁几个叔伯辈的中老年人挪膝挤身过来,用不屑的眼神盯着马小可,愤愤地说道:“永福,别听他的,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

  “永福,咱们认识到现在,我应该没骗过你吧。”马小可用期待而又信任的眼神继续盯着……

  “咱们进去了都被抓了起来怎么办?”

  “他们反悔了怎么办?”

  “你要想清楚,我们大家可都是为你来的。”

  ……

  “这些你们放心,我出来之前都已经跟市领导谈好的,市领导也很重视这件事,你们放心,有什么事我负责!”马小可用肯定的目光转了一圈又回到吴永福身上:“永福,你们这么跪着也不是个办法,总得跟政府谈谈你们的想法,可不要被人利用,到时没落个好,我来是代表市政府的,是个机会,错过了你找谁谈去?好了,基本情况我也讲到了,你信我这个人不?如果到时兑现不了,都来找我,我总跑不掉吧?到时我跟你们一起跪!”

  见马小可讲得在理,又那么肯定,吴永福心有所动,看看周围的叔伯辈们,犹豫了好半天,拳头猛地砸了下大理石地面,咬咬牙说道:“我信……”

  马小可终于松了一口气,起身招招手。特警分两队快速从家属的两侧穿插过去,护着家属向市政府大院里退去,外围有组织的几群人有些反映不过来,待到往里冲的时侯,己被特警举盾挡住,一阵骚乱,正在谈判的几个头见势不妙,丢下两位“领导”急忙跑来,但已经是为时过晚,也被特警拦在了外围,急直跺脚,唱戏的缺了主角,这戏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唱!场外的人见了,也是好生奇怪,纷纷议论,人心略显溃散

  ……

  家属始终没有出来,广场上口号也不再喊了,只有鼓声助威,几个带头的踮脚远远地望着,心中很是焦躁,估摸着大势已去,正商议着如何收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围的人不断地往里挤,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人声沸腾,局面已经是很难控制。一些好事之徒,起哄之人的加入更是引起混乱,已经开始有人向政府人员扔砸东西,人群不由自主地潮水般涌向特警,拿着扩音器的政法委书记紧张地叫喊着阻止,反倒成了主要的扔砸目标,狼狈地逃回院子,公安局局长比较机警,早已躲在特警后面。

  撞击!让吵杂声变得更为激烈。举着盾牌组成人墙的特警在承受冲击后立即予以反扑,冲散人群,但人群很快又重新聚集,形成第二次的冲击波,人们已经在兴奋的呐喊声中血热沸腾,“一二三,冲……一二三,冲……”

  “砰!”看着局面失控,公安局局长朝天开了一枪,人群在震撼中瞬间惊呆,停滞、退缩,一些随势之人看着形势不对开始退出人群……

  电动伸缩门打开,特警迅速退到门口两侧,让出一个口子。广场的广播里传来政法委书记的声音:“市民们请注意,市民们请注意,此次事件已经发展到违法暴动性质,违法暴动性质,请无关人员尽快离场,尽快离场,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广场里少了群起共振的呐喊声,鼓声也停止了,虽然吵杂但也安静了许多,人们都在各自议论着,队伍也随之向外围扩散,稀松了许多。原先组团过来的那群人在震摄中略显呆滞,但已经急红了的眼又很快让他们失去理智,为了鼓舞民愤再次奋力向大门冲去……

  特警略作抵挡,快速退后成V字形队列,让人群顺流冲入,门内的警察早已做好准备,两人一组冲上去抓捕,来一个抓一个,来一双擒一对的,按住了直接送到后院客车上,摔倒的就地拖走,受伤的送到救护车上治疗……

  人一抓,人群就慌乱了,但还是随着惯性不断地涌入,见没有主动冲入的,特警急忙将口子堵上,列队举盾推撞着前进,那情景还真有些冷兵器时代大部队决战前震慑前进的感觉。

  后院警笛声响起,很快呼啸而去,马路上的车子开始按喇叭,慢慢地移动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