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酒炖跳跳鱼
银电2016-12-16 01:373,386

  父子俩来到墙外斜坡,找到正对管子的地方,墙过是一块草坪,草坪上被压倒的草丛沾满粘液,已不见跳跳鱼的踪迹,顺着斜坡草丛缝间水渍细细寻找,还是马牧己眼快,指着草丛中隐现的鱼尾,惊喜地叫道:“老爸,这有一条!”

  马小可拆了根树枝拔开草丛,跳跳鱼张嘴啮牙,身体粘稠,已无生机,嘴里含着一根类似枝条,细看之下原来是一只蚱蜢的大脚,看来这只蚱蜢个头不小,应该是经过一番挣扎,挣断大脚逃生。跳跳鱼毕竟是鱼类,需要保持身体湿润,长时间的搏斗加上受草丛的阻隔以至于无法逃身缺氧而死——死得很是无奈。

  看着死去的跳跳鱼虽然随着时间的洗礼有所改良,看起来也顺眼了些,但那外翻的尖齿和喜血的本性依然让人感到寒气。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想起克隆生物、转基因食品、苏丹红、福林水、瘦肉精、避孕药……是基因突变吗?马小可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有些茫然,顺手用树枝将肚皮翻白的跳跳鱼拔下斜坡——回归自然吧!尘归尘,土归土。

  顺着斜坡望去,前面便是广阔的滩涂,汐已消退,潮复上来,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鳞光,偶尔有一两点跳跃,可能也是跳跳鱼吧……

  冬日,虽有阳光,风,依然有点凉。

  “走,回去吧。”

  ……

  卡伊酒庄,位于盛鑫大酒店的侧面,单独门面进出,原本只是单纯销售法国卡伊葡萄酒,现在内设了八个包间经营私家菜,卖酒的和餐饮并在一起,应属配套经营吧。

  下了班,马小可直接来到了卡伊酒庄8888包厢,包厢位置比较靠内,不易寻找,马小可也是楼下接待生领着来的。装修甚是豪华,纵层结构,楼下喝酒,楼上品茶,单独卫生间外加专用小厨房。

  餐桌上冷盘已上,成套餐具金光闪闪,连餐巾也折得别具风格。扩修后,马小可还是第一次来,感觉不错,比盛鑫大酒店餐饮部的装修还略胜一筹。

  小厨房里身着厨师服,头戴白色高高厨师帽的小伙子正在备料,几道花样菜准备得差不多了。

  “这包厢不错!”马小可里里外外地打量着。

  “你好,欢迎光临!”小伙子见有人来,转身鞠躬笑着解释道:“8888包厢一般不对外,预订要张总同意。先生,您喝什么茶?我们这有龙井、金聚梅、铁观音……”

  “金聚梅吧。”马小可来到沙发坐下:“张文彪呢?”

  小伙子一看马小可气质不俗,再加上直呼老板的姓名,应该关系不错,急忙洗了下手说:“我给打个电话。”

  ……

  马小可拿起放在一旁的菜单看了下,全都是大鱼大肉,不由得皱皱眉头,要了只笔划掉两个现在领导干部的“敏感菜”。

  “人不多,减两道菜。”再看看台上的食料,挽起袖子:“我给加道菜吧。”

  “这,张总亲自安排的,我可不好做主。”

  “没关系,就说我改的。”马小可边说边动起手来,切了块五花肉,捏了几朵香菇去水,加上姜片、食盐、白糖、胡椒粉等,以及少量淀粉,搅和剁末。又将藕去皮挤压入肉末,切成4毫米宽的藕片摆好。藕的清脆,加上五花肉的油性和肉香,一种新的搭配,想想就感觉味道不错,无意中学到新菜小伙子厨师很是兴奋,问了几点要素,看着马小可也高大了许多。

  “又在臭显摆?”张文彪进门没看见马小可,想必是去小厨房了,一看果不出其然。

  “记住!等一下清炒,在上蔬菜之前。葡萄酒开了没有,先开二瓶醒醒。”马小可交待了一番,洗洗手对张文彪说道:“每次都是大鱼大肉,真是土豪,我给划掉两道。再加道菜换换口味。”

  “行,你定吧。”张文彪调嘻道:“今天挺勤劳的,是郑市长来吧?对了,唐妹还没到啊?”

  “我是给你提高档次。”马小可擦着手走出厨房:“估计在路上,应该快到了。”

  “马主任,你好!”包厢里站着一位少女,个子挺高,内饰浅白黑细条毛衣,外着亮黄色呢子大衣,黑短裙、黑裤袜,外加亮色围巾,很是亮丽文雅。

  “这位是……”马小可握了握伸来的小手指。

  “我表妹,雪梅。”

  “哦,表妹,我怎么没见过?”

  “大学毕业,学工程的,在外几年刚回来,在厂里帮忙,搞搞内勤。”

  见张总和马小可坐下,雪梅顺手倒了两杯茶也一旁陪着。

  “我和你表哥是老兄弟,即然是表妹,就叫哥吧,不然见外。”

  “小马哥。”

  ……

  “傻哥,这么早就来了?”说话间唐妹推门进来,低胸领外加一条短毛小披肩,随凉风碎步而至。

  马小可故意打了个寒蝉,握住唐妹的小手:“妹,冷不?”

  “去你的。”唐妹翻手一拍。

  “服务员,把空调调高点。”张总在一旁笑着。

  “还是彪哥好。”

  雪梅起身又倒了杯茶,唐妹疑惑地看看。

  “表妹。”马小可介绍道。

  “傻哥,有我唐妹还不够,咋又多了个表妹啊?”唐妹故意妖艳地靠在马小可身上。

  “不是,不是。”唐妹撒娇可真受不了,马小可急忙避了下:“是张总的表妹。”

  ……

  “小唐今天真是美丽‘冻人’哦!”陈指挥一进门看见唐妹着装,也找着打趣。

  “哼!你也调戏我。”陈指挥坐下,唐妹挪了挪屁股掐了下,贴耳轻声说:“傻哥说,是你让我穿得性感些的吗。”

  话讲得很轻,但在焦点关注的情况下也被听见,大伙儿都哈哈大笑起来,马小可更是笑得开心:“唐妹啊,我让你性感些,也没让你‘冻’人啊,你没见过中国旗袍式的性感吗?”

  这大冬天的,确实穿得有些少,唐妹被激得脸有点红,撅着嘴扭妮着说道:“哼!不跟你们说了。”

  “对,对,对。这动作也可以称性感。”张文彪也参加了调侃。

  ……

  市政府离卡伊酒庄很近,郑副市长散步过来,打了招呼,谦让了一番,大伙儿就入座了。

  郑副市长坐主位,两位媚媚分侍两旁,陈指挥坐在唐妹身边,张文彪和马小可又是一番推让,马小可硬是让张总按下,坐在表妹雪梅旁边:“今天是我请客,下首坐是买单的位置,你就别抢了。”

  表妹雪梅初来驾到,张文彪先给大伙儿介绍了一番,靓妹自受待见。张文彪起身端着酒杯来了个开场白:“今天,请各位领导坐坐,主要二个原因:一是小店重新装修后开业,请大家指点指点;二是马主任到惟河办,庆祝庆祝。怎么样,先一起干一杯?”

  表妹很是乖巧,给郑副市长加上少许酒,大伙儿站起身,推杯换盏一番,也就算开席了。

  “你这也算小店啊?整个盛鑫大酒店都是你的。”郑副市长巡视了一番,笑笑:“张总,你这是把盛鑫大酒店的几个包厢隔进来的吧?”

  “还是郑市长眼‘毒’,一看就准。”

  “喂,张总,我怎么觉得你这没好话啊,什么叫眼‘毒’啊?”

  “你瞧,你这不是落伍了,现在眼‘毒’是褒义词了,说明看得准。”

  “也对,也对,现在上面说公职人员不能上大酒店,你就搞个私家菜,反应挺快的。”

  “应势而变,应势而变。”张总拿着酒杯“打的”到郑副市长身边敬了一下:“我这叫配套经营,这私家菜正好给大家提供个品酒的地方,葡萄酒也好推销。”

  “不过,现在私人会所也不能进了。”

  “我这算什么私人会所,北京的私人会所是有钱也进不了,我这比大酒店便宜多了,应属酒店式服务,排档式消费。”

  “哈,哈,哈。”大伙儿都乐了……

  马小可倒了三分之一杯的红酒走过去先敬了下郑副市长,然后再少倒一点依次过去通关敬酒。

  敬到陈指挥时,陈指挥突然想到什么问了句:“马主任,你的排污管应该正好拉到张总的化工厂过吧?”

  “是的,我正想怎样绕过去。”

  “绕什么绕啊?”郑副市长正好分管这一块,一听这话就接了过去,放下筷子端起酒杯和张总碰了下:“张总,这可是市里面的重点工程、应急工程,再说惟河清淤搞完了就拆掉,就借个道吧,从厂里过!”

  “好说,好说,这算啥事。”张文彪大大方方地说:“只要马主任别把我的厂房拆掉,管子怎么拉都行。”

  “那先谢谢了。”马小可端起酒杯也加入了碰了一下,一口而尽。心想:这文彪今天怎么这么爽快?他那厂区一般外人不让进,工程施工进去的人可不少……嗯!还是兄弟仗义,这不是我到惟河办了吗!

  酒过一巡,分盅上来。

  “这是什么鱼?”郑副市长用筷子拔了拔炖盅里的鱼,似曾相识,又担心误判。

  “酒炖跳跳鱼。”

  “哪有这么大的跳跳鱼?外来品种吧?哪弄的?”20多厘米长的跳跳鱼真是初见,一般本地最大的也不超过12厘米,郑副市长用筷子拨弄着跳跳鱼欣赏,听了解释后也不甚奇怪了,毕竟是海边长大的人,海里稀奇古怪的东西见得多,就如十几年前刚上本地餐桌的深海大虾蛄,最大的有三十来厘米,足足大出本地产的好几倍,当时甚是惊艳,风靡一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