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命名魅鱼
银电2018-03-22 12:233,781

  新排污区的过滤池建设和排污管道铺设很是顺利,管子也已从盛鑫化工厂拉过,工程二个月就完成了,实在是创了滨东市工程建设之先。在马小可美好前景策划下,单位的活力逐步有所提升,坐办公室闲聊的人少了,跑出去办事的人就多了,原先那死气沉沉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几位早已心灰意懒的班子成员又重新看到了生机,由衷的佩服,大伙儿就像阿凡提的驴,前面换了把嫩草,看到希望也跑就起来了。“阿凡提的驴”是一个小故事:阿凡提为了让驴走得快,走得有精神,实现走驴自动化,在驴身上绑了根竹竿,竿头上捆了把新鲜的嫩草,驴闻得到,看得见,但就是吃不到!于是就拼命得往前走,往前走……

  市委、市政府对这次的清淤换水十分重视,专门组织了滨东市的四套一般班子,部门人员以及新闻媒体共同参加。开工典礼由郑副市长主持,马小可先做简要表述,市委书记首先讲话指示,相关局办表态发言,最后,曾市长大声宣布:“我宣布,惟河清淤工程现在开工……”

  土堤两旁的鞭炮声响起,掌声覆盖一切。市委贾书记、曾市长一行在马小可的指引下走下主席台来到排污区排污管道出口处的土堤上。

  远处,杂物、石子与金属管壁的撞击声逐渐从远而近,所站的地面微微震动,掩盖了一切吵杂的声音,清淤泥浆从40厘米宽的管道口喷涌而出,掺杂着碎小物件慢慢充噬着沉垫了的海水过滤池,不断向外推延……

  池中被挤排的海水,不停地漫过一个又一个隔栏,不时惊搅着池中小生物的跳跃、逃窜,引起岸上人群的惊喜。偶尔因水位突涨、或因淡水参杂的原因爬上岸的小生物又是引起一片跺足、跳跃、后退、捕捉和喧闹,开工典礼对于他们来讲只是个过场,倒是眼前的情景给一路的乏倦带来一些乐趣。

  三级过滤池的第一部份是物理沉降,沉淀颗粒较大的杂质,第二部份就是化学沉降,因为长期的污染,惟河里的淤泥除了垃圾,还沉淀了大量的有机、有毒以及辐射物质,随着污水的漫入,自动设置启动了化学药剂喷洒。随着管道口间歇式的作业,水慢慢留出,进入三级物理沉降,再次沉淀杂质,最后溢入大海……

  环保技术人员用试管接住最后流出的水,简单地用测试片测试,送到曾市长手里,曾市长看了下淡淡的水迹,高举,一片掌声雷动……

  马小可鼓掌的手有些迟顿,心中不禁郁闷:这也太快了吧?排污物还没下来就检测了?这吹也不能这么吹啊,以后咋办呢?

  开工典礼结束,马小可亲自送市领导到标准堤坝乘车,一路上聆听领导们的嘱托和期待,回程路上发现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竹筐走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吴永福,想起上次滨东围垦办公室的训斥心有内疚,急忙上前热情地打招呼:“永福,好久不见了,最近怎样?”

  “挺好……没有……还行……”看见马小可,吴永福语无伦次有些紧张,丢下竹筐紧紧握住马小可的手抖个不停:“马……马指挥,我就是来看看,没……没见过这场面。”

  “刚才在台上我好象看见你,一时没注意,场面太乱了。”吴永福还是那么的憨厚少语,感受着那双粗糙而又有力的手,马小可心中更是内疚,尽量表现得柔和亲近。

  “嗯。我也看见了。”

  “还在记挂着那件事啊?”马小可了解吴永福的执拗,叹了一声说道:“都过去那么久了,不要太持着了!”

  吴永福无语。

  马小可也不好多讲什么,笑笑,亲热地拍拍肩膀:“我调到惟河办去了,有空到我那儿坐坐!”

  “哦。”

  ……

  媒体就是媒体!电视、报纸一出,加上网络的传播,滨东市人心振奋,这污染治理问题总算开了个好头,看来下一步的力度应该不错!还听说拍摄的专题片还要送省新闻媒体评奖。真应了马小可一句话:媒体不可怕,播好的,即使你拍得最差,也能剪出最好的,拍坏事,即使你再小心翼翼,也没好结果——谨慎,谨慎!

  这,已不是阿凡提的驴——换把嫩草!而是屁股上抽荆棘——不跑不行!

  春天,油菜花已过了花期长籽。惟河清淤进展得很顺利,马小可心中甚喜,单位的小年青们已在春风中躁动了许久。又是周末,马小可与张文彪联系了下,让办公室通知大伙儿自愿报名,周六组车齐聚凤凰山庄——特别提醒:不怕冷的可以带泳衣。

  春天不管哪儿都是美丽,小姑娘们花枝招展,小伙子也显得精神焕发,周六的一大早就来到凤凰蛋。

  车子一溜儿地停在山路边,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凤凰山庄很不起眼,紫檀大木门连接着黑瓦青砖的围墙,墙后种着一排多姿的樟树,枝叶茂盛,遮蔽了里面的景色,初见还可能误以为是花木场。

  马小可一改平时着装风格,一身休闲,带着单位的二位“权贵”大姐来到大门口,吴伯见是马小可的车,开门直接驶入……

  随着凤凰山庄的大门打开,突然间耳目一新,首先影入眼帘的是不远处侧对大门的别墅,一段小伏坡道路的遮挡,让别墅显现出上半身,三角组合的大斜度屋顶在春意的启蒙下长满了成片的小朵鲜花,一角一色,主三角为黄色,屋檐边的稻草垂须而下,随风微微拂动。

  忘身其境,小年青们用手机记录着每一个画面,以至听见犬吠才惊呼着跳跃一旁。原来大门左边是一黑白相间的犬舍,拴着两只黑白相间的牧羊犬,白颌、白颈、白足、白尾巴,与犬舍混为一体,不易发觉。犬很是聪颖,吴伯拍拍头,也就不叫了。

  “孔雀!”姑娘们的最爱。右边独木成林的榕树下,一只花翎孔雀带着几只土鸡正在草坪中散步,悠闲自在,为了让凤凰山庄名符其实,张文彪特意选购了两只孔雀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走过石板路的小伏坡便能看见别墅全景,别墅正门过道略有抬高,前面是一水池,周边是微型沙滩,很是亲水设计,顺着鹅卵石的小斜坡便可来到池边,直通别墅下方。水池分二部,靠近别墅的是深水区,夏日可做游泳池,浅水区水深三十厘米左右,铺落鹅卵石,几条不知名的鱼儿正在悠然自得,细看原来是海中生物。海水游泳池!更是让人啧啧称奇。二区细网分格,人鱼共游——怪不得马主任提醒:不怕冷的可以带泳衣。

  ……

  “喂喂喂!”下了车,马小可和二位大组站在别墅门口,拍拍手大声叫着:“都过来下!”

  人群聚集,马小可先做活动前动员:“今天,这山庄属于你们……”

  鼓掌!哗啦啦地一片!

  “静一下,静一下……”马小可挥着双手:“吴伯一大早已为我们采购了海鲜,山庄只有吴伯一个人,今天是自助游,回去之前还要清理干净,不要搞得乱七八糟,中午山庄主人张总也要来。我先介绍一下山庄,再进行分工……”

  声音吵杂,马小可讲得很吃力:“前面是游泳池,水刚换过不久,不怕冷的可以下去……底层别墅是健身休闲场所,外面是观景台,观景台前的滩涂大概到小腿肚深,退潮后可以下去,旁边还有水陆两栖车和泥马……”

  哗啦啦的又是一片喧哗!听到水陆两栖车,特别是小伙子更是急于一试。话是没法讲下去了,马小可简单地分了下工,各自结伙散去。

  马小可摇摇头,回头苦着脸说:“两位大姐,看来只能麻烦你们了。”

  ……

  别墅后面是一小片菜园,种着各种蔬菜,两边是竹架子,高低不等,以供藤类植物攀爬,边角的一块空地是烧烤区,几块异石零散在烧烤池四周,应该是当作凳子用。几只土鸡零散地逛着。吴伯领着小倩、小茜两个女孩采摘些时令蔬菜及配料。

  说是任务分配,其实也就是吴伯一人的事。现在的小女孩见过盘中菜,可没见过田中菜,一切都是好奇,问东问西,倒是打扰吴伯不少。

  ……

  “啊!”一声刺耳尖叫。小倩的一只脚踮着直打颤,不能,也不敢移动,仿佛脚已不属于她的。小茜反映倒是挺快,早已蹦到一旁,不停地拍着胸膛,心神不定:“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吴伯也被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这祖国的小花朵受损了可不得了,急忙赶了过去。

  小倩脚边是一只死去多时的白色小鸟,回过神的小茜用力拉了把小倩,拽到身边埋怨道:“不就是只小鸟吗,死的,叫得那么响,吓死人了!”

  小鸟个头不大,舒张着翅膀,翎羽凌乱,沾了不少烧烤池边的碳灰,显得很脏。

  “你看,头都不见了。”小倩还是有些惊魂不定。是啊,头呢?小茜留神看了下,也不由得心慌!

  小鸟的头不见了——被一条鱼嘴含着,鱼的颜色较深,而且在烧烤池边,不细看还真不注意!鱼身长近30厘米,身体粘稠沾满碳末,鸟爪拼命地扒拉着鱼身,下半身已被撕烂,布条般翻着白肉,显然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斗,在生死面前各自激发最后的气力,双双身亡。

  只听说过鸟捕鱼,没见过鱼斗鸟,真是千古奇冤,百万分之一的巧合,不幸的笨鸟!想必是啄食时不小心伸入了鱼头。勇敢的鱼儿!把握住瞬间的机会,创造最后的辉煌!

  “这鸟儿真笨。”小茜勇敢地用脚踢了下。

  “也挺可怜的。”

  “这么笨,有啥好可怜的?我觉得这鱼挺勇敢的。”

  “拍张照,肯定轰动!”两人惊定之余又是惊喜,抓紧拍照上微信。

  “这是什么鱼啊?”

  “象是跳跳鱼吧?”

  “有这么大吗?”

  “吴伯,是跳跳鱼吗?”

  “嗯。”吴伯点点头捡起小鸟,跳跳鱼没有掉下,伸手拉了拉鱼身,可能鱼齿倒勾着绒毛,一时无法分离。吴伯也是觉得好奇,仔细看了看,鱼眼闪着绿光,有点阴森……顺手丢入桶中,在草丛中擦了擦手上的粘液:“回去吧。”

  两女孩后面跟着不停地玩着微信:“取个名字吧。”

  “取什么名字啊?”

  “取了名字,照片感觉更好些。”

  “巧合?”

  “恐怖点的。”

  “远古生物?”

  “太俗!”

  “鬼鱼?”

  “再加个‘未’字,叫‘魅鱼’!”

  “魅鱼”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