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表妹的设计
银电2016-12-16 01:383,330

  马小可绕着山庄转了一圈巡视一番,远远地看见山庄门口进来个人,跟吴伯正在聊着,仔细一看,原来是吴永福,走过去笑着问道:“永福,你怎么来了?”

  “哦?”吴永福见是马小可腼腆地笑笑:“马指挥,是你们啊?大伯说有客人来,让我送些海鲜过来。”

  “吴伯是你大伯?”马小可有些惊奇,转头向着吴伯吹捧了几句:“吴伯,你这侄子很不错,实在,能干!”

  “嘿嘿。”吴伯憨厚地笑笑:“就是太倔了,还得您多教教。”

  “倔,也不是坏事,有韧性吗。”马小可乐呵呵地说道:“永福,进来坐会儿?”

  “不了,我还有事。”

  “那?有空到我那儿玩,认识那么久了,别见外了。”马小可见伯侄俩可能还有话聊,说道:“那你们聊,我先去那边看看。”

  “哦,再见。”

  马小可摆摆手离去,远远地听见吴伯正在交待:马主任是好人,有什么事你要听话……

  马小可一路过去看见正在拨弄水陆两栖车的小伙子又交待了一下。随步来到底层观景台,观景台很大,可以直接看见大海、滩涂,林总工和二位副主任正在观赏品茶。

  潮水已开始退下,滩涂逐渐浮出水面,大小不一的洞穴冒着气泡显现。小生物们又开始忙碌,洞穴边慢慢堆砌起塔楼。小蟹开始横行霸道地游逛,偶而曲形水纹,可能是被潮水遗忘的线形生物。想玩水陆两栖车的小青年隔一会儿就跑来看看,急于了解退潮情况。

  滩涂上的跳跳鱼开始钻出洞穴显现,个子很大,20多厘米长的个子足以吸引目光,四处乱窜,惊扰着其他生物,小型蟹类慌忙踮足逃窜,跳跳鱼很快地驱赶出一片专属地域,似乎要独霸天下。

  在小姑娘的鼓动下,终于有两位小青年挽起裤腿惊扰着滩涂,小生物们快速散开,跳跳鱼蹦跳着逃离,停在远处用绿光的眼珠子惊慌而愤怒地打量着,似乎留恋着自己被损毁的家园,不肯远远地离去。

  淤泥中行走很是费力,这片滩涂的深度大概正好满到小腿肚,每迈出一步都得带出一小腿的湿泥。在小姑娘的欢呼声鼓动中,小青年的自尊心当然不能受损,踩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穴艰难地前行,脚步摇摆蹒跚,没轻没重的。

  洞穴受到挤压,还在洞穴内的小生物早已感受到传递来的危险,不时有生物四处逃离,刚钻出洞穴的跳跳鱼蹦得很高,如蜻蜓点水般滑跃着高速前进。可能是恐慌中跑错了方向,一条跳跳鱼直接跳上了岸。

  “上来了,上来了……”

  “多赶上几条。”

  “快,别让它跑了。”

  ……

  岸上叫嚷的,惊吓的,逃离的,驱赶的,围堵的,乱作一团,惹得观景台上的人也加入了瞎指挥。

  上岸的跳跳鱼恐慌地乱蹦,陆地上的干燥明显阻滞了它的逃亡速度,但仍然难以捕捉,人群的围堵更是让它远离滩涂,留在地上的水痕越来越淡,蹦跳的频率越来越慢。不知谁猛地一脚扫射,正好击中!被踢出二米多远,跳跳鱼扭曲着快速跳动,似乎用尽所有的力气来减轻痛苦,极力一蹦!很高很高,重重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嘴瞪眼,说不出的冤屈。

  人群围了上来,胆大的用脚拨弄了一下,翻了个身子,依然了无生机,身上的粘液已经干去,表皮由于干燥拉得很紧,粘满了泥沙,很是无趣。

  “死了?”

  “这么快死了?”

  “踢得太重了。”

  “真没劲!”

  ……

  人群随着跳跳鱼的死亡“无趣”地散去。这回,见过“鱼斗鸟”的小倩似乎胆大了许多,二指小心翼翼地捏着鱼尾提起来摇了摇,摆个姿势照了张相,随后用力丢回滩涂。

  “喂……”滩涂上的小伙子叫也叫不住,可惜了到嘴的美食。

  丢回滩涂的跳跳鱼静静地躺着,让海水慢慢渗泡,偶尔微微抖了下鱼尾,等到被人注意想靠近时,复又活蹦乱跳地溜走,原来是装死?还会装死?又是一片惊奇!

  “喂,小心点,这鱼会咬人。”自从上次品尝了跳跳鱼的味道,马小可又尝了几次,有些上瘾,心中的阴影早已掠去,靠着栏杆凑上热闹。年青真好!如果自己年青二十岁,早就跑下去了……

  “知道了。”看见主任搭话,小年青更是起劲!

  “怎么?你不下去试试?”张文彪拍拍马小可的肩膀,对下面喊着:“捉是捉不住的。要吃去找吴伯,让他教你们钓。”

  可以钓?滩涂边又是一番议论和兴奋,聚头研究了一下分工,几个小姑娘、小伙子结伴分跑去找吴伯,实施合围堵劫方案。

  “来了?”马小可听声音回头一看,张文彪已来到身边,表妹也来了。

  “马主任,先过去品会儿茶?”表妹稍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马小可搭着张文彪的肩膀回到茶几旁坐下:“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

  张文彪在滨东市是有名的企业家,自然大伙儿都认识,加上为人和气,很快就熟络了。林总工三句话不离本行,一见面就聊到工程设计:“张总,我看你这观景台比标准堤坝还要低一米左右,不怕上浪啊?”

  “唉啊!还是林总工厉害,一看就看到点上了!”张文彪一是看在马小可面子,奉承奉承,博大伙儿高兴,再者也确是自己平生经典之作:“我这观景台确实要比堤坝低了一米,台下部是弧形设计,一般上不了浪,低些感觉更加亲水。真的碰上百年一遇的台风也没关系,室内要高得多,两边还有排水沟,可以快速退水……”

  “哦!原来是这样。”林总工倾了倾身子,更加靠近些张文彪,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有道理,很有道理,这样感觉更好,又便于清洗。”

  张总一经恭维也很起劲“……观景台下面有个水池,和上面的游泳池相连接。”张总不断比划着:“涨潮到一定水位时水闸放下,海水沉淀后清水泵到上面的游泳池,换过的水再冲洗下面的沉淀物,一切全都是自动的……”

  “嗯,嗯……”林总工不停地点头赞许:“这个想法妙,妙。海水游泳池。”

  “游泳池冬季可以养鱼、养蟹什么的,特别是附近渔民捉过来活的,先养着,想吃的时候新鲜,观赏鱼可隔离在浅水区,以便欣赏,夏季就成了海水游泳池,人鱼共赏,不过有一定危险性的海洋生物要先清理掉,游泳池直通顶层别墅下面,可遮阳,对了,客厅石板下还有个入水口,打开就可以直接下水,等会儿带你去看看?”

  ……

  “好,好,好!”林总工听得云里雾里,很是新奇,把所有赞美之词都用上了:“听张总一介绍,这凤凰山庄还真是绿色、生态、循环、高科技、超豪化的休闲之地啊!”

  “设计得很是巧妙!”

  “看来我们得多过来感受感受,张总不会嫌弃吧?”二位副主任感觉也是如此,感慨之余意犹未尽……

  “欢迎,欢迎,说哪的话,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对了,这点子都是我这表妹雪梅出的。”张总转身介绍起表妹:“学工程的,土木建,不错吧?”

  “不错,不错。”

  大伙儿细细地上下打量一番,很是惊奇,一口同声赞道:“年纪轻轻就有这本事,真不错。”

  林总工更是打量得仔细,不仅上下,还左右斜身而视,拍拍头发不多的脑壳,竖着大拇指笑着感慨道:“好,好!不仅构思好!气质更好!只有这样的气质才能有这样的高雅的作品!好,好,好!”

  “林总,你这是夸人呢还是夸设计啊?”看着林总工的表情有些过头,一位副主任故意唱着反调,找梁打趣。

  “好,好!都好,都好!”林总工还是舍不得放下大拇指,舌头也没收住,不停地吹捧。

  “哈,哈,哈……”大伙儿被惹得哄堂大笑,指着林总工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没有,没有,各位领导见笑了,毕业这几年跑过些地方,也管过工程,都是东拼西凑的。”表妹被整得脸有点红,很不好意思。

  表妹直接从厂里来,褐色高跟鞋,黑短裙,高领白衬衫,一身职业装,脸颊隐现红晕,更是显得高挑艳丽,惹人怜爱。

  “会凑就是本事!”

  “抄袭加上改进就是创新!”

  “谁都是自己的东西啊?我们不也经常去考察、参观,也是学习啊!”

  ……

  靓妹+专业+业绩,更是赢得一片恭维之声,谈得甚是开心。

  “都是表妹出的主意?咱们这么多年朋友,怎么没听说过?”马小可打趣说:“以前你都说是你自已搞的,自已设计的?现在就多出个表妹来了,今天算起来我还是第二次见到表妹,真的是你表妹?”

  “别瞎说,表妹还有假的?我表妹都得介绍给你认识?你这种人我不亏大了?不是一直在外读书嘛。”马小可步步紧逼,张总急得不予理会,回头与其他人聊开了:“对了,表妹在我这帮忙,我姨有点不乐意,说专业不对口,化工行业对身体不好,让我帮忙找个对口的工作或考个公务员什么的,大伙儿给想想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