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垂钓魅鱼
银电2018-03-22 12:333,387

  “这倒说对了,他这化工行业确实对人身体不好,要不然他为什么不让他老婆到厂里上班呢?表妹,你是得好好想想!”马小可又笑着在一旁打趣。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再这样不和你做兄弟了!”张总被呛得够可以的,指了指马小可又无可奈何。

  “不会的,不会的,只不过我不懂化工,也是瞎帮忙。”表妹很是谦卑。

  “是得找个对口点的,要不专业就废了。”林总工摇着“中间溜冰场,四周铁丝网”的脑袋很是可惜。

  二位副主任易有同感:“搞土木建的变成搞化工,确实是浪费。”

  ……

  “正好!你们班子成员都在,要不先到你们单位试试,实习实习?”

  “那真是太好了!”

  “人才,人才!”

  “就是这编制不好解决。”

  ……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讲了一通,不理会马小可,张文彪气恼的情绪也缓和了些,笑笑:“没关系,先搞个临聘编制,到时再量身定制个招考条件,表妹考试还行。”

  “可以。”

  “行!”

  “到时到我这一块,对口。”林总工开始抢人。

  “都得熟悉熟悉,政府部门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二位副主任也不甘落后。

  ……

  “打住,打住。八字还没一撇,就抢人了。” 马小可听得有些急,又插上嘴,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喂!借一下你的地盘让大伙儿放松放松,你就给我出个题目,等一下大家还以为今天来就是这个目的,不要害人了哦……”

  “不是兄弟我还不推荐呢。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什么?——人才!”张总埋怨地呛了句:“懂不懂啊?怪不得国有的比不过私营的。”

  “真是的,我们又没这么理解,马主任,你不要想多了。”

  “马主任,没人说你提篮子。”

  “举贤不避亲吗。”

  ……

  “谢谢,谢谢!”众起哄之,表妹唯恐起了乱子受之有愧,做揖打圆场:“我妈舍不得让我一人在外,这次给逼回来就是参加考试的,应该没问题,还是按程序来吧。表哥,你别给各位领导添麻烦了,马主任,没关系的,我表哥也是说着玩的。”

  “喂!你这丫头,我帮你说话,你倒做起好人了?”张总故意绷脸斥了下,心想还挺懂事的,不错,有水平!

  大伙儿又是一番议论,对马小可可是众起哄之,张总找到报复机会,更是在一旁洋洋自意,煽风点火……

  “再说,再说。”马小可见大伙儿意见一致,有点招架不住,急忙举双手制止!转念一想,帮兄弟一个忙也是好事,再说这表妹确实不错,于是见好就收,转变话锋问道:“那,改天议议?”

  ……

  吴伯提着水桶和几根鱼竿过来,一路上小倩、小茜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本不多语的吴伯只是不断地点头。表妹还不清楚要搞些什么玩意,心中猜疑地凑了上去,大伙儿也围了过来。

  “看过《舌尖2》吗?三门的跳跳鱼就是钓的。”

  “那是钩的,叫钩鱼,站得很远甩过去,拉回来钩住。”

  “吴伯也有这本事?要好几年才能练成。”

  “你看看,你看看,那鱼竿上有钩吗?”

  “对啊,就是普通鱼竿。”

  ……

  张总站在一旁淡定地微笑。吴伯从水桶里拿出菜板、菜刀,又拿出一小块粘了血的肉,很细心地切成小颗粒,又搅拌了下套在鱼钓上。四周围了两圈人,小姑娘、小年青都挤在了前面蹲着,年长的站在后排,脖子伸得老长,涂滩上的两个小年青也急忙洗脚上岸赶来……

  “用肉钓鱼?还第一次见过!”

  “跳跳鱼也吃肉?”

  “看来可以拍《舌尖3》了。”

  ……

  “等一下鱼一咬住就马上起钓,拉慢了就会逃掉。”吴伯一边依次摆弄着鱼竿一边细细地交待,听的人很是认真,似乎从来没有过。第一批下钓自然是年青人抢了先,吵吵闹闹地拿着鱼竿,把鱼勾放下离滩涂约有半米距离,静候。

  被搅混的滩涂杂乱而又宁静,小生物们正在修复损毁的家。跳跳鱼重新探出头,可能是受血腥气的诱惑慢慢地聚集,停留,观察,发着绿光的眼睛更加翠绿,似乎充满着血丝,三百六十度地转着察看,鱼鳍竖立着微微颤动,探测周围的风险程度,鱼鳃鼓动着发出轻微的“思思”声。此时,世界是那么的寂静,人、鱼各自默默地潜伏,闭息,凝神,比拼着心神和耐力……

  “嗖。”一条跳跳鱼禁不住诱惑,跃起咬住。

  “嗖,嗖……”其它的跳跳鱼也闻风而动,看来鱼儿也有从众心理。

  “起!”隐忍已久的暴发力在一瞬间同时喷发,鱼竿一根根拉起,鱼线被远远地抛在身后,没有人去理会鱼线被抛起的重量。握鱼竿的小茜在同伴的合力下猛击自己的鼻梁,酸痛、眼泪、惊叫混杂在一起,差点摔倒,大伙儿的心情从刺激、兴奋又逐渐转向失落,看见小茜哭鼻子的样子又是哄堂大笑。检查一下收获成果,只上来一条,其他的均是空线,于是又是一番吵闹,捉鱼、抢竿,挂饵。

  “你不行,还是我来。”

  “给我,给我。”

  “拉得太快了。”

  “该轮到我了吧……”

  ……

  抢不到的小姑娘可怜楚楚地急着,抢到的又急于忙碍着,一位副主任凭着“权威”也“抢”到了一根。鼻酸的小茜在痛楚中被遗忘,鼻血挂了出来,幸亏还有表妹在忙前忙后地照顾。

  第二批,第三批的起钓,成果越来越好,跳跳鱼也钓了十几条,兴致高涨,这跳跳鱼也真是贪吃,咬实了鱼饵就是不松口,直至拈紧鱼鳃才不得不被迫张嘴取出鱼钩。

  已近中午,在俩位大姐的巧手下,饭菜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直至有人来叫吃午饭了,大伙儿还意犹未尽,提着收获成果,互相交换着“钓”的心得,三三两两地走去。

  小倩、小茜的“魅鱼”已在微信上疯传,加上现在的收获更是添枝加叶,大伙儿挖空心思地选择冷色调,摆着血腥的场面比对着拍照上传转发。自此,滨东市逐渐有了“魅鱼”的传说……

  阳光明媚,根据大伙儿的建议,午餐安排在别墅前的空地上,一共两桌。

  菜肴很是丰富,以海鲜为主,蔬菜为辅,肉类点缀,被两位大姐捣拾得色香味俱全。

  肉类只有一样——“海鲜鸡”,山庄里自养的,未喂养过饲料,以海杂为主食的鸡,故命名为“海鲜鸡”。海杂就是海边渔民捕捞回来无出售价值,零散细小、杂七杂八的各类海洋生物,山庄里的动物都以此为食。烫过的粉干浇上鸡汤,更是一品美味主食。

  蔬菜是菜园里现摘,活的,略带甘甜,似乎还粘着露珠。

  海鲜用海水清洗,带着浓浓的海之味,特别的新鲜,如同在海中用餐,又类似于加了葡萄酒佐料,更胜犹之。

  班子成员、与张文彪、表妹坐一桌,还留了位置给二位辛苦了的大姐,马小可与张文彪自是一番推让,看看摆在院子里也没了什么主位之说,也就挨个坐下。年青人自然要挤到一桌,吴伯今天忙前忙后的又当帮工又当教练很辛苦,小年青跑了一圈才找到,硬是拉着腼腆的吴伯同坐。

  马小可端起酒杯:“今天,是我到惟河办第一次集体聚会。我想第一杯大家一起感谢张总……”

  “感谢张总!”见马小可站起,大伙儿早已起身,话音未落就高高地举起酒杯一口同声,看来是玩得很开心再加上今天马主任一改平常的严肃:“感谢吴伯!还有表妹……”

  “还有,还有,二位大姐辛苦了……”

  ……

  美酒佳肴加上凉风习习,不断扩散的香气,引得孔雀、土鸡移步庭院,池中的鱼儿集聚于岸边一侧,牧羊犬努力挣脱着链条吠叫着,表妹急忙过去解开,跑步而来穿梭于脚下,四处寻食时时丢下的美味。人、物、景伴随着阳光、凉风融入自然,真有酒未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大伙儿酒兴很高,几位不怎么喝酒的小姑娘在吹灌下也醉意朦朦。马小可和张文彪在大伙儿的轮番轰炸下更是喝得不少,最有定力的还数吴伯,几十年的风浪和酒精考验,老老实实地坐着,来一杯干一杯,来一杯就一杯,搞得几个小年青激起拼死之心,热了到池边用海水扑扑脸清凉清凉继续奋斗,最淡定的是表妹,喝得很是文雅,二桌点到为止地绕了一圈后也是来者不距……

  “魅鱼来了,魅鱼来了!”

  十几条跳跳鱼分两大盘上来,均有20多厘米长,撑得盘子满满的,鱼尾还露在了盘外。今天是红烧跳跳鱼,有了酱油的染色,看起来鲜活了许多,不显得那么突兀,散落的葱花凭添了绿意,嘴依然张得很大,露着尖齿,有点死不甘心。

  年长的见多不怪,年青的一桌都站了起来,斜身靠近啧啧称奇,坐着自顾自品酒的吴伯显得更是淡定。第一个急于伸筷子的,自然手背受罚被打了下,等玩微信的拍了照还没来得及上传,就一拥而上集体分尸,一扫而光。

  忙完厨房的大姐过来,招呼着坐下,表妹已是早早地拿了两个大盘子事先盛好了各样的菜式,还没等怎样填肚子就应在一片“辛苦了”的恭维声中忙着端酒杯,年青人更是一番起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