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人鱼赛跑
银电2016-12-16 01:413,488

  午餐过后阳光更是充沛,海水已退得很远,滩涂变得一望无际。在酒精的炽热下,男青年已经光着膀子,小姑娘也是尽量地减少负担,带了泳装的早早换上,让春天平添了不少色彩,很是养眼。水陆两栖车已经装上履带,慢慢地驶入滩涂,一片拥挤,还是小姑娘优先,满载六人,驾驶位没人抢,自然是研究了很久的司机小勇,剩余的人也已经抬来了二艘泥马。

  “小勇,小心点,别开远了!”马小可倚靠着观景台的栏杆喊着,小勇开车还是比较放心。

  “知道了……出发!”小勇伸手做了个前进手势,驶出后先来了个360度原地大旋转,八个轮子带着履带扬起的泥浆随着油门的吼叫声四处飞溅,很多甩向敞篷车内,天女散花般砸在身上,头上,溅开朵朵泥花,一片尖叫,引得观景台上哄堂大笑。

  “这小勇真是调皮!”

  “再来几圈。”

  ……

  停住车,小勇呛笑之余,哈腰忍耐着粉拳雨点般的击打,咳嗽着举双手投降:“这,这,这才配得上这迷彩水陆两栖车吗。”

  又一个猛踩油门,车上的美女齐排后仰,复又放缓驶去,又是惊起一片尖叫,花容失色,赶紧握紧旁边的护栏绷紧全身的神经,在小勇的哈哈大笑声中,翻搅着泥浆远去……

  泥马,还是小青年们没玩过的东西,虽有“海涂轻骑”之称,但也不是谁都能玩的。小年青们早已做好时刻牺牲的准备,穿着泳裤下了滩涂,摆好泥马舒展舒展了下筋骨,做足了准备动作,一付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表情,严格按照吴伯的讲解摆好姿势,猛吸一口气,用力一蹬……,立马来了个猪啃食,爬起来满嘴的泥浆,成了泥人,心有不甘地重新再来,看的人笑得捧腹,指指点点。

  “张总,这滩涂给你搞得项目挺多的。”几位年长的趴在观景台的栏杆上很是开心。

  “嗯,可以开发成旅游项目。”

  “我们这些海边人还第一次见过这东西!”

  “你们这些城里人当然没见过了,我们这些真正海边长大的小时候就玩过。”张文彪隐隐地奸笑了下,略带着嘲弄的口气问道:“怎么样?下去试试?”

  一看张文彪的神态,观景台上的“大人”们都有些心虚,同时也放不下架子,急忙摇手退缩:“不了,不了。”

  “我表哥骑得可好了,小时候比赛他老是第一。”

  表妹一吹捧,大伙儿都来劲了:“张总,快点,快点,下去表演一下。”

  有戏看,大伙儿自然是一哄而上,拉拉扯扯的搞得张文彪没了办法,差点被扒了衣服,真是后悔多嘴,于是拖上马小可下水:“马主任也骑得不错,比我还厉害!”

  “不行,不行,你们看我酒都喝得那么多。”马小可急忙摇着双手:“张总,你可别拉垫背的哦。”

  泥马对于城里人确实是个新鲜事儿,大伙儿急于观赏,张文彪已被推到台阶口,一听马主任也可以,回身又去拉马小可,马小可急步退身,可架不住人多……

  几个回合的较量,最后一致同意全部都下,女的也不例外,其实大伙儿看见小年青们的闹腾也甚是心动,于是两位大姐也就半推半就了。夏天来玩的人较多,山庄里准备了不少泳装,张总领着大伙儿去换泳装。见年长的也下来了,年青人更是兴奋。

  滩涂已被搅得翻天覆地,能跑的小生物早已不见踪影。拉拉扯扯中,二位大姐搓着手羞答答地被拖入淤泥,感受着淤泥从脚指缝中滑过蔽盖脚背,一种凉凉的、痒痒的感觉。初次下去感觉有点凉,身着泳装,畏畏缩缩的样子,加上不同于少女的丰满圆润身材,自是另有一番风韵。

  “淤泥中含有丰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有很好的美容、美体作用。”表妹开始用淤泥涂抹起身体:“刚下去有点凉,先适应下。”

  “真的?”二位大姐很是好奇,想想也对,现在不是有什么各式的泥美容吗,再说海水本身就有美容健身的作用。于是也开始涂抹起来,加上表妹帮忙一会儿就成了泥人:“等下怎么洗啊,头发上也都是了……”

  张总早已连头发都涂好,边摆弄泥马边说:“这片滩涂当初清理杂质还花不少功夫,就是这个用的。”

  “放心吧,有洗的地方!上去后先冲一下,再到游游泳池里泡泡就可以了。”马小可欣赏着啧啧说道:“身材不错吗,平时遮得严严的可惜了。”

  “去你的。”两位大组红着看人看不出的脸抓了把泥浆砸过去,马小可坦然以对,遇肌开花,虽是嗔骂,但有人赞许也自是受用。

  “这样也可以啊?”爱美的小姑娘甚是惊喜,也开始涂抹,小年青嫌麻烦,干脆捂嘴闭眼在滩涂里打几个滚。一会儿,大伙儿就犹如耶和华上帝初造的泥人,从滩涂中拔挺而来。

  “先拍几张。”表妹回到岸边,洗洗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大声叫嚷着:“喂,面向我,慢慢走来,就好象刚从海里爬出来一样。”

  “不行,不行,穿泳装呢。”二位大姐急忙摇手,遮头掩面的。

  “谁看得出来啊?”表妹调皮地说道:“不够?大家再给抹抹?”

  滩涂中难以行走,围上几个人,吓得二位大姐花容失色,逃是逃不掉的了,一个不小心,跌倒在滩涂中,加上大伙儿的“帮忙”,又上了一层泥装,看起来要比抹上去的光滑自然了许多。

  “放心吧,回家拿给你老公看,认不出来就别给他上床。”马小可转头看着好笑,开起俩位大姐的玩笑:“不过,可别说我带你们来的,要不明天他们就全找我算帐了!”

  “瞎说!你老婆才不让上床呢。”大姐嗔骂道,又拿起淤泥砸过去。

  “当然不让上了,你老公敢上,我打断他第三条腿!你,扯蛋!”马小可一句调皮话,惹得一阵笑骂,二位大姐移步就打,脸肯定很红……

  “来几个Pose!”表妹笑得够呛:“马主任,来个思想者。”

  马小可急忙摆个姿势,快速转身蹬上泥马就逃。

  “算你跑得快!”……

  张总不甘落后地很快赶上,前后追赶着,看得大伙儿傻眼,一片惊呼很是惊喜。

  中午酒有点多,加上前面的玩笑,呼吸没调节好,没过多久马小可就有点吃不消,转个弯回去教教小年青要领,有高手指点,小年青们自然是不易乐乎。

  绕了一大圈,水陆两栖车从远处驶回,虽然满是泥浆,但小姑娘们意犹未尽,叽叽喳喳地吵闹着,除了马小可,几位领导和大姐们已经等得是急不可待,好不容易叽叽喳喳的“小鸟”们赶下车吵吵闹闹地重新出发。

  酒后加上激烈运动,马小可感觉有点疲软,坐在岸边休息,表妹见了移步过来坐在一旁,递过手机:“马主任,瞧瞧,拍得怎么样?给取个名。”

  “不错!”表妹照片拍得很有艺术感,特别是大伙儿粘满泥浆在滩涂中移步,神情木然,姿态各异,配合得很好:“照片还要取名字?”

  “当然了,这样发上去更有感觉。”

  “叫,那就叫‘重生’吧!”

  “重生?”表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好!就叫‘重生’,还是马主任有学问,即有科幻,又有恐怖的感觉。”

  ……

  张总的泥马蹬得很远,没了马小可的追赶也就随意了很多。

  很久没下滩涂,在海风吹拂下感受滩涂的寂静,减少了一份酒后燥热。信步来到插茜作业的网袋处翻开看看,好象有几天没清理了,唉,现在的渔民是不是都变懒了?网袋里杂物很多,几条被网住的鱼被咬得遍体鳞伤,比猫吃得还干净,拿回去就可做鱼骨标本了。

  奇怪!这在滩涂上是很少见的,张总顺手又翻了翻,没有活物,看看周过,零星散布的洞穴似乎有点大,再向望远处,一排成半弧形围绕的魅鱼可能受到惊扰,借着淤泥的隐蔽正在聚集,绿光点点。

  张文彪从未见过这样的景况,不惊想起马小可讲过的故事,心中一股寒噤。急忙调转泥马用力地蹬了起来,身后似乎传来跳跃的追逐声,寒意逾浓,来不及回头,蹬得更是用力,渐渐地有些力不从心,魅鱼越来越近,已偶尔一两条滑过身边,张文彪紧张得有些脱力……

  远处,水陆两栖车驶过,车上的人看见张文彪的泥马快速滑行,很是佩服,细看后面还有一群鱼儿相随,人鱼同行,相互追逐,高低搭配,快缓相宜,尾随的鱼儿时时跳跃滑翔,带起条条水线,飘散点点水花,在阳光的辉映下景致十分壮观,真是难得一见,只恨未带相机留影,不禁鼓掌叫喊起来。

  张文彪侧目发现水陆两栖车就在身边不远处缓缓而驶,急忙叫喊救援,但声音已被风儿吹散,掌声覆盖,很是无奈地举手招呼,泥马的速度慢了下来,身后的魅鱼直撞后背,又拼命地蹬起来,幸好全身沾满湿泥,运动中难以咬住,但也是风险犹大,张文彪此时真是有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悲天悯人的感觉,人开始有些东倒西歪,速度慢了许多,撞击多了起来,水花散溅。

  车上的人看这情形有些不对,停止了鼓掌叫喊,直拍小勇的肩膀,反应较快的小勇急忙加大油门冲了过去,泥浆飞扬冲散了鱼群,跳跳鱼顾不上追赶四处逃窜,几条顽强不屈,舍命不舍“饵”的跳跳鱼被车子撞击坠落,很快被搅进了泥浆里。

  此时的张文彪已是几近虚脱,拼命抓住车尾后挡板,水陆两栖车带着泥马一路掠过,直接冲进了观景台前滩涂的人群,泥马有些刹不住车,倾倒在淤泥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