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凤凰山庄
银电2016-12-16 01:413,214

  为了让工作赶紧运转起来,马小可向市里和陈指挥汇报了下一步的工作很是支持,很快定了垦区排污池的位置。于是带着惟河办的林总工和工程科全体人员实地勘查,一路从惟河起走,来到滩涂上。说起林总工倒是治理河道的一把老手,但不一定是好手。一路走来,管子怎么接?怎么埋?怎么过河?有些什么难题?只听着他絮絮叨叨的,马小可只有点头的份!

  滩涂上风有点大,有点凉,马小可扣上风衣纽扣,立了立衣领,指着前面的围塘说:“就这吧,你们先看看。下一步过滤池怎么做,土堤加固先拿个方案。”

  音乐响起,马小可一边掏着手机一边指着土堤说:“记住,要好好利用现有的围塘。”

  “喂!”马小可转身接起手机,大声说道:“什么事啊……我在滩涂上……信号不好……快点说。”

  “凤凰山庄?好,好……知道了……我就在附近……忙完了就去。”风大,声音也大,加上信号不好,马小可短短地聊了几句就放下了。

  “凤凰山庄?”从后面赶来两位走得扭扭捏捏的小女孩,小茜和小倩,一听凤凰山庄,满脸惊讶,好象忘了刚才一瘸一拐的劳累,叽叽喳喳地吵闹开来:“主任,听说那很好玩,很高档的!”

  “一般人进不去,听说只有老板的朋友才可以。”

  “我叔就去过一趟,真的……”

  沿路走过的土堤刚翻新不久,还来不及长草!马小可回头看了看手中提着高跟鞋,赤脚粘满泥,站得歪歪斜斜的小女孩, 皱了皱眉头:“怎么?还好走吧!下次,谁穿高跟鞋就派谁到工地上去。”

  “啊!……”

  “你们不是学工程的吗?不去工地去哪?没去过工地?”

  ……

  “知道凤凰山庄在哪吗?”看着俩个傻呼呼,又可怜楚楚的小女孩,马小可笑了笑,指着不远处太阳帽形状的小山包:“瞧,就在那!”

  “就在那儿啊?挺近的。”

  “这趟活干好了,带你们去玩。”

  “是!”一听这话,两小女孩精神了许多。

  马小可紧赶了几步,撇下小女孩,追上林总工,就工程安排又细细交待了一番。排污区正好位于围塘养殖的最外围几个塘,马小可站在滩涂边的土堤上望着广阔的大海,潮水正在冲刷着堤身,不时带走些淤泥摊薄在滩涂上。

  “林总工,来一下。”马小可招招手:“你看,这土堤是重点,得打木桩,抛块石,不然来几次大潮就会冲垮,更不用说台风了,是我们这次施工的关键!”

  “马主任,这海边的事还是你内行!”林总工一边奉承着说着一边用脚跺了跺土堤,没有块石的基础确实有点软,这几天养殖清场后少了日常维护,外围土堤冲垮了不少,薄了许多。

  “在滨东围垦待了三年,多少也学些,了解些大海,这大海啊,能够消纳一切,也能够吞噬一切,跟陆地上不同,一不小心就麻烦了。” 马小可深有感触,浅浅地笑道:“咱们最早的围垦就因为技术不成熟,围好的石堤就被冲毁过好几次,这土堤维护,我们还得和滨东围垦的老技术人员好好交换一下意见。”

  “放心吧,这段我亲自盯着。”林总工打着包票,但又有些满不在乎的意思,马小可回头看了看,有些不放心,但又不好说什么……

  滨东市有二座凤凰山,一座在陆地上,一座是海岛,两只凤凰之间有个椭圆形的小山包叫做凤凰蛋,几千年来编就了好几个美丽的传说!

  凤凰山庄就座落在凤凰蛋上,小山包前面的帽檐就是凤凰山庄外挑式的别墅建筑,标准堤坝连接着凤凰蛋,相绕而过。

  马小可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司机小勇沿着标准堤坝一路驶去,小勇已跟了马小可三年,车开得不错,话也不多,马小可调任惟河办也就带来了,对凤凰山庄很熟悉,进了山门,绕了小半圈的山路,直接开到别墅门口,马小可下了车,小勇就直接开走了。

  冬日,天黑得很快,只剩下最后一缕夕阳,影得别墅分处妖艳,也显得孤傲。别墅属于田园型,依山而建,分三层,最上一层,也就是进口,是客厅、厨房。中间一层是卧室,底下一层是观景、休闲,推门出去就是一个大的观景台,很是亲海。别墅屋顶结构成三角形组合,很有几何感,顶上铺垫着类似稻草,拉着网压着,垂须而下,冬季一片枯黄,春季绿草郁郁,撒上花种,夏季就是满屋顶的鲜花,论季调色。

  马小可推门进去。

  “小马哥,来了。”沙发上的二个美少妇正在闲聊,听见声音,略显年青的回头甜甜地叫了声,美女见了马小可都叫“小马哥”,连一些男同志开玩笑时也学着叫,唉!都是周润发演的《四海纵横》中的小马哥给害的。

  “嗯!”马小可听多了,也就随其自然。

  “还小马哥,你女儿整天跟在人家儿子屁股后面,叫‘小马哥’,你也这么叫,别搞混了,该叫‘老马哥’了!”厨房里传出了开朗的笑声。

  “小的可以。”年青的故做姿态,嘻闹着作了个揖,拉着稍年长的向楼下走去:“走,到我房间去,今天挑了两款香奈儿的包,选一个,看喜欢不。”

  厨房里的是张文彪,马小可的老兄弟,凤凰山庄是他名下的产业,也是他第一桶金的起点。94年百年一遇的17号台风席卷浙南之后,滨东市为防洪抗台百年大计建了这标准堤坝,随后沿着堤坝渔民们搭建了好多简易违章竹楼经营海鲜大排档,生意红火一时。张文彪也是先行者,眼光独到的花大价钱占了凤凰蛋,后来生意越搞越大,也就不做了,重建一番成了现在的凤凰山庄,专门用来接待贵客或自家假日休闲。

  刚才沙发上的少妇就是两人的夫人了,吕雅和韩雪。张文彪比马小可大一岁,老婆吕雅要年轻许多,可能是老板的偏好吧!

  马小可放下包,脱下外套,挽起袖子向厨房走去:“来,我给你打下手。”

  “得,少来了,我给你打下手差不多。我只会生炊、酒炖,比不得你煎、炒、油、炸都会!”张文彪边调料边说着:“留了二道菜给你,酸辣汤和凉拌牛筋,料都备好了,Apple点的。”

  生炊、酒炖是南方沿海最常见的海鲜烧法,保持了海鲜原有的鲜味。

  “牛筋蒸过了吗?”

  “蒸了,韩雪蒸的。”

  ……

  进了厨房的马小可扫描了下案台上的配料,简单地询问了几句,动起手来:先把西红柿、干辣椒切未入锅,加水文火慢煮,待入味调大火,加点调好的淀粉,依次放入切未的配料:苹果、萝卜、蔬菜梗以及肉碎,加上豆腐丝,打好的鸡蛋,搅拌一下,沸了,起锅入汤碗,加上香菜未,红红绿绿的,色香味俱全。

  凉拌牛筋更是简单,用切丝的牛筋和涮过的芹菜,加蒜未、香油、醋和糖搅拌一下即可,难的是牛筋切丝,韧得很。

  “两个小的到哪儿去了?怎么还没回来?”马小可边端菜边问道。

  “小马叔!”门刚打开就听见银铃般的叫声,进来两小孩,女的四五岁,小脸蛋圆圆的,真的像Apple,男的六七岁,高瘦个子,很是文静。

  小女孩蹦跳着进来,没等小马叔接口,机关枪似的嚷开了:“小马哥钓了好多跳跳鱼,很大条,跳跳鱼跳得可高了!”说着,爬上椅子,伸手就要抓菜。

  “不许动!”马小可故作威严地拍了下小手:“洗手去。”

  Apple赶紧溜下椅子,拉着男孩的手就往卫生间跑去:“小马哥,记住,饭前要洗手。”

  后面跟进的吴伯,手里提着个红色塑料桶。吴伯是张文彪的远房表叔,原先是搞围塘养殖的,岁数大了,老伴也走了,儿女又不待见,于是就来到凤凰山庄帮忙打杂。张文彪对其挺是照顾,但吴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也就随其自然了。吴伯最喜欢这两个小孩围着他打转,也许小孩才是最单纯的吧,与孤寡老人最合得来。

  “吴伯。”马小可接过水桶,随手放下:“麻烦你了,这两个小孩挺调皮的。”

  “不会,不会。”

  “一起吃饭?”

  “不了,不了。”吴伯腼腆地摇摇双手。

  “等一下。”马小可拿了个盘子,每样都夹了些,凌得满满的递给吴伯:“拿着。酒有吗?”

  吴伯点点头,接过就走了。

  人齐了,晚餐甚是丰富。有明火石斑鱼片、气锅河鳗、生炊江蟹、酒炖九节虾、生烫花蛤,清蒸盘菜,再加上马小可做的酸辣汤和凉拌牛筋。

  “你想喝老白干还得找他呢。”张文彪从酒柜里选了瓶茅台说:“就这个吧!今天凑巧,路上碰到个插茜作业回来的,抓了条野生河鳗,足有二斤半重。”

  “那有口福了,真是难得,挺大条的。”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