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保密协议
银电2016-12-16 01:413,287

  高分贝的尖叫声闪电般划破夜空!世界如些静止,唯有吴永福象猎豹听到号令般猛地扑过去,可惜离得太远,黑影停滞了一下马上从转角处消失,马小可急忙从大门冲出与吴永福合围,但早已不见踪影,寻了一番,夜间加上下雨自然难以追寻,只能作罢回头察看了下刚刚挖过的土堤,已经开了个口子,也没工具可以堵上,只好悻悻而回。

  表妹还在颤抖着,看来吓得不轻,马小可即是生气又是爱怜,过去安慰道:“好了,好了,不怕了,不怕了……”

  经马小可一哄,表妹就坡下驴地钻进他的怀里哭出声来:“我不是故意的……呜……”

  “没关系,没关系。”马小可不停地拍着:“下次少看些恐怖片了。”

  吴永福来回地逛着:“可惜了,可惜了……”

  ……

  “哗啦啦”的水声应着管子而来,一股热腾腾的化学气息扑鼻而来,化工废水终于从排污管口涌出,掺和着已经从缺口满入的海水冒起白烟……

  唉,终于等到了!马小可心中不知是喜悦还是悲哀,这即是他早已预料的结果,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希望这废水不管是用什么形式来的,只需要不是从这管子里流出就行!

  “咚,咚,咚……”土堤的缺口处传来越来越密的跳跃落水声,三人奇怪地望去,随着海水的推送,一大群闪着暗红亮点的黑团正在缺口处叠高涌入,快速地分散摊平涌向排污管口……

  马小可打开手电筒照射过去,魅鱼,满池的魅鱼!黑压压的一片,不断地涌起钻下,不时溅起已经变黑的海水,似乎正在举行一场盛宴!三人的心已经吊到了噪子口,谁也没见过这种场面,比“地狱之坑”还恐怖的场景!

  马小可不由自主地拉上表妹的手,眼睛盯着满池的魅鱼,表妹似乎有点颤抖,吴永慢慢地掏出鱼网时刻准备着,三人慢慢地后退,生怕惊挠了它们,随着灯光的移开,暗红的亮点显现了许多……准备着,时刻准备着,如果亮点涌上岸,他们就会马上转身逃跑,而且跑得飞快……

  短短的路程让时间过得很慢,出了排污区带上大门,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赶紧快速离开。

  这晚,表妹受到惊吓,心神难宁,马小可只好留在凤凰山庄陪她,大脑深处的恶梦似乎又缠上了他,加上表妹半夜多次的惊叫,更是让他睡意恍惚,天一亮就早早地起来了,简单地漱洗一下,留了张字条,爱怜地亲了下表妹睡意盎然的额头,悄然离开。

  经过吴伯居住的小平房时,马小可突然想起昨晚那个黑影,似曾相识,个子和吴伯差不多高,那穿着雨衣的背似乎也有点驼,举手投足之间……马小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门口,门口摆着一双高筒雨鞋,鞋上的淤泥快到筒口,旁边放着一反锄头,也同样都是泥。

  马小可心中一惊,好奇地走过去拿起锄头,上面的泥呈浅灰色,颗粒细腻,可能是露水的关系看起来还很新鲜,不同于二期排污区的泥质,正想拿起高筒雨鞋……

  小平房的门开了,吴伯披了件衣衫出来,看见马小可正在门口愣了一下,憨笑着问道:“马主任,你来了,这么早啊?”

  “哦?”马小可突如其防,干笑道:“找,找雪梅有些急事。电,电话打不通。”

  “还在睡吧?那你忙,你忙。”吴伯慢腾腾地穿上雨鞋,扛起锄头,看了看天,说道:“昨晚下了些雨,我到菜园子里看看。”

  看着吴伯远去的背影,马小可叹了一口气,赶紧溜走,刚才的解释连他自己都不信,怎么会这样说呢?老年人起得早,睡得也早,平时来的时候都有其他人在,与表妹幽会也是早点来,稍晚就回,还从来没跟吴伯撞见过,幸亏吴伯没多问!

  沿着惟河绿道逛了一圈,马小可回到办公室,看看时间估摸着妻子韩雪已经起床,打了电话关心一下,顺带着找了个理由解释昨晚未回家的原因,韩雪一听说是在滩涂上呆了一夜,怕回家打扰她睡觉就呆在办公室里休息了,很是心痛,俩人话语亲热了一番。

  从昨晚的发现来看,这化工废水肯定是盛鑫化工厂排出的,但昨晚的状况让三人在惊恐中只顾着逃命忘了取样,再说即使取了样也要跟厂里的对上才行!张文彪的个性他知道,没有真凭实据就会推得一干二净,不小心还会倒打一耙,到底应该怎样找他摊牌呢?

  正在思考,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钟教授的来电,马小可急忙接起:“钟教授,有结果了?”

  “你怎么比我这搞科研的还急啊?”钟教授的语调还是以往般的淡定:“有了,我还有事找你帮忙,但现在出不去,有些……有些麻烦,你可不可以来一下,具体的见面再讲?”

  “行,我马上去。”确定了二期排污区的化工废水,马小可也是急于想了解情况。

  ……

  到了医院,人山人海的,比起上次来的时候人更多,随处可见绷带包扎的伤员,马小可看得眼花,不会吧?就是打群架也没这么多啊?仔细观察了下,这次是什么人都有,衣着破旧些的,年长的居多,着正装的倒是没见着,身着休闲看是旅游的也不少。

  来到表妹住过的后院,已是少见人迹,门口站着两名彪形大汉,站得很直,一动不动,看见有人过来伸手拦住,动作快捷标准。

  马小可吓了一跳,急忙解释道:“我找钟教授,钟教授让我来的。”

  “请问叫什么名字?”

  “名字?”马小可呆了一下,认识到现在还真没问过名字,他这姓较少也就忘了问:“钟教授,搞基因学的,要不,我打个电话给他?”

  旁边的另一位附耳过去,低语了几句,朝里间小跑过去,大汉说道:“请稍等,钟教授会出来接你。”

  “好吧,谢谢。”马小可无可奈何地在门口逛着等候,心中很是奇怪,这又是怎么回事?这门口两个人看是经过专业训练,但又身穿便装,就滨东市的保安业是找不出这等水准,这后院的安保措施几时提高到这么高的标准?

  不一会儿,钟教授笑着出来,依然戴着眼镜,但理了短发,剃了胡子,看起来白净年轻了许多,马小可好奇地问道:“嘿,几天没见,变样了呵!”

  钟教授看起来很不自在地瞪了眼:“走了,进去再说。”

  马小可心想着怎么回事?看来他这头发、胡子整得还挺不自愿,有趣!跟着进了门卫小间,先做了登记,又由钟教授签字方才进来,马小可感觉有些不适应,拘谨许多,轻声问道:“钟教授,这是怎么回事啊?”

  钟教授一边领着向里走去,一边还是很平淡地笑着说道:“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马小可心中警惕了些,钟教授这人有时不阴不阳的,老是调弄人,可得当心点!一路上四处看着,依然是那幢别墅式的建筑,但旁边多了几顶军用帐蓬,停放着几辆军车,其中一辆迷彩越野车应该是中国悍马——猛士。马小可见过,那是一种作战指挥用车,直接用直升机吊来丢下就可以跑了,防震很好。

  进了别墅,里面已经改装一新,走廓的一边整齐地堆放着大小不知名的箱子,看来还没完全安置好,少有人往,多了一分肃静……

  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位身穿常服二杠一星的军官正在等候,是位少校,看见马小可敬了个军礼,很热情地握手抖了起来:“是马主任?”

  那双手很大,很有力,也很粗糙结实,钟教授简单地为双方做了介绍,算是认识了。少校姓姜,名学军,名字跟身份很符合!姜少校讲话很直率,直接切入主题:“马主任,我们这次是配合钟教授他们开展科研,负责安保和应急处置工作,钟教授认为你事先已进行调查,所以极力推荐,希望能与你共同合作。”

  与军人打交道,马小可还是有点紧张,特别是看到他们敬礼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还礼。不过此事有军方参与肯定刺激,马小可还是很兴奋,爱国之心油然而生,立即挺直腰板说道:“十分愿意!”

  “好!”姜少校拿出一份文件夹寄过去,不容辩解地说道:“此次魅鱼事件已上升到国家安全问题,属高度机密,所有知情人员必须签订保密协议,请签字!”

  马小可顿时傻眼了!这保密协议他知道,跟平时政府要求签的两样,不是签着玩的!马小可看看姜少校,威严肃立的样子,再用求救和怀疑的眼光看看钟教授,钟教授笑嘻嘻掏出笔递过来:“马主任,签了吧,这是程序,没关系的。”

  看这情景是骑虎难下了,马小可想了想,爽快地拿起笔画下,姜少校接过文件夹又抽出一张纸:“考虑到你可能对军事保密不是很了解,这是我们专门为你列的保密事项,请阅记。”

  “乓!”姜少校见马小可接过保密事项,未等阅览,夹着文件夹向二人又敬了个军礼:“马主任,具体工作事项由钟教授向你交待,我先告辞,再见!”

  “再见。”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