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滩涂黑影
银电2016-12-16 01:413,257

  进了排污区,三人借着月光在排污管口附近寻了块宽敞的地方,吴永福把带刺的草、硬的枝梗拔掉些,把杂草踩踩平,马小可正要坐下,表妹掏出几张塑料餐桌布,推了他一把:“等一下。”

  有了塑料餐桌布,可以少沾些露水,这屁股自然会舒服许多,马小可讨好地说道:“还是雪梅细心。”

  “现在知道我好了?”表妹没好气地说道。

  马小可知道今晚又得罪了姑奶奶,肯定不落好,于是乐呵呵地坐着不语。表妹背靠着马小可掏出耳机戴上,吴永福拔了一把长长的软草,牛尾巴似的甩着……

  滩涂上一片寂静,月亮在云间躲进钻出,今晚的风不大,碱蒿只是微微起伏,露还没下来,空气略显得闷热,草丛中昆虫的鸣叫声特别清耳,或高亢急促,或婉转低吟,此起彼伏。除些之外就是成片成团的蚊子 “嗡嗡”声,独奏一曲,夏日,这滩涂上的蚊子不仅多而且大,都是野生的,一咬一个准,一咬一个包!

  马小可被叮了个满头全身,不停地拍打着,挥舞着,全身燥痒。回头看看左边光膀子的吴永福依然优闲地甩着“牛尾巴”,皮厚,这蚊子又不是傻子!再看看右边带耳机的表妹,闭目独自陶醉。

  这可奇了怪了?这蚊子皮厚的不敢叮,皮嫩的也不叮,怎么专门叮上自己了?不禁有些坐立不安,左右观察着感受,还是右边的蚊子少些,于是就着表妹四处嗅着,轻轻地碰碰表妹,表妹更显得陶醉……

  “干什么?”表妹猛地拉下耳机,转身瞪着马小可,马小可吓了一大跳,不知说什么,相互对视了一会儿,表妹“扑哧”笑出声:“怎么?给蚊子叮了?味道不错吧?多动动就不会了。”

  “嘿嘿!”马小可讨好地碰碰:“你怎么也不怕叮啊?”

  “我?有你这娇生惯养,皮白肉嫩的当官的在。”表妹打着鼻腔“嘿嘿”两声:“我这小女子它们自然是看不上的。”

  “就是,这蚊子也知道当官的嫩!”吴永福甩着“牛尾巴”也凑上热闹。

  “你,你们……”马小可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以一敌二,肯定没好果子吃!

  “你你你……你什么?以后还凶不?”表妹抢白了句。

  “不凶了,不凶了。”

  “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看来表妹有办法,英雄难过“蚊子”关,马小可显得特别和气,不停地抱拳作揖,吴永福一旁看着“嘿嘿”傻笑。

  表妹掏出一瓶药水给马小可抹了起来,趁机教训道:“以后呢,不许凶,要懂得尊重女性,有行动呢要带上我,我给你保驾护航……”

  “是……是……”马小可不断地点头,不敢得罪,抹上驱蚊水后顿时感觉清凉了许多,也不怎么痒了。

  “好了,给!”表妹拍了下马小可,顺手把驱蚊水递给吴永福,待遇不同,自个儿抹去!那口袋八宝箱似的又掏出一瓶喷射剂,向空中、周过喷洒了一下,“嗡嗡”声立即散去,表妹丢给马小可,又白了眼说道:“过会儿再喷,别喷太多了,小心中毒。”

  时间过得真慢,吴永福在土堤上量着脚步来回闲逛着,马小可过一会儿拿起喷射剂喷洒一下,再看一下手表,计算着蚊子重新聚集的时间,表妹依然背靠着马小可,优闲地听着耳机,嘴里不停地埋怨着,马小可听多了,心里不觉得有些烦躁,特别是吴永福重重的量地声更是添烦不少。

  “喂,永福,你知道吗?老一辈说夜间在海边有三忌。”

  “谁说的,没听说过。”吴永福依然量着脚步,满不在乎。

  “你以前晚上没来过海边,怎么知道啊。”马小可对着吴永福招招手说道:“这一忌呢,是忌声,声音的声,也就是不同于鸟鸣、虫啼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表妹隐约听得不对劲,拉下耳塞问道:“你说啥?”

  马小可急忙舌头一转:“我说忌声,是不同于海过的各种声音,就好象永福的脚步声,很有规律,象?象生活中忽然出现了摩尔斯电码,虽然很轻但是很清晰。”

  “去你的。”表妹训了句,正想塞上耳机,见吴永福闻言轻步跑来问道:“真的?”

  两人心中不禁止一颤,想想确实夜晚的海边,那脚步声、讲话声特别醒耳,老一辈的话讲得好,夜半不行路,行路不独身!

  待到吴永福凑了过来,表妹定了些,看看周边忽然觉得寒气逼人,蓝光点点,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二忌呢?”

  “二忌骚!”马小可低声沉重地说道:“你们想想看哦,这海边打渔的自古以来都是男人,女人不上船,以前不象现在,出海靠的都是运气,不知多少男人沉浸于海中,他们的冤魂听道女人的唠叨声就会随风而至……”

  表妹虽然胆怯,讲到女人也有些领悟,捏了下马小可:“去你的,别吓人哦!”但依然感觉到阴风阵阵。吴永福海边长大的,父亲去世前衣食无忧少来海边,特别是晚上,想想确实如些也就有些信了,急忙催着问三忌。

  “这三忌吗,忌的是气!”马小可一吃痛,马上接口说道:“这气是人的呼吸之气,与鬼魂不同,鬼魂没有呼吸,一般情况下他们不太注意我们的呼吸……”马小可神秘地指指两个人:“你们知不知道?人的肩膀上有两盏灯,这是人的阳气,生病、体虚的时候就会暗淡,死亡的时候就会消失,但人在心浮气躁、心血来潮、心有余悸、心烦意乱、心花怒放……之时,人灯就会突然间闪亮……随之暗淡……也就,也就危险了……”

  表妹捏的越来越重,马小可强忍着不知说了多少个“心”的成语快速讲完,痛感也随这轻了下来……

  月亮依然还在,但天边的云似乎沉重了许多,当云从头顶经过时洒下点点细雨。汐,慢慢地潜上来,浪花的声音感觉特别清晰……

  光膀子的吴永福任凭雨水的清洗,仰头望着天空,表妹紧紧地贴着马小可有些颤抖,雨配合着大了起来,马小可搂腰抱住,贴得更紧,软玉在怀有些心神荡漾,讨好地问道:“刚才听什么啊?”

  “鬼故事。”表妹恍惚地看看月光中洒落了丝丝星雨,掏出折叠伞遮住两人。

  “一起听听?”

  “不听了!”表妹拔下还一边塞着的耳机,声音很是凄凉,马小可心中很是内疚,真的被吓着了……雨滴在身上,渗入毛孔,感觉更加的冰冷,吴永福背靠着马小可静静地坐着,警惕地盯着四周,雨水滴在光膀子的肩上发出水溅声,让人感觉肌肉十分僵硬……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衣服已经湿得不能再湿,排污管子依然没有动静,马小可站起身动了动有些麻木的零件,说道:“看来没戏了,走吧。”

  表妹和吴永福相续站起,准备着离开。突然,吴永福使劲地拽了拽马小可,指着远处铝质隔板的转角处,轻声说道:“你看!”

  长时间的呆在黑夜里让人的眼睛敏锐了许多。转角处,有一个黑影缓缓出现,应该是人影,个子不高,似乎还穿着雨衣,显得特别宽大肥肿,吴永福正想偷偷地摸上去,那黑影抬头看了看四周,忽然又退缩了回去,可能被发现了?真是让人失望!

  不一会儿,黑影又出现了,想必是背光,马小可他们呆的地方漆黑一片没发现什么,拿了个物件又重新回来。黑影丢了几块石头踩脚试试,举起手里的物件锄了起来,原来是锄头,一下、一下的,浪花隐盖了锄堤声,但依稀可以听见轻微的,有节奏的,闷响的“绷……叭……,绷……叭……,绷……叭……,绷……叭……,绷……叭……”

  表妹收拾完地上的东西,回头一看,二人正弯着腰借着夜色悄然前进……

  “你们干吗?”表妹很是奇怪,马小可回头着急地示意制止,一把抓住表妹快速蹲下,死死地捂住她的嘴。

  黑影似乎感觉到些什么,停了下来,警觉地察看了下四周,漆黑黑的一片,可能,可能是小动物吧,或许听错了,于是又举赶锄头继续一下、一下地锄了起来……

  吴永福慢慢地继续潜伏前进,马小可似乎忘了捂着嘴的表妹,表妹被捂得喘不过气,摸到马小可的腰部,寻了块最软的腰肌使劲掐住,猛地来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痛得马小可差点惊叫起来,急忙松开手,一边嘘声,一边双手合十轻声求饶着:“对不起,对不起!”

  “干吗?”表妹轻轻地拍打了下,知道肯定有什么问题,轻声地问道。

  马小可指了指远处,神态显得如此神秘,表妹心中甚是紧张,顺着指尖望去,一个黑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正高高地举着锄头,身后不远处的浪花撞击着漾起闪光……

  “啊……”几个小时的“有声鬼故事”让表妹的心态还处在恐怖中,突然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禁让她联想起美国惊悚片《十三号星期五》中头戴曲球棍面具的 “砍刀杰森”……毛骨悚然地叫出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