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鼠斗魅鱼
银电2018-03-22 12:283,132

  综合管网施工洞口前的黑水坑已经开了一个口,黑水已经排尽,坑里填了一层厚厚的黄土碎石,遮盖了原有的黑土,马小可心想:现在看来还有点脑子!

  综合管网的污水沟有水流出,水很小,看起来还很清,这片土地属冲积平原,综合管网深埋地下,可能是渗透的地下水吧。由于停工了一段时间,临时照明已被切断,三人只能凭着头顶的探照灯和手电筒进入……

  洞口因为有阳光的照射比较干燥,越往里走越发显得幽深,逐渐潮湿起来,随着洞口的光亮慢慢变小直至消失,唐妹由起先兴致勃勃地走在前面变成了落在最后,似乎觉得后面也可能会突然跳出些什么可怕的东西,又挤在了两个男人的中间,扶着墙壁上齐腰的弱电网管,没轻没重地踩踏着前进。

  洞里很静,即使是很小的声音都显得很清脆,音波快速地传递着消失,除了脚步声和偶尔的碰撞声,渐渐地可以听见“咚、咚、咚……”从模块接缝处滴下的水滴声和一些轻微的吵杂声……

  “啊……”宁静在唐妹的尖叫声中打破,马小可条件反应地接住唐妹因后撤而即将摔倒的骄躯,警觉地用手电筒四处照射着,回音似乎使一切声音突然间喧哗起来,带着个娇滴滴的女人真是麻烦,马小可着急地训斥道:“别吵!”

  “有东西,有东西。”唐妹整个人颤抖着,手用力地甩着,似乎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声音更是颤抖地说道:“湿漉漉的,毛茸茸的,不知什么东西。”

  吴永福急忙搜索唐妹握过的网管,漆黑中的电筒光照射下只发现一块还没干透的紫色斑块,吴永福用手指划了下闻了闻,轻声说道:“好象是血!”

  血!这里怎么会有血呢?唐妹听了更是颤抖,沾了血的手不知应该放哪,马小可也紧张了起来,灯光照着四周的漆黑搜索防止意外,空气忽然窒息起来。

  随着血斑周围寻找,吴永福很快发现了缘由,提着一只破肚老鼠的尾巴举到唐妹的面前,蔑视着嘿嘿笑道:“不就是只老鼠吗?”

  原来唐妹在黑暗中不小心摸到湿漉漉的、毛茸茸的原来是一只老鼠,女人最怕的东西之一,已经死去很久的老鼠!虽然已经死去,但依然让唐妹紧张,赶紧跳叫着躲在马小可的身后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别吓她了!”马小可推开吴永福提着死老鼠的手,搂住快要瘫倒的唐妹,掸了掸她裙子上的泥土,没好气地说道:“看你还跟来不,怕了吧?”

  “嗯。”在马小可搂抱下的唐妹依然胆怯,但感觉安全了许多,更是紧紧地扯着马小可的衣服,硬着头皮说道:“有你在,不怕。”

  “诶?谁没事干,在这剥鼠皮啊?”吴永福提着鼠尾用灯光照着,老鼠除了破烂的鼠皮,只有脊髓连接着头骨和尾巴,内脏早已脱落,肉被剔得一干二净,根据骨格来看,个子还不小,散发着恶臭,看起来很是惊悚,粗犷的吴永福看着也觉得恶心,急忙丢掉鼠皮,使劲地往裤子上擦了擦手。

  地上的鼠皮球成一团看似眼熟,两人对视了一下,心有所悟,急忙照着灯光四处寻找起来,很快又有所发现,三三两两的鼠皮,还有零散的鱼骨,从发现的鱼头看应该是魅鱼!原来一路过来偶尔发现的小黑团可能就是被剔了肉的老鼠皮!鱼骨没有哺乳动物般的皮毛和坚硬骨骼,早已散落,不细看还真难发现。

  意外的发现让三人感到寒气有些逼人,马小可和吴永福分析了下,认为应该是那次台网带进了魅鱼,水退去时还有些没有及时撤出,老鼠被搁浅的魅鱼吸引前来捕食,不曾想势均力敌,恰凑劲旅,斗得是天昏地暗,各有输赢,这里发生过一场惨烈的魅鼠战争!

  两人犹豫了半天,继续前进还是后撤?前进,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后撤,走了那么久白来了。

  吴永福向来胆大粗犷,只进不退,马小可想想水都退了这么久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再说毕竟是一管子到底的新建工程,又不是什么天然洞穴,暗藏玄机,于是说道:“走吧,咱们取了样本就回,不过小心点,有危险就跑。”

  自已硬逼着上的贼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独自回去更是没有安全感,唐妹哭丧着脸只好跟着,扯着马小可更紧,马小可无奈之下只能搂抱着慢慢前行……

  洞里更显得漆黑,空气带着一丝腥臭,灯光照射下的灰色水泥壁颜色深了许多,污水沟里沉渣着一屋粘稠的黑液,水轻轻地流过,拉出黑黑的绒毛……

  三人搜索得更是仔细,灯光四处照射着,不敢遗漏任何一个角落,时刻提防着新的异样,走在最前面的吴永福时不时地踢落着鼠皮,马小可已不能平静地思考,现在他只想能够尽快地取到样本,唐妹的惊恐似乎平淡了些,三人前行得很慢,水滴的滴落声如钟表般准时……

  好不容易来到了化工园区接入的管口处,管口很大,足以让一个人匍匐前进,吴永福使劲朝里闻了闻,感觉腥臭有些刺鼻,轻声问道:“是这吧?”

  “应该是。”马小可用电筒往里照射了一会儿,光束在不远处的黑暗中散去,拿来唐妹的强光电筒,情况好了许多,里面隐隐地传来闷闷的回声,显得幽深空旷,偶尔传来劈里叭拉的声音……

  “我进去看看。”吴永福从背包中掏出渔用塑胶连衣裤正欲换上。

  “等等。”马小可一把抓住,看着洞口的黑水一漾一漾地往外滴,听着远处传来混杂的声音,他的心感觉也有些虚旷,他可以预感到管子的背后存在着危险,这个险不值得冒:“不用了,就这儿接,里面可能有危险,看着点。”

  “没关系,我带的设备齐全着呢。”吴永福看了看洞口滴下的黑水:“这儿的水太淡了,你先接一试管,我进去看看。”

  讲是这么讲,安全还是第一,吴永福穿上灰绿色的渔用塑胶连衣裤,又从探灯头盔中拉出灰色护颈帆布,放下到鼻的有机玻璃护罩,套上绿色塑胶手套,一手拿着唐妹手里换来的电击电筒和试管,一手抓着理好的渔网,就要钻进去。

  设备倒是挺齐全的,马小可也放心了许多,看着一身绿灰色,好笑地嘱咐道:“你这身看起来真有点象小日本鬼子,小心点,有不对头的就马上出来。”

  “嘿嘿,放心吧,有危险,我马上给他一网子。”吴永福摇了摇手中的神兵利器,就钻了进去。

  唐妹看这情形也有些破涕而笑,和马小可一起帮着照明,洞口正好让吴永福跪着爬行,后面的灯光全照在了吴永福的屁股上,只能透过边缝,不过也明亮了许多……

  人在漆黑狭窄的空间里本来就很压抑,少了一个人更是感觉有点阴凉,灯光照不了多远,吴永福的屁股就消失在黑暗中,马小可和唐妹回身蹲着,静静地等候,虽然看不清,但耳朵变得更为灵敏,心逐渐揪成一团……

  “咚……咚……咚……”的水滴声十分的清脆,偶尔的几滴犹如滴在棉絮上,或者闷哑,或者消失,打破的规律让马小可感觉很奇怪,警觉地用灯光照射四周,耳边似乎又传来了另一种声音——“吱……叭……吱……叭……吱……叭……”。那声音就在身边……

  唐妹也有所惊觉,死死地拽住马小可,灯光寻找着声源,终于找着了——就在身边,一条40厘米长的魅鱼死死地咬住一只硕大的老鼠后腿,老鼠转身用两只前爪扒拉着鱼身,门牙深深地咔住魅鱼的下半身,双方僵持着,已经顾不上灯光的照射。

  魅鱼咬得很死,老鼠大腿在颤动中渗出的血让它更加兴奋,似乎没有松口的意思,老鼠的眼睛开始有些迷糊,缓缓地松开些门牙,“叭……”魅鱼的尾巴甩着拍打了下潮湿的水泥地,老鼠惊醒地“吱……”了声,咬紧门牙,两只前爪扒拉了几下,留下白白的伤痕,老鼠的眼睛又开始迷糊……声音在在不断地重复中延缓,似乎魅鱼掌握着主动权。

  马小可已经感触到唐妹蹲着的脚在打颤,黑暗中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存在,他不想破坏当前的宁静,拍拍唐妹的屁股示意着后撤了些,起身把灯光移向远处,黑暗中隐约有不少黑团在动。

  看看吴永福进去的洞口没有一丝反应,想必还要等上一会儿,于是谨慎地起身弯腰向前搜索,唐妹拽得更紧,随着灯光的移动,里面的情景慢慢显现出来,这段管道的水泥模块接缝有些宽,由于未及时补缝,地面水泥边角在施工的影响下有些块状断裂下沉,形成一个长条中间较宽的水坑,管道顶不时有水滴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