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商人必奸
银电2016-12-16 01:423,163

  出了医院,表妹带着任务直奔盛鑫化工厂,很是兴奋,挺忙的张文彪今天倒是空闲正好在办公室。

  “姐夫”自从进了惟河办,表妹就不再叫张总了。

  “唉?雪梅,今天怎么有空一大早就来看姐夫?”张文彪很奇怪地看着表妹,自从医院那晚之后,表妹就时常不经意地念叨到马小可,他早就看出端倪,肥水不流外人田,亏也是亏给自家兄弟,别闹出事就行!但小丫头心轻,时常得提醒一下,今天来肯定有事,于是故意绷着脸问道:“怎么?马小可欺负你了?我给你报仇!”

  “姐夫,瞧你说的,你欺负我还差不多。”

  “我敢吗我,你姐还饶得了我。”张文彪狡笑着很满意地点点头,边泡茶过说道:“也对,马小可这匹烈马给你训得够可以的。”

  “你瞎说啥呀。”表妹听话里有音,脸嗖地一下红了,故意生气道:“不是你让我去惟河办的嘛,要不然我不去了,搞个临聘的,我还看不上呢。”

  “我看你还巴不得去呢,正好我把你给送上门了。”张文彪提醒道:“你们这些小年青人,真是没调,马小可是我兄弟,你给搞出什么事来我饶不了你,他是有老婆的!”

  “这,你说什么啊?不跟你说了!”张文彪说得这么直白,表妹的脸骤的更红了,有些不知所措,难以招架,侧脸用手挡住,气呼呼的。

  其实,这次表妹之所以回到滨东市,主要原因是与前小男友经常细小碎事争吵分手,失恋让她认为小年青的感情不可靠,空虚之余让她机缘凑巧地碰到马小可这样一个稳重体贴的男人,自然心醉,本想填补填补心灵间歇空缺,也略带点对男人的报复心态,但自从发生医院这件事,她感觉自己已经迷失心窍地爱上他,但她也不想破坏他的家庭,她知道这样不好,先过着吧,世界无比之大,总有我插的牛粪!

  既然窗户纸都被捅破了,这小姑娘自然也嘴上不饶人,气气张文彪也好,想到这,表妹心仪地自言自语道:“说真的,小马哥人还真不错,不象你那么奸!”

  这回可是张文彪傻眼了,点拔一下反倒把自个给绕进去了:“我,我怎么奸了?”

  “商人必奸!”

  “唉呦,那还有‘官员必贪’呢,你怎么不说。”原来是这么来的,张文彪松了口气,心想还真是无理取闹了。

  表妹咬牙切齿地接口道:“官员贪都是被商人奸的!”

  张文彪给呛得哑口无言,想想也真是那么回事,毕竟是久经风月的人了,笑而淡之,从抽屉里里拿出两把子钱来:“你这臭丫头,不跟你争了,跟着马小可少不了得花钱,先拿着用吧。对了,有什么事,先说说。”

  “还说自己不奸呢,还叫人监视他。”表妹毫不客气地放进包里:“但是你不要害他啊。”

  “瞧你说的,我跟他也是兄弟吗,我会害他?”张文彪听着有些生气,解释道:“这小子脾气倔得很,不会,也不肯转弯,叫你看着点,不就是怕他出事吗,真是好心没好报,真是见了男人,忘了姐夫!”

  “那你别骗我啊。”表妹给白了一顿,想想也是,这马小可办起事来还真是一根筋!张文彪和他是好兄弟,她也多少了解了不少,想必也是为他好吧,于是把这次的任务讲了一通。

  张文彪听得很仔细,又详细地询问了些事情,安慰着说道:“你看,这小马哥做得过火吧,这事他自己随时来就行了,还搞得神神秘秘的,没事,兄弟也是为我好,我让生产车间主任带你去拿些样品。”

  说着就拿起电话,表妹反而搞得心里很不自在,反而觉得自己在做贼似的,一会儿,车间主任进来,张文彪交待道:“你给我到过滤池里取些样本过来,要最新的。”回头又对表妹讲道:“这东西有腐蚀性,你就别去了吧。”

  表妹听了很受用,想想也没觉得张文彪另外交待什么,就拿出试管递给车间主任,车间主任走后,张文彪没话有话地啰嗦起来了:“雪梅啊,你是我小姨子,马小可是我兄弟,我怎么会害你们呢,你别给我找事,但小可你给我看着点,这小子经常用办起事来不着调,要不然我还花钱帮他疏导?你要理解姐夫,这小子一般不向我开口,你帮忙看着,有什么用钱的地方,跟姐夫说一声……”

  既然说明了,表妹毫无顾忌:“知道了,姐夫,我受他但不会缠着他的,也不会对不起韩雪姐的,好了吧。”

  一会儿,车间主任拿着样本过来,表妹起身:“走了,姐夫。”

  张文彪狡笑了下……

  出了盛鑫化工厂,表妹打了几个电话,同样静默了好一会儿就“嘟嘟”声了,偶尔好一些,也就是拉一两下长声就没了,本想请功一番,看来很是无奈,于是心想先驾车回凤凰山庄再说。

  车子没着标准堤坝没开出多久,忽然看见堤坝上远远地驶来一辆小车,看样子很不起眼但很熟悉,细一看车牌号码原来是马小可的车,急忙停在一旁奋力招手,车子缓缓停下,看见钻出头的吴永福又缩了回去,表妹很是奇怪,急忙下车跑了过去。

  听说表妹过来了,马小可顿时惊跳起来,急急把唐妹扶正,搬开些大屁股,好靠在车窗边,自个儿端坐在一旁,摇下车窗干笑着问道:“雪梅,东西拿到了?”

  “嗯,你去哪儿啊。”表妹伸着脖子望去,碰巧唐妹可能硬棒棒的车门搁得不舒服,又靠了过来,头依着马小可的肩膀,表妹当即黑下脸,拉开后车门:“我也去。”

  “唐总受伤了,我送她去医院,你去干吗?”表妹一抬屁股就往车里挤,马小可一看形势不对,急忙把唐妹往车门边一靠,起身往前面的位置钻:“那我坐前面,唐总你护着点。”

  “不用了。”表妹一把抓住裤带将他狠狠地拉了回来,马小可重重地跌坐回来,被表妹一挤,坐到了中间,随后大脚上传来一阵麻痛,不过下手还不重,马小可稍稍心定了些,不敢再说什么。

  吴永福傻乎乎地笑着:“走了吧?”

  “走。”表妹伸手拍了拍肩膀。

  ……

  一路上各不言语,马小可感觉有些晕晕沉沉地睡着了,唐妹靠着马小可,马小可靠着表妹,一排斜倒,重力都压在了表妹身上,不过没办法,都是自找的,表妹娇小的身子只能忍受着,看着马小可疲惫的样子,心情已是怜惜平静。

  进了市区车堵得厉害,有些不同于往常,这市区禁鸣却到处都是喇叭声,似乎开车的人都烦躁了许多。马小可已被惊醒,揉着眼睛很奇怪地看着车外:“怎么回事啊?”

  “路堵。”见马小可醒来,表妹又装出气鼓鼓的样子。

  街上的行人倒是不多,提着物件匆匆而过,很是清静,有悬挂电视的店铺前多多少少有人驻步观看,室外大型电子屏幕没了广告都是新闻,广播都是一个音调,应该有重大事情发生!

  马小可觉得有些不妙,急忙示意开车的吴永福打开收音机调好频道——又是魅鱼!不过这次的公告内容有所升级,不再是食用中毒,而是已出现多件魅鱼伤人中毒事件,要求广大市民远离海边,远离滩涂,特别是渔民、养殖户和从事滩涂作业人员。唉!看来问题又严重了,不到万不得已市里是不会发这样的公告!

  快到医院马小可电话联系了钟教授,为了方便单独出入便于保密管理,医院后院临街新开了个门,车子从直接那儿进去。

  钟教授已在门口翘首等候,按照管理程序吴永福和表妹被拦在了警卫室里,吴永福倒是无所谓,表妹显得有些气嘟嘟的,看着正规劲倒也不敢放肆。

  马小可来不及理会,把唐妹抱上医用推床,钟教授翻看了一下眼睛,随同护士急急地往里走去。

  “怎么回事?”

  “耗子咬的。”

  “耗子咬的你我这干吗?你还真把我这当门诊了?中午一美女试管,下午又一美女耗子,外面还等着一美女。”一听耗子咬的这种小毛病,钟教授抬了抬眼镜急眼了,真是拿军事管制区开玩笑!

  “你这四眼,怎么这么多话啊,这耗子有毒!”马小可更是急得气不打一处,双手比划着:“这,这不是你让我办的好事给惹的吗!我们进了综合管网取样,这耗子跟魅鱼搅在了一起,双方斗啊,斗的……,满洞都是,不小心就给咬着了。”

  一听魅鱼、有毒!再加上现在又多了耗子,钟教授感觉事态严重,急忙一边指着一护士说道:“快去,把丁教授和姜少校找来。”一边拍拍马小可的肩膀安慰着劝道:“别急,别急,慢慢说,慢慢说。对了,别叫我四眼!”

  “带了眼镜,不就是四眼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