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早不如巧
银电2016-12-16 01:393,211

  进了病房,马小可要了杯水,丁如男和姜少校很快就过来了,看见躺着的唐妹,丁如男用很奇异的眼光看了下马小可,然后检查起来,马小可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两师兄妹看人怎么一个屌样?

  姜少校简单地打了下招呼,很是关切鼠魅事件,钟教援更是急于了解情况,马小可把“管网探险”的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看着唐妹的病情关切地问道:“没问题吧?”

  “先住院观察一下。”钟教授还沉迷在思考中,顺口应付了一句问道:“那耗子呢?有没有抓住只。”

  “问你病情呢。还耗子,耗子的!”看这注事不注人的态度,马小可不由得气血一冲跳了起来,有点头晕。

  姜少校急忙扶住坐下,劝慰道:“别急,别急,我们听丁教授的意见吧。”

  “伤口外理及时,应该问题不大,还没化验结果不好说。”丁如男皱了皱眉头,似乎也感到这师兄问得真不是时候,看看伤口嘴形红斑:“吸过血,你吸的?”

  “嗯。”

  “对,对、对。有我师妹在,你就放心吧。”钟教授看着大家的眼神,自知刚才确实不合时宜,急忙低声劝慰附和。

  丁如男拿出个针筒,白了眼钟教授,对马小可说道:“你也验下血。”

  一天抽了两次血,看着丁教授坚定的样子,马小可很是无奈地点点头,晾了些许的钟教授不知该如何开口,安静了许多,马小可看着被白了眼的钟四眼,心中不禁感觉有些异样和好笑,没好气地说道:“等会儿我去捉只给你。”

  “等一下,马主任。”姜少校拦住马小可的话,很严肃地说道:“此次事件已引起军方重视,在事件可控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引起社会恐慌,还只是与当地吱会一声,未正式接触,听了你讲的,我认为取样的事我们考虑得过于简单,下一步得好好部署一下。”

  钟教授急忙接口说道:“对,对对,要注意安全,我看你还得把那两个当兵的带上,也有个照应。”

  “市政府还不清楚?”马小可一听有些急了,毕竟自己是政府官员,在市政府尚未知情的情况下参与这项调查,又得保密不得汇报,以后少不了麻烦:“那你们就这么把我拉进来了?”

  姜少校这军人难得笑笑:“放心吧,马主任,此事涉及国家机密,到时我们会解释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说什么已是无用,马小可很是无奈,只好认可。再想想事件也已经升级,再加上今天的冒险,他更是心有余悸,带两个当兵的也不错,这辈子还没带过兵呢,毕竟他们经过专业训练,应急处置非同一般,再说即使用不上,当民工使唤也不挺,省得今天的狼狈样,于是说道:“好,就这样吧。”瞪眼看了看钟教授,都是这老滑头给上的套:“不过,唐妹你给我照顾好了。”

  “行了,知道了。”钟教授当作没看见,又恢复了平日的淡定,看上去一点也不上心,马小可有些急眼,被钟教授扯了下:“先谈正事!”

  对这种人急也没用,马小可只好先暂时作罢,于是三人就下一步方案拟定了计划,姜少校打了电话,就着马小可说道:“马主任,丁教授的科研项目是与我们军方合作的,我的这两个兵受过专门训练,专门负责安保工作,对医疗应急处置也有经验,你就放心吧。”

  马小可一听丁教授与军方合作,记得听钟教授讲过他师妹是搞古生物学的,不禁奇怪,这丁教授搞的到底是什么科研项目?

  不一会儿,两个马小可见过的当兵过来,一个小蔡,一个小王,钟教授亲自交待一番,又写了张必备的安全防护器材,姜少校又训了几句话,都是些任务重大,服从指挥,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等等,听得马小可心中暗自发笑,心想是不是还有三不怕醉?但看着那严肃劲,自然也是一本正经地站得直直的,最让他听得中意的一句话就是要保护马主任的安全。

  乘着两位士兵去准备器材的空档,姜少校又于马小可交换了些细节,讲话也就随便了许多,真是前后差距挺大的,马小可还真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有件事让马小可很是兴奋,姜少校把猛士越野车留给他们工作使用,这中国悍马见过没坐过,高级别享受!等士兵拿来各种防护设备,马小可更是受不释手,民用的和军用的简直没法比,那设备真是高级!边防毒面具都准备好了。

  出了别墅的门,军用猛士越野车已在等候,小蔡开车,马小可啧啧不绝地观赏了一遍,光轮胎钢圈就两圈镙栓,马小可问道:“这车开出去会不会太显眼啊?”

  姜少校笑笑:“没关系,保密的是事件不是车,这车机动性强,对你所讲的地形适用,而且设备齐全,更有利于应急处置。”

  马小可正想上前排被小王拦住,小王打开驾驶员后排车门:“首长讲上车。”等马小可进了车关上车后跑步前去坐在了副驾驶室,马小可这才想起首长坐车待遇!猛士的后排只有两个坐位,坐椅有些窄,中间隔着一大块平台,看样子应该是放作战地图的吧,虽然当过副指挥,这回倒真是有了指挥的感觉!

  平台上放着三盒便当,马小可见了才觉得肚子已经咕咕叫了,看看时间也已经一点多了,急着救唐妹,又给这钟教授一整合,肚老爷都开始打鼓了。

  “马主任,姜少校说事急就给你备了便当,请你将就将就,等事完他再请你好好搓一顿,听说外面还有两人,就备了三份。”

  “谢谢,谢谢。”话语之间车子已到门口,马小可摇下车窗叫上吴永福,递了份便当给表妹,共时丢给车钥匙,让表妹驾车先回去。

  军人驾车可没那么多客套,见事已交待完毕,不等表妹开口就驶了过去,刚刚接过东西的表妹傻不拉叽地看着车尾,气得干瞪眼,但在这种场合也不敢太放肆,只能自认倒霉。

  可能军人会吃,饭盒挺大,份量备得很足,菜肴挺不错,马小可和吴永福顾不上细品,狼吞虎咽起来,一下子就干完了,接过小王递来的矿泉水又干了一大半,终于暧意地靠在椅子上……

  一路上四人详细研究了下此次作战方略,小蔡与小王也充分了解了可能存在的危险,分配了各自任务,小蔡、小王为主攻,吴永福协同配合,领导马小可自然放在最安全的位置,担任总指挥。

  四人全套武装进了管洞,有军人共同参与,加上现代装备,自然胆大了许多,心情也就不怎么紧张了,经过吴永福电击过的地方,耗子、魅鱼已经撤离,丢下不少鼠皮和鱼骨,水泥地面沾满干涸的血迹,警用电击电筒没有这么大的功率,要不吴永福自身也比较麻烦,想必不是电死的,只是电昏后又是一番鼠魅残杀,往里深入还有三三两两的发现。

  来到化工园区接管处,依然清晰地听见“咚,咚咚”的滴水声,清脆了许多,没了其他的杂音,水坑处已没了鼠魅对峙,耗子零散在通道四处,见人经过也不再理会,偶尔被脚碰到只是往边上躲躲,也不惊恐,魅鱼停歇于水中少了波动跳跃,偶尔爬出水坑的也显得悠闲自在,相互间偶尔碰触,也是相安为邻。

  看来一场鼠魅大战已经让它们撑肠拄肚,慢慢等着消化殆尽再决生死,一切为了果腹,敌人也可以成为朋友,马小可有些感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少了危险,多了肚胀者,捕捉变得十分简便,小蔡拿出长管捕捉器,一夹一个准,耗子只是吱几声,魅鱼也就是摆摆尾,分装带来的两个袋子,不一会就装满了,这下够钟教授他们研究的了。小王检查了下装备,拿着试管钻进管道取样,虽然风险性大些,但还算顺利,到了吴永福所说的积水管位,水中的魅鱼也安静了许多,水面依稀可见飘着的几张鼠皮,想必也已经吃饱,不知这几只耗子是自个儿钻进来的,还是被拖进来的。

  小王在捕捉器前换上挡板,轻轻地推开魅鱼让出空隙,魅鱼稍稍蹦腾也就安静下来,小王快速装了一试管就退了出来。

  唉,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马小可和吴永福很是感概也很喜悦。

  出了管洞,大伙儿很是兴奋,四人行首战告捷,也是马小可和吴永福接触魅鱼事件以来最轻松的一刻。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马小可带着大伙儿到一期惟河排污区、凤凰山庄前的滩涂取了样,反正随路也就多多益善了,自从上次发现了死亡骷髅,红树林的入口已被封上,晚上去也不安全,只能明天另辟蹊径,二期惟河排污区去早了也没用,于是约定晚上十点出发,由吴永福带队,见识了下午专业水平,马小可也很放心,正好利用指挥职权偷个懒,顺便也得哄哄表妹。本想让吴伯准备些海鲜留两位当兵的吃个便饭,但部队纪律严明加上任务再身,就早早地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