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委以重任
银电2016-12-16 01:393,150

  余院长和教授们一时接不上口,这医院搞得是治病救人,教授搞的是科研,对应急处置倒真的是不内行,但贾书记点名了不得不说,私下议论一番,只能从药物毒杀、生物相克等医理角度分析一通,方法很好但是牛头不对马嘴。

  不过起了头也好,在场的各位话题都被打开了,部队人员提出的是人海战术下滩捕捉,逐洞放药,还有其他人的老鼠药、三唑磷喷杀、火烧土淹等等,讨论得很激烈,但对生态破坏、二次污染都带来很大的问题,而且很多办法根本无法实施,吵吵闹闹的,听得首长和领导直皱眉头,脑袋都大了,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

  马小可听着听着,除了争吵很是无味,哈腰坐着无语,慢慢的神聚云外,聪耳不闻,目光游离,手掌虎口撑着下巴,食指不停地来回搓着嘴唇,正在苦思冥想。

  “小马……小马。”贾书记看见马小可的样子,估摸着有什么可参考的路子,叫了声没反应,又拍了拍肩膀。

  “啊?”马小可惊觉了下:“贾书记。”

  “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在场的人见贾书记讲话都静了下来,齐齐地看着马小可,马小可尴尬地笑笑,客气几句:“我想的不知可行不,首长、领导和大家不要见笑。”站起走到一块书写板前,边写边讲:“我们目前主要任务是消灭两样东西——耗子和魅鱼!耗子,我们是不是考虑用石灰。”

  “石灰?”石灰是一种建筑材料,大伙儿想都没想过,低声议论起来,不同于众的想法往往引起关注,贾书记挥手示意安静。

  “不一定行嗬,小时候在农村堵老鼠洞玩过。”马小可谦卑地笑笑,讲解起来:“综合网管是新建的,我进去看过,除了化工园区的支管已经接上,其他的还没有,我们可以用石灰拌土把各个洞口堵上,石灰吸湿受潮以后凝固,会使洞口堵得更加牢固,生石灰和水产生二氧化碳和热量可以将老鼠闷死在洞中,防止外逃扩散。同时派人进洞撒上石灰粉,老鼠沾上石灰粉,会刺激它的两眼和口鼻,导致老鼠迷失路途,呛封口鼻,咳嗽不止,晕头转向,原地打转,最后因竭力挣扎和窒息而死。而且魅鱼一般躲在水里,撒上石灰可以烧死它……”

  想不到石灰还有这样的作用,大伙儿听了很是新奇,纷纷点头,“嗯!”首长和领导也很赞许,看他想了这么久,有一必有二,急不可待的追问魅鱼。

  “这魅鱼呢,好血,我们是不是在‘血’上面做些文章……”第一个方案得到首长和领导的肯定,马小可讲起来顺溜了许多,详细地讲解了自已的想法。

  今天是尽听新鲜事,大伙儿一扫近日焦灼,兴致很高,有了方向和目标,思路也打开了,集思广益,方案很快得到完善。趁着大伙儿讨论之际,马小可移凳到首长和领导面前:“贾书记、首长,我想还有一个问题得考虑,就是把魅鱼骗来之后,我们怎样解决?我考虑了很久,如果用汽油或石灰有可能会逃掉些,而且容易造成污染,也可以用炸药,但动静太大怕影响不好……”

  “嗯,这倒是个问题。”贾书记一听又增了些忧愁,他强调的三点中的两点就是污染和影响,特别是影响过大,到时传得沸沸扬扬的不好收场。

  首长毕竟是首长,淡定许多,从刚才马小可的讲话他已经看出,他是个爱思考的人,一般提出问题时就会已经有了些想法:“马主任,你说说看。”

  “诶。”马小可又拉近了些椅子:“首长,咱们部队不是有火焰喷射器吗?不知行不行?”

  “这?”首长迟疑了下:“那东西应该行!机动性强,火力大,距离远。”

  “对对对。”马小可马上接口道:“我想的就是这一点,你想哦,魅鱼吸引过后,爆炸我觉得不怎么靠谱,其他方式呢,先不说污染,人员靠得太近也不安全,火焰喷射器正好让我们站在堤坝上喷射,安全,视野广,扫一下就可以防止外逃。”

  “上校,你看这办法行不?”贾书记见马小可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觉得可行,但这是军用武器,必须得军方首肯,于是堵上一句。

  “好是好,但是火焰喷射器现在部队基本不列装了。”首长想了想:“先让装备部查查吧,看看有没有库存,或到其他部队借调,这事交给我,估摸三天得要。”

  “好,谢谢首长。”

  “地方先做好前期准备工作,装备使用人员由我方安排,其他的地方负责。还有,考虑到如何消除影响,对外统一口径嘛,贾书记这一点地方比较有经验,到时拿个方案出来通报一声。”钱上校还真是聪明,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怕地方不做好消除影响工作,也少了多费口舌担当责任。

  “行。钱上校,谢谢了,有你们在我们主心骨就有了。”贾书记知道关系重大,但也乐得接受,由军方解释还不如自己解释,至少可以掌握主动权:“我看还是按原来的公告讲法,外来生物入侵,危及市民安全,军地双拥共建,协同配合作战吧。”

  “‘外来生物入侵,危及市民安全,军地双拥共建,协同配合作战!’好,还是贾书记文才好,马上就拿出四句……二十四个字的标题来!”

  “见笑,见笑。”贾书记摆摆手起身:“小马,你来负责地方事宜总调排和对接部队工作。”又看出下手表:“现在是……九点,十点钟市委常委会议室开会,你把需要参与和配合此次工作的单位列一个名单发给程秘书,碰到什么问题吗,直接向我或曾市长汇报。”

  部队就是讲原则,一直站在钱上校身边的姜少校见贾书记快要走了,不合时宜地递上文件夹:“贾书记,请签字。”

  “签什么字啊?”突如其来,贾书记愣了下。

  “保密协议。”

  钱上校伸手拦住:“贾书记是地方一号领导,懂得保密原则,不用签了。”

  “要的,要的,保密工作人人平等嘛,我更得带头签。”贾书记乐呵呵地接过签了,又与钱上校客套了几句就先走了,方案细节已经讨论清楚,马小可细想了下编了个短信发给贾书记的秘书,又把所要注意的问题作了记录,合上笔计本心中不由得暗自窍喜,幸亏这次被钟教授拉进来,看来在贾书记的心目中又重了一份,把这事给干好了前途无量!

  看看时间还早,想起刚才钟教授讲的自己和表妹都感染了,心中少不了有些紧张,拉着钟教授问问明白,办公室里还有很多人在,钟教授还在忙前忙后地顾不上,讲得三三两两不清不楚,最后给逼急了轻声叫嚷道:“马小可,你不看我正忙着吗?反正现在没办法治,稍微,稍微有一点点办法了,我先给你表妹治,好吧?你还是先看看你的唐妹吧,吵着要回去,实在不行签了保密协议先回去吧,到了我这里都要签的,你知道的。就在隔壁房间,不用再观察了!”

  钟教授气恼地讲完就自顾自的忙去了,丢下马小可傻不拉叽地愣在那儿呆了半天,想想也确实是没有办法,这一急倒是忘了唐妹,还是赶紧去看看。

  “小马哥。”唐妹一见马小可进来鼻子有些酸溜溜地站起来,脚还有些瘸。

  马小可心中怜悯,扶着坐下:“怎么?好了?要回去?”

  “我那还一摊子的事,怎么坐得住啊!”

  “还想着钱?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整天想的就是钱,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真是没见气恼,见了可怜,讲好话哄是肯定不行了,马小可黑下脸狠狠地训了一顿,从挣钱训到倔犟,从倔犟训到自爱,又训到了工程,直训得梨花洒落,天昏地暗,一言不发,最后突转话音吓唬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那工程我看短时间是动不起来了,起码得半年停歇,半年后也就不定,有个思想准备!”

  “那怎么行呢,小马哥,我赔都赔不起啊。”说着,说着,就抱住马小可直往怀里钻,“呜呜呜”地哽咽着哭泣起来:“小马哥,你想想办法,要不可真完了,这钱都是私人借的,出去也要给人打死。”

  “行了,行了,别哭了。”马小可狠着心一把给推开,唐妹停了下转身扑在沙发上就哭开了,身子一颤一颤的,过了半晌看看火候差不多:“你先老老实实地在这住着,出去了也没好果子吃,这样吧,你把挂靠的公司、项目部经理还有设备租借的公司名字、电话给我,我帮你去讲讲,能转的先转到其他地方去减少损失,滨东围垦我会打招呼的。还有你那受伤病人已经死了,我再跟钟教授商量商量,治疗费用是不是可以归入这次科研给免了,但赔偿得你自已解决。”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