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林中水蛭
银电2016-12-16 01:393,202

  唐妹听着听着慢慢地坐了起来,马小可肯出面这事就好解决了,心定了不少,直说“谢谢”,说着又要往怀里钻。

  “行了,快擦擦眼泪吧!”马小可又抽出一大把纸巾诡笑着递去,唐妹想起上次在办公室的调皮破涕而笑。其实,这事对于马小可来说不是大事,滨东围垦的三年不是白呆的,相关工程公司老总基本都熟络,面子是肯定要给的,主要是他肯不肯提,值不值得提。

  “我呆在这也太无聊了,手机给没收了,又没网线……”唐妹噘着嘴嘀咕着。

  “老实给我呆着,不然自已的事自已办去。”麻烦的女人!刚答应事又有了新花样,马小可哭笑不得:“没事看电视,下次我带着书给你。”

  “好吧。”

  “走了。”

  市委会议开得很短,贾书记起了个头,曾市长强调了下,就由马小可主讲,各个单位的头领了各自的任务,随即打电话安排落实,心中都有个疑团,这事好象不关惟河办的事,这马小子还挺有本事,几时攀上的头的高枝,下一步可又得提升了!

  明天还有很多事,看来红树林要安排得早些,马小可给吴永福打了个电话没通,想必是在惟河排污区了,正想做罢,忽然想起还有个军用手机于是拨给了小王告诉一声,这军用手机看似老款只能打打电话,但还真不错,什么都能防,重要的是信号强!

  时间已是半夜,马小可看看车外下起了毛毛细雨,想想没什么遗漏的事就直接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要很忙,得好好交待交待。

  ……

  早晨起来,雨虽然停了,但是又起雾了,来到凤凰山庄,吴永福和小王、小蔡已在等候,表妹也早早得起来正在闲聊。

  这回一问表妹倒是爽快马上就说了入口,原来在凤凰山庄的小菜园的尽头有一木搭的栈道直通红树林,经表妹一说,马小可猛地一拍脑袋,对啊!依稀记得刚建的时候确实有道门,时间久了倒给忘了!

  “唉哟,别把脑袋给拍傻了!”表妹故做紧张捧着马小可的脑袋仔细瞧起来,心中得意洋洋,引得大伙儿哄堂大笑。

  “去去去,别闹了。”马小可推开表妹,看了看山边的红树林,林间雾气还是很重:“雾很重,少不了危险,雪梅,你就别去了哦。”

  表妹急忙抢过一套衣服自顾自的换上:“不行!说话不算数,干事象……象……象放屁!”

  表妹一时想不出词来,憋了好一会儿丢出个“放屁”来,惹得大伙儿差点喷出声来,马小可气得够呛:“你怎么这么粗啊?”

  “跟你学的!”

  “我几时讲粗话了?”

  “都是你给逼的!”表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随口丢出这个词来,看见大伙儿笑的样子自己都觉得好笑,硬忍着:“不是逼的也是气的!”

  吴永福一旁有意无意地嘀咕着:“好,好,放屁,放屁……”

  “你……”马小可给气得有些讲不话来,这女人来横的,更是胡搅蛮缠,不好对付!

  小王乐着说道:“马主任,咱们这么多人,跟着就跟着吧,我来保护。”

  着好装的表妹一听有人为她说话,上前挽着小王的手臂:“你看,还是解放军叔叔好!”

  给部队训练久了的小王吓得急忙推开手:“别,别别,怎么叫上叔叔了,我这么老吗?”

  表妹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党和老师教我们的,教书的叫先生,大家闺秀叫小姐,地主老财叫老爷,农民叫伯伯,工人和解放军统一叫叔叔。”狠狠瞪了眼马小可:“那个一本正经的叫……酸秀才!”

  “教书的和大家闺秀也是党教的?”

  “小姐现在对应的是三陪。”

  “哈哈哈,酸秀才!”

  表妹不予理会,拍着小王变着声调又叫了声“叔叔……”。

  小蔡笑得喘来过气来:“我比他大,你叫我什么啊……”

  “你也想叫啊……”

  ……

  年青人喜欢闹腾,乐着乐着也就随和多了,马小可没办法只好随性,没好气地说:“好了,好了,走吧。”

  菜园子过去稍稍下了些斜坡就到了一堵爬满藤类植物的石墙,石墙上布满青苔,从叶子缝隙中的不同颜色可以看出确实有一扇木门,雾气中一切都显得湿漉漉的,小王、小蔡拿出军用虎牙刺刀很快把布满门的藤类植物清理干净,木门已经很破旧与门框黏在了一起,撬锁也一时难以打开,毕竟是朋友家的东西,为安全起见也不好直接踹开,只好慢慢清出边缝。

  吴永福见了虎牙刺刀羡慕得眼神直直的,抢过小蔡手中的刀:“我来,我来。”小蔡见是吴永福也就松开了手,乐得清闲,任由其把玩。

  门在吱吱咦咦中打开,外面就是红树林,林中雾气很重,一条栈道延伸消失其中,稍远的枝干只见到模糊的影子,雾重湿气重,栈道必滑,为防止意外马小可特别提醒了下,又安排了前行顺序:吴永福开路,小蔡和小王夹着表妹,自个儿断后。

  当马小可最后个跨过门时,他发现门框下有少许白粉,门两过的杂草长得很茂盛,而就他们走过的连接栈道的一小段路草稀露土,奇怪!按开门的情况看,这路应该好几年没人过了,这草怎么这么稀疏?来不及多想,看着前面的人只剩下影子急忙赶上。

  雾重路滑,吴永福上过山下过海,小蔡、小王受过特训,马小可经常工地上跑,几人自然很快适应,就苦了表妹,时时握着枝干而过,摇得树枝洒落露珠腐叶,如同下雨般,淋得大伙儿湿漉漉的,幸亏戴着头盔,迷彩服不怎么透水,表妹还有自告奋勇的小王在后护着。

  没走多远,栈道已至尽头,接下来的路看来更难走了,吴永福停下脚步等后面的人跟上略作休息:“雪梅,怎么下这么大的雨啊?”

  “这路可真够滑的。”走得摇摇晃晃的表妹自然淋“雨”最多,一把把地甩着脸上汗与水的混合液,“啊”的一声尖叫,惊得大伙儿跳了起来,表妹颤抖着指着脖子:“有,有东西。”

  没等马小可赶上,小王急忙扶住帮忙取下头盔,后颈粘着一条10来厘米长绿中带黑的物件微微起伏,翻开衣领,已是贴到肩部,周边的皮肤有些溢红,紧张下表妹的颈筋有些收紧,头有些斜。

  大伙儿很是紧张,马小可更是不知所措,小王让表妹坐下,解开衣扣拉下些衣领:“放松些,是水蛭,不会痛的。”

  “快些取下来啊。”马小可对水蛭的印象只是在课本上,第一次见水蛭吸血真有些恶心,看着心急,大着胆子伸手就想取下,被小王拦住:“慢着,硬拉下来会断的,它的吸盘已经伸入肉中,还是我来吧。”

  说话间,水蛭圆鼓的身体又大了些,东西长在表妹身上,马小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不能催促,只能干着急,小王小心地翻开表妹的衣领让马小可用手压实,取出随身携带的急救包,拿出风油精点在指上,轻轻地抹在水蛭身上,水蛭颤了下,吸盘慢慢脱落蜷着身子掉了下来,又挤出些污血抹点风油精揉揉颈筋,表妹不知是痛还是痒强忍着,马小可心终于放了下来,幸亏没有蛮撞!

  “好了,大家也查查自己身上有没有,可能刚才树上掉下来的。”小王边说边脱着衣服检查:“这么大的雾,空气潮湿,这树又不高,水蛭很容易上树,一般都是淡水里有,想不到这海边也有,可能这段路地势较高,海水难以满到吧。”

  经这一讲,大伙儿急忙抹脖子,相互检查起来,果然在头盔、衣服上又发现了两条,头盔上的那条正在下挪动,快要掉下来了,还算发现得早。马小可拉着表妹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表妹看见掉在地上的那只水蛭吸饱了血,还是鼓鼓的蜷着身子,一脚踩过去又狠狠地挪了挪:“看你吸我的血。”

  “嘭……”水蛭随声而破,血液四溅,已被撵成碎渣,表妹还是气犹未尽,怕血沾到裤脚弯腰挽起,正欲继续报仇。

  “不要!”看着表妹抬脚,马小可已是挡拦不住,随脚而落,顿时心感不妙:“不好,我们赶快退回去。”

  吴永福回头一看地上的血迹,马上绷紧神经竖起耳朵睁着雾中,轻声道:“快走。”小王、小蔡还没见过与真正魅鱼相搏的世面,有些莫名其妙,但军人的素质让他们警觉到可能来的危险,抽出虎牙刺刀作势断后。

  “干吗?”在马小可的拉拽下,表妹拐了下,皱眉甩脱手。

  “小祖宗,快跑!”马小可急急回身再拽表妹,已为时过晚。

  血液的腥味在潮湿的雾中传播得很快,树林里已隐约传来“扑、扑扑”的水逐声,一条四十来厘米的魅鱼“嗖”的一声跃出咬住表妹挽起裤脚的踝骨上部,没等表妹叫出声来,小王虎牙刺刀一挥已将魅鱼切为两段:“快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