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吸血水蛭
银电2016-12-16 01:393,162

  栈道周围魅鱼不断从雾中跃出,小王、小蔡成八字型挥舞着刺刀不断斩杀,掩护着大伙儿撤退,马小可扛上表妹没跑几步,由于栈道木板很滑又摔倒在地,更是增加混乱,吴永福被夹在了人群中间,无法施展他的独门神兵利器,只好帮着马小可拉起惊慌失措的表妹,架着前行,虽然速度不快但稳定了许多。

  虎牙刺刀很是锋利,加上小王、小蔡的专业训练,魅鱼沾上必断,很快就斩了十几条,栈道上鲜血四溢,引得更多魅鱼纷纷抢食,略作停歇后面的又成批涌上,由于魅鱼直线弹射跃得不高,主攻下盘,两人只能扎下马步伏身而战很是吃力,脚踢刀挥,边斩边退。高速大幅度动作本就吃力,随着时间延长,魅鱼斩杀越多,血腥引得魅鱼也越战越多,攻击面扩大了许多,两人疲于应付,已有些手忙脚乱无法脱身。

  “撤!”两人忙中对视已是会意,奋起挥刀又斩落几只转身而逃,魅鱼不失时机地撞上后背,小蔡还好,宽松的迷彩服一时难以啃咬,脱了迷彩服的小王就惨了,魅鱼尖齿直透汗水沾身的衬衫直刺肉中,不由得背上吃紧脚步蹒跚,猛地“嗨”了声,突然发力收胸突背,全身青筋突现,几条魅鱼被挤蹦脱落,也由于用力过猛,精力透支过度,小王的身体向前扑倒在地上,小蔡见状急忙回援拖着小王前行。

  吴永福见后面没有跟上,回头一看形势不妙,把表妹丢给马小可就往回跑:“快走啊!”

  小蔡见吴永福手拿渔网冲来让出些道,拽着小王拖出一大段距离背上,吴永福一网兜捕铺天盖地地下去绊住了魅鱼,终于有了片刻机会,一条没被渔网兜住的断尾魅鱼高仰头颅,瞪眼张嘴,依靠胸鳍支撑奋力爬来,吴永福不禁心惊胆寒,奋起一脚远远踢落,转身而逃……

  逃回菜园,众人已是筋疲力尽,小蔡放下小王来不及细察伤势,先给小王和表妹打上一针钟教授给的专用抗生素,军人素质就是不一样,自己的战友伤重还是忘不了百姓,马小可很是感激,看着小蔡崇高了许多!

  “快,咱们到别墅再说,这里潮湿不适于急救。”马小可看小王已昏死过去,背上的衬衫已被血染红,又急忙打电话给钟教授求救,钟教授简单交待几句表示马上赶到。吴永福背上小王,小蔡一边护着,马小可挽着表妹急急赶回别墅。

  进了别墅,餐厅里的餐桌很长,很适合救治,马小可快速清理掉摆设的装饰,让小王平趴在餐桌上,又急忙找来家庭用急救箱,小蔡很熟练地按照战地急救要求进行了常规检查救治,撕开衬衫,背部还有乌血渗出,伤口很多,伤口处还留着蹦断的魅鱼尖齿,有几处还被啃掉了层皮,用药棉沾消毒液扯尽血污,伤口处已有红斑溢开,稍远可见青丝,血色偏暗,而且呼吸微弱,有心脏衰竭现象,情况十分严重,马小可急忙打开手机免提接通钟教授,看来钟教授已在车上,电话里传来救护车的警笛声,马小可看着伤势汇报了下情况,由钟教授直接电话指导。

  慢慢地小王的气吸趋向平稳,马小可随之发现其背部红斑有所扩散,毛细血管充血越发青黑,众人心知不妙但措手无策,在药物缺乏的情况下这已不是钟教授电话可以指导的了,马小可急得团团转,真是后悔行动过于草率。

  “水蛭,水蛭!”马小可想起表妹脖子上吸血的水蛭,似乎有所联想,围着小王睁着伤口不停地念叨着……

  对,对了,记得金庸写的《笑傲江湖》中有一段描写五毒教蓝凤凰及诸位女弟子通过水蛭转血给令狐冲,水蛭即会吸血想必没那么个好脑子分得清好血坏血吧!同时也好象在哪里见过水蛭可以中医入药。

  刚才小王取下表妹脖子上的水蛭,看样子也没啥不良反映,如果有副作用小王当时肯定会提的。马小可急忙跑去察看表妹的后颈受伤处,只是稍稍有些红肿并列异样。对,可以试试,试不好了,最多浪费点血,死马当活马医吧!

  “水蛭,快去捉水蛭!”马小可叫了起来,小蔡愣了下,猛地一拍脑袋:“对,水蛭,可以试试。”说完就跑了出去,马小可拿了个脸盘递给吴永福,吴永福呆头呆脑地被两人叫嚷得有些反应不过来,马小可踢了下屁股:“快去,呆着干吗!”方才反应过来,傻呼呼地追着小蔡而去。

  不一会儿,小蔡端着脸盘跑了回来,已经捉了十来只,后面紧跟着吴永福双手捧着几条水蛭不停地晃摆着,即怕手重拈碎了,又怕爬了出来,幸亏手心无毛孔,水蛭无法吸附,赶上小蔡急忙抖落到脸盘里,深深地嘘了口气,心中自然是怕急差点没摔倒。

  马小可顾不上理会,和小蔡小心翼翼地把水蛭摆放在伤口上,被惊挠的水蛭碰到伤口的血挪了挪,慢慢地吸附起来,一触一动地慢慢鼓起,扩散的血斑微微有所收敛,看来见效了!

  “我再去捉几条。”吴永福急忙找了个大碗又跑了出去。

  “你快去看看表妹,这里我来!”此时真是可见军民鱼水情,见有了效果的小蔡急忙提醒马小可,马小可一直关注小王倒是把表妹给忘了,捉了一条跑过去,表妹脚上的伤已经扩散变青,但是看见这可怕的挪动之物还是很后怕,死活不肯,马小可气急败坏,猛地摇起巴掌,大声训道:“你给我安静点!”

  巴掌停在空中还没落下,表妹已被吓得一动不动,眨巴着眼睛透出泪水来,其实马小可只是吓唬吓唬,当下顾不上怜惜,按住脚放上水蛭,腿还在一颤一颤的,又轻轻训了句:“别动!”

  有时候这女人必须得吓,这一吓好多了!随着水蛭吸血,一股新凉传来比起刚才的麻木好多了,表妹也慢慢平伏了竖立的寒毛。

  不一会儿,吸足血的水蛭自动脱落下来,又换上新的一条,滚落在地的水蛭一动不动,慢慢地化作一滩污血,马小可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毒还真毒!如此这般换了几条水蛭,待到钟教授赶到时红斑已退得差不多,钟教授进来看见小王身上吸附的水蛭吓了一跳,推了推眼镜,大声叫道:“谁让弄的?”

  “怎,怎么?不行的啊?”马小可和小蔡听了一惊,脸色都有些白了,吴永福傻站着握拳抖动,三人本已忙得一塌糊涂,些时犹如烈焰直坠冰窖,冷得不得了。钟教授毕竟是教授,教授的话这个时候就是真理,是不是两人瞎搞把问题给搞严重了?

  钟教授顾不上理会,仔细地检看起来,慢慢弹开眉头,边看边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想到这种办法。”

  马小可摸不着底细,心中忐忑不安:“《笑傲江湖》里蓝凤凰不是用这方法给令狐冲治伤的吗?”

  “亏你想得出来,还蓝凤凰呢,你想个男的出来不行啊?”钟教授白了马小可一眼,又继续翻看着喃喃自语:“倒是忘了这水蛭!《神农本草经》中有记录‘蚂蝗主逐恶血、瘀血,破血瘕积聚’,印度也有用水蛭吸去淤血,处理蛇毒……嗯,不错,很好,要不然就麻烦了。”

  马小可、小蔡、吴永福三人双腿颤抖,自以为已经错得离谱,等候宣判,竖着耳朵听了半天鸟语古言的,没想到听出个这么结果来,马小可和小蔡终于喘上一口气,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钟大教授,您老行行好,人吓人吓死人的!”

  吴永福直接坐到了地上:“你这四眼田鸡,你有种!你信不信老子喘过气来掐死你。”

  “对不起,对不起。”钟教授这才想起还有三个吓瘫的,回过神来急忙道歉:“不错,不错,做得很好,幸亏有你们。”又查了下,让人将小王抬上车,又看了看表妹的脚:“你也上车一起去。”

  一直忙着小王的急救,倒是把表妹冷落在了一边,马小可急忙扶着上车道歉,心中很是不安。这次表妹很乖巧,她知道都是小蔡、小王救了她的命,小王还负了重伤,独自坐在沙发上强忍着伤痛怕影响马小可他们,临上车前还抹了把泪对马小可说:“我没事,你放心吧。”

  表妹似乎一下子长大了不少,马小可呆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马主任,马主任?”钟教授拍拍他的肩膀才反应过来,“嗯”了声。

  “红树林的样本不急,样要应该差不多先放放,目前还是灭耗子要紧……”看看马小可没反应,钟教授附耳过去:“放心吧,你的唐妹、表妹我都会照顾好,到时还你两个活蹦乱跳的!”

  马小可舌头一时打结,待回过神来,钟教授已经上了车:“再见!快,开车。”

  跟钟教授认识不久,两人常有相互调教,可能是职业不同还是很融洽谈得来,一种老朋友的感觉,值得信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