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季常之癖
银电2016-12-16 01:393,242

  小蔡还有任务没有跟车,马小可回头看见:“你怎么没去啊?”

  “马主任,我的任务是配合和保护你!”其实小蔡心中很是牵挂,小王和他是多年的工作搭档,配合默契,小王受伤他内心很是自责,听见马小可问话,马上恢复军人素质,一扫愁眉站正敬礼。

  “好了,好了。咱们现在也是共过生死的兄弟了,随便点。”马小可信任地拍了下小蔡,这两个人和吴永福一样,真的可以当兄弟,也让他对中国现代的独生子军队的战斗力改观不少!不过此时心情依然沮丧,小蔡和吴永福易有同感。

  “你们先休息下,后院的门没关上吧,你去看看。”吴永福他们一下子抓了那么多的水蛭,马小可觉得很奇怪,独自一人走去看看顺便冷静冷静,透过小门红树林显得更加幽深莫测,马小可想起刚才过门时的感觉,蹲下身查看了下不长草的小路,拾了些灰黑的土块捏碎,露出灰白的粉粒,原来是石灰,怪不得草长不齐,顺着长满绿苔的土石墙细察发现不少长得很大的水蛭在蠕动,其中还有一大块空白之处,想必是被吴永福抓光了。

  马小可终于明白过来这门为什么几年没开过,还布满藤类殖物,想来这张文彪本想建个栈道游玩红树林,建到一半时发现红树林中有很多水蛭就停工了,道路上撒上石灰,防止漫延到庄内。门框边的白线应该是吴伯撒的吧,这菜园一直吴伯打理少有人来,张文彪这懒猫老板肯定不会来。早知道干吗这么着急,等雾散了再进去可能就发现了……

  “唉……”马小可起身拍拍手上的陈旧石灰,望了下红树林,阳光已经驱散雾气,透着缕缕光芒……

  “马主任。”吴永福和小蔡见马小可半天没回来,也寻了过来。马小可带上门:“走吧,今天的事还很多呢,边走边讲……”

  时间还早,刚过上班时间,按照昨晚会议的任务安排,今天主要是布置陷阱和灭鼠,估计材料准备还需要些时间,马小可心想先走一下各个点把任务落实好,根据污染的严重程度和魅鱼出现的区域,设置陷阱的点有四处,两大两小,大的是二期惟河排污区和红树林,小的是一期惟河排污区和凤凰山庄前的滩涂,陷阱须用红砖砌实,魅鱼好打洞,现在突生猛长的,本事就更强了,防止烧烤时打洞外逃。

  马小可决定先到二期惟河排污区看看,他把二期惟河排污区和凤凰山庄前滩涂的陷阱任务交给了林总工,林总工这人比较散懒,马小可心里很不放心但又没办法,市委把这事交给你惟河办主任牵头,这二期惟河排污区本来就是你惟河办的地盘,你的人不干事别人还会听指挥?

  马小可准备让吴永福在那儿盯着,路上把林总工的领导性格、作事风格,反正是能想到的都给吴永福交待一番,再三嘱咐林总工好面子,毕竟是个领导,能讲则讲,能听则听,千万别杠上了,有情况赶紧通知他。向来只是跑腿的,吴永福拿了个“监工”头衔很是兴奋,信心十足。

  这林胖子今天倒是来得挺早,带着工程科的人正在分配任务,可能是上次的食物中毒事件马小可很顾全他的面子,心中十分感激,也由于这次这么大的事情由惟河办主持各局,很有体面,故而精神十足。看见马小可他们过来急忙小跑迎上,详详细细地把方案汇报了下,马小可很是赞许,介绍了吴永福之后又叮嘱了些安全隔离、人员位置、防护要求等细节。

  “林总工,这里是重中之重,你办事我放心,就托付给你了,你可得给我搞出个样子让其他单位瞧瞧。”回头又对吴永福说道:“永福,魅鱼这事你介入较早,要配合林总工做好细节考虑,不能有一丝一毫遗漏,但是要绝对服从林总工的指挥。”

  “马主任,你放吧,这次的事关系到我们惟河办的招牌打得响不,一定会办好的!”林总工斗志昂扬,吴永福兴高采烈地“嘿嘿”了二声。

  “好,我先走了。”

  一个给捧上了天,一个给了权,皆大欢喜,想必问题不大。

  有了早上的事件,马小可心想红树林的陷阱还得先等等,考虑清楚了再定,省得又出危险。滨东围垦的排污区设点马小可自然不敢麻烦陈指挥,不管这陈大胖子为人怎样毕竟是老领导,只是让其招呼一下,自己亲自打电话给了郑友竞和工程科科长老祝,这两人见是老领导亲自打电话来很是高兴,特别是郑友竞,共同患过难,更是早早地在现场等候,老祝先准备材料去了。

  马小可带着郑友竞在水闸口和排污区之间选了个地点,细细地把任务要求交待了下,郑友竞一听就明白了,几年的同事,知根知底的,交给他还是很放心。

  郑友竞听说是烧烤魅鱼很是兴奋问个不停,马小可交待道:“注意保密,别搞得沸沸扬扬的,其他的人让他们按要求做就行了。”

  “知道了。”郑友竞奇怪地问道“综合网道一施工,这里就没排化工废水了,现在魅鱼都没了,干吗设在里面,放在水闸外面好了。”

  “你没听说过‘做贼摸老路’?放在外面倒是麻烦,这儿好操作。”马小可拍拍肩膀:“正因为少了,所以按排个小的,好了,我还要到前面看看,这里交给你了。”

  “对,对对。”郑友竞望着综合管道那儿的人群:“前面还有什么事?”

  “还要灭耗子呢。”

  “我也去。”

  “你现在怎么跟吴永福一个德性,什么事都想参与啊?”

  “永福也在啊?跟你办事有精神。”

  “永福在负责二期排污区呢。”马小可听郑友竞一吹捧,想想这小子参与过,应该可以的:“你先把这交待好了,再去吧,反正东西还没运到呢。”

  ……

  综合管道那儿围着不少人,这灭鼠得多部门联合作战,为了安全起见警察已在周围拉上了警戒线,场外有不少好奇之人在指指点点,可能是经过的人来看热闹的。土方已就近挖来倒在旁边,看来只等石灰了。

  姜少校带了几个身着便装的土兵过来,整套防护装备己备齐,灭鼠任务主要由他们执行,钟教授亲自带着两名医护人员开了辆救护车过来,以防不測。

  “姜小校,你好。”马小挨了打了招呼:“钟教授,你也来了。”

  钟教授今个儿脸色有些不对,人些爱理不理:“我当然得来了,省得你昨送了一个,今早送了两,一会儿又打电话过来。”

  “你吃火药了?”早上的事还让马小可闷着一肚子的气恼,差点给点上火:“我前方交战,你后方冷炮啊你。”

  “马主任,马主任。”姜少校急忙劝架,狡笑着把马小可拉到一旁:“钟教授刚给丁教授训了顿,正窝火呢。”

  “怎么回事啊?”马小可一听被师妹训了,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八卦起来。

  “还不是为了你那两个什么妹。”姜少校笑着道出原委。

  这丁教授是个专业搞科研的,向来严谨专一,比不得钟教授嘻笑散淡,一连几天的熬夜苦战病毒血清,进展不佳正自恼火。这不,早上送来两人,小王伤重,丁教授自然不在话下,急忙急救,这刚搞好,就被钟教授拉去看表妹,丁教授也没说什么,这表妹看完了又说让去给唐妹复查,丁教授心中还牵挂着血清,肝火正旺,一点就着,把钟教授给训了,大致意思是:师哥,你也是个教授,怎么我一来你就全不会了,连个复查也不会啊?你是搞基因的,没给帮上忙,还尽给添乱,这血清到现在还没个头绪,你一点都不急啊?

  这钟教授并非一无事处,在这次科研里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只是丁教授的父亲是他的导师,他和丁教授本为情人,琐事争执分离两地,钟教授独自跑回滨东市任聘,事情过了那么久,也是火气渐逝,此次师妹来,他把科研总负责让出,自个儿主动跑起协助配合和外围工作,本想借此机会调和调和,没想到这师妹的脾气还是不改秋风扫落叶,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这气是不能朝着师妹发了,自然是逮到谁谁到霉!姜少校也给沾过光,不过这后院的人都传开了,也是无人计较。

  “哦!想不到这钟教授还有‘季常之癖’啊。”马小可听着想着就好笑。

  “马主任,这什么叫‘季常之癖’啊?”

  “这,这个你得去问钟教授,钟教授会告诉你的。”

  “你们两个没一个好货色,你们自个儿闹去吧,我才不参与。”姜少校这几天见识过这两人舌尖刀锋,笑着回避。

  马小可一把拉住,诡秘地说:“姜少校,你放心,问了之后他还会笑,以后不敢再把气撒在你们身上了。”

  “真的?”

  “真的,不骗你,你去试试?”

  “你以为我傻啊?你们自个儿闹腾去,千万别带上我!”姜少校笑着边说边走。

  “试试,晚上我请你喝酒……”

  姜少校远远地挥挥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