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石灰灭鼠魅
银电2016-12-16 01:393,140

  与钟教授也就是口舌之争,马小可心想着去劝导劝导,看见一名士兵过去,站正敬礼:“钟教授,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说吧。”

  “马主任跟我们说你有‘季常之癖’,我们听不懂,他说问你就知道了。”

  “哦?这?”钟教授愣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很有耐性地一本正经说道:“这事嘛,我们先干正事,回去我再跟你解释,这个成语还有个很美好的故事……”

  马小可听了个半清,听见“马主任”这三个字,心里暗道:坏了!本想着让姜少校去调戏一下钟教授,没想到这姜少校大大的狡猾,没上当却派了个士兵去,直接给卖了。

  季常之癖讲得是北宋陈慥,字季常,自号为龙邱居士,喜欢研究佛学,对佛理颇有心得。妻子柳氏以妒悍名闻遐迩,季常对她非常恐惧,只要柳氏肝火一动,季常每每吓得噤若寒蝉。每当季常在家里宴客,只要有艺妓在场,柳氏便会打翻醋坛子,拿起棍子往墙壁大击,并且呼天抢地,丝毫不给丈夫面子,宾客受不了便纷纷藉辞离去;季常往往因此颜面尽失。后称人怕老婆就说有“季常之癖”。

  “马小可,你给我站住!”

  马小可心知不妙转身就走,急急回避,谁想被钟教授看见叫住,只好留步:“钟教授,什么事啊?这么大火,这可不是你学者的风范。”

  “你,你说谁有‘季常之癖’啊?”

  “唉,钟教授,什么叫‘季常之癖’啊?马主任刚才讲的我也没听懂。”姜少校看着钟教授要发火,笑着过来又点上把火,看热闹。

  “我,我有‘季常之癖’,好了吧。”马小可心想这当兵的也没一个好东西,惟恐天下不乱,急忙接口说:“这怕老婆有什么不好啊,怕老婆是现代男人的美德,姜少校这些当兵的都怕老婆!”

  “对,对对,我们这些当兵的,都怕老婆,老婆是宝贝嘛。”

  “唉,你看当兵的多离少聚,久别胜新婚,怕老婆就是爱老婆,不然老婆跟人跑了怎么办?老婆跑了,孩子谁带,父母谁服侍?还有……”

  “你老婆才跟人跑了呢!”

  ……

  讲着讲着,反倒马小可和姜少校两人假戏真做地吵了起来,钟教授气得满面红光插不上话。

  “笛,笛……”一辆装着石灰的货车驶来,土地局的王副局长下车过来,石灰的任务马小可交给了土地局,滨东市有个石灰岩矿,矿山是土地局管的,此次任务时间紧土地局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马主任,来迟了,来迟了。”

  “不迟,不迟,这事就你王局长,要不然我们下午有没有都成问题呢。”马小可急忙给介绍客套一番,钟教授只好先撇开刚才的话题。

  “马主任,早上我已绕了个圈,化工园区的副管已经堵上,两个主管我有一些新的想法。”于是王副局长把新想法介绍了一下:主管洞口先铺上一层厚厚的石灰,防止耗子外逃,然后进人撒上石灰,退出后两头一通电话,同时层层加石灰浇水,用鼓风机把产生的二氧化碳和热量吹进去,石灰里就不要拌土了,一整车的,反正也用不完,只需最后用湿土封上就行,过个一两天这老鼠肯定是无缝可逃,活活憋死在里面,魅鱼想必也逃不了。

  “好,这办法可行。”

  “王局长来了,这主意就多了。”

  “那马上准备起来。”

  ……

  马小可和姜少校、钟教授听了都很赞同,这方案更加完美了。各人分头布置任务准备开战,姜少校带着进洞士兵着好装备,戴好防毒面具,还多带了两套,这么大的灭鼠行动加上电影里才见过的装备,大伙儿都很激动,结果为谁进洞指挥争执起来,郑友竞也跑来凑热闹,马小可以行动总指挥的身份抢了一套自顾自的穿了起来,钟教授被大伙儿以医疗救治为由七嘴八舌地给压制住,郑友竞级别太小难有份量,王副局长争得了一套,很是兴奋。

  进洞的三个指挥四个兵,分两排,前排兵后排指挥,士兵扛大袋石灰,指挥就小包装意思意思,补补缝漏。

  这次把管洞里的临时照明都给接上了,人一进洞就给点上灯,少了些阴森很是亮堂,按照计划先进到尽头再洒石灰,以免灰尘过大阻碍视线。

  往里深入,鼠皮魅骨逐渐多了起来,王副局长很是新奇问东问西的,洞里就他一人声音,马小可感觉注意力都有些被打搅,顺手捡起一张鼠皮丢给王副局长:“鼠皮,被啃得挺干净的,拿回家就可以做标本了。”

  王副局长给吓得吭了声,差点跳起来,抖掉鼠皮,正想回敬一下,马小可接着说道:“王局长,越到里面越危险,集中点精神,如果你被咬了,就归钟教授管了,市领导也管不了,严重的话倒可追认个烈士!”

  防毒面具里传出的声音有些变调,冷静下来的远处空间也传来了轻轻的“吱吱”声,可能是突发而来的灯光影响吧,王副局长望着灰白的水泥,感觉有些冰冷,面具里又有些闷热,话语也就此打住。

  再前进些就发现了三三两两的耗子,士兵们抓了把石灰就着耗子撒落,耗子的小眼睛没眨几下就闭上了,小爪子拼命地扒挠着口鼻,“吱吱”只叫的在地上打滚,反而越沾越多,没多久动作就慢了下来,只剩下艰难喘气的份。

  到了化工园区的管道处,姜少校让一士兵检查了下装备,让其带上一小袋石灰钻了进去,嘱咐他看见有水的低洼处就不要进了,先在自已前面小心地铺上一层石灰,然后整袋丢进去就行了。还算安全,等到士兵退出来时,只是头上身上溅了不少黑水,有防护层隔着没出什么事。

  一路独个灭鼠,管道里已有薄薄的石灰尘,耗子比较敏感,开始向洞穴深处逃窜,惊扰着一些魅鱼也跳出了水坑,往水坑里撒了几大把石灰,黑水很快溢开变白,“嘶嘶”地冒着白烟,很快沸腾起来。水坑中的魅鱼四处乱蹦,很是壮观,溅得到处都是石灰水,没折腾几下只剩下摆尾的力气了,王副局长看得兴奋忘了危险,挤身上前细看,一条魅鱼朝着胸前砸来,惊得差点摔倒。

  管道越往里走地势越高,少了水的魅鱼已有些停滞,等着石灰沾身冒烟又是一阵蹦迪灼伤肌体,耗子被赶到了别一洞口附近,挤掉进洞口石灰堆的扬起不少石灰尘,反应快的贴着墙壁管道逃窜,想必也是命不久也,两边都设了陷阱,最终也被闷死,剩下的被撒上石灰垂死挣扎。

  一战告捷,七人一行撒着石灰退出管道,两过一通电话同时加石灰浇水,一时白烟滚滚随风入洞,封上湿土就等两天后开洞验尸。

  众人是兴致高昂,王副局长更是意犹未尽,出了洞嘴巴一直讲个不停。

  马小可看着觉得有趣,上前细细地上下打量一番,附耳说道:“老王兄弟啊,你是不是经常吃魅鱼啊?”

  王副局长给看得有些胆寒:“是啊,怎么了?”

  马小可指指钟教授,诡秘地轻声说道:“是兄弟我才提醒一下,注意保密!赶紧找钟教授看看。”说着对着钟教授挥挥手:“老钟,我那还有事先走了!”

  钟教授那火还没出,一直盯着马小可,见其打招呼,冷笑两下再想上前逮住理论,王副局长想起洞里见的魅鱼,那么大,那么凶悍,市里为什么要屠杀呢?不禁毛骨悚然,急急上前拦住询问个不停,钟教授很是无奈地停了下来。

  姜少校一旁笑着,这马小可,还真会捉弄人,钟教授还真不是敌手!

  马小可心里牵挂着红树林,这可是最后一个堡垒,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堡垒!红树林搞定了,整个计划就完整了。

  他决定先把红树林周边侦察一下,带着小蔡来到标准堤坝处的入口,入口处已被拉上几道锈迹斑斑的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着个有些掉漆的本牌子,上面写着“危险!禁止入内”。想必是骷髅案件后钱所长给临时挂上的。

  铁丝网对于小蔡这样的职业高手自然不在话下,小蔡正欲上前清理被马小可拉住:“算了,咱们就不进去了,看一下就行。”

  这红树林马小可进去两次,第一次差点把自个儿给折进去了,这次又伤了两人,还有一个重伤,马小可确实有些胆怯:“小蔡,咱们的陷阱最好就是设在里面的黑水潭,那里魅鱼很多,也很危险,不知几时就会窜出几条来,进去施工的人又没经验,东西也不好运,这可怎么办呢?”

  小蔡也感觉有些棘手,这军人考虑问题都是以最终达到军事目的为目标,一想就想到坦克身上来:“要是有坦克就好了,压出一条路来,两边撒上石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