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爬行的魅鱼
银电2016-12-16 01:393,245

  “你不怕把魅鱼都吓跑了?”马小可看了看笑笑:“没坦克也有挖掘机,这倒不成问题,这红树林是国家保护的,给破坏了影响可能就大了,不是咱们要的效果,再说这里是海边,潮水一满石灰就没作用了。”

  “那也是。”没有攻不下的堡垒!小蔡也在苦思冥想。

  “走了,我们去滩涂上看看。”马小可已经来回逛了几个回合,心想还是换个角度看问题。

  “下滩涂?”

  “对,开车去。”

  “开车去?”

  “去了你就知道了,想必这车你没开过。”

  到了凤凰山庄,进了车库,掀开遮车雨蓬,八轮的水陆两栖车让小蔡啧啧不绝,爱不释手:“这车能行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现在的小年青,特别是军人都是爱车之人,马小可让出驾驶位,小蔡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就上手了,驶到滩涂边,小蔡拿出车内的橡胶履带装上朝着红树林驶去。

  从滩涂上看红树林还是第一回,别有一番景色,根系拉扯着淤泥,大绵草依势托附,郁郁葱葱。水陆两栖车搅拌着淤泥慢慢前行,越是靠近魅鱼的洞穴越是密集,不时有被惊扰出的蹦跳着逃避。

  马小可静静地透视着红树林深处,寻找着“地狱之坑”的踪迹,“地狱之坑”虽然被树木遮得严密,但那幽深中透出的邪气终于被马小可发现,从林间小沟拉出来一条黑带逐渐扩大变灰,想必是“地狱之坑”对外沟通之道,有几条魅鱼正在跳跃戏斗。

  小蔡正想熄火停车细看,被马小可拦住:“别熄火,慢慢开,你没看见周边还有很多盯着咱们吗?”

  小蔡警觉得朝着四周观察,不远处的四周果然有不少硕大红眼的魅鱼在盯着游走,可能是大功率的发动机声音和这庞然大物的移动震住了它们,不敢靠近。

  职业军人的观察力还是不同凡响,小蔡发现这游走的魅鱼有所不同,一般来讲这鱼的胸鳍都要平衡身体用的,跳跳鱼的胸鳍比较发达,但基本上还是同步运动,转弯时才有变化,跳跃时与尾鳍同时发力,而这魅鱼头一直别着,红眼睛一直盯着目标,胸鳍似乎是一前一后有节奏地扒拉着爬行,尾鳍反而成了配合作用,如同豹子突发捕捉前的潜行,让人感到寒气而至。

  “小蔡。”马小可叫了声见没反应,又碰了下:“喂,小蔡,怎么了?”

  小蔡猛地惊醒过来:“马主任,这里的魅鱼好象感觉有些不对劲!”

  马小可的心还陷阱上,看了下四周不太引起注意,说道:“你拉几下油门吓跑就行了!”

  “哦。”小蔡踩着刹车拉了几把油门,车子吼叫起来往前冲了冲,果然魅鱼惊慌失措地散去不少。

  “小蔡,我看陷阱就设在这里,你看行不。”马小可指着黑带区域,小蔡回头“嗯”了声,继续观察着,马小可继续着自己的思路:“调一辆水陆挖掘机来,把周过插上水泥板,底部嘛,要不用的时候丢些石块下去?”

  魅鱼还没来得及重新聚集,小蔡看了看马小可选的地点,回头说道:“石块也有缝隙,马主任,我想是不是到时铺上块帆布,总不能把帆布也钻透了吧?”

  “嗯,对,小子行啊,这办法好!”马小可乐着捶了下小蔡,小蔡盯着滩涂上的魅鱼又拉了几下油门,刚刚聚集的又被驱散。

  “不过,这血怎么倒进去呢?魅鱼一闻见血腥味还没倒就会涌过来,很危险!”马小可又提出了新问题。

  小蔡愣了下,想想,看看水陆两栖车问道:“这车有外罩吗?”

  “这车有外罩干吗?下滩涂本身就是玩的,加个外罩麻烦。”马小可又想了想:“不过,我记得购车的时候配了套蓬布外罩……”

  小蔡继续盯着滩涂,又拉了几下油门:“这不结了,把血灌在塑料桶里捏紧,把外罩装上封严,加个漏斗和管子通到外面,用的时候倒进去不就行了。”

  “对,对对,脑子挺好使的呀!”马小可想了想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这血凝固了就麻烦了?”

  “这,你得找钟教授,他有办法,或者加冰块,血库里的血不都是冷藏的。”小蔡心中有些着急,身为军人又不愿展现出胆怯,又拉了几下油门,略微提上些速度。

  谁知,这马小可找着路子倒是问起来没完了:“那那喷火的人还是有危险啊……”

  小蔡拉了拉油门急忙打断马小可的话题,急忙说道:“马主任,你先别问了,我觉得今天这魅鱼有些不对劲,咱们还是先跑吧,万一涌过来,跑也跑不掉了!”

  马小可猛地惊觉过来,看看这滩涂上的魅鱼比起刚才聚集了很多,靠得也近了些,而且这魅鱼还真的不象以往所见直上直下,整齐朝向,有不少横着身子,歪头瞪眼,胸鳍迈着八步摆尾来回游逛,已然不怕油门的轰吼声,红眼似乎暗亮了许多,聚气凝神寻找着突破口,马小可不由得紧张起来,毛骨悚然地拍拍小蔡:“快……快走!”

  小蔡猛地一轰油门,车身有些拉起,车尾向后飞溅起淤泥,提速冲出魅鱼的包围圈,魅鱼始料不及纷纷躲避,车后的又被泥浆阻碍,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重新组队已是为时过晚,只能望食兴叹……

  水陆两栖车冲出不久,魅鱼已不再跟来,两人终于松了口气。

  马小可还有些心有余悸:“这魅鱼还真进化的挺快的,怎么一天一个样?今天看见的似乎又凶险了许多。”

  “是啊,今天这魅鱼看起来还真不象鱼了,倒是象爬行动物。”

  “嗯,小蔡,你回去后先把这情况汇报一下,看来咱们的速度得加快,钱上校不知准备得怎么样了?”

  “好”小蔡想起马小可刚才问的问题还没回答,笑着说道:“马主任,喷火人的安全问题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把情况告诉姜少校,他会想办法解决。”

  “也对,想得太多了倒是把姜少校给忘了。”马小可经一提醒不由得自个儿也乐了,确实考虑得太多,不想了!

  马小可让不蔡把车子慢了下来绕着滩涂跑一圈,仔细察看滩涂上的洞穴,根据洞穴大小、疏密基本可以分析出滩涂上魅鱼的分布情况。

  看看时间已是不早,两人驶车来到惟河二期排污区,排污区的砖池陷阱已完工,口子已被堵上,以便于尽早风干凝固,做得还不错,林总工刚撤,这林胖子能够干到现在也属认真了,吴永福还在忙碌着,跑前跑后地盯死工程细节,这“总监”当得还不错。

  看见两人过来,吴永福急忙跑来兴致勃勃地介绍起自已的想法和安排,主意不错很值得表扬。这人啊,多多少少的总有点官迷,不管大官小官,能管事就好,这吴永福向来是被领导的,一旦到了“领导”岗位,激情一喷发出来干得还真是有模有样,马小可向来舍得给人戴高帽,反正不花钱!着着实实地给吴永福送了好几顶高帽,吴永福更是豪情万丈,小蔡跟在身旁暗自窃笑。

  “马主任,该走了,潮水上来车子就不好走了。”

  马小可看了下上涨的潮水已近车子,看看天色已不早,打断吴永福的激情高涨:“对,对对,快点走。永福,一起上来,我请你喝酒。”

  潮水已经上来,车子略显摇晃,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停留这么久,船用挂机也没带上,车边的浮桶也没安上,再迟些就可能有危险了,幸亏涨潮,靠八个轮胎转动前进虽然慢些还算安全,小蔡技术不错,在海边长大的吴永福指导下,尽量避开横浪的直接冲击,冲上凤凰山庄前的滩涂也就放心了。

  夏日的天黑得晚,上了岸已近七点,天还亮着,一天的忙碌,早上伤了两个人,下午终于把所有该做的事搞定,心中即是沮丧也有喜悦,马小可还真有点馋酒了,人逢喜事酒可助兴,人逢愁事酒可排忧,今天是两种心情都有了。

  表妹进了医院,凤凰山庄里是没什么可吃的了,即便有也挺麻烦的,吴永福建议就近到上次马小可“洗澡”的小饭馆磕几杯。

  小饭馆看上去很不起眼,几间破旧的小平房,墙上到处涂鸦着电话号码,旁边还搭着漏风的竹篷,门口零散地摆放着一些渔业用具。店后的不远处就是化工园区,没有一点灯光,想必环保局已经开展停产整顿。

  “这店啊,你别看破旧,老板菜做得不错,生意也很好,我平也经常来,那些小船、滩涂上讨生活的人经常聚在这,也在这交易海鲜,这旁边的棚就是这个用的,化工园区里的人没事也经常来……”

  吴永福介绍着领进屋,屋内亮着盏白炽灯泡,光线有些暗,但菜是不会夹到鼻子里的,很配合小饭馆的氛围,摆着几张木制桌椅板凳,看那漆色确实有些年月,也算是老店吧!店里只有白炽灯泡下的一桌客人在饮酒,四人穿着蓝色制服,应该是化工园区的工人,桌上的几道菜被扫得差不多了,凳子上蹬着脚端着小酒杯干着,很合时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