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打款五十万
银电2016-12-16 01:393,284

  “你呀,你这张文彪,你这就叫兄弟之情吗?”马小可猛地站起来,瞪目竖眉,手指头差点戳到张文彪脸上:“借你个道你就排废水?你不仅害我,还害了老林……要是借你的厂子还不直接给灭口了!”

  林总工见势不妙整个人扑了上去死死抱住马小可的手,生怕戳到张文彪使矛盾更加激化:“好好说,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动手!”

  “你瞧,你瞧,这人怎么这么粗鲁?”张文彪退到林总工身旁避开锋芒:“林总工,你放心,这事我张文彪担着,保证不连累到你们。”

  “你说不连累就不连累了?你以为公安局是你家开的?”马小可又跳了起来,狠不得一巴掌甩过去:“我看就是你让排的,那工头就是你收买来顶缸的!”

  张文彪很委屈地指着马小可对林总工说:“你看这人,有这么瞎掰的吗?我一年这么大的产值会舍不得那几个钱?我,我几十个亿身家的人会做这缺德事?”张文彪还真有些捶胸顿足的意思:“你这么损我没关系,林总工,这事要是给外人听见了,说是我兄弟说的,我,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

  这两兄弟一个忙着解释,一个不时地扛上几句,不时地动上手来,火气都是扛扛的,越烧越大,这林大胖子被夹在中间是左挡右拦的,以一抵两,不一会儿就累得有些虚脱,头顶冒烟,稀发飘散……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林总工大叫一声,两鳃的肉都颤抖起来。

  马小可、张文彪一下都被震住,马小可一屁股坐回沙发喘着气,张文彪干脆一付赖皮地把双手递到林总工面前:“林总工,他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这事反正就这样了,你把我绑了,也送公安去。”

  “你说什么呢?坐一边去!”林总工用尽剩余的力气猛地一推,把张文彪撞回另一边的沙发,自个儿一屁股坐在中间,抽了一大把纸巾抹了一脸的汗,摆出大哥的气势苦口婆心:“两位老弟啊,在这关键时刻你们还有心情吵架?张总肯定不是故意的……”

  马小可没好气地插上一句:“他当然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

  “马主任,你也不要气话,当领导的人了还小孩子脾气?这能解决问题吗?要大度。”

  “就是嘛。”别着头朝一边的张文彪一听林总工为他讲话,急忙回头帮忙递着纸巾:“林总,这事我听你的,你说。”

  “你……”

  “别说!”见马小可又要开口顶扛,林总工威武地伸手拦住:“听我的。”

  “对,听林总的。”

  “你也别说!”林总工跳了下抖动两鳃的肉,拍着张文彪的脚膝盖:“张总,这事你来办,尽量把影响减到最低,我们马主任是你的兄弟,你要把握好分寸,千万不能连累了,他的仕途影响了,你以后有什么事不也没了靠山?”

  “行,这事我来办,保证不连累惟河办。”马文彪一边起身,一边感激地说:“林总工,真是让你受累了,等一下,我去找找,我觉得我这还有两袋上好的野生金骏眉,你们带去润润嗓子。”

  “哏!”

  林总工听见马小可打鼻冲,来不急感谢急忙掉头讲道:“马主任,你也别生气了,张总倒真不是故意的,听老哥的,到时咱们一起帮着解释解释,再说,这拉管子的事不都是郑市长定的吗?真有什么事我做证。”

  马小可惊得跳了起来:“这事可不能乱说,要说也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我知道,我知道……”

  张文彪提着两礼品袋包装的金骏眉过来:“小意思,小意思。”

  林总工急忙起身推辞:“这,这怎么好意思,不行不行。”

  “怎么?拿着东西堵嘴啊?你们老板这一套行不通!”马小可又站起身来。

  “你,你这人怎么没一句好话,你想吃人啊?”

  林总工一听话音不对,可能又要麻烦,急忙接过金骏眉:“我收,我收,好了吧。”回身推着马小可出门:“好了,好了,走了,再见。”

  “你给我记住了,办砸了我挠不了你。”马小可临出门前又回头训了句,林总工拼命将他推出……

  四个陷阱已完工的三个,剩下红树林的那个关键是先备好材料和设备,安装应该比较方便,过早在滩涂中安装反而担心会被潮水冲毁,还是都给些郑友竞的准备时间。

  下午,马小可巡视了一番,又把个个点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就着图纸把具体实施时的先后顺序,人员分工细细地梳理了一遍,准备明天的模拟预演,象这样的大事必须一次性成功,模拟预演可以提前发现存在的遗漏及时补救,当然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是有危险的,避免到时手忙脚乱。

  待到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马小可再三查阅了个个细节,看看天色不早,心想忙中生乱,静中取策,还是先回家吧,这几天忙得连家都顾不上,松下劲来,还真有些感觉对不住韩雪和马牧已娘儿俩。

  回到家,韩雪已经烧好菜,娘儿俩正准备吃饭,见马小可进来:“今天怎么舍得回家了?”

  “怎么?回家不欢迎啊?”马小可放下包向卫生间走去。

  “哪敢啊!巴不得你回来呢。”韩雪重新围上围裙:“再给你添两个菜。”

  “不用了,麻烦。”

  韩雪打趣地说道:“难得回家,不是说要管好男人的胃吗,丢了我们娘了靠谁啊?”

  “你这是瘆我啊?”

  “魅鱼的事准备完了?”

  “嗯,差不多了。”

  ……

  张文彪清洗了下换好睡衣来到餐桌前,碗筷都已摆好,今晚的菜肴不错,心情也不错,便去找出酒来:“韩雪,一起喝点?”

  “今天这么高兴啊,好吧。”

  “老爸。”马牧已从房间里跑出来:“你终于回家吃饭了。”

  “臭小子,你也调侃我?什么叫终于,我都没回家吃饭吗?”

  “确实如此,你不回来,老妈整天就那两盘菜。”

  “我虐待你了?堵不上你的嘴!”韩雪端着菜出来,解了围裙坐下。

  马牧已拨拉了几口饭:“老爸,听说你要火烧魅鱼,带我去。”

  “你怎么知道的。”马小可端着酒杯愣了下,捂了口。

  “不告诉你。”

  “这事不行,有危险,到时候老爸忙,顾不上你。”

  “没关系,你给取得叫牧已,我自己顾自已,保证不麻烦你。”

  “还真有你的,看来把你名字取错了?牧已是让你自已管好自已,让我们省点心,不是自已顾自已,不守规则。”

  ……

  父子俩争执了老半天,不分胜负,韩雪开口护子劝解也是无用,反倒被训了一阵,乐得一旁观战。马牧已人小智大,见势避开锋芒,询问起魅鱼的事由,这一下点燃马小可的心中沉淀已久不吐不快的激情,讲故事般地曲折离奇,高潮不断,迭宕起伏……

  母子俩听得是津津有味,马小可更是把自己塑造得高大上,马牧已几次忘了动筷子,韩雪一旁轻轻地拍打着小脑袋,拍一下拨一口,早已神往不已,激情澎湃。听完故事也填饱了肚子,把筷子一丢:“你不带我去,自然有人带我去,切。”

  看着马牧已调皮的动作,自顾自地傲气而去,正在高自标榜的马小可傻呆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待到回味过来时已是人去场冷,气急败坏地说:“这……你……臭小子。”

  握着筷子正欲起身被韩雪拉着跌坐下来:“算了,跟你儿子较什么劲啊?谁让你讲得那么精神,把他的胃口都吊起来了,活该!”

  “这怎么回事?”马小可想想懊悔不及,上这小子的当了。

  “可能?可能是雪梅吧。”韩雪想了想说道:“刚才雪梅来了个电话,叫他接的。”

  “雪梅?雪梅怎么给他打电话?”

  “这我怎么知道啊?他和Apple平时不是跟雪梅最讲得来的吗,有什么奇怪的?”

  马小可干完最后点酒,打上饭:“等下我问问去。”

  “问什么问啊,人家小姑娘,现在又在你单位工作,你这脾气别吓着她。”韩雪白了一眼:“对了,文彪打了五十万过来,说是让你办事儿用的。”

  “人家打钱你就收了?不会早点说啊。”马小可惊了下,这张文彪又搞什么玩意儿,这时候打什么钱?这两兄弟虽然要好,但马小可是清高犟,平时少有钱款来往,即使应急也是借了就还。

  “你别到处撒火哦。”韩雪把筷子一摔:“他有我的卡号,打过来后才让我校对下。”

  马小可也有些敏感到火气过旺,降下了许多:“这事我跟他说去,咱们给打回去。”

  “是不是文彪找你的事有难度?”韩雪劝慰道。

  “他找我事?”马小可脖子一挺,想想又诿了回去拨饭:“是,是给我找事,挺麻烦的。”

  “你们俩是兄弟,直接打钱回去容易误会,不如你先办了,不管成不成再把钱打回去。”

  “这……你甭管了,再说吧。”马小可匆匆拨完饭:“我吃完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