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廉价替罪羊
银电2018-03-22 12:303,231

  出了医院后院时间还早,马小可心想二期排污区现在去是肯定不行了,于是先到一期排污区去看看,郑友竞做得有模有样还不错,马小可很是放心,着实地表扬一番,他决定把红树林的陷阱也交给郑友竞,带着他取了水陆两栖滩涂车转了一圈,把位置、做法和所需设备祥细地说明清楚,特别强调要注意安全,留心周边爬行的魅鱼。

  马小可始终牵挂着张文彪所说的半天时间,这半天他到底要干些什么?他会怎能么办?这事能解决好吗?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千万别再出什么差错!

  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十一点了,再不过去就有些说不过去,这张文彪真没个调!心中正在焦急忽然听见手机微信声音,急忙一看,是张文彪发来的,两个字:“搞定。”心中犹如落下了一块大石头,招呼小蔡驱车向二期排污区赶去……

  陷阱池边有此警察,正在收拾警戒线,看来已经完成拍照取样,工人已经下去修补昨夜被冲垮、松弛的砖墙,池子里没有积水,也没有一条魅鱼,红砖有些黑,只是些渗透进去的黑,原本堵上的缺口已被重新挖开,两个工人正在填补,想起昨夜的情景池子就好象被清洗了一遍。

  这张文彪动作挺快的!

  林总工看见马小可急忙跑来,陪笑着解释道:“这池子昨天砌得挺好的,不知咋的被冲垮了,正在抢修,看来昨夜的潮水挺凶的。”

  “警察怎么来了?”

  “哦,他们说这是第二现场,要调查。”林总工看了看忙碌的警察,把马小可拉到一旁轻声说:“你老朋友的盛鑫化工厂出事了。”

  马小可故做紧张地问道:“怎么回事?”

  “碰巧有个熟人问了下,盛鑫化工厂管理过滤池的工头贪污过滤用的化学物品款项,然后把没过滤的化工废水通过咱们的管道直接排到了这里,怪不得咱们这里一直这么臭呢,这小子尽干缺德事,差点把咱们也给害了。”这工程林总工负责,想想都害怕,抹了把汗:“幸亏昨晚被张总发现,今天一大早就给送公安局了。”

  “这倒是的,看来当初拉管子的时候欠考虑。”马小可心想这张文彪鬼主意倒真不少,可惜又害了一个人,又是用钱砸的!马小可心中多少有些沮丧,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帮着演全了。瞧这林总工对他印象不错,护着讲话,急忙给提了个醒:“郑市长就这么一提就没多想了,看这事给办的……咱们等会儿去盛鑫瞧瞧,安慰安慰,说不定能帮上讲讲话,还别真摊上咱们,那就真的麻烦了。”

  “对对对,马上去,马上去。”林总工被一吓又抹了下铁丝网:“这事郑市长给定的,咱们应该没事吧?这张总真够倒霉的,摊上这么个工头,害人害已!”

  “郑市长批字给你了?出了事领导还认?他不开口,即时大家都知道,这责任还是咱们背啊,老兄。”马小可拍拍林总工。

  林总工摸着溜冰场的秃顶,回味了几趟,想想也对:“那可怎么办呢?”

  “也别太急,如果张总没事了,那咱们也就没事了。”

  ……

  “呯!”吴永福提着水泥桶经过,见两人闲聊个不停,重重地丢下,桶里的水泥沙浆溅出,惊得两人跳起来,差点沾了鞋。

  “你发生疯啊?”林总工差点暴跳如雷,训斥道。吴永福黑着脸打了个鼻铳,自顾自的走了。

  “这是怎么了?”马小可一看神情不对,疑惑地问道。

  林总工折着脚察看有没有沾上什么,嘀咕着:“发什么神经啊?这小子,一大早来了就没好脸色,谁都不待见,好象欠他债似的,看他印堂发黑,眼神发光,是不是昨晚赌输了……马主任,你怎么招这么个人过来啊?”

  “好了,好了。”马小可一听心中已是有数,苦笑着劝慰道:“你也别计较了,永福是个实在人,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可能池子出了事心里急吧,我去劝劝。”

  “真是的……”林总工心有不爽,怏怏不乐。

  “永福。”马小可快步赶了过去,勉强把黑大个扯到无人之处,陪笑着:“怎么了?生气了?”

  “没气,生哪门子的气?”吴永福愤愤不平,鄙视道:“你马大主任有手段,把人当猴耍!”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是也没办法吗?”马小可知道这憨人如果哄不好,犟起来什么话都会嚷,什么事都会出,看来张文彪这步棋还没走好。窥探吴永福的神情,略有缓和,于是接口道:“你也知道我和文彪的关系,我总得问问清楚,直接捅出去,这自个儿心里也过不去,谁知这事是他下属干的……”

  “你就瞎编吧。”吴永福不屑一顾:“当官的没一句实话。”

  “那?咱们兄弟这么久,你总得为我想想吧!这管子拉他厂里过,我也是被骗的,出了事我也逃不了干系,你总不想我也出事吧?”马小可吴永福脸色已有平和,心中略有宽藉,这憨小子还是挺关心自已的,更是有些涎言涎语:“再说,也给了文彪一个教训,下次也就不敢了,污染源切断,魅鱼也给消灭了,这事也就达到效果了不是?非得把他搞死不可?”

  “这,我也没这意思。”吴永福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但是也不能找人顶罪啊?这不害人吗这!”

  “这事确实有些不地道,但也是没法子的事,个取所需,强迫是强迫不了吧,改天我说说他去。”马小可笑笑,拍拍吴永福:“别生气了,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算了,就这么着吧。”吴永福打开心结想通了就敞亮了。

  “其实文彪这人还是有可取之处,你看他对吴伯就挺不错。”

  “要不是我大伯找我,我才懒得理他。”

  “文彪让去的?”马小可心想怪不得只生闷气不多嘴,幸亏了吴伯。

  “嗯。”吴永福打了个呵欠,指指陷阱池:“训了我好一顿,还拉着我一起凿开着缺口。”

  “哦……你们挖的?”马小可本来还担心这缺口是谁挖的,知道的人多了毕竟不好,这张文彪还挺有心计的,可别再用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吴永福的全身,关心地问道:“你还挺好,吴伯没伤着吧?”

  “嘿嘿,没事。”吴永福大大咧咧地傻笑道:“我们来的时间潮水已经快涨到了,大部份魅鱼都已经跳了进去,顾不上我们!再说凿开时水是往里满的,正好给它们解解渴,潮水正凶扯得它们也不好跳,我们衣服也穿得挺厚的。”

  “那就好,那就好。”安全无样马小可也就放心了,想像在魅鱼堆里挖凿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这伯侄两人不是胆大过头就是憨厚无惧,马小可脑中闪过那夜月光下锄堤的情景,骇抖了下急忙打住,不露声色地问道:“你带吴伯去的?”

  “切。”吴永福蔑视道:“我带他?我心里还窝火呢,我跟他去的。”

  “他认识路?”

  “认识,还很熟,看那样子还常走,路都不用看……”吴永福气鼓鼓的,突然感觉马小可问得另有意图,急忙打住,牛眼瞪着。

  马小可倒着眼张嘴想着,见吴永福停住,一边打着比较,一边诡秘地问道:“你想想,那天我、你、表妹,在这儿,夜探时,发现的黑影象不象吴伯!”

  “这……这……你一说倒是真有些像。”吴永福听得似是而非,疑惑地问道:“难道凿开缺口的都是他?”

  马小可肯定地点点头:“对!”

  “别胡说,我大伯老实人,怎么会干这事?”

  “这事别人干不了,也就吴伯行!文彪也最放心。”

  “瞎扯,你经常呆在凤凰山庄就没发现?”

  “我几时经常呆在凤凰山庄了?”

  “哼,嘿,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没看见你人,还不认识那车。”吴永福得意地转身就走。

  “这……这……”这回轮到马小可傻眼了,百密一疏,把车给忘了,气囔囔地窝心道:“这人,还来上成语了呵。”

  “文化程度没你高,但高中还是毕业了。”

  ……

  上午一收场,马小可和林总工就赶到了盛鑫化工厂,因为通过电话张文彪早已是心知肚明,表现的是悔恨交加,义愤填膺,把那工头骂得是狗血喷头,分文不值,跟着对马小可、林总工是左一句对不起,右一句对不起,反正是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兄弟,对不起朋友……深刻反省,感悟颇深。

  马小可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黑着脸一言不发。搞得林总工是两头劝慰,不知所措,铁丝网被挠了好几回,溜冰场冒烟,最后大胆地拍着桌子,用几乎哀求的口气道:“马主任,你们毕竟是兄弟,你总得说句话啊?一声不吭算什么意思啊?”

  “林总,你不要说了,小可生我气是对的,你也说我们是兄弟,没想到这次害了他,也害了你,我……我……”

  林总工打断话题:“别说了,听马主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