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调戏钟四眼
银电2016-12-16 01:393,468

  张文彪一听也很着急,反倒审起马小可来,马小可讲了老半天才讲讲清楚,讲完了突然想起,唉?怎么反场了?于是重回话题:“先别说表妹了,说说你自己,怎么办吧?照片你也看了,样本我也取了。”

  “这……”一听样本张文彪隐现凶光,一闪而过。

  马小可白了一眼,继续说道:“别打什么馊主意,样本我已经让吴永福送去化验了,很快就有结果,什么结果你应该很清楚!”

  张文彪一听,完了,完了,瘫坐在沙发上耍起无赖:“那你把我叫来谈什么?干脆把我扣起来送公安局得了。”

  “我说你啊?”马小可指了指,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还不仅仅是样本,你有没有脑子啊?市时刚下了决定,要设陷阱捕杀魅鱼,我刚砌好了池子你就排水,现在是一池子的化工废水和魅鱼,明天一上班,这火就包不住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以为我跟你穿一条裤子啊?你有告诉我你要偷排吗?”

  “这可怎么办呢?”张文彪急得团团转,他现在想的最重要的是两件事:样本、池子里的化工废水。

  ……

  马小可的手机唱起歌来,马小可拿起一看,原来是钟四眼打来的,想毕已有结果,急忙接上,还没开口就传来钟四眼很兴奋的声音:“马主任,你让吴永福送来的样本结果出来了,含有大量的X物质,而且是所有样本是最纯的,这对研究有很大的好处啊。”

  “那就好,那就好。”马小可心想这是化工厂里直接取的,当然纯了!

  “你这是哪取的?”

  “吴永福没跟你说?”

  “他给了我就走了,说你马上要结果。”

  “哦……这样本是红树林取的。”

  “红树林?我不是让你别去了?不对吧?红树林里有这么纯?”

  马小可心想这四眼的都是老奸巨滑,恐怕瞒也瞒不住,一时结舌训道:“跟你说是红树林的,就是红树林的吗,瞎打听啥?我现在有事,明天再说。”

  马小可关了手机,发现张文彪竖着耳朵在在偷听,不由得吓了一跳:“干吗?”

  张文彪笑笑,讨好地说道:“还是兄弟好,总算给我留了手。”

  “谁给你留的,我怕到时候连累到我。”

  “行,这么说也行,不过我得谢谢你!”

  “切!”马小可有些鄙视:“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事怎么收场。”

  马小可没说出样本的真实来处,张文彪放心了许多,就着客厅来回逛了几下,很有信心地说道:“接下来的事我来解决,你明天上午先别到工地上去。”

  “你想怎么办?”

  “反正你别管了,给我半天时间,到时我给你个交待,保证不连累到你,好了吧。”张文彪急急地催促马小可:“走,走走,我先送你回家。”

  马小可被匆匆地赶了出去,临上车时想到一个人,说道:“吴永福也参与了这件事,怎么办好呢?”

  “这事也交给我。”

  “你可别干出缺德事,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知道了。”

  ……

  送马小可回到家,看着上了楼,张文彪狠狠地拍了下方向盘,看这事给办的,幸亏兄弟给留了步,现今魅鱼事件闹得这么厉害,要不然非蹲监狱不可,这辈子就算完了,白忙活了!不过这兄弟也够犟的,干吗这么死心眼,盯住不放,你早有怀疑就早些给提个醒不就得了,也就不会出今天这档子的事,又想想自已也该死,原本担心那些化工废水放着是个祸患,于是想早早处理掉,干吗这么急呢?撞到枪口上……

  张文彪把车子开到僻静处,摇上车窗打了个电话,把今天这事的缘由说了一遍,电话问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张文彪又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趟。

  “行,上面的我会打好招呼,这几个部门吗……我给交待一下,先应付过去再说,不过你自已那边可别搞砸了!”

  “不会,不会,谢谢,谢谢!”

  “挂了,不过,以后这些事别打这个电话,不是给了你另一个号码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放下手机,张文彪深深地嘘了口气,终于心定了些,想了想发动车子调头又向凤凰山庄驶去……

  第二天,排污区是不能去了,马小可一早起来就去了医院看表妹,钟教授把表妹和唐妹安排在了同一病房,这女人跟女人就是容易亲近,表妹刚一送进来,唐妹急忙帮忙服侍,很是尽心,当然也有马小可的因素,表妹的心介很快就解开了,闲着无事两人聊得很是起劲,看见马小可进来,不约而同地叫了声:“小马哥。”不由得愣了下相视而笑,倒是把马小可吓了一跳,这钟四眼真是的,怎么可以把这两个主安排在一块儿。

  “哦?嗯。”马小可胡乱应着,眼神不敢偏移地走到表妹的床前,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唐妹看着马小可的神态,多少也看出些几分,下床穿上拖鞋走过去,笑着说道:“钟教授说了,没事,放心吧。”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马小可朝边让开了些,生怕唐妹故意来些撒娇,到时候又得大祸临头,两头受难:“你怎么样了?”

  唐妹这回倒是没为难,过去坐在床边搂着表妹叹声道:“唉哟,我们现在是同病相怜啊,马主任关心的是表妹,我也只是个陪衬。”

  表妹掐了下唐妹的大脚,柳眉变剑眉:“去你的,胡说八道什么?”

  “唉哟。”唐妹痛得跳起来,身子向马小可倒去:“马主任,你表妹怎么这么凶啊?”

  马小可急忙扶住,心里捏了一把汗,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表妹笑着一把拉回唐妹跌坐在床上轻轻地打了下:“好了,别胡闹了,看把马主任吓得。”

  看着两个女人闹成一团,马小可终于松了一口气,故做生气地拉过表妹的脚:“给我看看,伤得怎样?”

  “轻点。”表妹皱了下眉睫,挽起裤脚,伤口已结疤,粘着些白色药粉。

  马小可皱皱眉头:“这钟四眼,怎么不包扎一下?”

  “钟教授说不用包,好透气些。呃?怎么叫钟四眼了,几时取得?”女人听到这些都很好奇。

  “他不是带着副眼镜吗。”

  “喂,别背后说人坏话,不是君子所为。”钟教授穿着白大褂从门外走了进来。

  马小可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四眼不是坏话,只不过是个形象代言词,她们俩没什么事吧?”

  “没事,你别老是跟我做对就没事,要不然,我把她们给治瘸了。”这钟教授不管几时总喜欢调侃下,不过这回倒是没找准对象,这女人岂是好对付的?特别是两个女人。

  “你敢!”两个女人差点跳了起来,表妹首先发难:“唐妹,等一下丁教授过来看我们的吧?”

  唐妹一听,心领神会:“对对对,等一下我们怎么说好呢?”

  “说他有了别的女人!”

  “不好,不好,钟教授心里只有一个,讨好得不得了,谁信啊?”

  “说,说他表面讨好,心里有怨气,老是背后说她坏话。”

  “对对对,现在连那些当兵的都知道了,就瞒着她一个人。”

  ……

  两个女祖宗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通,听得钟教授心惊胆跳:“马小可,你怎么收了这么一对姑奶奶啊?”

  马小可叉手一旁乐呵呵着:“你还说,赶快道歉吧你。”

  钟教授合掌鞠躬直赔不是,好不容易才平熄,拉着马小可往外走:“我找你有事。”

  马小可乐呵呵地被拉出门,钟教授问道:“昨晚那样本哪来的。”

  “红树林。”

  “你别瞎扯了,快说,哪家的?”

  “什么哪家的,红树林的。”

  “是不是盛鑫的?”

  “你别胡说,你管是哪的,做好你的试验不就得了?这些事不是你管的……”

  ……

  两人嘀咕了老半天,争执不休,最后还是钟教授败下阵来,嘱咐道:“好,这事我不管了,你自己小心别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马小可推了下:“你不管才好呢,你管了,还真把我给绕进去了,好了,好了,谢谢了!”马小可急忙作揖感谢,问道:“小王怎么样了?这两个没事吧?”

  “事,当然有事了,只能先控制住,研究出血清再说。小王要麻烦得多,伤得太重。”说到小王,钟教授的神情有些沉重。

  “那几时有血清啊?”马小可心中也很不好受,毕竟小王是跟自己出去受的伤,还是为了救表妹:“你抓紧搞出来啊。”

  “你以为是萝卜白菜啊?说有就有。”钟教授挥挥手向内走去:“行了,你先哄好里面两个姑奶奶,我还有事,不陪了。”

  马小可看着钟教授远去,心想,这钟四眼还是讲义气的!回到病房招呼了一声:“好了,你俩老实呆着,我先走了。”

  “慢着。”表妹急忙跳下床拉住马小可,求着说道:“小马哥,听说后天要火烧魅鱼,带我去好不好?”

  唐妹也凑上热闹:“我也要去。”

  马小可白了一眼,谁知被两大美女给挟持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切,又不是什么秘密。”

  “问一下那些个大兵不就全知道了。”

  “不行,你们去凑什么热闹?”

  两大美女一听,马上黑下脸,看来挟持就要变绑架了:“不行?你就别走了。”

  马小可好说歹说了老半天,就是不依不饶,只好“再说,再说。”瞅着机会挣脱逃了出去,身后还听着两大美女在大叫:“马小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