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兄弟吵架
银电2016-12-16 01:393,286

  马小可和吴永福躲在墙角暗自发笑,马小可心中洋洋得意,幸亏反应快没直跑,要不吴永福逃得掉,自已恐怕就不行了。

  “拿来看看,还剩多少。”马小可抢过瓶子掏出打火机照了照,气得跳起来狠狠地拍了下吴永福的头。

  “你干吗?”吴永福突受袭击有些晕头,暴跳起来狠不得一拳砸过去。

  马小可指了指瓶子,急忙接口道:“你真是,真是比刚才那个傻大个还傻,你说,你说你傻不傻。你说……”

  吴永福见马小可气急败坏的样子,倒是真的有些傻了,反而觉得有些理亏,赔笑着试探问道:“怎么了?”

  安全过关,马小可长叹了一口气,“唉”了声,用力指着瓶子说道:“你看,你装了多少,啊?这小半瓶你想累死钟四眼啊?做试验,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怪不得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没你搞个不停,咱们也不会被发现啊。我看哪,没人追过来你是不是还想给装满了?”

  吴永福傻笑着摸摸脑袋:“嘿嘿,我还真想给装满了,多多益善嘛。”

  “还会成语了?”马小可递去瓶子挥挥手:“喝了酒水平好多了,走了。”

  吴永福接过急步跟上,拍着马屁说道:“这不跟领导学的嘛。”

  ……

  回到正道,小饭馆早已熄灯关门,唯有店边水泥电线杆上的一盏灯亮着,灯光昏暗。一路上马小可就闷闷不乐,到了这里更是在灯下逛开了,他的内心飘摆不定,所有的表象早就指向盛鑫化工厂,张文彪的为人他很清楚,是一个自认为“钱”可以摆平一切的主,但毕竟是兄弟,他总是不愿意相信,每每都寻找着“万一”、“可能”的理由来解释,他知道这“万一”、“可能”行不通时会给张文彪带来怎样的结果,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你们俩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借道盛鑫化工厂?郑副市长会说是他拍板的吗?陈年老色鬼会作证吗?……

  吴永福曾经独自调查过排污管道铺设路线,多次提醒过马小可,他的心中很清楚,跟在马小可身后逛着,虽不敢多言,但也有些沾沾自喜,幸灾乐祸,每每调头时差点撞上,搞得马小可心烦意乱。过了一会儿,马小可终于丢了一句话:“走,到排污区看看。”

  “好,我去找陈扒皮看看有没有电筒。”吴永福精神一振急忙跑去敲门,“咚咚咚”的一阵猛擂,门都快散了还是没有动静。马小可摇摇头上前拉住:“算了,人家没在,咱们用手机照一下不就得了,看一下就回。”

  “嘿嘿,我的手机档次差点,可能照不了。”

  “走了!”

  未靠近排污池就已经听见杂乱的水溅声,海边的夜间听得特别清晰,马小可心头一沉,完了,这猜测马上就会变成残酷的现实,不过也不用过份紧张,本来他心中就有预料!

  吴永福倒是兴奋不已,赶紧几步指着排污池叫嚷道:“你看,我早就说有问题吧,这不,全对上了,刚砌的池子,那边刚排完这就有了,全化工园区停工,除了他张文彪的,还有谁啊……”

  “你叫给谁听啊,这么大嗓门,你怕魅鱼听不见啊。”马小可推了下吴永福,吴永福急忙停住压抑很久的激情。

  马小可打开手机电筒照过去,管口已不出水,池中已经溢满了水,砌池的红砖已被染成了黑色,被堵上的口子处海水无法涌入,魅鱼随着潮水一拨拨地跃起,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甚是壮观,已经有不少掉入了池中,池中黑水磷波四漾……看来这潮水不下去,魅鱼非进不可,誓不罢休了……

  “走了。”马小可收回呆滞的目光转身离开。

  “这就走了?”

  “不走咋办?”

  “这池子不就白砌了?这证据……”

  马小可回头盯着吴永福:“这好办,等会儿退潮了,你去把口子挖开不就行了?”

  “这……”

  “证据更好办了,你把他搬回家保存好!你这傻冒,你还怕被冲走了?”马小可声音越讲越大,这恼火加上吴永福的一通傻问更是上火。

  吴永福看了下跳跃起的魅鱼,心中很是胆怯,起紧跑了几步:“那,那走吧。”

  看着走在前面趟路的吴永福,马小可心中很是愧疚:“对不起,我不该向你发火。”

  “嘿嘿,没关系,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过。”

  ……

  上了标准堤坝,马小可说道:“永福,你把样本马上送到钟四眼那儿,叫他马上化验,有了结果打电话给我。哦,还有你去了先找小蔡拿个试管装上,如果钟四眼问起来,你就说……”

  “干吗这么麻烦,直接告诉他不就得了?”吴永福心想这当官的真有点麻烦,这事还得绕了几个圈,感觉很疑惑。

  “你照我说的办就行了,别问这么多,以后再给你解释。”

  “好吧。”吴永福心有不愿,但还是勉强答应:“你呢?”

  “你还有其他的事要办,你先去。”

  “那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吴永福叮嘱了句,小跑而去,看着消失的背影,马小可掏出手机,信号终于好了些,拨了个存号:“文彪,你在哪儿?”

  “在家,什么事?”

  “你马上给我过来下,找你有事。”

  “什么事啊?电话里说吗,这么急。”

  “你马上给我过来,我在排污区的堤坝出口等你,今晚你的化工厂加班都干些啥了?不来你自已看着办!”马小可越讲越上火,讲完就挂上电话,深深地嘘了口气,胸闷也清爽了多。

  张文彪听见电话里提到的“加班”、“排污区”,心中惊了一跳,差点掉了手机,他感觉事情不妙,急忙穿上衣服,来不及理会吕雅的招呼就跑了出去。

  一路上,他的脑子一直在思索,下一步怎么走好?虽说是兄弟,但马小可这人很犟,又讲原则,做事滴水不漏,他既然打了电话过来,恐怕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如果没证据倒好办,干脆死不认帐!他在想这趟棋每一步都走得不错,应该不会出错,借道是郑副市长提的,排放化工废水又都在半夜,算好涨潮的时间正好带走,给表妹的样本自已安排人取的,肯定没问题……算了,算了,反正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走一步算一步,多少还得有些兄弟情面!

  车子来到马小可说的标准堤坝口处,堤坝上只有马小可一人靠在护栏边上等候,看来已有磕睡,远灯光照得他有些昏眩,张文彪停下车打开车门:“上来吧。”

  “嗯。”马小可上了车一声不吭。

  “去哪儿?”

  “凤凰山庄。”

  张文彪看看马小可黑着的脸不敢多问,起动车驶去,一路上,两人一言不发,各自猜测打算。夏日的夜晚,潮湿的海风吹进车窗带着些腥气,似乎觉得有些阴凉。

  进了别墅客厅,马小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翻出刚拍的照片丢给张文彪:“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你自己看看吧。”

  张文彪拿起手机划过几张,里面还有自已今晚在现场的照片,不禁手有些抖:“我们是兄弟,你调查我?”

  “啪!”马小可猛地一拍茶几站了起来,指着张文彪骂道:“是兄弟你还害我啊?是兄弟你就给我上套?是兄弟你就把那化工废水排到我的施工场地?你是不是不害死我你就不爽啊……”

  张文彪给骂得是狗头喷血,急忙坐在一旁,又是倒水又是递烟的解释,越解释越是讲不清楚,马小可丢掉香烟,捧着脑袋:“这郑市长让我把管子拉你厂里过是你出的点子吧?”

  “是是是,这郑市长也是分管工业的,我就这么一讲……”

  “陈大胖子也有份?”

  “这……”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啊你!你是不是很想给人家当垫背的,随带拉上我,出了事你以为会有人给你扛?”

  “我这也没办法嘛,现在化工行业不好做,如果不偷排,根本不合算……”

  “那你就别做呗。这钱你挣得亏心不?”

  “说得倒轻巧……”张文彪为博同情,把成本、投资、税收、场面等等啰哩啰嗦地讲了一大通,无非是自已早就想收场,但这么大的场面不是说收就收的,总得有个过程,再说也算是利税大户,市里也不同意。看着马小可的脸色有些松缓,张文彪终于松了些气。

  “表妹也是你故意派到我身边打探消息的吧?我让她取得样本也是假的吧?”

  “这你可别乱说哦,即使我想,吕雅知道了也不肯啊!”马小可突出冒出个表妹来,把张文彪吓得跳起来:“人家就是个小姑娘,没那么多心计,还被你给骗了,我还想着以后怎么解释呢。”

  “这……”马小可没想到一提表妹还被呛了回来,这张文彪也真够滑头的,有些口急,想想也是,应该不会。

  “对了,表妹呢?”张文彪见转了话题,站起来正欲去寻:“你这么大声,表妹肯定听见了,表妹,雪梅。”

  “别叫了。”马小可叹了口气,说道:“受伤了,给送医院去了。”

  “怎么回事?”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