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魅蜥蜴
银电2020-07-01 14:253,279

  张文彪拿着已经关了的电话苦笑,大难临头各自飞,陈指挥的话再明显不过,可能这里面就有郑副市长的意思。本来他就不怎么系希望于唐妹的成效,没想到这么快打回这张牌,张文彪感觉两边都是骑虎难下,是义气还是利益?一时让其难以决择,事还得干,但自个儿已是不能再站在前面了,不然很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绞尽脑汁思索了半天,他觉得还有一张牌可打,但是这张牌不能由他来打!

  张文彪急忙约了表妹,让表妹又联系了钟教授,这几天钟教授的事更忙了,本想约出来谈谈,看来是不可能了,于是两人只好赶去滨东围垦。

  盛鑫化工厂虽就在标准堤坝附近,但张文彪平日里基本上就厂子与家里两点成一线,偶尔去一下凤凰山庄之外,很少来到这标准堤坝上,特别是从城市快速道直接通往一期滨东垦区。平时虽听了些传闻,也没记挂在心上,笑而淡之,这次没有表妹的提醒真是越开越觉得寒悚,宽敞的道路上不见一人,一辆车。

  通往垦区的标准堤坝开口处的道路口新设了铁丝护栏网,看样子还加装了二道防护门,几名持枪士兵守着,更是显得肃然,终于见到了人,张文彪略有心定。经过身份较对后第一道门“吱嗌”着打开,随着车子驶入安全区域又被关上,一名持枪士兵小步跑来,介绍了下安全指令便上车引路。

  趁着空隙,张文彪环视了下两侧,标谁堤坝脚边近百米杂草乱石已被清理干净,隔段有着身着军装便服的士兵正在往堤坝壁上喷浇液体,液体看似稠和油滑之物,身后还有持枪警戒士兵和应急军用车辆,不远处的浦沥水闸处还有一些士兵在爬上爬下地安装防护隔栅……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而又悄然无声地忙碌着。

  张文彪心中如寒风凌至,看来表妹说的情况又严重了许多。引路的士兵伸手按了下喇叭,二道防护门随之打开,张文彪茫然地缓缓将车驶出……

  “砰!”一声点射枪响,惊得张文彪猛地踩住刹车,惊恐地向枪声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的场面有些慌张而又有序,正在喷浇液体的士兵放下手中的活快速向应急车辆退去,持枪士兵警惕地掩护撤离,还有几个附近的持枪士兵迅速靠扰……

  从未见此状况,张文彪不禁有些惶恐,引路士兵喵了眼张文彪死死握着方向盘的手,警觉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说道:“不要紧张,咱们不要动就没事的。起先这魅鱼还挺凶的,只要会动的就一哄而上,这几天杀下来,这魅鱼也学乖了,只要不落单一般不敢上,除非身上有伤口。”

  “呵,呵。”张文彪故做镇定地干笑两声:“看来这魅鱼进化得有脑子了呵。”

  路边草丛中探出一个黑头,慢慢地钻出整个身子,足足有七十公分大小,幽黑的骷髅头骨上顶着两只并拢的狡诈红眼,旋转着四处打量,宽阔的嘴角向鳃部拉伸缓缓地一张一合,尖锐成排的细齿翻于唇外,在幽黑的影衬下显得更是闪亮,不时滴下几滴粘液。第一扇形背鳍在五根骨针的支撑下不停地扩缩,如雷达般感受空中传来的信息,第二背鳍如马鬃般随风晃动,尾部支撑着身体,两只鳍爪轻轻地搭在柏油路面上,一前一后地缓慢试探性前行……

  张文彪心中大惧,差点叫出声来,引路的士兵死死盯着窗外,伸手按住张文彪,轻轻说道:“别动。”

  张文彪和表妹心中更是紧张,唯恐惊了外面。窗外的魅鱼忽然停住脚步,仰头在空中晃了晃,发出一阵“思思”声,随之草丛里又钻出两只较小的魅鱼四处探视。可能是感觉没有了风险,大魅鱼身子略作后伏,健尾一挺,整个身子弹射出去,两只小魅鱼紧随其后,几个跳跃便从车前闪过……

  “没事了,可以走了。”

  引路士兵依然盯着窗外,看看再无动静,拍拍张文彪,张文彪终于松了一口气,瘫靠在坐椅上定神了半晌,喃喃地说道:“这哪还是鱼啊?简直就是……就是火蜥蜴……”

  表妹静晌了半天,轻声说道:“这魅鱼看来得改改名了,该叫‘魅蜥蜴’了。”

  ……

  滨东市的魅鱼事件越发严重,钱上校刚刚从军区赶回,详细听了钟教授关系于马小可事情的汇报也很是重视,听说张文彪和表妹要过来,便随钟教授一同等候。张文彪与表妹见钱上校也在惊喜不已,双方简单地区客套几句便入座就谈。

  张文彪觉得自个儿直接开口有些不妥,加之刚才受了惊吓,于是问道:“钱上校、钟教授,这魅鱼的事情是不是越发严重了?”

  “哦?你们进来的时候也碰到了?”钱上校浅笑了下,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这魅鱼也进化得太快了,我们也一时束手无策,只能把标准堤坝外的区域先围起来控制局面,下一步堤内还在大面积捕杀,你们看,钟教授头发都快忙白了!”

  表妹随着话意看了眼,又将目光转回钱上校欲言又止,钱上校看着心中已是明白,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你们到郊外可要小心,特别是河边,这魅鱼已经适应了淡水。”钱上校又看了眼表妹,舒了一气说道:“好了,不谈这事了,还是先说说马小可吧。”

  表妹心中本就着急,看着张文彪开口没入正题更是焦急,急急地抢过话把情况叙述了一遍,张文彪又进行了补充说明,钱上校总算听得明白,态度严肃地沉思了一会儿说:“姜少校和钟教授已与市里知会,看来效果不佳。我倒是可以直接找王书记商量商量,只是这事涉及地方事务,又有市里领导参与其中,恐怕会被回拒,硬来又不行,理由不充分……”

  表妹听得眼眶发红,坐立不安,无奈地转头盯着张文彪,钱上校看着劝慰道:“小梅,别着急,帮是肯定要帮的,总得想想怎么妥当。”

  钱上校的话给了两人一颗定心丸,张文彪狠了狠心,小心翼翼地说道:“钱上校,我倒是想到一个人,只是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记得我,搭不上线。”

  “谁?”

  三人把目光齐聚张文彪身上,张文彪感觉有些炽热,一字一句地小心说道:“省委的,贾副秘书长,原先的市委书记。”

  “对对对,贾书记很看重小马哥,哦,马主任。”表妹兴奋得有些不分场合急忙改口,钱上校与钟教授听了也觉得是个路子,未予注意。

  钱上校舒坦了下胸怀,肯定地说道:“行,这两天我要去省里一趟,正好去会会老朋友!”

  几人听了终于放下心来,张文彪见钱上校这么重视,很是感激拉着钱上校的手直说:“谢谢,谢谢!”

  “张总,这事你了解得最清楚,你跟我一起去。”

  张文彪神态有些迟顿,犹豫地说道:“钱上校,这事,这事我去恐怕有些不合适。”

  这张文彪即说是小马的至交,又不肯站出来?钱上校感觉有些奇怪,态度生硬地呛道:“你去怎么不合适了?我们是军方,直接插手地方事务容易产生误会,让你去是找个当事人亲属至交的理由!”

  “姐夫……”表妹焦急地拽了拽张文彪的衣服。

  “钱上校,你误会了。”张文彪悄息推开,神色游离地解释道:“我和小可是兄弟,当然不会逃避。只是这里的事我还得随时掌握情况,惟河办的那帮领导也得联系沟通,好让市里增加些压力,纪查小组不敢乱来。最重要的是郑副市长可能已经盯上我了,我如果离开了滨东市,恐怕会对小可更加不利。”

  “哦,原来是这样,倒是没细想了。”钱上校心中释然,转而又忧虑地自语道:“那这事怎么办好呢?钟教授倒是地方上的人,这儿的事又很严重,他又离不开。”

  “我去!”表妹见大伙儿都在为难之中,急切地站起来叫道。

  “你去?”几个用怀疑地眼光瞧着表妹。

  钱上校傻愣了下,直摇手:“不行,不行,我带着个丫头去算怎么回事?”

  “怎么不行了?”表妹噘着嘴叫道:“贾书记认识我,他还以为我是马主任的表妹,是亲属,正好身份符合,再说这事情我也一直参与,也很清楚。”

  钱上校退避了下,苦笑着说道:“还是不行,我一个军官跟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同行,碰到熟人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钱上校。”表妹娇声地拉住钱上校:“这不是没办法嘛,我穿套职业装去不就不掉你价了嘛?要不,你给我寻套军装来。”

  钱上校急忙弹开手,训道:“什么掉价不掉价的……”

  “我看行。”钟教授看着钱上校躲避,表妹赖上的样子,叉着双手狡笑着:“这丫头穿职业装挺大气的,再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钱上校,你就勉为其难吧。”

  ……

  一路上,有表妹陪着同行,钱上校这趟省城行倒是没了无聊,不仅给服待得妥妥当当的,还平添了不少乐趣,聊到魅鱼的时候,表妹提道:“这魅鱼都不象鱼了,还叫魅鱼,该改改名了。”

  “那叫什么?”

  “魅蜥蜴。”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