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迷幻空间
银电2016-12-16 01:403,327

  几人压制住马小可,硬是给套上捆绑服,丢到一个漆黑的小房间里。马小可深知情况不妙,触地时感觉柔软方才略为心定,正在惶恐犹豫之间,“喷”的一声轻响,小房间里灯光通亮。

  “不好。”马小可急忙闭上眼睛,缩坐在墙角,脑中已有晃荡感觉,这是迷幻空间,他很久以前曾听说过,二战时期纳粹曾用此审讯过,利用线形或色块让人时时感受身处动感之中,造成目视疲劳错乱而又不得不看,呆得长久会使人昏眩迷幻,想不到这王石竟然使出这么毒辣的招。

  马小可闭目平息,那掠过一目的图象犹如印在脑中,越是不想关注反而越想睁开眼看看,过了半晌,他实在忍不住了,上下四周的空间是一个黑白相间、大小不一的小方块组成,白是纯白,黑是幽黑,很有规律地缩小于一点又逐渐扩大,无论着眼于哪一点都在不断地凸现沉没,唯有屋上角的一小红点现出异样,可能是针式探头,极目反而成了旋转的深渊,他感觉到瞳仁也在跟随着变幻扩张收缩……

  “他奶奶的,这王石还真够心狠手辣的,这鬼主意都想得出来……”马小可喃喃自语着,手被绑缚着,用裸露的皮肤噌了噌四周,头撞了撞墙壁,全是皮包海绵无处着力,再这么呆下去,不神经才怪!他心中已有寒噤,呆了一会儿已是感觉有些昏眩,他依着墙站了起来,寻着门撞击着大叫:“王石,你这杂碎,放我出去……”

  随着撞击的力度加大,四周响起刺耳的躁声,一阵寒悚从心底惊起,缚着的手又无法捂耳,震得马小可跌回角落将头埋入腿中,用膝盖顶住耳朵,全身毛骨悚然,每一个细胞都在拉伸扩张……

  玩人的竟然被人玩了,王石靠在沙发上气恼了半天才慢慢平伏下来。曹晓剑过来小心翼翼地拍着马屁:“王科长,你这新搞的玩意儿还真厉害,一下子就给震服了,现在躲在角落里只喘气,比动手省力多了。”

  “叫大家别说出去,这玩意儿只是先做个实验,看看效果。”王石白了眼:“还有,盯紧了,别出什么事,万一有什么异样,马上把人放出来,搞不好很伤脑的。”

  曹晓剑很是佩服地问道:“王科长,这东西你是怎么想到的?”

  一听这话题正好对上王石的胃口,王石放下搁着的脚,坐直细细地讲解一番……

  “哦?对了。”正讲得兴致勃勃,王石突然想起什么,收住话停滞了半晌,指指说道:“刚才给气糊涂了,我记得马小可说自己没收到短信?”

  曹晓剑神情疑惑地接口道:“对,他是说没收到转帐短信,怎么了?”

  “你想哦,他这帐户不是休眠帐户,除了那四笔五万的转帐外,以前也有款项来往。”王石想想停停:“你看哪,现在我们平时用的银行卡都有开通短信通知,他那个为什么没有呢?”

  “那,那他可能就没开通也不奇怪。”

  “你?”王石气得拍了下曹晓剑的脑袋:“平时叫你多用用脑子,你这脑子干什么用的?去,把他的手机拿来查查看。”

  曹晓剑被训了个狗血喷头,急忙跑去拿来手机,仔细查询起来,过了一会儿,惊喜地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王石接过手机,神情郑重地看了起来,果真如其所猜,除了那四笔五万转帐以外,其他的短信都在,而且在时间上四笔五万这后就没了短信,包括每月对帐短信。他觉得自己的心情突然沉重起来,来回逛了几圈……

  在这里,他是棋手,马小可已然是他将住的棋子,然而他隐隐觉得还有更大的一盘棋,他可能成了孤军深入随时可弃的棋子。王石有些焦虑起来,看来这次是过于急躁了,都是权位害死人!

  王石点着指头说道:“小曹,你马上到银行查一下……”

  几个小时过去了,一天过去了,马小可在痛苦煎熬中渡过,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脑中犹如灌满浆糊,眼泪、鼻涕不知几时已是不断地涌出挂满脸面,缚着的手又无法擦拭,只能在墙上、地上颤抖着噌着……

  他开始出现迷幻,犹如乘着孤叶在波涛凶涌的大海中游荡,又如踏着铁板在炼狱熔火中跳跃,当他实在不行了,无意识地闭上眼睛,耳边又响起刺耳的躁声,象火车拉响气笛,指甲划过玻璃……

  马小可被抬出迷幻空间时,已是口吐白沫,眼珠翻白,他的意识似乎还不在窍里,他感觉自个儿象一瘫面团倒在地上,周边漆黑中星光点点,耀斑闪动,一切空旷虚渺,如置身于外太空之外,几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围着指指点点……

  “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不在动嘛。”

  “可能脑混了,浇点水试试。”

  ……

  “哗”的一声浇灭熔火,马小可又如置身冰窖,在寒颤中猛地惊醒坐了起来,四周的黑影似乎在惊吓中略显退后,扳回的眼球显得依然迷茫,他使劲地甩摆脑袋,水花四溅,黑影随之迅速散去。此时,他感觉到视觉的享受,眼球逐渐适应了平和的光线,头也无力地停止了摇摆,快速运动让寒冷中透着一丝生命的暖息……

  “好了,好了,清醒了。”

  “把人给架起来。”

  ……

  马小可感觉自己又被黑影给提了起来,又被按在了小木架子上,他的身子有些摇摆不稳,黑影急忙伸手撑住:“坐好了。”

  这回,马小可看得清晰多了,审讯桌前坐着的还是面目狰嵘的王石,嘴角带着一丝狡黠。马小可白着眼,缓缓地伸出手,竖起大拇指,可能还想翻个个儿,很快无力地垂了下来。

  王石不置于目,冷笑两声说道:“马小可,可以说了吧。”

  “你狠,好吧。”马小可垂着头,身子全靠后面的人按住:“还是你问我答。”

  “你给老实点,这样子了,还牛什么牛?”

  “你牛……”此时的马小可连死的心都有了喘了半天气,白着眼缓缓说道:“我脑子被告你搞得都快神经了,不你问我答……还,还我问你答啊……”

  王石本绷着的脸愣了下,眉间反倒有些舒展,看着马小可软瘫瘫的样子,确实说不清什么,于是搁舌地说道:“那,那好吧……”

  “等等……”马小可喘着气硬撑着把话说完:“你他妈的给换张椅子……你看我这样子……受,受得了吗……不信,不信……你试试……”

  王石又是一愣,想想也对,于是挥挥让人搬来椅子。马小可靠着椅子喘了半天气,又使劲地晃了晃脑子弹开眼,身边的几个大汉还是围着:“去,去去……你们他妈的傻逼啊……围着我干吗……我还逃得掉啊……围,围你们王大粪……粪石去……”

  众人听了上半句本欲发难,谁知后面蹦出个“王大粪石”,不禁捂嘴窍笑,看看确实无力反抗,于是也就绕到了王石身后,王石一听这话,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马小可白了眼,见好就收地说道:“王大科长……咱们开始吧……”

  王石闻言,气馁地重新坐下,开始了一问一答。这趟的审讯还是很顺利,马小可神智尚未完全清醒,加上体力透支,问什么答什么,有什么说什么。王石又重复询问了几次,全都对得上口,很有些成就感。

  马小可开始上眼皮搭拉着下眼皮,此时他很想小憩一会儿,硬是弹开眼皮骂道:“你他妈的问完了没有……”

  几人正欲发怒扳起马小可的头,王石起身挥挥手,心满意足地说道:“马主任,你先休息会儿吧。”

  ……

  辛苦几日终于有了收获,王石心中甚是得意。他心想着再加把劲这事就能铁板钉钉——敲实了!刚才的忧郁一扫而光,他这棋子想必不再会是弃子了!

  几天跑下来不见效果,张文彪开始有些心烦气躁,特别听说是郑副市长的小舅子,他感觉到有始以来从未有过的压力,一边是老大,一边是兄弟,兄弟情义当然要讲,但这个老大他惹不起,下一步该怎么办好呢?

  正在无计可施之时,张文彪接到一个熟悉的电话:“文彪,马小可的事你还在忙乎?”

  “哦,兄弟嘛,出了事总得跑跑。陈指挥,这事还得您多帮忙……”张文彪正想顺杆开口求人,谁知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唐妹也是你让她来找我的吧?”张文彪一听语气有所不对,正想转口解释,谁想陈指挥抢言道:“文彪啊,我早就跟你说过兄弟好过头了,小心害了自己!”

  “这?”张文彪觉得自个儿解释得很是无力:“陈指挥,你也知道,我们毕竟是兄弟,总得想想办法吧,您能否帮帮忙,给说上几句。”

  “老弟啊,事儿,我也了解了下。”陈指挥停顿了下,说道:“这事小可做得有些绝,害得人家损失了几百万,人家肯了结了吗?党的事你较什么真啊?”

  张文彪一听,急忙接口道:“只要人能出来,损失的钱我来补!”

  “现在不是钱的事。本来我也不该打这个电话,谁叫咱们是老朋友呢?听说那边把你的事也给牵进去了,郑市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陈指挥语气深长地说道:“好了,不多说了,你自个儿掂量着办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