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隔壁房间休息去
银电2020-07-01 14:253,398

  “行了,行了,给我坐好,还让不让人想了?”给这两美女缠上,钟教授真是有些无计可施,厉声训斥之后倒是老实了许多,目具寒光地扫视许久才让其有胆怯之感,钟教授收回眼神又似自言自语道:“这事倒是有些不好办,这军方一般不参与地方政务,钱上校又到上面汇报去了,过段时间才回来……”

  “钟教授,小马哥的为人你清楚,跟你虽然接触不多,也算是好朋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对啊,你们叫他帮忙他明知有危险也马上去了,轮到帮他的时候,又说什么军方不参与地方政务,这,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

  表妹眼眶含珠,唐妹不时地插上几句,一个白脸,一个红脸,求人办事又显得萎萎缩缩,胆怯得紧,钟教授给呛得插不上话,哄又哄不住,训又不好训,脸色白了好几回,转了好几圈,脑袋晕得象浆糊,告饶道:“两位姑奶奶,别说了,别说了哦,我这就找姜少校去,一起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望着钟教授逃离的背影,两人止泪停泣相视而笑,哼,不帮忙就找丁姐去!不一会儿,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低语声,姜少校和丁教授都来了,看来对这事都很是关切,让两人重新汇报之后,虽觉得此事有些难度,但又是不可不帮,细细研讨了一番。

  丁教授很是果断地讲道:“我看这样吧,钱上校我打电话汇报。”看了看窗外:“明天一早姜少校到市里去找曾市长,对了,朝玲,你也去,理由吗?就说这趟魅鱼事件我们要马主任再次协助调查,请市里给予支持,也好摸个底,提醒一下。具体怎么办等钱上校来了再定。”

  钟教授和姜少校点头称是,表妹、唐妹想想主官不在,也只能如此,感激一番也就随身离去。

  天更是有些阴沉,下起雨来,打开近光灯,雨刮来回荡着,车子出了警卫门口往回驶去。

  “嘭”的一声撞击,挡风玻璃上的水向上溢去,吓得表妹急踩刹车,两人猛地晃了下,更是花容失色。

  “没人啊?”

  “没人。”

  “撞上什么了?”

  “不知道,下去看看?”

  表妹握住车把手又不敢打开,有些紧张地看看窗外,风大了些,路边的草有些倒,似乎时时要钻出些什么东西来:“钟教授不是说回去时叫咱们千万别停留。”

  “那总得知道撞上什么了吧?万一是人呢?”

  “你不是说不是人吗?”表妹紧张得有些哭腔。

  “不是你开的车吗?我也没注意看,想想这地方哪来的人啊。”唐妹伸着脖子朝挡风玻璃外望去,不见一物,几滴溅上去的紫黑污点随水溢开垂挂下来,雨刮刮过拉出一条细细的鲜细血迹。

  “血!”唐妹惊恐地指着,表妹更是吓得哭泣,两人已是不知所措:“怎么办?要不你退后看看?”

  “万一是人呢?这一退后万一又压上去了,怎么办?”

  “应该不会是人吧,刚才撞得不重,也不会一下子就撞死了吧,总会有些声音。”

  提到了“血”,表妹更是惊恐地盯着前面,生恐挡风玻璃前突然站起一满身是血的人来:“我不敢倒。”

  “那,你说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

  两人沉寂了一会儿,唐妹急躁躁地叫道:“算了,算了,我下去看看,你帮我看着点。”

  “哦。”

  唐妹轻轻地推开门,小心翼翼地朝外看了看,打开折叠伞迈了出去,风带着雨钻进裙子鼓捣着向前拉去,唐妹有些手忙脚下乱,急忙捂着碎步转过车头,车前散热器格栅上满是血污,随着车前盖背上的雨水冲落,血还在一点点地滴落……

  “撞上什么了?”看着唐妹皱眉的苦脸,表妹摇下些车窗谨慎地问道。

  “还在找呢,反正不是人。”

  车底下传来不同于雨滴的“叭……叭……叭……”的声音,唐妹听着似曾熟悉,一手握着折叠伞搭着车前盖,一手挽起长裙,慢慢伏下身朝车底望去……

  天哪!一只六十公分左右深蓝花斑动物正在无力地摆动着鱼一样的尾巴,时时拍打着雨水,背鳍微微晃动,没有后足,两只宽扁的前爪扒挂在左前轮胎内侧,橡胶表层被拉出了几道深深的印痕,幸亏橡胶韧性十足,不至于爆胎。头,头已被轮胎压住一半,半侧扁平半侧变形,眼睛位于头顶,已被挤蹦出来挂在两个小穴洞边,地上满是血污……那,那尾巴的摆动只是一种神经末梢的自然反应!一种从未见过而又似曾相识的动物!

  唐妹“啊”了声惊跳起来,惶恐地向四周搜索望去……

  “乓乓乓……”车里的表妹看着她的神态很是慌张地拍打着挡风玻璃,惊恐地叫道:“唐妹,唐妹,怎么了……”

  风带着声音吹散于旷野,又被雨滴带落……唐妹恐慌地盯着四周慢步后撤,回手示意静声。道路很是宽广,路边草丛的摆动似乎有了些异样,唐妹已经退到了车门边,草丛里隐现零散红点,在沉暗的傍晚特别的明显,一只,二只……那带着寒光尖齿,硕大的幽黑骷髅头骨在绿意中突现,捕猎前绅士漫步如道道气剑直透唐妹心底……

  “啊”了半声,唐妹抛掉折叠伞惊恐地跳入车内,猛地带上门……

  “嘭!”一只硕大的头颅撞上车窗玻璃,震得车身微晃,两只前爪顺着玻璃划下,刺耳余声消荡,车窗上影着一团血污,头颅向后缓缓仰去,钩着车窗边沿的前爪带着橡胶边缝慢慢溜落,掉了下去……更多的同类弹射而来,车底也传来了吵杂的撞击声,疯狂的撕咬感觉由心寒起……

  表妹被这场景、声音已惊得脸色苍白,魂不守舍,唐妹捂着胸口后仰,惊骇地叫着:“快,快开车!”

  表妹在用力拉扯中惊醒过来,挂档猛踩油门向前冲去,车子在撞击中压着爬行动物的尸体跳跃驶去,唐妹回头向后窗望去,灰黑的柏油路上成片的黑团在跳跃争斗,周过还有在不断地聚集……

  车子驶出好远,看着脱离了危险,表妹放慢了车速胆怯地问道:“唐妹,什么东西啊?一下子冒出这么多。”

  “我想。”唐妹沉思了一会儿,心有犹豫脸色暗淡地说道:“这东西只有两只前爪,除了体形以外,其它的象极了我们以前见过的魅鱼,应该是,应该是钟授讲的,新出现的魅鱼吧。”

  ……

  王石带着看守的几人脸带怒色同时进来,马小可已知情况不妙,果不出其然来的几人把他揪起用力按在小圆木架子上,他感到屁眼有些火辣地扩张,用力健步往上顶了下,于事无补反而带来更大的重压,于是尽量忍着放松身体,压力也随之缓去,撇开头避着爆炽灯的直射:“王科长,什么事啊?这么凶。”

  王石黑着脸目光如箭般盯着,半晌功夫才问道:“你说呢?耍着我们玩有意思吗?”

  “王科长,我本身就没贪没拿的,你叫我说什么啊,说了你又不信。”马小可朝上瞄了眼:“要不,你给提个醒,我也好好想想。”

  王石继续盯着马小可,心想这小子受了这么多的苦能够忍得住,也是个不好治的主,专门来硬的恐怕不行,于是放缓了眼箭,缓声说道:“马小可,我们叫你进来,肯定是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你要老实交待。”

  “知道,知道。”

  “先讲讲五十万的事吧。”

  “什么五十万啊?”

  看着马小可装傻充愣,王石不置一笑地提醒道:“去年张文彪送你的五十万,张文彪你不会不认识吧?”

  “认识,我穿开档裤的兄弟,怎么不认识。”马小可挡开压制他的手,抬头淡定地笑笑:“那是我借的,买房缺钱借的。”

  “借的?”

  “当然借的,他们这些商人个个奸商,兄弟也要清帐目,难道还白送我不成?”

  “借的时间这么巧?正好是他偷排废水事件的时候。”

  “王科长,偷排废水是偷排废水的事,借钱是借钱的事,再说我们两人以前又不是没有钱款来往,是不是都算送的?你们这些人不要看见别人都象贼!”

  ……

  几天的休养生息让马小可把思路、应对理了好几遍,接着话题就扯开了,王石虽是老江湖,扯着扯着也差点给偏了主题,心中已是恼火,说实在的也不得不佩服,于是训道:“马小可,你老实点,你以为我们都是吃干饭的?你扛得住,张文彪未必扛得住,给张文彪顶缸的工头未必扛得住嘴!”

  马小可心里一疙瘩,低头不予理会。

  “那你说说,最近这段时间帐户里怎么多了二十万块钱。”

  “二十万?我怎么不知道?哪个帐户,谁打的?”

  “你小子别给我充傻装愣!”

  马小可哭丧着脸:“我真的不知道,真是天上掉陷阱,这个时候砸头了。谁这么好心啊?”

  “你,你有种哦,你会不知道?”

  “真的,这几个月我在省中青班学习,我怎么知道?”马小可急切地解释道:“不信,你查下我手机,有打款总会有短信吧?你知道的,我一下飞机就给你们没收了,删也来不及啊,再说你们也可以到移动公司查查看嘛。”

  “真有你的哦。”王石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已经有些耐不住性子,逛了几步向门口走去,狠狠说道:“把他带到隔壁房间休息去。”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