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魅鱼又来了
银电2018-03-22 12:303,205

  “纪检组长老徐和老王跟纪查小组比较熟悉,你们去摸摸底,到底怎么回事总得心中有数,我和老林先到市里探探风。”刘副主任看了眼林总工,心想这愣头青还得嘱付几句:“老林,这事你不能急躁,摸了底探了风咱们再以单位名义联名上报,可别一发火就干上了。对了,你和张文彪,张总,接触比较多,张总看样子和马主任关系不错,影响面也很好,要不要跟他联系一下看怎么办才行?”

  “嗯。”看着刘副主任安排得有条有理,林总工冷静了许多,毕竟是老干部,听清了也知道进退,连忙掏出电话站起来,接口说道:“他们俩是老兄弟,我马上打电话给他。”

  “我想马夫人知道这事肯定很伤心,让两位大姐过去陪着聊聊,安慰安慰。”

  “嗯。”大伙点点头,确实如此。

  ……

  听到这个消息张文彪也很震惊,看来这几天是白跑了,忽然间他觉得他辛苦编织的网竟然这么薄弱,第一次感觉有些无力可借。表妹这几天尽盯着此事,上班也就是亮亮相,了解一下单位情况也避免引起猜忌,听说马小可被双规了更是惊慌失措,早早地赶回厂里寻对策。

  张文彪突然间电话也接不过来,除了几个知道他和马小可关系的老朋友,还有唐妹、韩雪和林总工等人。唐妹很是关心,她心中与马小可还有一份情在,再说去年没有马小可出手相助,她可是要玩完了,听说麦妹在也就急急赶来。韩雪一听这事班也没去上,电话里已经哭不成泣无了主见,张文彪急忙让妻子吕雅前去劝慰。刚刚讲了几句又见材总工来电,急急忙忙地交待几句赶紧接上,一听不禁心中暗自窃喜,想不到马小可落水了还有单位里的那么多人念叨着,看来这人做直了也会有好报,有单位名义出面这戏还有的唱。挂了电话就急急地一起去,唐妹、表妹两人要跟着同往劝阻不了,想想说不定也能派上用场,也就随意了,现在是见了稻草能抓住一根是一根。

  听说张文彪马上要过来,大伙儿干脆就再等等,把事给想全了。正谈着,张文彪带着唐妹、表妹进来,惟河办的班子成员们愣了下,表妹是本单位的不足为奇,另一女的是谁?张文彪简单介绍了下,大伙儿就欣然了,都是来帮忙的。于是不再客套直接介入正题,刘副主任把大家的想法和具体安排讲了下,张文彪也把这几天跑的情况叙述了一遍,问道:“对了,你们想一下这一年来在惟河治理中有得罪什么人或企业,我在信访室查到举报惟河治理受贿二十万,有银行转帐凭证为据。”

  一听这话大伙儿都很紧张,也很兴奋,毕竟目标范围缩小了许多,事态情况也清晰了些。刘副主任挥手制止住众人的议论,说道:“老林,我看还是麻烦你去科室调阅一下咱们治理对象的清单。记住,分一下类,主要是己治理和矛盾特别突出的对象。”

  “好,我马上去。”林总工接了任务二话不讲就跑了出去,这会儿就属林总工最听话。

  几人研究了一会儿,把能想到的名单排排序,剔减删除法地理了理,目标己是有所清晰,只等林总工拿来资料对上号。大伙儿心情都很沉重,表妹、唐妹看着这神态心中不禁有些寒噤,但又不敢开口询问,生怕惹上晦气。

  “理出来了,我让几个科长给排了下顺序。”林总工抹了下几根飘零的长发,兴冲冲地进来。大伙儿把两份顺序名单核对了下基本一致,特别是大伙儿所关注的第一名人物,一时鸦雀无声。

  张文彪神情呆滞,想了半天,徐徐说道:“没想到会是他,我看你们就不要参与了,还是我来吧。”

  “你说什么,把我们当什么人看了?”林总工义愤填膺:“不就是徐副市长的小舅子吗?还反了天了,明天老子就带人把他给拆平了,若不是马主任顾忌着他的面子,有这么简单吗?”

  “坐下。”刘副主任站起身训斥了句,林总工心有不平地徐徐坐下,刘副主缓缓也随着坐下,说道:“张总,你也不要讲这样的话,若不是马主任把单位搞得有声有色,我们也早就丢了那个希望,也没人看得见我们,最多也就回到原来的样子,总不至于把我们一锅端了。”

  “这,这怎么行呢?”张文彪谦卑道:“为了小马的事连累到大家。”

  “张总,不要说了,大家都是兄弟,为马主任办这事都是自愿的。”几人正想表白几句,见刘副主任先说了也就不再开口,点头称是。张文彪也是客套话点到为止,心中巴不得上。

  ……

  几人重新合计一番定了攻防套路,刘副主任还是有些忧心重重:“最好找个跟郑副市长能说得上话的人,引导引导。”

  张文彪心中很是纠结,自个儿是不行的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郑副市长牵着鼻子逛了老大圈,这郑副市长看着和气大度,实则是老奸巨滑,这么多年他就是搭着这条线,称之为老大钻些政府漏洞,也不知道供了多少财,这次为了他小舅子还是被当猴耍了。还有谁呢?老陈,陈指挥……

  陈指挥跟郑副市长穿一条裤,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张文彪正暗自犹豫,唐妹很是心急,问道:“陈进国,滨东围垦的陈大胖子怎么样?”

  大伙儿一听眼睛一亮,陈进国倒是个角色,不禁齐刷刷地盯上唐妹,唐妹见了心中肯定,很是自信地托了丰胸站了起来,弹了弹紧腰长裙:“这个死胖子,老娘来对付。”

  ……

  计划已经安排妥当,每人于是各行其事,表妹和唐妹两人电话联系了钟教授,马小可与军合作过,拟从军方方面着着手。钟教授的科研所已经搬到了滨东围垦指挥部的所在地单建一楼。

  这两人认得方位驶车过去,出了市区上了围区快速通道,一路驶去逐渐感觉过往车辆越来越少,人烟稀至,一片荒凉。两人甚是奇怪,看看天空今日有些阴沉,可能是天气的缘故吧,这老天爷几时也懂了人的心思?两人的心情也随之沉寂下来话不多语,几辆搬家公司货车驶过,不禁多看了几眼……

  进了滨东围垦更是显得凄凉,各个工地显然已经停工,零散的高架桩机孤零零地耸立着,滨东围垦的办公区域围了好大一圈的铁丝护栏网,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根钢柱顶的浅蓝光在闪耀,远远地可以看见几个持枪士兵在巡逻。想想电话里钟教授交待的话,两人打了个寒颤,不禁加快了车速。

  核对了身份,暂收了身份证,两人按照大门口士兵指示驶到指定大楼前,钟教授已在门口等候,一年不见,钟教授看起来憔悴了许多,蓬乱而带着几丝灰白的发型更显得有些不修边幅。两人不禁奇怪地问道:“钟教授,你怎么看着精神不好啊?”

  “这一年干得……唉,别提了。”钟教授一如既往地笑得淡定:“进屋再说吧,你们俩找我什么事这么急?这里现在很危险,进了围区可千万别乱跑。”

  “这儿怎么了?”两人很是奇怪:“滨东围垦的人呢?”

  “全搬走了,你们来的时候再搬完最后一拨,以后这里就是军事禁区了,外人一般不可以进来。”钟教授好奇地白了眼:“你们两个疯丫头,最近疯哪儿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一点消息都没听说过?”

  两人心想刚才路上碰到的搬家公司货车可能就是了,更是诧异对视,一左一右地拉着钟教授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反倒暂时忘了来的目的。

  “好了,好了,先坐下再说。”被两姑娘缠着无法脱身,钟教授只好缓缓道来:原来,“火烧魅鱼”事件过去了一年,这滩涂上又出现了大量的魅鱼,而且这次的魅鱼更是凶险,已经完全变异为两栖类动物,并已初步适应了淡水生活,可在软土基处打洞,让人防不胜防,不小心被咬后毒性更是厉害,已经死了数十死人。目前,主要集中在标准堤坝以外,为防止向陆地漫延,政府已经对标准堤坝附近的人员进行了疏散,下一步将进行区域隔离捕杀。看这两人的神态还是不知情,钟教授本以为这么大的事肯定是已经沸沸扬扬,想不到这次政府唯恐引发社会恐慌,保密得还挺严实。

  “上次不是都消灭了吗?”表妹、唐妹听了有些不寒而悚。

  “唉,这海水里的鱼卵就跟空气里的花粉一样,到处都是,哪能说灭就灭光了?报应啊。”钟教授目光暗淡地叹息道:“你们这趟找我什么事啊?”

  表妹、唐妹听言这才想起来的目的,急急地把事情讲了一遍。钟教授沉默了半天,说道:“马小可这人我知道,虽然为人随意些,但很有正义感,这种事他肯定做不出来。”

  “对啊。”两美女又是使出缠身战术:“钟教授,你给想想办法,能不能以军方名义出面先把人保出来再说。”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