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五十万欠条
银电2018-03-22 12:323,379

  “干什么,干什么。”张文彪下车看见那么多人围在财务室门口,大声叫着:“出什么事了?都围在这里,散了,散了。”

  看见张文彪回来的火气,工人们也就慢慢的散去,还有几个火气大的依然围着。张文彪询问了下几个在场的工头,让他们把人拉走,终于骂骂咧咧地走到不远处指指点点的。经理急忙赶了出来,正要解释被张文彪拦住。张文彪黑着脸进了财务室目光扫了下,疑患地转头问道:“这两位是……”

  经理急忙附耳过去:“他们说自己是纪查的要查帐,还拍了桌子,所以就闹起来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当下还是先把身份说说清楚,王石急忙掏出工作证递过去:“我叫王厂,市纪查小组一科科长,他叫曹晓剑,是一科的工作人员。我们今天来……”

  张文彪接过工作证看了下,急忙堆笑着脸上前握手道:“纪查同志啊,欢迎,欢迎。”转头立马扳着脸训道:“孙经理,这是怎么回事啊?纪查同志来了你要好好配合,怎么搞成这样?”

  “我?我……”

  “这事不怪孙经理,我们刚才可能态度也不好。”

  “不能这么说,你们是领导,来我们厂子里调查也是督促我们的工作。”张文彪拉着手握个不停:“王科长,有什么事我们绝对配合。”

  张文彪的执情劲搞得王石有些不适应:“不不不,不是调查是有些问题了解下。”

  张文彪看了下财务室里的人员,笑着说道:“我看这里不方便,不如到我办公室里谈?”

  “好。”

  “请请请。”张文彪拉着王石向门外走去,孙经理也跟了过来,曹晓剑急忙拿上包回头“哼”了声,急急赶上。

  一路上,张文彪很是热情地给王石介绍着厂子里的情况,产值多少,税收多少,慈善赞助多少,多亏了市里支持,某某领导支持,还特意借机表明了人大代表身份,本来要当人大常委的,因为感觉自己还不够格……反正是把贡献、关系,如何遵纪守法吹了一大通。王石自然清楚盛鑫化工厂是市里重点企业,也就呵呵地应着。

  进了办公室就坐,孙经理泡来茶,张文彪问道:“王科长,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我们公司可是遵纪守法,也没干什么行贿的事,受贿那更是不可能了,我们是企业嘛,哈哈哈。”

  王石拿出银行清单,单刀直入:“张总,马小可你应该认识,我们查到去年有个五十万的款打给他的妻子韩雪,是从你的帐号上划的,核实一下。”

  “马小可?马小可怎么了?”张文彪很是紧张:“他不是在省里中青班培训吗?”

  张文彪了解甚是清楚,王石不由得心中咯了下,试探地问道:“你跟他是……”

  “哦,我跟他是兄弟,穿开档裤长大的兄弟,他出什么事了?”

  王石一听,看来这次真是来得有些冒失,没想到这一层,但根据调查情况来看,这俩人不应该有这种关系,平时政坛上也没听人说过。曹晓剑见王石不语接口道:“他有些经济问题,我们正在调查……”

  王石反应过来已有些晚,碰了下曹晓剑止住话,笑着说道:“只是组织谈话,了解下情况。”

  王石的小动作张文彪早已看在眼里,停了小半会儿静静地说道:“组织谈话,我看没那么简单吧,人,恐怕都被抓起来了吧?”

  “张总,人是请过去了,讲清楚了不就可以出来,希望你能配合。”

  “刚才那位说是经济问题?”张文彪很自信地说:“我跟他是兄弟,政界知道得不多,因为我这兄弟犟得很,看不起我这生意人。说他受贿,鬼才相信,如果他要钱,要多少我给多少,只要他愿意我可以送给他我所有财产的一半,甚至全部。我早就跟他说了不要干政治,他就是不听,你看,这不出事了,唉,就是犟,这倒好,把自个儿给犟进去了。”

  张文彪讲着讲着有些沮丧,王石听着当然觉得不信,但又不似假戏真做,最起码俩人关系不错。见面识三分,回想起这两天和马小可的接触,还是有着一股子的正气,不是贪婪狡诈之人,如果不是大贪大奸,最多也就是个随性不注小节之人。

  “切……”曹晓剑毕竟稚嫩,不由得打起鼻冲来。

  “张总,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们会充分考虑和调查的。既然有反映就会有调查,这也是组织程序,我们希望张总能积极配合,把问题搞清楚。你是知名企业家,也是人大代表,应该知道我们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帮助他们预防、改正错误是我们的职责,”

  “好吧,我会配合,但希望你们也不要矫枉过正。”张文彪痛苦地抬起头:“我确实借给他五十万,是我妻子跟他妻子闲谈时知道他购房时办了按揭贷款,你也知道两夫妻靠工资还贷是比较辛苦的,这小子犟得很,又看不起我这生意人,我帮他还又不肯,只好打给他五十万,希望能减轻他还贷压力,当时他执意不肯,最后他妻子打了借条才算罢休。”

  “那借条呢?”

  “在我老婆那儿,我打电话叫她找找看。”张文彪说着给吕雅打了个电话讲了半天,接着说道:“我这老婆东西经常乱放,找着了马上送过来。我这兄弟在你那儿一切都好吧?”

  “好,好。”王石应着,心里暗自纠结,既然兄弟好到这个程度,干吗还要打欠条呢?还真有些理不清:“我记得银行转帐的日期好象是盛鑫化工厂排废水事件的时候吧。”

  “怎么?王科长是把这两件事联在了一起?”张文彪的声音有些严肃:“当初管子拉我厂里过是郑副市长要我支持市里工作定下来的,滨东围垦的陈进国指挥也在场,我也是看在我兄弟干这事的份上。后来虽说发生了些事,违法之人也已经绳之于法,我们公司也接受了罚款和市里要求的慈善捐助,王科长是要旧事重提还是要硬扯在一起?”张文彪站起身:“我们现在就可以到市里讲讲清楚!”

  “张总,坐下,坐下。”王石笑着按下张文彪:“时间上正好对得上,我们也得问问清楚,免得误会嘛。”

  “王科长,我在商界打滚了十几年,没想到用人不当,碰上这么个混蛋……”张文彪拉着王石就侃起来,这商人侃也是一种本事,一侃起来说没完。

  王石起先还想听出些信息,听着就感觉无味了,不时地看看手表,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张文彪的妻子还没过来,看张文彪的样子不似作假,心想再等也是无用不如先回去再说,于是打断话说道:“张总,张总,我看这样子,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再向你了解,希望能够给予支持。”

  “再等一下嘛,我打电话催催。”

  “不用了,不用了,如果找着了,打个电话我派人来取。”

  “这样啊。”张文彪迟疑了下说道:“也行,王科长信得过我,欠条一拿过来我就送过去。”张文彪语重心长地拍拍王石的手:“王科长,我这兄弟性子太犟,容易得罪人,不过为人正直,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不然咱们的老书记——省政府贾副秘书长和部队的钱上校怎么能看得上他呢,听说这次到省里中青班培训,还是贾副秘书长亲自点的名。在里面还得你多关照关照。”

  “好说,好说。”听着话里的音,王石心中自然有数。

  刚送到门口,吕雅开着跑车急急赶来,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文彪,找着了,找着了,这么急,出了什么事啊?”

  张文彪不予理会,接过纸条递给王石:“王科长,这就是欠条。”

  王石接过纸条看了看,又皱眉沉思了下,笑着说道:“张总,这欠条你还有用,复印一张就行了。”

  孙经理急忙接过去复印。吕雅在一旁催问:“这谁啊?”

  张文彪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纪查的王科长,小马给叫进去了,说是经济问题,他们来了解些情况。”

  “什么?小马哥给叫进去了?还,还经济问题?”吕雅愣了下,突然剑眉一竖:“我看这些人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被木鱼敲了,我小马哥会贪钱?你舍不得给,我还能给个百千万的呢。”玉指一指,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还把人给抓了,那地方是人呆的吗?出来就剩半条命了……”

  张文彪慌忙按下手抱住:“你少说几句,吵什么吵?”回头陪笑着说道:“王科长,不要见怪,我老婆一直把小马当哥看,关系好着呢,所以,所以一听就急了,对不起,对不起。”

  王石起先还看这女人挺文雅的,谁知说变就变,不由得退后一步:“没关系,没关系。”

  孙经理拿来复印件,王石接过就告辞走了,曹晓剑今日几经惊吓,已少了刚来时的威风,看这情形急忙灰溜溜地快步跟上。

  “文彪,你得快点想办法救救小马哥啊,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嘛,你别急啊。”

  “那你还在这跟他们瞎扯什么?”

  “人家来调查,咱们总得配合吧,小马还在他们手里呢。”

  “我不管,如果冤枉人,我管他什么纪查。”

  ……

  王石和曹晓剑快步离开,后面传来两夫妻的吵闹声和孙经理的劝解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