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被困盛鑫
银电2018-03-22 12:353,232

  酒后倦人,张文彪洗了洗上床休息,打开电视看了会儿,心绪不定又把它给关了。正想钻进被窝睡觉好理理明天的思路,被正在玩IPAD购物的吕雅叫住:“这么早就睡了。”

  “明天还有事呢。”

  “雪梅找你什么事啊,我问她又不说,看样子挺急的,这丫头没什么事吧。”

  张文彪呆滞了一会儿,重新坐起来:“小马出事了。”

  “什么事。”吕雅一听急忙放下IPAD,关切地问道:“他不是在外面学习吗?”

  张文彪拂了下头发:“给纪查小组带走了,昨天早上下飞机就给带走了。”

  “纪查小组?韩雪姐知道了吗?”

  “先不告诉她,我再想想办法,省得吓着她。”

  “你怎么知道的?”

  张文彪把知道的情况详详细细地说了遍,讲到银行帐户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吕雅推了推:“你倒是快讲啊。”

  张文彪举手示意了下,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妥,吕雅呆看了下又要催促,刚碰到手臂就被训了句:“别吵!”

  吕雅吓了一跳,张文彪还从未对她这么凶过,但也知道事关小马哥也就不敢言语。过了一会儿,张文彪说道:“这样,明天早上你去找韩雪写张欠条。”

  “什么欠条啊?”

  “去年‘火烧魅鱼’时,我不是打了五十万给他,记住,时间要写当时的日期。”

  “咱们两家用得着欠条吗?再说当初人家还给你,不是你拦着硬不肯嘛,韩雪还气着我呢,说我不给她帐号,现在找人家要欠条,你就缺这几个钱哪?我不去。”

  “叫你去人你就去!”张文彪很是武断地训了句,想想急忙哄着解释:“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两兄弟讲什么钱啊?现在纪查小组在查银行帐户,万一查到了五十万就麻烦了。”

  “你们两兄弟的钱,关他们什么事啊?”

  “我说,我说你这脑子是不是,是不是进水了啊?”张文彪急得有些说不出话来:“那打款的时候不是正好咱们,咱们公司排水出了事,我们自己能说得清楚,但纪查小组查到了不就是我行贿他受贿,现在正想找他麻烦能说得清楚吗?写了欠条就变成借款了。”

  “哦……”吕雅想了半天才想清楚:“行,不过我跟韩雪怎么说呢,我一要她不就知道情况了,要不然我让她打回来就行了。”

  “你瞧我该怎么跟你说呢,真是呆家里呆傻了。”张文彪气得指着骂道:“现在让她打回来,不明摆着有问题嘛。你就说我跟马小可说好了的,如果她问,你就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不就行了,”

  “好,我来想办法吧,不过她迟早也会知道的啊?”

  “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那她打电话给小马哥没接怎么办啊?”

  “你这几天多过去陪陪她,看她的表情再说。”

  “那……”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啊,睡了。”张文彪一关灯钻进了被窝。

  “那你得快点想办法救小马哥。”吕雅呆了一下,徐徐地钻进被窝,想了想,轻轻地拍了下张文彪:“看你凶的,看在小马哥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

  “诶,雪梅怎么回事?我看她急得快要哭了,关心是要关心,也不必关心成这个样子。”吕雅自念自道着。

  张文彪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来:“她在那上班,关心是正常的,谁象你这样没心肺啊?”

  “你……”

  “别瞎猜了,闭上你的嘴,睡觉。”

  ……

  第二天,张文彪一早就到了市府大院,心想着到信访室主任那儿摸摸底,看看时间还早,去了会不会让人看见太突兀?于是就到了市府办转转,市府办是消息灵集之地,说不定能探到些什么消息。

  郑副市长的秘书他最熟悉,几个秘书坐一个办公室,张文彪进去之后旁敲侧击地胡扯了大半天,看来消息还没传过来,正想离开郑副市长走廊里过来,看见张文彪笑着问道:“张总,来找我啊?”

  “哦,过来看看。”

  郑副市长开了门:“进来吧。”

  张文彪心中忐忑不安,正想找个理由开口,郑副市长一边倒水一边问道:“马小可的事吧。”

  “嗯。”张文彪心中一喜:“您知道了……”

  “早上党委会议刚开完,听说纪查小组那边已经吱会过。”

  “郑市长,您看这事怎么办好呢,小马他……”

  郑副市长端来茶水,笑着说道:“张总,这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去年的事你们俩也有关联,别到时候把自己给绕进去。”

  “郑市长,您也知道我们俩是兄弟,这事总得给想想办法。”

  “张总。”郑副市长脸一黑:“去年的事我是硬压下来的,贾书记、曾书记也给面子,要不然你早就进去了,现在你插手这件事,万一联上了查出些什么事,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好多说什么,张文彪急得团团转,嘀咕着:“这可怎么办好呢,总得做点事啊。”

  郑副市长看着心里自然明白,说道:“这样吧,人家刚查咱们就插手不合规矩,过几天我问问。”

  “那太好了,谢谢,谢谢。”张文彪十分感激,过几天就过几天吧,刚通报过来确实不好直接插手,插手了也没用反而容易猜忌:“郑市长,麻烦你了,那我先走了。”

  “嗯。”

  既然郑副市长都这么说了,张文彪觉得直接到信访室找人不合适,既然已经吱会市里派出所也不用去了,决定先回厂再说。

  再出大院就碰到信访室主任办事回来,未来得及打招呼就被拉到了一旁:“你还有空在这闲逛,听一科的小曹说银行帐户全给调出来了,有一笔款跟你的公司有关,可能现在已经去了你的公司。你这段时间别来找我,不要用你的手机打电话谈这事,既然找上你就可能监控了,不说了,我先走了。”

  信访室主任匆匆讲完就走了,张文彪傻呼呼地愣在那里,手机响起是财务室的人来电,讲的正是这事,王石带人来查帐!张文彪吓了一跳,急忙嘱咐他到之前坚决不能查!又电话联系了厂区主管的孙副经理交待一番。想想,掏出另一个手机,这手机还真是专用,芯卡注的是别人的名字:“喂,怎么样了?”

  “办好了,她……”

  “很好,就这么说。”张文彪一听“办好了”三个字,急忙关掉电话,心也落了一大半,整了整精神,慢悠悠地让司机驾车向工厂驶去。

  马小可和直系亲属的近几年的银行帐户清单全被调了出来,清单中发现一笔五十万是张文彪转给韩雪的,韩雪是马小可的妻子,起先还不怎么注意,看了看日期正好是去年鑫盛化工厂偷排化工废水的时候,还拘捕了一个工头。

  王石记得比较清晰,当时听到这个案件的时候就提出了怀疑,本想了解了解,结果公安动作很快迅速审结上报,市领导也很快督促相关部门做出了罚款,并以慈善赞助污染整治为名匆匆了结,也就不查了。偷排化工废水是通过惟河办管道出去的,这个时候打款肯定有问题!说不定这里捞着的就是大鱼。

  张文彪是人大代表,未经人大摆免是不可以带人的。早上王石带着曹晓剑去了盛鑫化工厂想来个突然袭击摸摸底。可能平时办案顺惯了,想得过于简单,刚一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了下来,曹晓剑气不过争吵了几句,终于出来个经理模样的人来不容易才解释清楚,进了财务室刚一问转帐的事,就被误认为是来查帐的,要求出示证件,拿出了工作证又说是这个证件无权查帐,还被怀疑成是假的,真是斯文人碰到愣头青,有理讲不清。

  纪查小组平时办案不管什么人见了都得抖三分,碰到打工的还真说不清楚,老板又不在,王石正想着先撤。这时曹晓剑给呛得说不出话,习惯成自然地拍了一下桌子想震一下,结果只是把财务室的人吓得愣了下冲出屋子大叫:纪查打人了,干部打人了!

  一大群工人听见丢下手里的活,拿起工具就围了过来吵吵嚷嚷地把两人堵在了房间里,刚才的那位经理急忙跑来拼命拦在门口不让人进去,大叫着:静一静,静一静。但被吵闹声盖住起不了多大作用。

  曹晓剑此时吓得脸色都白了,躲在王石身后不敢言语。这种情况下讲是讲不清楚了,万一被打了也白打,王石还真没想到会碰到这种情况,只听说盛鑫化工厂管理很规范,很严,没想到这厂子里的工人也太牛逼了,不仅牛逼还会扯,这一扯不知扯到那里去了。

  看来这次来得确实有些冒失,王石心中也是暗自后悔,捏着一把汗。现在也只能依附赶来的经理,经理够辛苦的,拦得汗都出来了,场面勉强好了些,工人们没象刚才那么冲动,但也不肯就些散去。经刚才那么一叫嚷,厂里的工人都聚了过来,人是越来越多,话是越来越杂,指指点点地议论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