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又入古镇
浅水珊瑚2018-03-28 11:192,084

  湘琴点点头:“我其实也是想到这个,如果冥冥之中,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他这样,我的确心里也会不安。陈斌是个警察,一向细心谨慎算了,不然不会调查那么多秦家大院的资料。以我和他现在的关系,他也不会告诉我他要去青石镇的原因,所以,我一定得去看看。”

  我低声地问了一句:“你难道不恨他吗?他和那女的……”湘琴微微一笑:“我做不到恨他,我们也回不到过去了,但是我却依然想帮助他。”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感情的事情由不得外人评说,我没继续说下去了,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我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湘琴把我叫醒,我才发现已经来到了青石镇,我下了车,站在五丰桥上看着青川江,镇上还是那么地安静、悠闲、与世隔绝,似乎游客都不见几人,它的样子和我梦里将近百年前的场景一模一样,但我却陌生地感到忐忑和心慌。“

  一尤,别看了,我们把车开到镇子西头,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湘琴在车里叫着我。我答应着,急步跑向车。

  我们在秦家大院外面的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寻到一家旅店,这里是通往秦家的必经之道。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再过几个小时就会等到陈斌。我和湘琴把东西卸下来后,就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停好,料想陈斌也不会看到。

  我俩随便找了家餐馆吃饭,青石镇有很多特色的美食,灰豆腐、石榴花、盐焗鸡、各种野菜、也有很多清真菜馆,但我们此刻却无心吃饭,有一搭没一搭地吃起来。

  我们住在旅店二楼的房间,房间有一个小小的露台,正好对着小巷,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不知陈斌什么时候会来,我甚至在想,他会不会来。正胡思乱想着,湘琴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向下看。

  小巷的尽头,远远走来一个背着双肩背包的身影,他身材高大,面容清秀。这正是陈斌,看着他越走越近,我却愣了神,总觉得他像记忆里的某个人,却一直想不起来。

  “一尤”湘琴小声地在我耳边说:“果不其然,他去了秦家大院,今晚肯定要住在那里了。”我点头:“看来我们晚上得走一趟了,可是,怎么进去才会不被他发现?上次我昏迷不醒、你额头也受了伤,那里的人一定对我们印象深刻了。”

  湘琴思索了半天,缓缓开口:“我倒有一个主意,你记得那阁楼旁的通道吗?据说是秦老爷为了某一天逃命,修的一条通往后山的山洞,既是这样,我们就从后山进去!”

  我被她这主意惊了一下:“你真打算夜探秦府?不若我们直接去找陈斌,问个究竟?”她敲敲我的头:“别傻了,只有这样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许,才能救得了他。”我点点头,看来,只有这样了。就等夜晚了。

  这天夜里九点,我和湘琴已经背着背包走在了去后山的路上,夜晚天气寒凉,我们都穿上了外套,暗淡的月光笼罩着大地。夜里的青石镇小巷里更是空无一人,寂廖空荡,安静得可怕。

  一幢幢民居都关着门窗,看不见一点灯光,不知道有没有人居住,巷子外的树倒映在民居的影子,像极了一张张躲在门窗后偷窥的面孔,我忽然想到那个惊恐惨叫的白发老妪,心里一紧,赶紧抓住了湘琴的手。

  湘琴拍拍我的手:“没事,一尤,这里什么都没有,前面的楼梯就上山了,绕过去就到了。”夜晚的秦家大院看得见些许灯光,凭着这些灯光我们能分清大概的方向,后山有很多座寺庙,所以这里的小路全都修建了石梯,湘琴拿出电筒,我们靠着电筒的光亮迅速沿着石梯走上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概一个小时,我俩已是累得气喘吁吁,绕过了好几座寺庙,已经来到了山顶,这里望去,夜色里的青石镇廖廖灯火,似梦非梦。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喝了点水,我眼尖地发现山顶右侧有一条通往后山的路,只是这条路非常难走,这样的路白天攀爬都很难走,更别说晚上了。

  山间的泥土小路,两旁都是草,由于前几天一直在下雨,深夜的泥土闻起来有一股湿湿的味道,我回头对湘琴说:“我在前面拿着电筒,你跟着我的脚步走。你记着留意看看这后山哪里有山洞。”然后,我小心地往下走去,山涧的阴影像一个个巨大的怪兽,盯着我们,我不由得心里恐慌,脚下加快起来,湘琴紧紧地跟着我,我忽然脚下一滑,湘琴忙喊:“你小心一点!”

  话音未消,我已经滑下了斜坡!昏头转向中不知道摔了几个跟头,终于在一棵大树前停了下来,湘琴飞快地连摔带跑地冲了下来,说:“你没事吧!”我动动胳膊和腿,骨头没事,就是头有点昏,手肘擦破了皮,流着血。湘琴取出背包里的医药包,用矿泉水冲洗干净伤口处的泥土,小心地用纱布包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站起身来:“没事,我们继续走吧。”湘琴愣在那里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身后的大树,我推推她,她纹丝不动,我心里开始发毛,慢慢向后转过身去。

  树后还是黑乎乎的山和影子,什么也没有啊!湘琴突然开口了:“你看那草丛旁边,像不像一扇木门?”刚刚的电筒摔掉了,我赶紧取出背包里的另外一支打开照过去。

  咦,那草丛旁还真有一个木门,木门外挂着一把生锈的铁锁,外面还围着一个铁栏杆,上面贴着一个告示牌,我走近一看,上面写着:此处坍塌,勿进!湘琴随后走过来,她试图推了一下木门,纹丝不动。我灵机一动,取出包里的瑞士军刀,把螺丝刀拧出来,把它放在锁圈里,两手用力往相反的方向一扳。只听咔的一声,锁应声而开。

  那门里面究竟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胭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胭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