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话 闹剧不断
口耐的夭夭2016-12-16 03:493,281

  第19话 闹剧不断

  “对了,你怎么会认识我的?”顾医问道。

  张伯恩笑道:“呵呵,我见过令尊,他吃饭的风格可是很有名的,陈公子颇有乃父之风啊。”

  接着忙解释道,“我这可不是取笑你,而是欣赏你的直率。”

  “嘿嘿,见笑了。”顾医想不到自己歪打正着,还真给蒙对了,他可不是无凭无据就猛吃喝的,相反,他这是在学唐靡,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对方这种坏习惯,吃完饭不洗手,还到处乱擦。

  之所以他要那么做,是有根据的,因为陈少爷是个暴发户,随随便便能拿出十亿,并且想要走邪道,说明这种人不珍惜不怕死,也一定没教养。

  然后他模仿了一下自己想象中的人物,果然一矢中的。

  林雨薇听后也惊讶万分,在她心目中,那些贵族子弟都是很温文尔雅的,谁会想到还真有这种小农经济思想的人,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但张伯恩是谁?张氏集团又是什么?她为什么从没听说过?

  突然,她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什么钻石大亨吗?

  林雨薇露出了笑意,只要一切和钻石有关的线索,她都不会放过。

  但这时,刚才和她跳舞的江公子又来了,“陈小姐,有空陪我喝一杯吗?”

  “哦……好。”林雨薇不好拒绝,但又舍不得放弃另一条线索。

  只见顾医朝她使了使眼色,示意她放心去。

  “来吧,这边烟味好大的。”江公子将手勾在了她的肩上,不容分说将她带走了。

  张伯恩也注意到了顾医的眼神,于是问道:“贤侄是不是不愿让女伴被勾搭呀?”

  “没……没有啊。”顾医忙回答道,“我答应过馨儿,不干预她的工作。”

  “真是一朵漂亮的交际花。”张伯恩点上了一支雪茄,“其实,你心里十分喜欢她吧?”

  “诶?哪有?”顾医忙否认道,“虽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我只把她当妹妹看待。”

  “骗自己可不好。”张伯恩一脸玩味的笑意,“你若不爱她,怎么会送她价值一亿的‘银河泪’?”

  “银河泪?那是啥?”顾医不解道。

  “陈公子真是喜欢开玩笑。”张伯恩脸色略变,“你这是在侮辱我的眼光。”

  顾医立刻反应过来,“张叔说的是馨儿的项链吧?”

  “除了这个自然没别的。”

  “哎,那个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就随便在家里拿了根钻石项链送她,管它值不值钱,她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嘿嘿,陈公子真是财大气粗。”张伯恩赞道,“这样一来,陈小姐就是今日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啊。”

  “过奖过奖。”顾医难得装逼一回,感觉十分到位,“我这人向来低调,不喜欢张扬,只是真没想道那根项链那么值钱。”

  “既然贤侄那么无所谓,不如割爱给老夫吧。”张伯恩提议道,“我出这个数。”说着,就竖起来三个手指。

  “三亿?”

  “没错。”

  顾医不由吞咽了一口,想不到一根小小的项链居然能卖三亿,那自己当兵吃饭还有意义吗?

  “成交!”他觉得有这种便宜不赚的就是傻瓜,然后了立刻将林雨薇拉了回来,将情况与她说了一下。

  “哦?是吗?”她听后故作震惊,“如果张叔真的喜欢,那卖给他又如何?反正有了三亿什么不能买呀?”

  “是啊是啊,你能理解我太好了!”顾医表现得十分激动。

  林雨薇想拿下项链,但一摸领口,居然摸了个空,“咦?项链呢?我那值三亿的项链呢?”

  她这话说得很响,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你再找找,再找找!”顾医一听项链没了,也不由心急,“那么大串呢,一定不会找不到的。”

  “没啊,真的没啊。”林雨薇在身上上下下摸索着,但哪里都找不到。

  “不会吧?你会不会掉厕所了?你快去找找看?”

  两人忙跑向厕所,可里里外外都找遍了,还是没有踪影。

  宾客们知道事情闹大了,始终三亿不是小数目。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别墅里的佣人会不会捡到呀?”

  这下可好,贾四方顿时头大,他将佣人都召集过来,一个个询问,结果还是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在已经是十点了,有些宾客想回去,但张伯恩却说道:“我觉得在钻石项链找到前,谁也不能回去,要不然就是嫌疑最大的人。”

  听此一说,众宾客怨声载道,这些都是社会名流,平时应酬很多,哪有空留下来等他们破案?

  但大伙又不愿让自己背负嫌疑,因此情况很僵。

  就在这时,外面警笛响起,贾四方打开门一看,只见豪宅已经被十几辆警车给包围了。

  “该死,谁报的警?”他不由勃然大怒,本来可以私了的事,现在却要闹大了,警方出现的话,记者也会出现吧?那些段子手会将今晚发生的事夸大十倍发到网上,他们的友情聚会也会变成肮脏的交易,或者上流社会的糜烂和腐朽。

  他忙抓着顾医,恳求道:“陈少爷,你那三亿我赔!但请保持沉默好吗?别让警方介入。”

  “贾叔放心,不就是三亿吗?”他又开始装逼炫富了,“我老爸前几天给了我十亿零花钱,我都没地方花呢,你这三亿就免了吧。”

  所有人心中感叹,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啊。

  贾四方不由松了口气,这里的人他敢得罪谁?如果事情不了了之那真的是最好的。

  过了一会儿,警察冲了进来,带头的那人穿便衣,三十来岁,嘴里叼着根牙签,看起来拽上天的样子。

  他将目光一遍又一遍扫向了宾客,吓得一些女伴连忙低头,搞得现场气氛就像集体嫖娼被逮正着似的。

  贾四方忙招呼道:“几位爷,不知有何贵干?”

  “有人举报,这里在进行国家级文物的交易。”警察回答道,“我劝你们乖一点,配合调查。”

  “怎么可能?”贾四方急了,“我们只是普通的联谊会,哪来什么交易?”

  “好了别废话了。”男子一把将他推开,接着吩咐道:“把所有人都带走,一个个审问!”

  “是!”几十名警察冲了上来,拿起手铐就要铐人。

  “统统给我住手!”贾四方大喝道,“谁允许你们在我的地盘抓人?”

  带头警察斜着脑袋看对方,“贾老板,你啥意思?妨碍执法是吗?”

  “你们到底是警察还是流氓?”贾四方质问道,“你们的搜查令呢?逮捕令呢?无凭无据,凭什么乱抓人?”

  “是啊,许北闯,谁给你授权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站了出来。

  名叫许北闯的警察招呼道:“哟,冯局长也在这儿呀,那对不住了,只能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放肆!”冯局长气得火冒三丈,“许北闯,看来你是不想干了,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那我今天还是一名警察,带走!”许北闯毫不容情。

  几名警员上前将冯局长铐了起来,他急得大叫:“你们这帮混蛋,都瞎了吗?我是公安局局长,你们居然敢铐我?”

  “哼,你还嘴硬呢。”许北闯拿出了一张逮捕令,“看看,这是省公安厅下发的授权书,我宣布,由于涉嫌滥用职务,现在正式逮捕冯二宝,接受革职查办!”

  “冤枉啊,你们狗血喷人!”

  冯局长被带走了,贾四方感觉失去了大树,以后这个生意还怎么做呀?

  “还有你!”许北闯指着贾四方的鼻子,“姓贾的,你涉嫌窝藏赃物,劝你老老实实献给国家,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别……别开玩笑了!”他吓得额头直滴汗,“我是守法公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给我搜!把可疑的都带走!”许北闯一声令下,几十名警察蜂拥而入,开始到处翻查,将家具弄得乱七八糟。

  “住手,住手啊!”贾四方心在滴血,眼睁睁看着那些名字画和古董被粗暴对待,一股脑装进了麻袋。

  这时,许北闯走到了林雨薇附近,顾医见他们似乎在眉来眼去,他就知道其中有文章。

  突然,许北闯一把拉住林雨薇的手,大声道:“好啊,你不就是通缉犯陈馨吗?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功夫。”

  “啊,你认错人了,放手啊!”林雨薇吓得尖叫起来。

  “你还狡辩?跟我走!”许北闯将她给铐上了。

  “等等!”顾医忙阻止道,“警察同志,我的朋友犯了什么罪?”

  “她是盗取银河泪的重大嫌疑犯!”许北闯对他倒比较客气,“陈先生,我知道你是正经生意人,你们一家都是慈善大使,但不能因为善良而被蒙蔽了双眼,这个女人心如蛇蝎,以后千万别和她来往!”

  顾医心想,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林雨薇依然狡辩,“你们无凭无证,凭什么说我偷了银河泪?”

  这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警官,我举报,这个女人刚才还戴着一串钻石项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萝军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萝军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