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难以辨认的丧尸
冰空涯2016-12-16 03:584,143

  烤箱在前面的配菜生处,穆星把刚才的油炸鸡翅装盘后就将剪得乱七八糟的鸡腿肉放进前面的烤箱。他忐忑地打量了一遍柜台前的那些怪人。

  然而,就在他刚要把放有鸡腿肉的盘子放进前面烤箱时,大汉却叫住了他——

  “别放了别放了,就把那生的拿过来!”

  听见大汉突然对他讲话,穆星本能地一颤。

  没有顾忌经理他们的脸色,穆星索性直接把那一盘剪得乱七八糟的鸡腿肉放到了柜台上。

  大汉抓起一块鸡腿肉,便放进自己的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烤肉的汁液顺着他的大嘴往下淌,滴在他的衣服上。女经理看到这一幕,吓得张开嘴,却说不出话,她的冷汗滴下来,融化了她的妆。

  然而,大汉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事件引到高潮——

  “奶奶的!这肉和人肉差远了!”

  猛然惊觉,穆星瞬间回想到了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他转身瞥了大汉一眼,对上他的眼神后,便被他眼底毫无人性的冰冷给吓得颤抖。

  穆星拉了一下一旁女经理的袖口,快速在她耳边说了句:“快跑。”

  “季云,快!”男配菜生对一旁耷拉着眼皮配菜的女配菜生使了个眼色,做了个手势。

  那个叫季云的女配菜生满脸疑惑地走过去:“赵源,有什么事么?”

  “你没发现这群人不正常么?”叫赵源的男配菜生把季云往身边一拉。

  看见赵源也发现了什么,穆星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群人,或许会像今天早上的老头一样攻击他们,而且攻击地更猛烈!

  “经理,你们快从厨房的后门逃离,这些人不正常!”赵源虽然只是个配菜生,但在此时却很有领导的样子。

  女经理看见他如此认真的样子,便点了点头,忐忑地望了这些人一眼后,便走到厨房,拨打起了电话。她打的号码当然是——110。

  穆星、赵源、季云也都相继走近厨房,赵源关上了厨房的门。

  “警察先生……我们这里,似乎有人要闹事的样子……”女经理拿着水果手机说。

  “似乎?还没闹事打什么电话,等他们闹起来了再打!对了,记得把现场拍下来发到警方的网站,否则我不会随便信的!最近乱打110的人太多了!”另一边没好气地说。

  “警察先生……您来嘛……我,我害怕……”女经理扭捏作态地撒娇起来。看见她这个样子,穆星便感到有些想吐,虽然她长得有几分姿色,可在穆星的眼里她就是只烂桃花。

  “呃……好吧,但你可不要骗我哦!”那招似乎起了作用,另一边的男子,态度缓和了下来。

  “嗯。”女经理半倚在墙上,故作娇羞地笑着点了点头,两个小酒窝十分经典。

  然而这时,大厅中却传来了一声惨叫,穆星透过小小的圆窗,依稀可见外面发生的混乱。

  一道鲜血不知为何溅洒在窗户上,躲进厨房里的季云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吵得穆星赶忙遮住耳朵!

  此时,穆星和女经理站在靠近仓库和冷库的左边,而赵源和季云则站在靠近油锅和面粉台的右边。

  一旁的女经理吓得流出了眼泪。外面又传来的动静,女经理身体一颤,一声尖叫后,竟一下子抱住了身边的穆星,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像是要钻进他怀里似的。

  想到了这女人曾经的黑历史,一阵反胃的穆星真想一下子把她推开。然而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她的眼泪滴在了他手上,是那么温热。

  “小星……我好怕……”女经理紧紧地搂着穆星。

  此时的穆星也只能忍耐着她如蛇般嫩滑的臂膀,忍耐着她搂过了千百个男子的臂膀。为了让她安静下来,他忍着反胃到想吐的冲动,像是摸着母猫般抚摸起她精心打扮过的染成红色的头发。

  穆星心想,等这个事件平息后,他就离开这里重找工作,感情洁癖的他可不想被这个绿茶婊纠缠!

  “那……那些人真的要吃人么?小星……”手指在穆星胸口画着字,女经理颤声问。

  穆星忍耐中……

  一旁的季云听见“吃人”两字,又是一阵尖叫,他的尖叫声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女经理搂得更紧了。

  感受着紧紧贴着的柔软胸脯,穆星哀叹——他这辈子是做什么孽呢?明明想找个纯洁的女朋友,然而却总是遇到这些不纯洁和装纯洁的家伙!

  “拜托,你能不这么大声么!”穆星没好气地冲右边的季云喊了一句。

  季云打量了一会儿穆星和女经理,又看了看身旁的赵源,便索性把赵源搂在怀里——反正这是特殊时期,不搂白不搂。

  但季云毕竟没有女经理那么开放,长相抱歉的她,也只是似搂非搂地将手臂架在他的脖子上,似乎在等待着下一个尖叫的时刻。

  穆星本能地转头看向身旁的赵源,他神色淡定,看不出恐惧,眼底却是没有感情的冰冷……

  穆星顿时心头一凉。被那只“母猫”抱着的他艰难地走向后门——竟发现,后门被锁起来了。

  “是谁把后门锁起来了呢?”穆星用没有被那家伙胸部挡住的左手擦了擦汗。

  “我看见……好像是……赵源锁上的。”搂着他不放手的女经理忐忑地看了看一旁的赵源。

  “赵源,后门是你锁的么?”穆星问。

  赵源缓缓看向穆星,由刚才的面无表情转到了微笑:“是的,我怕那些人从后面进来,所以……”

  对人表情敏感的穆星却依稀可以辨认出他眼底中隐藏不了的冰冷与无情,这种看人的能力便是穆星的长处。

  “后门进来……后门通向的是另一条街,就算他们要从后门进来,我们也有机会逃脱吧?”穆星眼里透出一道寒芒,“赵源……你到底是谁?”

  “呵呵,似乎被你发现了啊!”

  听了他的话,赵源的脸又变成了冰冷,他的手指甲逐渐变尖,缓缓滑动在季云略胖的手臂上,在滑到手腕的瞬间猛地用力,只听见季云啊的一声惨烈的尖叫,伴随着腕骨碎裂的声音。

  ——这家伙,也是“隐藏的丧尸”!

  穆星被吓得猛地甩开抱着他的女经理,拿起挂在墙上的剪刀,与面前的赵源对峙起来。

  “呵呵,你以为你一个人类,用一把这样的东西就能对付丧尸么?”赵源嘴角裂开冰冷而残忍的笑,紧接着……

  赵源左手成掌,猛地戳进季云的胸口,鲜血便如同打开水龙头一般哗啦啦地从胸口被打开的洞中流淌了出来!

  季云嘴角淌出鲜血,脸色惨白中带着绝望,和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她倒在厨房的墙壁上,缓缓下滑,在墙壁上留下一抹触目惊心的鲜红

  “你们两个……也会被我杀死……然后被‘血肉模糊’地吃掉,哈哈哈!”赵源狂笑了起来。

  “赵源……你不能这样子……赵源……”刚才被穆星甩在地上的女经理,目光颤抖着看着眼前那个昔日的员工,似乎想要唤醒他的一点理智。

  “赵源?那小子的意识已经没有了……或许可以说,他的灵魂被我给吃掉了!哈哈!”舔了舔左手上的鲜血,赵源一脸邪恶。

  ——此时的他,已经不是赵源了,穆星无论怎么看都能看得出。

  “噗噗……”门外传来了那些“隐藏的丧尸”们拍门的声音,每一下都震动着穆星和女经理的灵魂。

  “哈哈……看见外面的那些丧尸了么?他们都是我的同类,都混杂在人群中,呵呵……我告诉你们把,你们人类都会灭亡的!哈哈哈……”赵源又狂笑了起来,现在的他似乎比一个邪教份子更加疯狂。

  “胡说……人类什么时候灭亡过呢?无论在哪个时代,人类都顽强的活下来了,不是么?”穆星将剪刀打开,两只手颤抖着握着剪刀,对准眼前的赵源。尽管他明白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他都绝不是丧尸的对手。

  赵源伸出血腥的手,缓缓地向穆星他们走去,似乎在审判着他们一样。

  就在这时,穆星想到了飞碟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或许能成为他们躲过一劫的方法!

  ——隐藏的丧尸不会对看不见的目标下手!

  想到了这点,穆星赶快抄起身旁的长方形金属盘,挡在了赵源的面前——他认为,只要对方看不见目标的脸就会停止攻击。

  然而……

  一种诡异的金属被穿透的声音随之而来,这声音是如此地近。赵源尖锐的手竟然扎穿了穆星手中的金属盘!穿透金属盘,那只可怕的手从身旁擦过,差一点点就会接触到穆星的脖子!

  时间,在这个时刻显得很慢,然而,又显得很快。

  就在这时,赵源停止了动作。穆星紧张的心脏终于得到了一丝缓和。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现在停住了,但这却是反击的好时刻,他壮着胆子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剪刀,从侧面站起身,迅速地将剪刀刀尖猛地扎向赵源的后颈……

  面对一个人类外表的丧尸,即便对方是丧尸,然而使出这一击却是要很大的觉悟的!若不是杀过人的杀人犯,做出这个决定是不容易的!

  ——然而,穆星在关键的时刻,还是当机立断了!

  听见咂的一声诡异的声响,刀刃似乎擦到了颈椎,在扎到颈椎的时候,剪刀的两个锋刃自然分开,戳中了赵源的大血管!

  剪刀扎进去的一刹那,手上是奇怪的触感。此时的穆星已经是满脑子空白,他猛地拔刀,鲜血便从赵源的后颈处喷洒出来!

  “啊——”看见这一幕,女经理尖叫了起来。

  赵源身体摇晃了两下,似乎要恢复行动力了。穆星心脏咚咚狂跳,他心想如果不把丧尸置于死地,只要他还有一口气,自己和经理都难逃一死!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此时的穆星,近乎失去理智地单手反握着剪刀,在赵源后背心口窝处猛地捅去!

  这类丧尸虽然被称作丧尸,并且力量和体能都在人类之上,但它的身体防御力和生命力却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穆星一下子就将剪刀扎了进去,扎进去的瞬间,隐隐可以听见带着水泡感的摩擦声。但却似乎由于紧张而没能扎中心脏,而是扎中了肺部。

  穆星猛地拔出剪刀,再扎了过去,这次扎中的是他的右肺!没等对方反应,穆星挥舞着手中的剪刀,狠狠地连续猛扎!也不知道究竟扎到了他的哪些部位,只看见一片片的鲜血飞溅……

  那个生前叫“赵源”的丧尸,跪倒在地上,身体颤抖了几下,喉咙里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呜咽后,噗通一声倒下了。

  而此时的穆星,右臂已经因为连续地用最大的力量挥舞剪刀而变得麻木而疼痛——那是他生平使用出的最大力气了。

  他气喘吁吁地走向仓库边坐在地上的女经理:“李琦,能……找到钥匙么?开了后门……就出去……”

  看着满脸是血,工作服也被鲜血染得斑斑点点的穆星,叫李琦的女经理不禁把纤手放在嘴边,啊了一声,她打量着刚才打了场苦战的员工,良久才回过神来:“啊……钥匙啊……”

  女经理摸了摸口袋,发现后门的钥匙竟就在自己身上,之前由于太紧张暂时忘了。这也免了穆星在死掉的赵源身上搜钥匙了。

  放下手中的剪刀,穆星脱下染血的工作服,用没有被染到血的部分擦了擦自己脸上、手上、头发上的血渍,准备和女经理一起逃跑。

  然而,外面的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进击的人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进击的人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