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之内
酒花过溪桥2019-11-29 10:032,182

  正午的阳光有些过于炎热,晒的树叶都蔫蔫的打着卷,这样的天气让人忍不住想要躲回阴凉的房屋里,离那天上的太阳远远的,可是热闹的集市此时却依旧熙熙攘攘。

  如今正是盛夏时节,公子小姐都换上了鲜艳凉爽的衣裳,三三两两的赏花作诗饮酒,就是集市上也要热闹了许多。

  在这般热闹的时候,自然也有人是不喜热闹的。

  只见街口停着的一辆马车边站了一个青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应是长子的缘故所以早早的及了冠,一顶素静无过多雕琢的玉冠将柔顺的黑发束起,眉目清秀俊逸,身姿修长并不过分柔弱。

  此时他身着了一件浅蓝色的衣裳,更加衬的他风度翩翩,那腰间配玉上的缀子正跟着他的步伐微微晃动着。

  乔木深立在了马车旁,刚刚从五陵学府出来的他正准备坐着马车回家,只是他顿了顿,默不作声的皱起了眉头,抬起头来向四周看了过去。

  并非是他有意欣赏一下什么风景,实在是投在身上的那灼热的视线让他很是不安稳,那样赤裸裸的像是要透过他的衣服看到皮肉去。

  他平日与并没有与学府以外的人有什么交集,也从未得罪过什么人,实在是不知道谁会用这样怪异目光盯着自己看个不停。

  他想了想寻着那灼热的目光看了过去,入目的是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那马车的车身是靛蓝色的乌篷布包裹,油光红亮的车架,高头大马不时的打着鼻响,而立在车旁的小厮更是将车内的人护的严严实实。

  只有那窗口伸出的一只修长好看的手还未曾收回去,让人能窥探到车内的一丝境况,那让人心生怪异的视线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像是也察觉到了乔木深的目光,那只手的主人却没有任何偷窥后被发现的惊慌,只是依旧那样看着,手指轻轻的在窗上一下一下敲击着,目光却不复方才那般炽热,而是恢复了往常,又看了好一会儿,才将手默默的收了回来。

  乔木深透过那窗子除了看到他的手之外,还看到了一抹玄色衣袖。

  敞开了的窗帘晃动了一下,露出了他的下颌,那样形状好看的浅色薄唇轻轻勾了勾,像是扯出了一抹笑容。

  随后窗帘便被放下了,马车却依旧停在那里,像是等着他去探寻。

  乔木深愣了愣,实在有些不明白了,他素日不喜与那些权贵交好,自然认不得这是谁家的马车,想了想,便弯着腰身对车把式问道:“大叔,你可知道那是谁家的马车?”

  车把式正‘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听闻了话,立刻站起身来向乔木深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压低了他的大嗓门,“公子,那马车好像是言家小公子的。”

  “言微尘?”乔木深睁大了眼睛,有些诧异的看了过去,“言小公子的马车?”

  “是啊是啊”车把式将烟袋放在地上敲了敲,有些感叹的说道,“是啊,就是言小公子的马车,我可不会认错,本来啊,言小公子身体不好很少出门谁也没见过他几回,可是去年花朝节的时候,言府上下全都去了寺庙祈福,言小公子也去了,好像,身边跟着的就是这个小厮。”

  车把式又摇了摇头,“更何况这乌篷布也只有言府在用,这些高门大户的东西总要跟别人不一样,看来,的确是言小公子了。”

  末了,他还自言自语的嘟囔道,真是奇了怪了,这言公子不是身体不好吗?怎的还在这儿逛街。

  乔木深自然没有去注意车把式的自语,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还停在那儿的马车,眼中的光亮晦暗不明。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总觉得那人还在马车里看他,那种无处遁寻的感觉涌在心头。

  言微尘?他如此这般,到底是何意?

  若是旁人兴许就上前攀谈起来了,可乔木深却是头也不回的坐上了马车,那车把式自然就驾着车往万家村赶去。

  看着那人像是落荒而逃一般,马车里的人好心情的传来了一声轻笑。

  叱明也乐呵呵的问道:“公子,他走了怎么办?”

  言微尘的眼睛轻轻的眯了眯,“能怎么办?走了又不能去追,不然,把他吓跑了可怎么是好?”

  过了好一会,那马车彻底看不到踪迹了,言微尘才淡淡的开了口,“回去吧!”

  “好嘞!”叱明点头,驾着马车往另一边去了。

  马车走在有些颠簸的小路上,让奔波了一上午的言微尘有些困倦的按了按眉间。

  掀开了一角窗帘看向了熟悉的路,心思却全被言微尘给引了过去,实在是不知道他这举动是何意思。

  暗自思索了好一会儿,就觉得身下的颠簸停了下来,车把式的声音从车外传了进来,“公子,到地方了,您可以下来了。”

  乔木深敛了情绪下了车,目送着拿了钱后离去的车把式,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家。

  乔家虽是农村的平头百姓,却也是家底殷实的,此时眼前的正是一座小院落,干净又雅致,门前的两棵合欢树郁郁葱葱,零星的开了几朵粉色的花。

  桃木的院门正在大开着,因而听说桃木可以阻挡山精野怪,所以有些人家也是愿意花些钱财做扇桃木大门抵挡鬼怪,而乔家就是如此,此时可以看见院子里的情况,葡萄树爬满了藤架,下面的石桌一片阴凉。很是安宁。

  许是听到了马车远去时发出的声音,乔华和赵氏从屋内走了出来。

  乔木深的父亲乔华如今不过四十岁,老态并不明显,未曾发福一身灰色衣裳倒也合身体贴,他的面容较为刚毅,嘴角微微上扬却无什么笑意,一脸满意的看着站在门前的乔木深,“深儿,已经过了午时了,回来的这样晚可用饭了?”

  乔木深点点头,“回来之前已经用过了。”

  乔华笑着迈步往回走,“那就赶紧进来罢,一路上奔波许是劳累的狠。”

  乔木深未说什么,跟在乔华的身后往回走,在路过赵氏时,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母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