颇为心烦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22,099

  赵氏没有多言,只是沉着脸点点头,然后一边看着儿子的身影一边往屋内走了进去。

  长子如今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又是五陵学府里穆府台亲叹的不世出的天才,自小就分外懂事从不让人操心,在读书这一方面也是锋芒毕露,人人都说,今年的秋试他一定能高中。

  这样的儿子赵氏自然是骄傲不已,可是,自小她就与儿子不亲近,以前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只认为这样自己还轻松了许多,可是现在看着儿子淡漠的神情她竟然隐隐的有些担忧。

  乔华和乔木深没有察觉到赵氏的心事,而是进了正堂落了座,端起茶水心不在焉的饮了几口。

  乔华无奈的看着一言不发的儿子,将手里的杯子放回桌子上,“深儿,你今日前去探望老师,他的身体可好了些?”

  轻颤的眼眸垂下了些许,乔木深无力的摇了摇头,“之前听说老师生病了,本以为只是偶感风寒无甚大碍,可今日前去探望才发现,竟然是病的无法起身了。”

  “这样严重?”乔华讶异的看向了他,“难道不是风寒而是生了其它恶病?”

  “应当还是风寒罢,只不过这次病的重了些,老师喜好饮酒,可他年岁大了,痛饮难免伤身,又突染风寒,身体便受不住了。”

  说着,就想到了老师青白的脸色和枯瘦的手心内一阵不忍,“老师是最重礼节的,对待学生更是如此,这次定是病的严重,否则他不会躺在床上见客……”

  乔华看着乔木深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还是没有说什么。

  倒是赵氏,在一旁听了半晌却见乔木深始终没有说到一直惦记的事,忍不住开了口:“当真病的那样严重?竟是连一封书信都没有办法写了吗?当初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说什么你是难见的奇才,要把你推荐给他昔日的同窗好友?莫不是他只是说说而已,如今见你去了,便装病躲着吧?”

  乔华见她开口时便想着打断她,生怕她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现在看她说的这样难听连忙呵斥道:“闭嘴,听听你说的都是什么?深儿的老师缠绵病塌你关怀就算了,怎么能够开口诋毁他?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了。”

  自己才一开口就被训斥了,赵氏气的瞪圆了眼睛,“我哪里诋毁深儿的老师了?明明是他当初说什么自己昔日的好友在京城里做大官,待到秋试时可以书信一封帮深儿引荐,现在却变卦了,呵,本来就是,他一个乡野教书的怎么可能认识京城的大官,如果不是说来充面子就是故意做些虚的人情让咱们深儿以后做了大官感谢他。”

  赵氏脸上的猜疑和不屑十分明显,不假掩饰。她毫不忌讳的盯着乔木深,像是要他认清楚那人一样。

  “母亲,够了!”乔木深说道,而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默默的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块成色不错的配玉。

  “老师无法起身修书一封,所以将这块玉交与我,这玉本是一对,他和那位好友一人一块,现在交给我了权当是信物,以后将这交给那人他就知道老师的意思了。”说完他看了一眼还在撇嘴的赵氏,冷下了声音:“母亲,我很敬佩老师,以后您还是别再说老师的不是了。”

  赵氏虽然心中不悦,却也只好点点头,她与乔木深本来就不亲近,自然不想再与他闹的不愉快。

  可眼瞧着这一件事情说完了,心里还不痛快的赵氏立刻就想起了另一件让她更不痛快的事情了。

  她的指头敲了敲桌子,对着乔华和乔木深看过来的疑惑的眼神清了清嗓子,抱怨道:“深儿,你读书的事情我和你爹是向来不过问的,可前几日我竟然听说,你每日抽了空的教导三房的小四?”

  小四是乔楠的小名,他是三房的幺子。

  乔木深无视赵氏不满的目光,淡然的点了点头,“不算全对,我只不过和他说起过几篇文章罢了,没有几次。”

  虽说只有几次,但得到答案的赵氏就恼了起来,“几次也不少了,他才几岁知道些什么?你读的那些文章说了他也不懂,何苦费那个劲,我可是听说了,就是你教了他所以他的文章被学府的好多老师称赞,平白的把你弟弟给压了一头,有这功夫你不如好好教教你弟弟了,都是一个娘胎出来的,他比你差了那么多,倒是便宜了三房的孩子。”

  “小四和远儿一样大。”乔木深说道。

  赵氏本来还没有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不过眨眼间就反应了过来,乔木深这是堵她方才说小四年纪小他说了也不懂的话呢!

  未等她再次抱怨出口,乔木深就又把话接了过来,“和我的几次探讨没有关系,小四的确喜欢读书,也心思通透,年纪虽小,可说起文章来却头头是道,是个有才学的,远儿不喜欢读书,也不是适合读书的人。”

  “怎么就不适合读书了?他弟弟年纪小喜欢玩很正常啊,你多管教就好了,再说,天天听别人夸那小四,我心里憋屈的要命,这可都是你的功劳,你就是亲近三房,连同对小四那个堂弟也比对自己的亲弟弟好。”

  “还有完没完了?”乔华怒气冲冲的皱起了眉头,瞪了一眼还要多说话的赵氏,“远儿自己不读书让深儿怎么管教?眼看着快要秋试了,谁有那时间去管他?我早就让他跟着肖塹去衙门了,他喜欢跟着也有人能震得住他,我看挺好。”

  然后又看了一眼盯着地的乔木深,对着赵氏说道:“小四是个好孩子,我看他不会比深儿差了,深儿能教教他我觉得挺好的,这事你以后不许再提了。”

  气的脸色涨红的赵氏只好恼怒的转过了头去,不去看儿子和丈夫。

  乔木深觉得很累了,还忧虑赵氏别再挑起什么事,只说清楚了今日的事,收好了玉佩便推说要回房看书,头也不抬的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