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协助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32,160

  “这地方真是妙,也难怪你喜欢来这儿,我这用过了一次,以后应该也忍不住要来了。”言微尘看向了埋着脑袋的乔木深。

  “这儿饭食是不错,你若是喜欢,当然可以经常来。”乔木深点头。

  老板端上来了最后一道酱牛肉,便乐呵呵的坐回个窗前,跟着自己的妻子小声说着家常。

  酱牛肉果真是分量十足,切的刚刚好,不至于太大不好入口,也不会太小太过琐碎。

  咸香美味的酱汁十分浓郁,淋到了熟烂又有嚼劲的牛肉上,味道自然好极,言微尘吃了两口便看了一眼乔木深,他依旧是一言不发,但是吃东西的速度却很快。

  方才言微尘并未发现,如今看过来却发现,他的胃口实在是大,单说那碗鸡蛋面便是一个成人的量,更何况还有三道菜,其中的酱牛肉更是十分顶饿的东西了。

  可乔木深却是吃了不少菜,那面条也见了底,在他端详的这段时间牛肉也去了大半。

  他这胃口也太大了吧?而且,刚看过尸体真的一点也不影响食欲吗?

  身边的人盯着他看个不停,乔木深自然感觉的到,有些无奈的暂时放下了筷子看向言微尘,“不知言公子一直看着我做甚?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言微尘摇了摇头,他默默喝完了自己碗里的面汤,“没什么,我吃饱了,乔公子你慢用。”

  乔木深点点头,果然毫不客气的又拿起了筷子,言微尘坐在一旁故作淡定的看着他用饭。

  果然,乔木深直吃光了酱牛肉才放下了筷子,这胃口,的确是够他惊叹的了。

  看着他有些尖的下巴,拿着筷子的手指也是十分细长,关节处有些突出,这饭都吃到哪里去了?可真是让人疑惑。

  眼见着两人都用过了饭,老板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将碗筷利落的收拾了,乔木深站起身来,将银子递给了老板。

  言微尘挑眉,“乔公子,这顿饭原是该我请的,所以,”

  “还是我来吧!横竖都是我熟悉些,今日见了言公子我心内十分开心,交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一件好事,又是第一次一起用饭,所以,还是我来吧!”

  言微尘还想说什么,突然就又止住了。就在这会儿功夫,那老板自然接过了乔木深的银子,笑着道谢。

  言微尘笑着点头,“如此这样也好,那么,下次我再请你吧!当时候可不要再推脱了,这样也算礼尚往来。”

  乔木深点头应道:“嗯。”

  看着这样就把下次相见的饭点定了,言微尘心情甚好。

  离开了三问巷,到了五陵学府门前想要问问左护卫肖大哥是否回来,却发现左护卫并不在,而一直冷着脸的右护卫很少多言。

  并没有看见肖塹,乔木深便在学府门前和言微尘倒了别,坐上马车晃晃悠悠的回了家。

  且不论回家后又如何,这段日子实在是耽搁不了,乔木深需要找住所,又因穆莺莺的事情平日多有念想,不日便又早早起身赶往城内。

  房子实在是不好找罢,尤其是这几天五陵学府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官府里的差爷日日带着刀盘查,颇有些人心惶惶。

  旁人一听说是五陵学府的学子出来租房子,不由的都将他与那女尸联想到了一起,就是乔木深这般的俊雅,风度翩翩也碰了一鼻子的灰, 偶尔有几个客气点的,也不愿把房子租给他,而是神秘兮兮的打听起了女尸的事情,让乔木深简直应付不暇。

  无奈之下,只好先到五陵学府看看案情可有进展,房子的事情再着急也只得先抛到一旁。

  这次遇到了好说话的左护卫,只不过他看起来蔫蔫的,心情不是很好,看来,他也知道自小一起长大的穆莺莺去世的事情了。

  看到了乔木深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扁着嘴巴双手抱拳,乔木深一时也顾及不了他,只是微微颌首就进了学府。

  这次可就不止肖塹一人了,同来的还有沈墨。

  沈墨不过二十岁的样子,锦衣玉冠,眉目俊美精致,算起来他是乔木深的妹夫,为人很是不错。

  他家世不凡,与肖塹两人不但是至交好友还娶了一对亲生姐妹,关系自然更好,如今遇到了难题自然是要拉上他帮忙了。

  他看到乔木深自然十分高兴,唤道:“ 深弟,你可算来了。”

  乔木深上前笑道:“沈大哥,有些旁的事情耽搁了,所以才来的晚了,你们倒是很早。”

  “倒也不算晚,我刚好把找人的活分给了沈墨,若是安家生跑到了外地,还是沈墨有本事将人找回来。”肖塹道。

  乔木深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个倒是,所以还要仰仗沈大哥了。”

  沈墨摆摆手,“不是什么难事,竹冬已经听我的吩咐安排下去了,不肖几日应该就能找到了。”

  “如此甚好。”乔木深道:“人应该还需几日才能找到,倒是井里的那腰牌,肖大哥你可是找到了?”

  说到这儿,肖塹难得的皱了皱眉头,说:“叫了好手下去捞了两次都没有捞上来,说是井里分外黑暗,看不清楚东西,尸体这样的大他们还能捞上来,腰牌这样的小物事就无能为力了。”

  肖塹语气说不上来有多好,看来这的确让他很是头疼,他功夫虽好,却在狭小又黑暗的井下没什么优势,旁人说干一行精一行也是有道理。

  乔木深瞥了一眼井口也了然,这口井实在是不大,若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恐怕也进不去,井内十分黑暗又是在水里不好施展,寻找精小的腰牌就显得过于困难了。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本来以为是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和突破口,若是找到了,一定会进很大一步。

  不过他自然也知道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所以现下也只是有些失望,倒也在意料之中。

  一旁的沈墨道:“师妹在水里泡了这样久,那些师傅再老道听闻这些心里也是触的慌,这样的情况下再有本事也使不出来了,也不难怪找不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