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那人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22,153

  这人实在是俊美不凡,眉目清致宛若入画,却又带了一丝张扬和锋利。

  他双目如夜星熠熠生辉,眼角若有若无的细长微微上挑,看向你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有股危险的错觉。

  高挺的鼻梁让整个面容显得更加立体,也多了一份刚毅和硬朗,颜色和形状都分外好看的薄唇轻抿。

  他微微勾了勾唇,轮廓坚毅的脸部线条也软化了下来,像是放轻松了一般,定睛看向了愣在原地的乔木深。

  正是‘宛若青松之姿,明月之皎皎”。

  他看过来的视线猛然带了笑意,乔木深也不由的犹豫了一下,能进入东院说明他并未受到阻拦,而且周围也没有差役看守,看来也不是受案件牵扯的人。

  这样说来,那很有可能是肖大哥的朋友或者是请来旁的来帮忙的人了。

  乔木深又不认识他,上前攀谈客套也向来不是他喜欢的,这时也只好假装没看到那人似有深意的目光,若无其事的将脑袋转了回来,拿起了搭在盆上的干净毛巾,慢慢的擦干手上的水迹。

  眼看着那人装作无事一样转过了头去,言微尘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却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向着那人的背影迈步去。

  乔木深正放下手中的帕子,就听到那沉稳的脚步声近了。

  那高大的影子越过他削瘦的肩膀,投在了地上,和那茂密的木棉树影融为一体,只在那稀疏的星星点点碎影看得出棱角。

  然后,那脚步声也应景的停住了,身后果然响起了 的声音。

  “这位公子,不知你可是乔木深?”

  来人已经主动上前开口询问,乔木深自然不好晾着他。

  将手里的帕子放回原处,乔木深转过身来对着来人温和的笑道:“在下确是乔木深,不知阁下是?”

  那人却笑意更深,像是很满意乔木深的确是乔木深一般。

  “在下言微尘。”

  依旧是笑容满面,很是高兴的样子。

  乔木深却是愣了愣,并非是他因为言微尘的身份惊讶,而是他没有想到言微尘竟然如此坦诚。

  乔木深自然也猜到了一些言微尘的身份,不仅仅是上次马车里的言小公子的目光太过深刻,而是这次他的目光和上次一模一样,几乎无二。

  这样的目光一投到乔木深的身上,立刻就让他想起了上次的灼热目光,让他忍不住热了耳尖,这感觉实在是太过莫名和怪异,让他不喜欢。

  说起来乔木深和言微尘的渊源其实没什么好提的,因为实在是乔家理亏。

  言家一直是临安有名的世家,不仅仅是因为言家经商财大气粗,也因为言家世世代代都读书,其中还真有几个做了官。

  即便没有做官的,经商的拎出来几人也个个都是秀才出身,所以,在现在这个以文人身份高的朝代,言家也和旁的商家不一样,更受人敬仰些。

  更何况现如今的言家家主言耀是个十足的善人,每逢过节都要派了小厮在偏门打赏银钱,无论贫富贵贱都可沾沾喜气,要是赶上了灾年有人饿肚子了,他更是开了粥厂分放米粥和烧饼,尽心尽力的帮助灾民。

  后来更是建了粮仓每年都收购粮食囤积起来,就是为了到了灾年可以广为布施。

  这样的人,一生帮助了很多人,所以 城里多数的人提起他的时候都要难免的加上一句‘善人’。

  按理说,这样的人和乔家是没有什么关联的,乔家虽说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是不错的,放在村子里,不免有很多人艳羡,不曾受过言家帮助,却也算是耍了言家一道。

  这件事,说起来还是要怪乔锦。

  言耀为人正派,鲜有听闻与旁人有所牵连,他也无姬妾,只有一个年少相识的妻子,两人恩爱有加,还有一个儿子,可谓生活十分美满。

  只可惜言夫人身体向来不好,平时虽然汤药不停的养着,但也起色不大,所以在她怀了言二公子的时候言耀还很是纠结了一番。

  可是言夫人的身体丝毫经不起折腾,孩子必须要,只得每日用珍贵的药材温补着,身子竟然也没有变坏。

  就在言耀稍稍松了一口气时,就出事了。

  大世家里总会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腌霾事,这言家也逃不过,言夫人便在这场斗争中受到了攻击。

  听闻是被下了毒。

  言夫人怀着八个月的身子实在是危险,偏偏这时候又难产,这变故让言耀几乎一夜白了大半的头发。

  谁曾想到,言夫人竟然熬过来了,都说是言小公子收了她的所有毒,病歪歪的生了下来,唇色发紫吓人的紧,所有人都以为他活不过去了,言耀花了大价钱为空灵寺的菩萨塑了金身,又虔诚的向住持若明求救,若明知他是个善人,有可怜言小公子。便将震寺的救命丸‘百草丹’给了言耀,结果小公子真的还保住了命,而且言夫人从此身体也好了起来,很是康健。

  坊间都传言说是言小公子救了言夫人一命,可怜他从小就重病缠身,虽说命保了下来,一年里却有大半年的下不了床,实在是可怜!

  言家夫妇自然对这个小儿子分外疼惜,遍寻良医和珍稀药材,只希望儿子能好转,可言公子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

  白云苍狗,岁月悠悠。

  十八年便过去了,言小公子也早已及冠。

  以前因为顾及他的身子,言家莫说是让他娶妻,更是连一个通房也没有。

  如今看他身体也不见好转,便兴起了给他娶妻冲冲喜的念头。

  这样一想就找来了颇有名气的算命先生万通天,眼见那万通天收了言家的银子,高兴的几乎要掩饰不住,捏着自己的两撇胡子,咳嗽了两声摇头晃脑道:“言小公子其实是个命硬的人。不然也不会为保夫人的康健而吸走了所有的毒气,只是公子年幼便遭毒气侵体实在是承受不住,在硬的命数也散了,所以必然要让他娶上一门命数硬的妻子,方才能够将言小公子的命数扭转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