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井女尸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52,119

  木深之处见微尘6

  说到这儿就见他手里的烧饼也顾不得吃了,一副了然的样子,“那些个都是说,学府里的学生夜半听到湖上的亭子里有美妙悦耳的琴声,陶醉之余迷迷糊糊的去了,第二天人就飘在了湖上,都泡白了,更有些夜半掌灯苦读的学子,吟上几句酸的掉了牙的诗词,就从窗子里瞥见了院子里一身着艳丽衣裙的女子,才貌惊人令人难以移开视线,便顾不得圣贤书里的男女之别,匆匆跟上去攀谈,过一日就见的人被吊在了树上,活活勒死了。”

  左护卫又啃了一口烧饼,“不过,这些个话本里的故事毕竟还是跟咱们有些不同,就说五陵学府吧!以前可是建在了这城里最好的位置,别人重金都买不来,哪里会是坟地,而且这些年,也从来没有哪个学子丧了命,当然也没有狐怪美女了。”

  乔木深的目光闪了闪,看了一眼大大咧咧的左护卫,再次问道:“哦,这样说来果然是一个也没有了?”

  “那是当然,不是我吹嘘,咱们这里可是风水宝地呢!个个出去都是当官家老爷的人,我在这儿待了十几年,别说见了,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左护卫啃完了最后一口烧饼,拍着胸脯保证。

  左护卫的话乔木深自然是信的,毕竟没有人会比他和右护卫更加了解五陵学府,可是,既然不是坐压古坟,也未曾出过人命,那会在这儿祭拜的是谁人呢?”

  左护卫盯着出了神的乔木深看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木深兄啊!你可是咱们学府里最有名望的学子了,所有人都看好你,我知道读书压力大,但是,话本还是少看些吧!”

  乔木深笑道:“多谢了,话本的确还是该少看些。”

  看着笑容满面低声应着的乔木深,左护卫不知怎么就有些心虚的想起了自己家里堆成小山的话本,只得打着哈哈悄悄挠起了头。

  告别了左护卫,彻底想了一番的乔木深便前去找了学府里的管事,只说是自己喜好清净,为了秋试要认真读书,所以想搬到东院去。

  好在乔木深素来和气,对待别人都温润有礼,很得老师和同窗的喜欢,如今少有的提出要求,很快就应了下来。

  倒不是他真的觉得东院足够安静,只是想着自己搬过去,若是再碰到昨夜的事情也可留个心,毕竟,这事有些蹊跷。

  可是自从他搬了过去,留心了些时日却再也未曾见到过那人,现在听说封了东院第一时间却想到了这件事情,也不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

  想着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希望能够早日找到住所,然后去学府里看看,能不能听到些许风声。

  第二天天刚刚亮,乔木深便乘着马车赶到了城里,仔细在常租宅子的地方问了问,却遗憾的得知并没有宅子在租,心内也知这事急不得,便又赶到了五陵学府。

  刚刚到了阶下便看到左护卫愁眉苦脸的站在门前,一边将手中从路上买来的肉包子递给他一边问道:“左护卫这是怎么了?有人惹着你不高兴了?”

  看到皮薄肉厚的包子左护卫立刻笑弯了眉眼接了过来,“哈哈,没有人惹到我,却是有人惹到我的肚子了,我可是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进一粒米,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怎么会没有吃饭?学府今日出了什么事,竟然这样的忙碌,而且右护卫也不见了踪影。”乔木深一早久发现了右护卫常站的位置不见了人影。

  正兴冲冲的啃着包子的左护卫闻言又拉下了脸,艰难的将嘴里的包子咽了下去,道:“哎,可别提了,这几日可不是出了大事嘛!”

  他垂下了眼睑蔫蔫的开口说道:“前几日东院的邵时和陈尚品两个人,为了晚胭楼的扶柳姑娘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你说巧不巧,刚好有人早上想要打水洗漱,早就抗议跑到正园和西园去打水,路途遥远又麻烦,几个人合计着将东院乘凉的石板抬了起来,从里面打了水,还扬言以后再也不封了,中午陈尚品一拳就将瘦弱的邵时打的踉踉跄跄摔倒在井里,幸好他无意将井绳一起带了下去,才被一旁看热闹的学生手忙脚乱拉了上来。”

  说着他看了一眼听的认真的乔木深,压低了声音凑近道:“本来以为事情到这儿就完了吧?两个年轻人为了一个花街里的姑娘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没有出人命倒也没什么,结果那邵时被拉上来时脸色发白嘴唇都青紫了,哆哆嗦嗦的站不稳,旁边的人一松手,他立刻就栽倒在了地上,看热闹的人刚要出声笑他被陈尚品吓破了胆,结果自己却吓的尖叫了起来。”

  左护卫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双手无意识的抓紧了凉了的肉包子,“那人扫视了一眼邵时,只见他的右腿上缠绕了一团黑色的长发,被别人的尖叫声一惊,他才惊醒了一般发疯的大叫‘有,有死人’,然后就两眼一番,彻底晕过去了。”

  “死人?”乔木深惊讶的问道,“井里出了死尸?这的确是大事了,后来呢?”

  “后来,胆大的上前七手八脚的掐人中,腿脚快的跑去通知府里的管事和府台,还有人跑去将衙门里的人叫了来,前因后果一讲清楚,肖塹立刻就带着人来了,那肖塹也是五陵学府出来的学生,这事他当然也上心了,忙叫了人来捞。”

  左护卫叹息着摇了摇头,“还别说,肖塹找来的可是能手,还真给捞了上来,我没有在场,但是听说啊!捞上来的是个女尸,穿着前几年流行的裙子,估计是在井里泡了太久,头发都掉了大半,还有人说,眼珠子都找不到了。”

  说完了的左护卫又将凉了的肉包子送到了嘴边,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脸上还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乔木深:……

  无语的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左护卫,这样的情况下应该也吃不下饭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