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见面目
酒花过溪桥2020-02-04 15:232,114

  心思略微一转,乔木深又疑惑道:“这也不太对啊!咱们这儿可是学府,来读书的学子也都是男人,哪来的女尸?方才听你说穿的还是前几年流行的衣裙,那说明这女尸已经有几年了,若是要追究,那就牵扯甚广了。”

  左护卫自然也是知道个中原有,不由的流露出了感叹的神色,“是啊!如果是学府里的学生做的,那就不好查了,这些年来学府里出来的学生那样多,个个询问要到什么时候去,有不少人如今都有了或大或小的官职,要是牵扯到了他们,才是真正的难办啊!”

  “对了”左护卫话音一转,“你不也是前几日搬去了东院吗?还以为这样安静的地方能够好好读书,结果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着落呢!这几日,差役肯定要重点盘问东院的学生,你肯定又要耽误几日不能读书了。”

  看着吃完了包子心情不大好的左护卫,乔木深还想再问什么,就见得一人匆匆走了过来打断了他的话。

  这人穿着一身蓝色镶黑边的差役服,腰间别着一把大刀,冲着蹲在门前的左护卫说道:“左护卫,你现在可以先去用饭了,等下右护卫就会来顶替你,下午别离开学府,我们头儿还要问问你一些事情。”

  左护卫无力的摆摆手,“不用了,我吃饱了,我哪儿也不去,就等着大人你随叫随到。”

  差役满意的点点头,想要回去便看到了立在门前的乔木深,一下子便扬起了笑容,“哎,这不是乔兄吗?你今日怎么来了?我们和头儿正在办案子呢!你待会儿可千万别去东院啊!那儿的井里捞出来了一具女尸,你快要秋试了,可不能冲撞了你。”

  乔木深对着他行了个礼,笑着道:“我就是这几日搬到东院里的,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提出来一些有用的情况呢!”

  差役的笑容隐去了,想到那面目全非的女尸只觉得一阵麻烦,点头道:“这个,我实在是做不了主,还需要问问头儿才行,你先跟我来吧!”

  乔木深道着谢跟着差役往东院去,路上还听着差役不停的念叨:“乔兄啊!这女尸在水里泡了好些时日,面目可怖,你等会可莫要吓着了。”

  乔木深点头应着,又问了一些情况,才发现这差役知道的也不多,两个人走了一会就到了东院,这时东院门前已经围了很多学生,肖塹正对着陈尚品问着什么。

  差役上前道:“头儿,我刚才在门口遇到乔兄了,他这住在东院,说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肖塹看向了差役旁的乔木深。

  乔木深笑道:“肖大哥,我也是刚听说了这件事,想着我就住在东院,所以想来看看。”

  肖塹点点头,“我刚才也听说了,你在学府里素来人缘好,刚好可以帮忙看看。”

  一旁被冷落的陈尚品见了乔木深来了,想着两人的关系,立刻就说道:“乔兄啊!我这人你是知道的,平日里除了和邵时争论一番,就是动动拳脚都很少,绝对是安分的人,哪里会做出杀人的举动啊!那女尸一定不是……”

  “好了,是不是你我们自然会查清楚,若不是你定然不会冤枉了你,这事情如今看起来最有关联的便是你和邵时了,这段时间你们就待着学府里,哪里也不许去,我会叫两个差役看着你们,知道了吗!”肖塹打断了陈尚品的话,冷声道。

  那陈尚品如今意外和一桩命案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即使凶手不是他,但想起方才见到的那女尸,也是吓得不轻,听到肖塹的话,自然是顺从的点头应着。

  等陈尚品走了肖塹才转过头对乔木深道:“这几日肯定有许多人来打听消息,不论是好意还是恶意你都不要多过回答,也不要理会他们的自我澄清,不然他们有可能会缠上你,你要是处理不好还会惹的他们愤恨。”

  乔木深连连点头,“肖大哥,那我能去看看那具女尸吗?”

  肖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想必你也听说了,这女尸有些怕人,有可能会吓着你。”

  乔木深轻笑着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夫,哪是这样容易就怕了的,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肖塹取了一块帕子递给了乔木深,“用这个捂住口鼻,那女尸捞上来了后味道很大。”

  接过了帕子捂住了口鼻,乔木深才跟着肖塹的身后走向了地窖。

  女尸如今正放在东院里的一个地窖里,这个地窖以前是用来存冰的,后来新开了个地窖在北院,所以这个就荒废了。

  本来女尸是要带会衙门的,但是如今天气热了,尸体不好保存,而且,如今学府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压制不住,再光明正大的将尸体抬回去恐怕流言就更加迅猛了。

  府台亲自来了拜托肖塹,姿态放的十分的低,只说希望将尸体暂且放在学府里,由学府方面出地方和冰块。

  肖塹顾着老师的面子,又怕引起百姓的恐慌有人趁乱惹事,干脆就应了下来将女尸放在了这个地窖,又运来了大量的冰块保存。

  刚好地窖门口就觉得一阵冰凉迎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腐臭味,大量成块的冰块上正仰面躺着一具女尸。

  这时乔木深才真正的明白了肖塹说的‘有些吓人’是何意了,若不是之前听说了是一具女尸,除了这身保存还算完好的衣裙外,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女人的尸体。

  她的头发几乎掉了一大半,露出了发白的头皮,有些掉落的头发缠绕着摇摇欲坠的头发成了一个黑色的发团,其中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水草。

  眉毛也掉落完了,也许是被水浸泡了太久,那皮肉相对薄弱的眼皮已经不见了踪影,两只眼球向外伸着,还有一只露出了大半即将脱眶,露出来的皮肤泡的极度充水发涨,白莹莹的鼓起来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