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谈甚欢
酒花过溪桥2016-12-16 03:032,148

  所以?

  言微尘噙着笑,眼睛里带了一丝狡黠冲着乔木深眨了眨眼睛,一副你应该知道我意思的样子。

  乔木深不由的有些汗颜,因为他是真的知道了言微尘的意思。

  感情这小少爷纯粹是闲得无聊来这儿凑热闹来了。

  言家本就与府台交好,言微尘此行府台也是应允的,更何况他又与肖塹是好友,乔木深没有隐瞒他的道理。

  言微尘像是也想到了这一点,丝毫没有催促出声,而是转过了头心情愉悦的看向了湖面。

  嗯,今天天气真是不错。

  既然说来也无妨,乔木深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他在心里略微将事件稍稍做了一个整理,便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还把自己对女尸的发现也说了出来。

  言微尘果然听的兴趣盎然,眼睛亮晶晶,修长好看的手轻轻的抚了抚额角,不知是不是陷入了沉思。

  乔木深也不去打扰他,只是转过了头看向了湖边开满了星星点点不知名的野花,清风吹来,有几缕纷乱了的发丝打在了他的额前。

  回过了神的言微尘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眼见着那人看着风景走了神。

  索性支起了下颌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他头发很黑,很是柔顺的样子,小脸实在算不上是大,眼睛亮晶晶的,却经常习惯性的向下看,这时候那长长的睫毛就会在在眼下打下一片阴影,隐去了他眼睛里全部的光彩,这时候便是他正在掩藏心里的真实想法。

  嘴唇的颜色很淡,在不高兴或者是不赞同时时常轻轻的抿起来,那条抿起来的线附近的颜色便会额外的殷红,很是好看。

  小小的下巴因为他总是低着头的缘故吧,所以大多时候跟着他垂下的脑袋向里面收着,就像现在这情况,细碎的发丝后面只看到那温润的轮廓,不明显,却勾人心魄。

  脖颈有些细长,在紧张或戒备的时候会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很轻微的动作,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或许是因为有些瘦弱,所以衣服的袖口就显得有些过长了,他的手也像是顺势往里面一缩,将那纤细手腕躲藏起来,只露出手指上的一部分。

  还真是,言微尘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像是在防备一切一样,将自己牢牢的藏了起来。

  这样想着,言微尘还真的笑出了声。

  乔木深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

  言微尘:……

  言微尘:“额,刚才突然想起了我家养的一只猫,那是我一次机缘巧合在外面遇到的,见它受了伤又无处可去,便捡了回来,也许是在外面漂流的时间太久,一时还无法和人亲近,想来我回去还要悉心照料一段时间呢!”

  对于这样的小宠,乔木深向来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觉得如此柔软又小小一团的东西,实在让人心里起了逗弄之心。

  所以他忍不住点了点头,笑道:“应当是在外面吃了不少苦,挨饿受冻,若是不小心遇到了打骂,对人必然存了一份戒心,过些日子熟悉起来,应该就好了。”

  言微尘笑容更甚,若无其事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是啊,好看的紧,只不过太瘦弱了,我要想办法将它喂胖一些,这样到时候亲近我了,抱起来才舒服。”

  乔木深一副的确如此的样子点了点头,只要想到那柔软体温暖和的小东西爬伏在自己的膝头,卧在自己的手心里,慵懒的左右晃动着毛茸茸的尾巴,心情就要好上很多呢!

  觉得乔木深的表情放松了许多,嘴角还多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言微尘这才说道:“这快到了晌午了,觉得有些饿了呢!不如,今天我做东,请乔公子用饭怎么样?”

  乔木深犹豫了,倒不是他讨厌言微尘不愿与他一同用饭,实在是他想不出为什么今日刚刚见面言微尘就请他用饭。

  两人并不是很熟,而且,原先那尴尬的事情乔木深还未忘记,所以让他与言微尘一同用饭,他心内还是有些抵触。

  言微尘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依旧笑着道:“方才乔公子说的非常有意思,所以,我很愿意结交你这样的朋友,而且,我的身体不大好,平时很少有时间能够出来逛逛,身边也没有什么熟悉的朋友……”

  言微尘的话音越来越弱,最后还适时的顿住了,有些无力的样子低垂下头看向自己放在石桌上的手,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乔木深心内暗自道:你这身子骨看起来可是要比我强壮些,哪里像传言中的那么弱不禁风?

  可是,再抬起头看长言微尘时却发现他的脸色的确比寻常人要白上几分,也没有红晕,的确像是久病的一样。

  额,好像的确和刚才不一样。

  言微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乔木深自然不好推拒,肖塹又不在这里,他熟悉一点的,好像也只有这个今天才认识的自己了。

  言微尘抬起头来,一副感谢的样子看向了乔木深,脸色‘苍白’的冲他笑了笑,充分的表达了自己的感谢和善意。

  两人出了五陵学府,言微尘在乔木深看不到的地方冲着暗处摆了摆手,挥退了一直跟随在左右的影卫,才跟在乔木深身侧往南面走去。

  影卫自然不会傻到不跟从,只不过是跟的稍微远了一点,却依旧保持在一旦有了暗动就能立刻赶来。

  达到目的的言微尘心情颇好,“乔公子,咱们这是去哪儿呢?”

  半缩在衣袖里的手握了握,“言公子,既然今日你做东,那去哪里吃饭还是由你来定吧!”

  言小公子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可是我不怎么出门,所以不知道那里的东西好吃。”

  乔木深:……

  那你说的跟真的一样,还说要请我吃饭?

  看着一副寄托厚望的样子看向自己的言微尘,乔木深语气里带了些询问:“我其实也不怎么去那些酒楼里,不过,三问巷里有一家面馆很不错,虽说比较简陋,但饭食干净美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深之处见微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