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漏斗里的时间暗示
羽觞临月2016-12-16 03:113,660

  一觉醒来,纪寻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疼,耳边似乎有嗡嗡的声音,他缓缓直起身子,揉了揉太阳穴,列车里的灯光有些刺眼,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21:15?怎么才过了15分钟?”

  纪寻觉得自己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以至于自己醒过来脑袋还是昏沉沉的,可是他没想到,这离上火车才过了十五分钟。

  望向窗外,漆黑的夜色中,竟是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有些凌乱,面容有些憔悴的男孩子。

  纪寻苦笑一声,看来,这火车上的日子还真是难熬啊,尤其是你迫不及待想要下火车见一个人的时候。

  耳边传来了咔擦咔擦的声音,不用说,这肯定是丁球球这个吃货在啃薯片。

  当然,丁球球本来叫丁求,但是他长得实在太胖了,所以便得了“球球”之名。

  纪寻转过身去,看着眼前这个身宽体胖将自己的位置也占了三分之一的胖子,他正一边啃着薯片,一片翻着自己带来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戴着厚厚的眼镜,一脸紧张的模样,显然是沉浸在书中的世界里了。

  纪寻往那边瞥了一眼,淡淡地说道:“福尔摩斯和莫利亚提两个人一起摔进了大瀑布中,但是你放心,福尔摩斯没死,莫利亚提死了。”

  听到这话,丁球球一把将书放下,瞪着纪寻,似乎要把他吃了一般,道:“哼,纪寻,剧透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你看着办吧!”

  说完,肥胖的身子特意往纪寻那边挤了挤,纪寻差点没将脸贴在窗户上。

  “喂喂,不用这么狠吧。”纪寻连忙求饶,丁球球这才放过了他。

  旁边传来了一对年轻男女的笑声,纪寻看过去,只见一对小情侣正你喂着我吃薯片,我喂着你吃饼干。

  纪寻觉得一阵恶心,道:“张涛,于倩倩,你们两个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秀恩爱,不怕那个啥啥啥啊。”

  一脸笑意的于倩倩像只小猫一般伏在张涛身上,道:“你这么说可就不好了,我就不信两年前你和梦蝶没这么干过。嘿嘿,我记得那时候梦蝶有几次可是一连好几天没有回宿舍哟。”

  旁边留着一撮小胡子的张涛也连连点头:“是啊,我也记得那几天我们的纪公子也是一直没回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人家下手了,她才被你给吓跑的。”

  “还吓的直接从云城跑到了号称东方“魔鬼三角区”的罗布泊。”于倩倩补充道。

  自从他们知道梦蝶到了罗布泊,这就成了他们嘴边长挂的笑料。

  提到梦蝶的名字,纪寻面色微变,生出了些许落寞。

  “唉,你就别摆着一副春闺怨妇的脸了,梦蝶既然告诉你她在罗布泊,那么就说明她还是希望你在去找她的。有我们这么多人一起撮合,还怕她不跟你回去?”张涛拍了拍纪寻的肩膀。

  纪寻点了点头,神色仍旧是有些萎靡,道:“我再睡一会儿,你们继续。”

  不知道为何,一趴在桌子上,纪寻就觉得脑袋似乎更重了。

  可能是刚才睡的不太好吧。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却全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梦蝶,一个光听名字就觉得很特殊的女孩。

  自从遇见她,纪寻就觉得,自己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这个带有一丝神秘感的女孩。他喜欢她那黝黑澄澈的双眸,喜欢她那安静甜美的笑容,喜欢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唱着他从未听懂歌词的曲子。

  尽管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消失几天,而其他人,竟然从未发现。

  直到一年后,她真真正正地从自己身边消失了两年,毫无征兆。在她消失的前一天,两人还约定明天一起去看电影。

  那两年里,纪寻恍如被掏空了心肺般,整天浑浑噩噩,成了一个活死人。他每天心中所想的,都是女友的音容笑貌。

  他甚至怀疑,是否这一场美好的相遇,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不过是一场梦呢?

  是蝴蝶入了自己的梦,还是自己一直生活在蝴蝶的梦里呢?

  直到三天前,他收到了一封信,从字迹上可以看出,正是她写的。

  上面写着:

  90 18 30

  40 15 30

  我在这里等你,梦蝶。

  纪寻在网上搜索了之后,才发现,那六个数字的含义是:东经90度18分30秒,北纬40度15分30秒。

  而这个经纬度所指的地方,正是千百年来充满了无限神秘感的罗布泊!

  它曾经死亡过六次,也曾经生存过六次,时间在那里似乎变成了一个轮回,而它则是束缚在轮回中的幽灵,以一种现代文明无法解释的形态生存着。

  虽然很好奇为什么女友会突然去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但是这一封信,让纪寻心中重新点燃了希望。不论是去哪里,只要是你在的地方,我就一定会过去的!

  爱情,从来都会让人变得盲目。

  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和女友过往的点点滴滴如老电影般一幕幕从脑海中翻过,似乎过了很长的时间,又似乎只有一瞬,当梦到女友毫无征兆地离开时,纪寻再次醒了过来。

  耳边,仍旧有让人不悦的嗡嗡声。

  脑袋,似乎也更沉了。

  恍如再次经历了一场和女友的爱情般之久,纪寻睁开了眼睛,依旧揉了揉太阳穴,厌恶地避开了刺眼的灯光,瞥了墙壁一眼,心中微微讶异。

  “21:30?不是吧,怎么又是才过了十几分钟?这钟表不会坏了吧?”

  不甘心地将手机打开,只见上面同样显示着21时30分。

  球球依旧在啃着薯片,道:“你才睡这么一小会儿就醒了,我一包薯片还没吃完呢。”

  纪寻盯着薯片的包装袋,见上面的图案似乎有些古怪,道:“你这什么薯片?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火车上买的,不过,虽然吃起来有些怪怪的,但还不错,还有一点,你要不要?”

  纪寻可没有这个胃口,又瞧了一眼自己手机上的时间,仍旧是21:30。

  “喂,张涛,你看看你手机,现在几点了?”纪寻叹了一口气,看着张涛。

  张涛虽然一直在和于倩倩打情骂俏,但是刚才纪寻的动作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将手机屏给纪寻展示了下,笑道:“纪公子你这是思念成疾,才会度日如年的,难不成,时间还会欺骗你不成?”

  看过张涛的手机,原本有些失望的纪寻,听到他这句话,却是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一句和张涛的话有些不同的话。

  “时间,有时候,是这个世间,最大的欺骗者。”

  这是他们在三亚的海滩上,梦蝶捧着一堆沙子时说的话。后来,她将这捧沙子带回了云城,并且做了一个沙漏计时器,现在就在他的包里。

  不知道为何,纪寻鬼使神差般将那个沙漏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看着一缕缕细沙从上面的漏斗中滑下,渐渐地竟是出神了。

  于倩倩捂着嘴笑道:“睹物思人,你们的纪大公子真够痴情的。喂,要是我以后突然消失了,你会不会为了我变成这样?”

  张涛坏坏一笑,道:“才不会,好不容易摆脱了你这个小妖精,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

  “你敢!”

  话未说完,于倩倩一双粉拳已是落了下来,两人再次打闹起来。而这时,丁球球依旧全神贯注地沉浸在福尔摩斯的世界中,只有纪寻一个人,呆呆地看着桌子上的漏斗,看着一粒粒细沙落下。

  时间,真的会欺骗人吗?

  如果连时间都带有欺骗性,那么这世间又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信的呢?

  纪寻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想到这样的问题,也许是和梦蝶相处久了,自己也变得神神叨叨,爱胡思乱想了;还是说,在这辆驶向幽灵之海的列车中,某些东西正在影响着自己的思绪?

  目光中,最后一粒沙子落了下去,纪寻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想着自己竟然无聊到花十多分钟看沙子缓缓从漏斗中漏出,纪寻苦笑一声,莫非以前梦蝶就是觉得自己这么无聊才会离开自己的?

  就在纪寻准备将漏斗放回书包里的时候,随意瞥了眼墙壁上的时钟,纪寻却是突然睁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喂,他怎么了?”

  对面的于倩倩和张涛见纪寻的神色有些夸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道:“喂,纪寻,你怎么了?”

  纪寻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看了看,神色间的惊恐之色愈加浓重,又对张涛道:“快……快把你的手机给我!”

  张涛再次将手机递了过去,纪寻只看了一眼,就霍然站了起来,往四周看了看,只见并不算拥挤的车厢里,其他人或者闭眼沉睡,或者在打着扑克,一切看上去十分正常。

  “纪寻,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张涛和纪寻从小玩到大,知道他从来都是一个十分处事不惊的人,突然有这么大的动作,莫非是发生了什么极为危险的事?

  纪寻坐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低声对三人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列车上的时间,似乎过的有些慢。”

  “呼!”

  三人听他说完,均是齐齐出了口气,张涛道:“小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差点被你给吓死了,我都说你这是思念成疾,度日如……”

  话未说完,纪寻却是将那个漏斗移了过去,紧张地说道:“这个漏斗,以前我和梦蝶看过,里面的沙子全部漏完,需要11分12秒,可是现在,在这趟列车上,分明连一分钟都不到!”

  说完,他再次抬起头,看着墙壁上的时钟。

  21时31分。

  他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21时30分了!

  脑海中再次响起梦蝶那空灵的声音,那句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话,纪寻忽然觉得背后冒出了一阵冷汗。

  “时间,有时候,是这个世间,最大的欺骗者!”

  他望向窗外,玻璃上那个面色惨白的大男孩,脸上带着难以名状的惊恐,似乎时间就这般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