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怪的人
羽觞临月2016-12-16 03:123,752

  一列看上去无比普通的列车,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因为一件不起眼的事情,从而发现了这个列车上不得了的秘密,从此开始了一段充满惊悚和尖叫的旅途。

  作为一个自认为智商还可以的大学生,纪寻很喜欢看这种高智商推理悬疑类的美剧,但是当他发现自己竟是成了这样一个恐怖故事里的主角时,他才发现,原来当主角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

  通过三位朋友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纪寻知道,他们肯定以为自己疯了。

  “纪寻,你不会是恐怖电影看多了吧,哪有这么邪乎的事情?”球球将最后一块薯片放入口中,若无其事地说道。

  张涛则是摆弄着那个沙漏,道:“就是,真的没过多长时间而已,11分12秒,亏你想的出来,这么小的沙漏,里面的沙子漏完一定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该不会是你们当时看错了吧?”

  “不可能,那是我和梦蝶一起计时的,这里面的沙子漏完,就是需要11分12秒。可是刚刚,明明才过了一分钟!”

  “不错,的确是过了一分钟,这没有什么不对啊。”张涛道。

  纪寻有些惊讶地看着张涛:“难道你们都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吗?我平常睡一觉至少要睡半个小时,可是在这列车上,我醒了两次,却只过了半个小时,还有这沙漏,更是说明……”

  纪寻说着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张涛见周围的气氛不对,许多人的目光都忘这边看了过来,连忙阻止他:“纪公子,你烦不烦啊,都说了你那是自己心中焦虑才会变成这样的,相信我,这不过是一趟普通的火车罢了,再过八个小时,你就能够把你想了两年的梦蝶带回去了。如果你非要一个解释的话,那么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或许能够帮助你,毕竟时间是相对的啊。”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张涛这句话说出,让纪寻一愣。

  见两个人脸上都有些怒色,于倩倩一把将沙漏抢了过来,倒放在桌子上,道:“好了,既然你们两个一个觉得有问题,一个觉得没问题,源头在这个沙漏,那咱们四个就一起看看,这里面的沙全部漏完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你们觉得怎么样?”

  纪寻和张涛两人对视了一样,然后目光齐齐落在了沙漏上。

  丁球球瞥了眼墙壁上的时钟,道:“嗯,现在是21时32分。”

  四个人当即安静了下来,他们看着桌子上的沙漏,看着沙子一点点漏下,感受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

  秒针有规律的转动着,沙子一点点滑落,这两个声音如此清晰,犹如两种不同的时间在相互比较。

  只是,时间和时间的比较,没有正确的参照物,谁又是真的对呢?

  “我记得很清楚,11分12秒。只要他们相信我,或许我们就能够早点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纪寻对自己很自信,然而愈是相信自己,愈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正在打开棺材的人,越往后面,见到的东西,或许越恐怖。一具骷髅或许会让你很害怕,然而真正恐怖的,还是那些未知的事物。

  然而,就在纪寻心中产生了一种矛盾纠结不已的时候,一个人的到来,却是将对与错彻底埋葬。

  一位年轻的女乘务员,过来收拾桌子上的垃圾时,刚伸出手,不小心碰到了处于桌子边的沙漏。

  “啪!”

  漏斗摔在地上,四分五裂,金黄色的沙子,摊在地上,犹如一潭死水。

  “诶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乘务员连忙向四人道歉,并且以及其快的速度将沙子扫入簸箕里,混在了一片垃圾之中。

  纪寻这才反应过来,那可是梦蝶送给自己的礼物,一把抓住簸箕,道:“喂,你怎么把它扫掉了?!”

  女乘务员的脸色看上去非常窘迫。

  “啊?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吗?我……我是新来的,实在是对不起。”

  见纪寻怒气冲冲的样子,张涛连忙扶着他坐下,道:“罢了,不就是一堆沙子而已,别人也不是故意的,至于这么认真吗?”

  虽然是一堆沙子,但毕竟是梦蝶送给自己的。不过看着女乘务员站在那里,一脸不知所措,纪寻气也就消了一些。

  张涛见状,连忙对女乘务员道:“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快走吧。”

  女乘务员唯唯诺诺地点头,又向纪寻说了一堆对不起。

  就在纪寻觉得这个插曲要过去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位女乘务员,在她转身时,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原本窘迫的侧脸,此时看上去竟是有一种扭曲和恐怖。

  纪寻的心,“咯噔”一下,他忽然觉得自己背后,冰凉无比。

  “刚刚她那一抹诡异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突然有个乘务员出现?为什么会恰好将沙漏给打翻在地上?”

  一种可怕的想法,瞬间袭上自己的脑海。

  如果,在一个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有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正在密切地注视着自己的行动,并且绝对不会让任何东西揭开这辆列车的秘密,而这列车里的乘务员则是他的帮凶,刚刚她就是故意过来将那个沙漏打翻的,而那一抹邪笑,表示她的任务成功了!

  纪寻打了个寒颤,如果自己进入这辆列车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恐怖的漩涡中,那么,梦蝶的那一封信也是有人安排好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上这辆列车!

  这么一想,他又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比如,梦蝶向来安静斯文,也没有什么环游世界的梦想,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来到罗布泊这种恐怖的地方?还有,当自己将信中那六个数字输入百度时,第一条就是有人问东经90度18分30秒、北纬40度15分30秒在哪里。

  而后面唯一的一个回答是罗布泊,还是个匿名回答。

  纪寻忽然想到了一种东西,一种像极了现在的自己的东西。

  木偶。

  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木偶,被无形的线提着,进入了这趟列车的舞台,表演着嬉笑怒骂。

  那么问题又来了,木偶知道自己是木偶吗?

  如果木偶知道自己是木偶,这样一场舞台剧,又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它是否会顺着那根线,找到那个操纵一切的人物;还是说会直接被操纵者扔进无边的黑暗中,变成一堆支离破碎的垃圾?

  “喂,纪寻,你还好吗?”张涛伸出手去,拍了纪寻一下。

  纪寻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一种无形的恐怖瞬间笼罩在他的身上。

  看着一脸异样的纪寻,张涛还以为他还在可惜那沙漏,安慰他:“纪寻,我知道那是梦蝶送你的,对你来说也很珍贵,但是人家姑娘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一直记恨在心上了。”

  “不,她就是故意的。”

  这样一句看上去像极了小孩子的气话,其他三人都忍俊不禁:“好好,她就是故意的,反正只要我们纪公子消消气,比什么都好。”

  纪寻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办法说服三个朋友,刚才脑海中恐怖的想法让他不由得身体发虚。

  “我……我去上个厕所。”

  纪寻刚起身,张涛也站了起来:“走,我跟你一起去。”

  “咦——两个大男人居然也要结伴上厕所,张涛,亏你还在军队里服役过,想不到胆子这么小。”于倩倩调笑道。

  “对啊,我胆子就是小,要不然你也陪我一起去吧,纪寻一间厕所,咱两一起用一间。”

  说完,张涛作势就要将于倩倩抱起来,她连忙一通拳打脚踢,才将张涛赶走了。

  两人间的互动,多少让原本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下。

  “喂,纪寻,你还好吧?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张涛关切地问道。

  纪寻知道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只好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没事,张涛这才放心地进入了左边的厕所。

  就在纪寻也准备进入厕所小解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在两个车厢之间的过道里,竟是蜷缩着一对父子。

  这对父子坐在一堆废弃的报纸上,穿着有些破旧的衣裳,而且散发出一种让人厌恶的臭味。背靠着厚重繁多的行李,如同一个小山丘。

  纪寻往自己的车厢那边看了眼,发现人并不是很多,几乎连一半都不到。

  小男孩看上去三四岁,脸上满是疲倦之色,纪寻有些心疼,道:“大叔,这间车厢里还有很多座位,应该不会有很多人上来了。现在有些晚了,你带着这位小弟弟先去那边休息吧。”

  小男孩同样一脸渴求地看着男人。

  然而,男人只是冷冰冰地瞪了纪寻一眼,随后将小男孩紧紧抱在怀里,口中含糊不清地蹦出了一句话。

  “在这辆列车里,谁都不能够相信!”

  说完,他转过身去,一动不动,宛如一樽雕像。

  纪寻微微一怔。

  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男人的话里面,似乎有一种深层次的暗示。

  “应该是我多虑了吧,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又能够给我什么暗示呢?”

  纪寻耸了耸肩,走进了厕所。

  小解完毕,纪寻身体舒畅了许多,心情也好了一些,想着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不禁苦笑。

  “纪寻啊纪寻,你真是自己吓自己,电影里的东西都是假的,这世间哪有那么多恐怖的事情?也许真的是那乘务员不小心,那乘务员的笑容恐怕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而已,呼,马上就要见到梦蝶了,可不能够让她看见这样的自己。”

  纪寻洗了洗手,然后一捧水拍在自己脸上,顿时将之前所有的焦虑尽皆消除。

  然而,有时候,人们越觉得有些事只会在电影中发生,往往接下来就会遇到更加恐怖的事情。

  就在纪寻准备走出厕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厕所的窗户外面,似乎贴着一张纸。

  纸的边缘被风吹得颤动不已,纪寻好奇地凑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原本已经精神放松的纪寻,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害怕和震惊。

  因为这张纸上,画了一幅画。

  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中心处赫然埋着一个人,只露出一个头。而他周围几米的距离,原本金黄色的沙子,都被一片鲜血染成了血红色。

  纪寻的瞳孔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露出的人头,画中人那惊恐的双眸也似乎正望着自己。

  那一张脸,纪寻再熟悉不过。

  因为画中那个人,正是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