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午夜的哭声
羽觞临月2016-12-16 09:163,272

  死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极为恐怖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当你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之后,那种挥之不去的梦魇,更会把一个人逼疯。

  赵强注意到了纪寻的动作,道:“很冷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开小点?”

  纪寻不好回答,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像你们这样的大学生,前些年还有一些人来罗布泊探险,现在都不多了。都是独生子女,娇生惯养的,胆量也越来越小了。兄弟,看你也是一副文绉绉的样子,居然也喜欢探险啊。”赵强将空调关小了些,一边开着车,一边找话题聊天,的确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纪寻尴尬地笑了笑,道:“其实我们也不是来探险的,只是……单纯地过来转转,想看看这里是怎样的?”

  赵强道:“哦,这样啊,不过也是,五十里左右也不算很深入,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这罗布泊除了沙子还是沙子,没什么好看的,估计会让你们失望了。”

  后面的于倩倩也探头过来,道:“赵大哥,你在罗布泊呆了这么多年,这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赵强微微一笑:“小妹妹,这里可是罗布泊,可是被称作东方魔鬼三角区的地方,这里有很多奇闻异事,你要是想知道的话,直接网上一搜就能够搜出成千上万条出来。”

  于倩倩摇了摇头,道:“我当然知道这里发生过很多奇怪的事情,我问的是你有没有经历过这些奇怪的事情或者其中的一两件?比如说发现某个几十年前消失的人的尸体啊,或者是遇到沙尘暴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之类的。”

  “这个啊……”

  赵强微微仰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后苦笑一声,道:“妹子,不瞒你说,我虽然每隔一个月就会进入罗布泊一次,但这十年来还真的就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非要说有让人有些害怕的事情,大概也就是最近这半年里发生的了。”

  这口气像极了一个讲恐怖故事的人的口吻,于倩倩连忙说道:“什么事情?很恐怖吗?”

  赵强本想点一根烟,想了想车里还有女生,又将烟放了回去,道:“也不算很恐怖的。只是这半年来,每次进入罗布泊,到了晚上,都会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你知道,在沙漠里,到了晚上有时候会有很强的风。而那风声里面,还会听到让人心里发毛的声音。”

  “那是什么样的声音?”纪寻也有些好奇。

  赵强纪寻思索着:“这个……我也说不来,就像……就像是婴儿哭喊的声音,或者是什么猫啊狗的在叫吧,我不大确定。”

  “婴儿的声音?”于倩倩睁大了眼睛,道,“这沙漠里怎么可能会有婴儿?”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奇怪的是,我听到这声音后,走出帐篷,那声音又听不见了。”赵强又补充了一句。

  于倩倩听完双手环抱在胸前,道:“你这说的,怎么跟小说里似的。”

  赵强哈哈一笑,道:“哈哈,或许我们本就是生活在一个人的小说里也说不定呢。”

  在沙漠中行驶似乎比想象中要慢一些,几人行了二十多里后,前方就已经极难行驶了,只能够将车停在一处,然后下车步行。到了黄昏时分,离地图上标识的位置还有十几里,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三人只好在沙漠中将就着休息一晚上。

  夕阳西下,只留得半个在地平线上,余晖洒在金黄的沙漠上,就像是被鲜血染红一般。风沙渐起,薄雾朦胧,原本炙热的大地瞬间变得清凉无比,颇让人心情舒爽起来。

  在赵强的帮助下,一行人很快就搭好了三顶帐篷。于倩倩和小小住在一个帐篷里,纪寻和赵强一人一个。

  夜幕降临,正如赵强所说,沙漠里的风渐渐大了起来,外面飞沙走石的声音颇为清晰,就像是下雹子一般。

  在赵强的帐篷里听他讲述这十年来的所听到的关于罗布泊的异闻后,四人便各自回帐篷休息了。虽说外面风声很大,但一行人尤其是纪寻和于倩倩,从未在沙漠中行走过,这一番下来,当真是又累又困,躺在睡袋里立马就睡着了。

  夜色愈浓,原本是明月中天,一片明亮,但到了午夜的时候,却是被一片乌云遮住,天地间一片黯淡。风声呼啸,就连帐篷也被吹的猎猎作响。

  上午找张涛,下午又在沙漠中行走,纪寻可以说睡得很香。但是,不知为何,到了午夜,自己竟是莫名其妙醒了。

  这实在是有些奇怪,沉睡中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也没有做什么梦,就像是一个睡饱了的人一般自然醒了。

  然而,纪寻现在依旧是累的很,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去,这都能自然醒?我还没睡够呢?”还没睡够的感觉是颇为难受的,纪寻翻了个身,正要准备接着睡时,忽然,恍惚中,似乎有什么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呜……呜……”

  声音不大,可以说几乎被风声给淹没了,但是这声音相较于风声来说却是尖锐许多,而且自从听到这个声音后,就一直连续不断,就像……就像是一个婴儿的哭泣声。

  一想到这个比喻,纪寻当即散去了浑身的睡意,他不由自主想到了白日里赵强所说的事情,这声音的确像是婴儿的声音,难不成,这沙漠中真的有一个婴儿?

  可是,这茫茫沙漠中,一个婴儿又如何能够单独存活?

  还是说,沙漠中有一群不知名的人类,他们带着婴儿,在黑暗中行走?

  又或者,婴儿只是一个幌子,吸引那些过往游客出去观察,然后趁机结果了这些人的性命,杀人越货?

  越往后想,纪寻越觉得可怕,他本想缩在睡袋里什么都不管,但是不知为何,那婴儿的哭喊声竟是越来越清晰,甚至越来越急促悲切,就像是再不过去解救就要失去性命一般。

  纪寻越来越焦躁,在睡袋里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了。

  “罢了,就出去看看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纪寻穿好衣物,刚走出帐篷,迎面而来的狂风让他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滚回去。走到于倩倩和赵强的帐篷前呼喊了几声,见里面都没有动静,不由得奇怪起来:“难不成他们都没有听见?”

  就在纪寻准备四处转转的时候,风声忽然小了许多,乌云消散,天地间又是一片明亮。

  与此同时,那诡异的婴儿哭泣声也戛然而止,就像是随着风沙而来,随着风沙而去。

  纪寻绕着三人的帐篷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奇怪,难不成是我因为赵大哥讲的那个故事而幻听了?”纪寻揉了揉惺忪无比的睡眼,觉得酸疼无比。

  只是,当他转身走到自己帐篷前的时候,忽然发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地面上,多了一个脚印。

  这个脚印,足足有普通人脚印两倍般大,而且不像是鞋子留下的,似乎是什么兽类走过留下的脚印。

  纪寻刚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留意是否这个脚印。但是,当时风仍旧很大,他自己的脚印都已经被黄沙给掩盖了,现在帐篷前没有他的脚印就能够说明这点。

  同时,这也说明了,这个脚印,是在纪寻走到后面时留下的。

  但是,问题又来了。

  为什么是一个?

  这个脚印附近,十分平整,没有丝毫被踩过的痕迹,如果这是什么兽类的脚印,应该是有一对或者四个脚印才对。然而,这空荡荡的沙漠里,竟是仅仅留下了一个脚印。

  而且,这个猛兽在他帐篷前突然消失,又是如何做到的呢?毕竟要离开的话,应该后面会留下一连串的脚印才对吧?

  纪寻发现另外两个帐篷仍旧紧闭着,便进入了自己的帐篷,小心翼翼地搜寻了一番,仍旧是一无所获,

  然后,他又走了出来,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一轮如玉盘般的明月。

  脑海中灵光一闪,暗道:“难不成,是一种鸟类?从这里飞走了?”

  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脚印,纪寻又变得沮丧起来。这种厚实的脚印,怎么看也不像是一种鸟类的脚印。

  “奇怪,这世间还有一只脚的猛兽吗?”

  纪寻蹲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这一个脚印。

  纪寻将手轻轻放在脚印上,感觉脚印里的沙子竟是灼热无比,就像是被火灼烧过一般。从其中取出一粒,闻了闻,似乎还有烧焦的气息。

  “烧焦的气味?难不成那个东西身上还带有火?”

  纪寻当即想到了在旅馆,那个巨人所使用的能够燃烧的蝙蝠。只是,蝙蝠体型很小,和这巨大的脚印有些不符。

  “既然蝙蝠能够着火,那就说明在那个什么八门组织里面,其他东西也是可以带火的。这么说来,果然是那个组织的人过来了吗?”

  纪寻仍旧低头思考着,忽然,他觉得眼前有些暗,一个阴影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心中“咯噔”一声,蓦然抬起头,一个惨白的面容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离他的鼻尖不过一寸,眼珠大的吓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