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迷茫
羽觞临月2016-12-16 03:123,208

  纪寻和张涛两人刚刚将那女乘务员的一条肩膀压断,现在突然出现这个声音,是否就意味着,她还没有死?难道说只要这些虫子没有全部死干净,那么她就能够一直存活下去吗?

  就在纪寻因为听到她的声音而汗毛竖起时,声音的内容却更是犹如一记闪电般劈到了他的身上。

  “任何人都不要相信,包括你自己,这是我第六次告诉你!”

  一句二十几个字的话,却是蕴含了大到超出纪寻想象的信息量。

  任何人都不要相信?这是为什么?难道说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伙伴都不能够相信吗?

  而且,既然任何人都不要相信,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说出的这句话呢?

  “包括我自己?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这又是为什么?难道说,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吗?”

  而最让纪寻觉得可怕,甚至于恐怖的,莫过于最后那几个字。

  “第六次?为什么是第六次?难道说在此之前我已经上了这趟列车五次?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纪寻忽然想到了那部恐怖电影《恐怖游轮》,女主角为了救回她的儿子,一遍遍重复着那个轮回,永远走不出去。而让纪寻记忆最为深刻的场景,莫过于那个甲板上,躺着无数个女配的尸体,每经过一次轮回,甲板上就多一具她的尸体。

  难道说,这列火车,就是那艘恐怖的游轮,一个将自己困在里面的轮回?

  纪寻忽然觉得很冷,也觉得很累。

  就在他即将倒在地上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扶着他冲进了厕所。

  他无力地看了一眼张涛,想起刚才的那句话,心情更是难以平静。

  “纪寻,你怎么好好地突然变成那样,真是吓死我了?”

  两人一进来,于倩倩立刻将厕所门迅速地锁上。一想起刚才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的纪寻,周围又是有许多黑色虫子围过来,她恨不得跟张涛一起冲出去。

  “是啊,纪寻,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张涛同样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有点累,走神了。”纪寻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没有考虑要不要将听到的那句话告诉他们两个。

  两人见纪寻不愿多说,也没有多问。经过了这一系列变化,两人也有些累了,均是蹲在地上休息着。

  列车上的厕所本来就小,现在三个人在里面,显得更加拥挤,她往后退了退,忽然碰到了什么冰凉冰凉的东西,顺手摸了摸了,有些软,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

  于倩倩觉得奇怪,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只见这狭小的厕所里,竟然还有一个小孩!

  这个小孩全身泛着一种诡异的苍白,穿着破布衣裳,就缩在厕所的角落里,头放在两手之间,只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带着一种迷茫无知的眼神看着自己。而自己刚刚碰到的,应该就是他的脸。

  “啊!”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尖叫一声,当即跳起,扑到张涛的身上,大叫:“鬼啊!”

  张涛和纪寻也被于倩倩这个动作吓得不轻,转过身去,同样是吓了一跳,三个人连忙缩成一团,紧张地看着角落里的那个小孩。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纪寻,他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孩,发现他似乎有些眼神,仔细回想,这不正是之前在过道里碰到的那对父子中的小男孩吗?

  “你们放心,他是人,不是鬼,我之前见到过。”

  这小男孩十分瘦小,可能只是他们之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而已。

  纪寻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小男孩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面无表情。

  虽然声音很小,但总算是人话,于倩倩和张涛这才舒了一口气。

  “那你爸爸呢?他去了哪里?”纪寻接着询问。

  小小眨了眨眼睛,低声道:“死了。”

  “那……他是怎么死的?”纪寻问道。

  小小伸出瘦小的手臂,指了指外面。

  纪寻接着问:“你们刚才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上完厕所就没有看见你们了?”

  这次小小没有回答,而是将头埋了下去。

  于倩倩上前抱住了他,道:“你别问了,他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就经历了这些,现在可能还没有接受过来。小小,你别害怕,虽然你爸爸不在了,但是哥哥姐姐们会保护你的。”

  纪寻见状,也只好不再询问了。只是不知为何,之前小小父子的突然消失,还是让纪寻觉得奇怪。

  于倩倩负责照顾小小,纪寻和张涛则是站在外边。

  想着刚才听到的女乘务员的那句话,纪寻至今仍旧不敢相信。

  这世间,真的会有如此邪乎的事情?

  如果有的话,那么自己又该如何走出这个圈套?是否又意味着还可能会有第七次和第八次呢?

  “喂,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张涛拿拳头敲了敲纪寻的肩膀。

  纪寻沉默了一会儿,道:“张涛,如果,我之前的推测,都是错的。这里发生的一切,又该用什么来解释呢?”

  张涛一愣,随后有些尴尬地笑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说的时空扭曲猜测还是挺有道理的。我们就处在一个时空扭曲的地方,才会来到了1997年的列车上,时间也变慢起来。你怎么觉得是你错了呢?”

  纪寻也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这样想而已。”

  其实,他所想的,还是女乘务员那句话。她所说的包括自己,是否指的是不能够用自己的惯性思维来思考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也就是说,自己不能够因为看到时间变慢就觉得是时空扭曲,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真正的答案,又是什么呢?难道说,真的有什么灵异鬼怪的事情?

  纪寻隐约觉得,这次发生的事情,或许只能够用一种介于科学和灵异之间的理论才能够解释。

  这时候,于倩倩说道:“我觉得,现在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了,毕竟已经发生了命案,我看还是报警吧。只要警察来了,我们就安全了。”

  这话提醒了纪寻,在这种情况下,向外求助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然而,等他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别说打电话了,就连上网也是显示无信号。

  “怎么会这样?这又不是在过隧道,为什么会没有信号?”张涛和于倩倩也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手机,于倩倩又往外看了看,微弱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外面是一片空荡广阔的平原。

  “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时空发生了扭曲,我们或许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所以才接受不到正常的信号。”张涛解释道。

  然而,听到这句话,纪寻却是狐疑地看了一眼张涛。

  他忽然想到,最早启发他想到时空扭曲的,正是因为张涛脱口而出的那一句“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间本来就是相对的”。张涛在大学里并不是很认真的学生,而且他学的是管理,对于物理接触得很少,又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而现在,他似乎一直在竭力用这个理论解释,似乎就是想告诉自己,就是因为时空扭曲,才会导致现在这种情形。

  那么,他是在害怕自己会揭露出新的东西吗?

  看到纪寻这般看着自己,张涛有些奇怪,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纪寻连忙摇头,道:“不……不是。”

  他暗暗叹了口气,自己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又怎么会欺骗自己呢?说不定就是那女乘务员故意这么说迷惑自己的。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看了看手机,发现已经22点过3分了。

  忽然,整个厕所里一片亮堂,刺眼的灯光照下来,让几人都睁不开眼。

  来电了?

  几人都不敢相信,这突然来电究竟意味着什么?难不成危机已经过去了?

  “嘭嘭嘭!”

  一阵敲门声,让几人再次警觉起来,大气也不敢出。

  “靠,里面的人快点,老子忍不住了!真是的,在火车上上个厕所都这么憋屈,还让不让人活了!”

  听到这声音,几人又是面面相觑。

  “难不成,这辆火车,已经恢复正常了?”张涛开口道。

  敲门声和咒骂声依旧不断,纪寻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发现外面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而这个人,正是之前于倩倩发现的第一个变成黑色虫子的人。

  “不好!”

  纪寻连忙将门关上,但是已经晚了,那中年人大手一拉,早就没有多少力气的纪寻根本抵挡不住,厕所门被“哐”的一声拉开了。

  中年人往厕所里看了一眼,先是一愣,随后冷笑起来。

  周围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