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她姓什么
羽觞临月2016-12-16 03:122,290

  不单是纪寻,赵强和于倩倩也很想知道答案,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蝶梦的身上。

  蝶梦依旧是面无表情,轻抚着北落师门的脑袋,道:“对不起,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们。”

  三人等了这么久,谁知就等来这么一句话。不过这位小姐身边会有这么大的一只猫,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所以即便是赵强,也没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纪寻咳嗽了一声,道:“那好吧,既然是秘密我也不便多问。只是,你派北落师门来通知我们,可是他并没有通知到我们,只是在我的帐篷前面留下一个脚印就走了,这又是为何?”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蝶梦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道,“因为当北落师门接近你们帐篷的时候,察觉到了另外一个比沙尘暴还要可怕的危险。或者,直白些说,它是被吓跑的。”

  北落师门伏在地上,脑袋埋在了如雪的身子里,只露出了一对湛蓝色的眼睛,望着纪寻,口中还含糊不清地哼着什么,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比沙尘暴还要可怕的危险?那是什么?”

  从刚才北落师门赶走灰色虫子的情形看来,它并非是那种娇贵慵懒的猫,一般的危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它却在自己的帐篷前面吓得逃走了,是说自己的帐篷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还是说自己的周围有什么让它害怕的人?

  纪寻再次期待地望向蝶梦,然而她的回答再次让纪寻失望。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确定,毕竟,我对它也不是很了解。”蝶梦道。

  “你不是它的主人吗?为什么对它不了解?”于倩倩有些惊愕地说。

  蝶梦道:“我并不是它的主人,我只是暂时照看它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北落师门看上去和你也挺亲近的,想必你和它的主人关系一定很好。”

  于倩倩说着,试探性地问道,“那它原来的主人呢?他去了哪里?”

  听到这话,蝶梦的眼睑低垂,右手撑着脑袋,似是自言自语般,道:“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半年来,我一直带着北落师门在罗布泊中四处寻找,想要找到他,有几次差点就找到了,但他又立刻失踪了。”

  三人都在猜想她要找的人是谁,但又觉得大概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便都没有继续询问。

  纪寻静静地听着,虽然蝶梦始终低着头,但不知为何,纪寻总觉得,她的目光,似乎总在有意无意地落在自己身上。

  旁边的赵强听了,恍然大悟般拍了拍手,道:“原来这半年来我经常在半夜听到类似婴儿在哭的声音,是这只大猫在叫啊。”

  北落师门抬起头,冲赵强叫了几声,湛蓝的猫眼眯了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于倩倩哈哈直笑,道:“看来,它似乎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它的声音呢。”

  她接着道:“不过,蝶梦,你的遭遇和纪寻还真有相似呢,他来罗布泊的目的也是找人,而且他要找的人,名字和你还有些相似,叫梦蝶。”

  “梦蝶?”蝶梦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只是道,“名字的确相似,只是,她姓什么?”

  于倩倩一愣,道:“姓什么?”

  蝶梦微微诧异,道:“我说的是姓氏的姓,这有什么问题吗?就像我虽然叫蝶梦,但我姓李。你是倩倩,你姓于。难不成这世上还有姓梦的?”

  于倩倩右手食指点着下巴,翘首望着天空,道:“李小姐,你这还真问倒我了。虽然我和她是舍友,但一直都是喊她‘梦蝶’,还真没注意到她姓什么。”

  她又用胳膊肘碰了碰纪寻,道:“喂,她是你的女朋友,你知道她姓什么吗?”

  就像是还未睡醒,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般,纪寻脑袋里一片空白,记忆在这个时候就是一面沾满尘埃的镜子,你可以看得到里面的那个人,却看不清她具体的模样。

  “对啊,我和梦蝶生活了那么久,似乎从来都不知道她姓什么?可是,姓名这种东西,不应该都是在一起的吗?为什么我只记得了梦蝶的名,却记不住了她的姓?”

  记忆中,似乎所有人都是叫她“梦蝶”,她的老师、父母、好友,似乎从来都没有人问过她这个简单到几乎有些幼稚的问题,包括他自己。

  她姓什么?

  还是说,她本来就没有姓?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没有姓的人吗?

  又或者,是自己的记忆的哪个部分出了偏差?

  如果记忆可以打结,那么纪寻现在关于梦蝶的记忆,似乎因为这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打了死结。

  纪寻的脸色不甚好看,他忽然觉得脑袋有些疼痛,双手抱头,昏沉无比。

  “纪寻,纪寻你怎么啦?不会你也吸了很多白雾吧?”于倩倩连忙扶住他,声音中带着些许焦虑。

  蝶梦看了看纪寻,又看了看于倩倩,最后走到她身边,道:“让我来吧,我能够让他好受一些。”

  于倩倩懵懂地走到一边,只见蝶梦盘腿坐在纪寻身后,腰间的取出一个小包,将其摊开,露出了十几把银针。那纤长的手指轻轻一捻,熟练的拿起一枚银针。

  同时,另外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块黑色的石头,不过随意一转,银针自两块石头间划出,发出“咔擦”响声,随后冒出了零星火花。

  接着,她毫不犹豫地将一枚银针扎进了纪寻的头顶,纪寻的身体,猛地一颤。

  “你……你干什么?”

  于倩倩还以为蝶梦要对纪寻做什么不利的事情,正要阻止,赵强却是过来阻止了她,道:“你别担心,她应该是在给纪寻针灸而已,不会死人的。”

  两人正说着,原本焦躁不安的纪寻,却是安静了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缓正常了许多。

  随后,蝶梦又一连给纪寻扎了七八针,纪寻这才慢慢苏醒过来。

  “纪寻,你觉得好些了没?”见蝶梦走开了,于倩倩连忙过去,道,“你刚刚的样子,真是吓死我了。要不是有蝶梦在,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赵强也称赞道:“妹子你这一手针灸还真是厉害,不过针灸在我们罗布泊很少有人会,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蝶梦转过身,阳光正好照在她身上,看上去颇为耀眼,她动了动嘴唇,吐出了两个字。

  “生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域八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