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醍醐灌顶
东山愚公2016-12-16 09:103,205

  他当然并没有再次穿越,正当他感到诧异迷惑时,异像消失。随后,他发现自己还在那个深沟里,赫连天还在他的旁边。

  似乎是怀疑他要搞什么花样,赫连天低喝:“发什么呆,快……拿过来!”

  在赫连天说话的同时,项前感到身上的爪子加大了力道。

  想起先前那个被爪子抓碎脑袋的盗贼的惨状,项前不由得心中一寒,连忙爬向赫连天,将短剑递过去。

  这把短剑明显地不是铁制,但入手沉甸甸的,应该也不是木头雕刻而成,一时之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项前暗觉可惜:这把剑若是开了刃,自己这时用力刺过去,多半就能将赫连天一下刺死!

  他心里这么想,思绪便自然而然地向短剑集中,突然感到体内有一股细细的暖流,迅速地经手臂注入了短剑,短剑也突然发出了淡淡的紫色光芒。

  赫连天恰好于这时伸手抓住了短剑。

  接着他就僵住了,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仿佛突然变成了木头刻成的雕像。

  项前感到又有一股暖流反向从短剑流入自己身体,脑子里纷纷杂杂地多了不少东西。

  转眼间异常的感觉消失,赫连天的身子却突然晃了一晃,松开了抓着剑身的手,慢慢地软倒在地。

  与此同时,项前发现一直紧扣着自己脑袋和肩膀的爪子消失了。

  项前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却大喜过望,也无暇理会赫连天是死是活,爬起来就顺沟往山坡下跑。

  但刚刚跨出两步,就看见深沟的转弯处探头探脑地转出一个人来。这人身材矮壮,面庞黝黑,浓眉毛下一双牛蛋般的大眼,却是“青猿”盗贼团四大高手之一的柳豹。

  项前心里“格登”一下,猛地站住了。

  柳豹先从生长在沟壁上的灌木丛后探出脑袋,愣了一下后,整个身体从树丛后闪出,瞪着项前低喝道:“黑皮,你一个人……也逃出来了?那还不赶紧逃,怎么还往回走?小崽子的,难道是看本团遭了难,要去投奔那四个盗贼团?”

  在柳豹说这几句话的时间里,后面又转出十来个人,都是“青猿”盗贼团的盗众。

  这些人包括柳豹在内,全都是衣甲破损,血迹处处,几乎每个人都带着伤,其中有一个家伙伤势还特别严重,需要有两个人抬着,待得来到近处,项前才看清竟然是柳升。

  很显然的,这些人冲破柳豹所说的那四个盗贼团的包围逃到这里,着实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项前暗暗叫声“糟糕”:既给这些人撞到,一时半会儿是无法脱身了,一旦赫连天醒来,自己必然小命难保!

  赫连天就在后边不远处,项前自然不想让“青猿”盗贼团的这些人看到他,但这些家伙明显地是要顺着这条深沟往前逃,项前不敢阻拦,也找不出理由阻拦,当下只好支吾道:“小人不是要投降那四个团。小人是从那边的小山谷逃出来的,刚好见到团长大人在山谷中与人厮杀,受了伤,我就背着他走到了这里。”

  项前说着侧身,向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赫连天指了指。

  赫连天靠在弯道后的沟壁前,柳豹等一干人直到项前示意才发现他。

  柳豹惊呼一声:“师叔!师叔也负伤了?师叔,你伤在了哪里?”说话间急步抢过去,其他人也纷纷都惊呼着凑上前来。

  项前只得退后一步,靠到沟壁前,给这些人让出地方。

  众盗都围着赫连天,把项前撇在了一边,这本是他逃走的好机会,他却知道以自己的身手,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逃不多远就会被这些人发现抓回来!他只得忍着,忐忑不安地向满天神佛祈求着,祈求赫连天千万不要那么快醒过来。

  在一片纷乱中,突然又像不久前刚刚穿越的时候一样,项前察觉脑子里又浮现出许多杂乱的信息。这些信息大都与青猿门有关,而且全都是站在赫连天的角度所观察到的。

  这些信息是那样的繁杂多样,无所不包,比如说,赫连天以前在青猿门的一些生活细节,青猿门被赶出青猿小城的经过,仇家的姓名等。有那么的一瞬间,项前甚至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赫连天!

  在这些乱糟糟的信息中,项前竟然还发现了“青猿门”的修魂功法《魂渡诀》,从基础的巩基,到魂力的修练,再到具体的魂技,竟是无一不缺!

  苦苦追求的修魂功法竟然在不经意间到手了,项前又惊又喜,同时又大为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的事情也还罢了,《魂渡诀》可是“青猿门”最重要的秘密,休说他这个处于盗贼团最底层的小盗贼,“青猿门”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哪怕一星半点!

  说到秘密,项前发现自己脑子里无端浮现的这些记忆中,竟然还有手中这把黑色短剑的信息:这把剑是一件等级不明的魂器,青猿门的传承信物、掌门标志!

  在这把短剑上,隐藏着一个大秘密,足以让圣级高手为之疯狂的大秘密!

  据青猿门历代相传,说是这把剑对魂力修练大有好处,可以让其使用者迅速地提升修为。青猿门一直把它作为镇门之宝,但却始终无法找出其中的秘密,以致这把剑在青猿门历经数代,无人能用。

  这些信息,特别是“无人能用”一事,使得项前心中一动。

  但这些信息又过于笼统,实在让人无法猜测出具体的意思,项前并未过于在意。他只是在奇怪着:记忆中的这一切,究竟是从何而来?

  疑惑之中,项前突然听到有人说道:“这些记忆,是我通过这把剑,从赫连天那里吸过来,又转送给你的。”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憨声憨气的,语调颇为缓慢。

  项前愕然,转动目光左右逡巡:这人是谁?怎么会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他说吸了赫连天的记忆又转送自己,究竟是真的假的?

  尤为奇怪的是,柳豹等人为何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别乱看了,”这个声音紧接着又道,“我是老黑,就在你拿的这个短剑里,是这把剑的器魂。我是以灵魂状态和你说话,别的人听不到。”

  项前忍不住瞪大了眼,低头向手中的短剑看去,满心的难以置信。

  他毕竟已经穿越到这个异世十来天,对小帮工黑皮的记忆融合得越来越多,再加上所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因此虽然没有修魂的经历,但对与修魂有关的常识性的东西,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了解。

  据他所知,在这个异世上,魂师之间的拼斗攻防,除了使用自身修练的魂技外,还可以借助于魂器。

  魂器是以布设了各种魂阵的特制器具为基础,再植入妖兽的灵魂后炼制而成。

  与魂师的分级相同,魂器和妖兽也都可以分为神、圣、尊、高、中、低六个大的层次。魂器的等级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其中所布设魂阵的高明程度;再一个就是所用妖兽灵魂的等级。

  只有圣级的妖兽才能说话,这个自称“老黑”的家伙既然能通过灵魂向自己说话,难道竟然是一头圣级妖兽?

  那这把剑是不是圣级?

  难道这些,就是那个让圣级高手发疯的秘密?

  满心的震憾中,只听那个声音又慢吞吞地道:“我就是圣级妖兽,我叫‘老黑’,你不要叫我‘家伙’。小黑皮,这把剑是圣级魂器,可以让你很快地成为厉害的魂师,你和别人打架时,我也能帮你的忙,你一定要想办法留下。”

  项前一颗心“呯呯”急跳:圣级魂器的价值,他自然是清楚的!

  在这一带,一至三级的低等魂器算不得什么稀罕物事,几乎每个魂师都有一件,但再高级一点的中等魂器就很少见到了,高等魂器已经可以说是罕见罕闻!更何况是更为高级的圣级的魂器!

  项前当然想留下这把剑自己用!

  但这把剑是青猿门的掌门信物,镇派之宝,“青猿”盗贼团甚至为了它不惜与“双头飞龙”盗贼团翻脸,冒着覆亡的危险,举团出逃,自己在盗贼团的地位低得不能再低,柳豹等人又岂会任它留在自己手中?

  更何况,自己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在赫连天醒过来前设法逃走,否则赫连天一旦醒来,自己必然小命难保,哪里顾得上什么魂器不魂器的?

  “这个不用担心,”老黑显然能够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又道,“他醒不过来了。你通过短剑吸了他的记忆和魂力,也就是吸了他的灵魂,这就如同他对你施展了《醍醐灌顶大法》。《醍醐灌顶大法》你总该知道吧?你可以……”

  没等老黑说完,项前就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并且意识到如果老黑所言是真,没有欺骗自己,那自己真的有可能留下这把圣级的短剑,甚至有可能成为青猿门的掌门!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老黑刚刚提到的《醍醐灌顶大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