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池鱼
东山愚公2016-12-16 09:133,120

  《醍醐灌顶大法》可以说是一种避免魂力被白白浪费的功法。

  按照修魂理论中的说法,当一个修为高深的魂师将要死亡时,为了避免他毕生精修的魂力会随着肉体的死亡而消散,他就可以通过《醍醐灌顶大法》,将魂力甚至是自己的部分记忆,注入后辈体内。

  然后,他的这个后辈就可以通过某种方法,将这些外来魂力慢慢地同化吸收,转为已用。

  当然了,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每一个魂师转赠魂力的对象,只会是他最亲近的人,例如儿子或弟子。

  “父亲,你快来看看,师叔这是怎么了?”柳豹颇为慌乱的低叫声突然响起。

  柳升被抬到了赫连天的面前。

  他挣扎着坐起来,伸手抓住了赫连天的手腕,随即他的身子便是猛地一震,转头朝项前望过来,满脸的骇异和迷惑,沉声道:“黑皮,你是什么时候见到的团长,他……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众人都一齐转头朝项前望过来。

  柳豹突然注意到了他手里的短剑,叫道:“你怎么拿着这把剑,快拿过来!”

  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盗贼闻声便欲伸手来夺。

  项前横剑当胸,叫道:“且慢,这把剑现在是我的!”

  “你的?”那盗贼先是一愣,继之又是好笑和恼怒,喝道:“黑皮,你他奶奶的,被外面的厮杀吓得晕头了是不是?若不是团长受了伤,这把剑你碰也休想碰到!”

  项前脸上平时必有的恭谨、畏缩之色一扫而空,换成了满脸的郑重与自豪,大声道:“这是团长亲口说的!团长刚刚收了我做弟子,说由我做‘青猿门’下一任掌门!又说这把剑只有我能用,今后就由我掌管!他还对我施展了《醍醐灌顶大法》!”

  听了项前的话,众盗全都是一愣,但随即又都看耍猴似的望着项前,不约而同地纷纷发出斥责声和不屑的嘲笑声,分明是觉得项前的说法荒谬之极、滑稽之极!

  这也难怪,在“青猿”盗贼团里,项前的地位可以说是低到不能再低,蚂蚁一般,又没有任何修魂的基础,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赫连天都没有将魂力转赠给他的可能。

  项前对这些人的嘲笑、呵斥丝毫也不理睬,只是按照那个自称“老黑”的器魂的示意,将自己体内一股淡淡的暖流注入了短剑,本来黑不溜秋的剑身突然放出了紫色的晕光。

  对项前的说法,柳豹自然也是丝毫也不会相信的,也在众人之后喝斥道:“他奶奶的,你胡说八道也有点谱好不好……”

  但他说到这里突然注意到了短剑上淡淡的紫光,忍不住“咦”了一声,嘴巴张得足能塞下他自己那硕大的拳头。

  盗贼中几个青猿门弟子也都吃惊地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项前。

  柳豹盯着项前看了好一会,才转向柳升,吃吃地道:“父亲……他……这小崽子……”

  柳升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复杂,但却缓缓点头:“你赫连师叔体内,确实没有了任何魂力!”

  这无异于证明赫连天确实对项前施展了《醍醐灌顶大法》!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都情不自禁地上上下下打量着项前,包括青猿门的几个弟子在内,目光之中除了难以置信外,还都有着难以掩饰的羡慕与嫉妒!

  所有的人都不说话,都只是呆呆地望着项前。

  在一片沉寂中,突然有“叮叮当当”的几下兵刃撞击声远远传过来,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多半是“青猿”盗贼团的一名盗众逃跑不及,被其它四团的人追上杀掉了。

  这几下响声仿佛是在提醒沟内群盗:这里仍然没有脱离战场,凶狠的敌人随时都可能出现!

  柳升神色微微一变,再沉吟一下,转头吩咐柳豹:“那把剑,就先让他拿着吧。咱们仍然没有脱离险境,背上你师叔,赶快离开这里!”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地将赫连天和柳升往两名盗贼的背上扶。

  “小黑皮,柳豹说的那四个团攻打‘青猿’盗贼团,多半就是要抢夺这把短剑。”老黑那憨憨的声音又在项前的脑海中响起:“现在没有得手,他们一定会不停地四处搜索,会不停地追。柳升他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另四个盗贼团发现,会连累你的。你不能和他们一起走。”

  老黑所说不错,项前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

  赫连天被吸了灵魂,再不会醒过来,柳升、柳豹等人当然不会再无缘无故地来杀他。但其他四个盗贼团一旦发现了这伙人,一窝蜂地追上来,他就难免遭受池鱼之殃,至少短剑会被夺去。

  甚至由于他既无魂力,又不会魂技、武技,没有任何自保能力,混乱之中,很可能比柳升等人死得还要快!

  必须尽快想办法逃跑!

  但所谓“福兮祸之所伏”,自己保住了这件圣级魂器虽是好事,却也因此成为这些人注目的对象,众目睽睽之下,想逃跑可不容易,只有慢慢地想办法。

  当下项前将短剑插在自己用兽皮做成的简陋腰带上,整了整有些凌乱的粗糙而又肮脏的麻布短衣,仍是以前那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和众人一起沿深沟往前走。

  四下里仍然不时有隐隐约约的厮杀叫喊声传过来,一大帮子人出了深沟后,沿山脚转而向右,时走时停,甚为小心。

  一路之上,不时见到其他四团负责搜索的贼众乱纷纷地呼啸而过,最近的一次甚至距柳升等人只有二十多步远。虽然没有被发现,但项前仍然是紧张得心中“通通”直跳。

  幸好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距战场也越来越远,终于安全逃出了四团搜索的范围,再也不见那些四处乱蹿的贼众,厮杀声也终于听不到了。

  但项前却知道众人还远远没有真正地脱离危险。

  圣级的魂器何等诱人!那四个盗贼团既然为了这把短剑大动干戈,不达目的,他们又怎能善罢干休!

  等他们打扫了战场,相互碰了头,发现并未得到短剑,一定还会追过来!

  为了避免与柳升这些人一起被干掉,项前一直留意着逃跑的机会,但自从那个深沟出来后,柳豹就始终紧紧地伴在他的旁边,很明显地是为了防止他会携了短剑逃跑。

  这使得项前既无奈又沮丧。

  出了深沟没多久,赫连天果然就死了。“青猿”盗贼团的这些盗贼本来就因为打了败仗损失惨重而垂头丧气,赫连天死后,队伍中气氛就更为凝重,谁也不说一句话,大家只是默默赶路。

  有柳豹紧紧地盯着,项前只好暂时放弃逃跑的念头,一边默不作声地赶路,一边飞快地转动着念头,努力消化着从赫连天那里吸来的记忆。

  在此之前,赫连天已带领“青猿”盗贼团在这里活动了好几年,对这里熟悉之极。对赫连天的记忆融合得越多,他对这一带的情况也就会了解越多,那么接下来他无论是想办法溜走,还是和柳豹这伙人一起逃跑,也才会有更多成功的把握。

  更何况,赫连天记忆中关于修魂方面的知识和练功经验,同样是他急于得到的。

  自出了深沟后,短剑中那个圣级的灵魂“老黑”就再没说过话。项前有不少的疑惑想要向他询问,好几次试着在心里叫他,他都没有回应,使得项前大感奇怪。

  又走了约有七八里,来到了一个小山坳中,众盗贼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距遭到伏击的地方已远,又是黑夜之中,一时半会儿的,“双头飞龙”等四个盗贼团应该追不到这里来。

  一路过来,先后有三伙从伏击中逃出来的“青猿”盗众与他们汇合在一起,小山坳中,肖狐狸也已带着三四十名盗贼先行到达。

  看这情形,赫连天也可能事先料到会遇到伏击失散,因此和众人约定了汇合地点。

  但直到现在,原本五六百人的“青猿”盗贼团,汇合到这里来的只有一百五六十人,这种损失,估计是赫连天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的。

  进了山坳后,柳升让人将项前带到一个小山洞里,又吩咐几名盗贼看住他,便和十几名青猿门的弟子一起,抬着赫连天的尸体,转到旁边的山坡上去了,估计是去安葬赫连天。

  其他的盗贼则散在小山坳各处,一边歇息吃干粮,一边等候看是不是还有其他失散的同伙赶过来。

  群盗中有不少人受伤,不时有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声在各处响起。

  望着柳升等人走进山坡上的树林中,项前心里直打鼓:他们不会在这里耽太久吧?否则的话,那四个团的人追上来,在这样的地形里,自己注定要成为护城河里的那条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