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黑剑之争
东山愚公2016-12-16 09:223,438

  就在项前的目瞪口呆中,那瘦削老者爬起尚未坐稳,又有意外出现:在他头顶两三尺处,凭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爪子。

  爪子共有四趾,前三后一,每趾都长约三四尺,粗如儿臂,闪着黑黝黝的钢铁光泽。

  爪子甫一出现,便疾抓而下,其势快如闪电,“波”的一声,如同捏一只柿子般,竟将那老者的脑袋抓得稀烂,鲜血脑浆四下迸射!

  直到这时,那雄壮汉子才“扑通”一声扑倒在地,腿脚抽搐不已。

  本来不知死活的赫连天却在这时缓缓坐起,冷哼一声,颇为艰难地一手撑地,身子前俯,从那雄壮汉子手中取回黑色短剑。

  这几下变故突兀之极,惨烈之极,项前直瞧得眼花缭乱,又觉得心旌神摇!

  但他又竭力地镇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本来正瞄着雄壮汉子的弩弓略为下沉,指向赫连天的胸口,待了片刻再不见有其它的异状出现后,狠狠地挈动了弩机!

  人都是有贪心的,何况项前这个处身异世的孤零零少年。现在握在赫连天手中的这把短剑,既能引得这些盗贼如此的舍命相争,甚至于引发几个盗贼团的大规模火并,一定是个宝贝!

  现在,只要乘着赫连天有重伤在身,只要一箭射死了他,这宝贝就是自己的了!当然,项前也没忘了夺取宝贝的同时寻找修魂功法。

  赫连天明显听到了动静,凌厉的目光向这边急转,同时身子左移。

  这时项前与他相距只有三四十步远,正是弩弓所能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再加上重伤在身,赫连天身子只来得及稍稍一偏,弩矢已经如一道黑电般射入他的左胸。

  在弩矢强劲的力道冲击下,赫连天身体后仰,重重地摔在地上,跟着又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项前偷袭得手,但却担心赫连天或者别的哪个家伙又是装死,连忙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给弩弓上矢。

  他有心再给赫连天补上一箭,但赫连天却是平躺地上,上半身刚好被一块石头挡住,在这个位置根本无法射中。

  项前于是双手持弩,始终瞄着赫连天,把身子站直了些,打算靠近了些再射。但刚刚走了十来步,突觉有东西从后颈处抓下,抓住他的两肩将他往上往前拉起。

  这东西的力道极大,项前身不由已地被拖拽着向前方移动过去,手中的弩弓也由于肩膀吃痛,失手落下。

  项前骤然想起了刚才抓烂那瘦削老者脑袋的巨大爪子,忍不住心中大骇,却见赫连天慢慢翻身坐起,也不说话,只是目光阴冷地狠狠盯过来!

  项前刹时间就明白过来:这狡猾的老狐狸果然又是装死!自己已经极为小心了,但还是没有防得住他!

  项前拼命地挣扎,又想以双脚勾住地上石块阻止身体前移,但全都一点用处也没有,不由得心中一阵绝望。

  很快地,那爪子拖着他来到了赫连天身前,将他转了个身背对赫连天,又强行按着他蹲在地上。

  赫连天明显的受伤极重,也不说什么,只是“呼呼”喘着粗气,慢慢爬到项前的背上。

  爪子消失,赫连天冰凉的一只手却扣在了项前的咽喉上,语声不连贯地沉声冷喝:“黑皮,你……老实点!起来,按我指的方向走!”

  这自然是赫连天重伤之下,连路也走不动了,要让项前背着他赶快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眼见暂时不会送命,项前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懊悔之极:贪心害人啊!刚才若是不贪图赫连天的短剑,躲在一边等他离开,或者是上前帮他的忙,帮他治伤,说不定都有弄到功法的可能。

  虽然明知道按照这老狐狸的话去做,待完成坐骑的使命后,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但不按他的吩咐办,恐怕立即就会完蛋!

  项前只得硬起头皮,念叨着“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背起赫连天沿山谷走下去。

  时已近晚,夕阳如血,映红了西边的天际。

  后边的山谷外仍有或高或低的厮杀声传过来,但山谷中却相对安静,只有微风吹动茅草“沙沙”轻响。

  这种相对的安详平静,反而使得项前心中分外沮丧!

  如果当时再给赫连天补上一箭,自己现在也许正躺在哪个隐蔽的地方,吹着凉风,翻看那本修魂功法呢!

  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项前忍不住地想要咒天骂地,脑中却是念头急转,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向前走了两三里,山谷到了尽头,项前按赫连天的要求慢慢地登上山坡。

  山坡顶部是稀稀拉拉的灌木林,山坡的另一面却要陡得多,坡下林木密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尽头。

  项前背着赫连天穿过灌木林,正要觅路下坡时,山坡下树丛中突有杂乱而又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

  赫连天明显地是担心被来人撞见,一直扣着项前咽喉的右手紧了一紧,沉声道:“向右走!”

  右边的灌木林茂密一些,躲在林中,才不至于被下面的人看见。

  项前知道自己逃命的机会终于来了!

  山坡下过来的这些人,大有可能是“双头飞龙”盗贼团方面的人。在他们的眼里,赫连天必然是擒杀的首要目标,自己只要能弄出一些动静,这些人循声过来发现了赫连天,定会向他发动进攻。

  在那种情况下,虽然自己的处境仍然很危险,但总比被赫连天捏死要好一些!

  他慢慢地向右边走,寻思着怎样才能弄出一些声响,又不致引得赫连天捏碎自己的喉咙。

  前边突然出现一道深沟,深沟的一端一直延伸到坡下。

  项前心中一动,不着痕迹地挨到沟边,然后故意抬脚踩在空处。

  其后果,自然是连同赫连天一起向沟中摔下。

  按照项前的想法,他这样借助地形摔下,要比在平坦的地方来得更突兀、更迅速,赫连天一定来不及反应,顾不上捏碎自己的喉咙。

  这样落到沟中随着地势几个翻滚,也许不用借助山坡下那些人的进攻,就可以摆脱赫连天的魔爪了。

  不过,项前盘算得虽然好,但无论老天爷还是如来佛祖,偏偏都不肯帮他。

  赫连天果然从他背上摔下,但却再次放出了那个巨大的爪子,将他连头带肩紧紧地扣住。

  项前连同那个爪子,与赫连天相距两三步远,同步向下翻滚,一直滚出好几丈,到了深沟的一个转弯处,方才停了下来。

  好一阵,赫连天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项前一万分的希望他是重伤之下被摔死了。

  但赫连天并没死,他终于伸出了一只手,抓住沟壁上一根灌木树枝慢慢挣扎着坐了起来。

  随后他转头看过来,目光冰冷,但并没有发怒,只向旁边示意了一下,喘着粗气有些不连贯地道:“你……去,去把短剑捡过来!”

  对于他这时态度的平和,项前可不敢认为是他的肚量大,忘记了自己射他一箭的仇恨。他或许是重伤之下已经没有力气发怒了,但更可能是要等着到了安全的地方,与自己老帐新帐一起算!

  那只黑铁般的巨爪,仍然紧紧扣住项前的肩膀和脑袋,这爪子的厉害,项前是亲眼见过的,哪里敢有丝毫异动,只得一边在心里诅咒着,一边忍着浑身的剧痛慢慢爬起,去捡那把黑色的短剑。

  短剑当然是刚才翻滚而下时从赫连天身上掉落的,就落在距项前两三步远的地方。

  这是一把“猪头蜥”造型的短剑,剑身又细又薄。

  “猪头蜥”是一种小型妖兽,可以吞噬人或其它妖兽的灵魂。这种妖兽有一条蜥蜴一样、半尺来长的舌头,短而粗的尾巴;它没有身体,只有一个比拳头大一些的猪头一样的脑袋。

  由于距短剑比较近,项前这时可以清晰地看到短剑并未开刃,除了剑身上刻了不少细密的花纹外,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

  项前浑身疼痛下也懒得站起,就那么向侧爬了两步,伸手抓住了剑柄。

  “轰!”

  他只觉得脑子里似乎响起了一声炸雷,又察觉剑柄上有一股热流经右手注入体内。

  这热流如沸水般滚烫,其势如同山洪爆发,进入体内后火蛇般四处乱蹿。

  项前只觉得五脏六腑似乎都燃了起来,眼前阵阵发黑,脑子也迷糊起来。

  接下来,他分明地感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正在与人厮杀,手中的武器正是这把黑色短剑。

  对方有八九个人,个个厉害非常,自己明显地处于下风,正边打边逃。

  空中不时有水桶般粗大闪电向自己劈下,或者是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陨石轰然砸落,间或又有长达两三丈的天青色巨形刀片横扫而过。

  传说之中,这样的闪电、陨石、刀片,可都是圣级高手才有的手段!

  这可是八九个圣级魂师啊!

  从“青猿”盗贼团众多盗贼平常的谈论中,项前知道,在这个异世上,修魂者可以分为五个层次:魂徒,魂师,魂尊,魂圣,神。

  其中神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圣级魂师其实就是魂师中的巅峰存在。在整个修魂大陆,据大家公认的说法,圣级的魂师不会超过五十人,现在却一下子就聚起了九人之多!

  而且这些人正在向自己一个人进攻,自己虽落下风但却仍是攻防有度,丝毫也没有慌乱,那自己又该厉害至何种程度!难道是神级?

  咦,这事不对啊!自己刚刚穿过来,连一本修魂功法也还没有弄到手,体内一点魂力也没有,怎么又突然变成这样一个厉害的高手了?

  又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