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修魂功法
东山愚公2016-12-16 09:233,590

  三头百足驼背上的大筐里装满了物资,是整个盗贼团的命根子,自然走在队伍的中间。

  百足驼小队的十名盗贼,每三人爬上了一头百足驼,负责驾驭控制它的行走方向。

  余下项前一个,则被临时编入弓弩队,只得背着盗贼团分给他的一具弩弓和十支箭矢,随在百足驼旁边徒步前进。

  在“青猿”盗贼团的这几天,项前发现,赫连天很是重视盗贼们的装备和训练,平常下山抢劫到的装备,无论魂器、刀剑,都是立即分给盗贼,一天也不闲置。“百足驼”小队的十名盗贼,小队长和那个“灰毛蝎”配备了皮甲,另外的几人也都有刀、剑或猎叉;

  训练方面,每天没有下山的盗贼,也都要根据各人所掌握的技能情况,还有配备的武器情况,参加不同的编队训练。

  项前虽然不会魂技、武技,但在上山的第二天,就分到了一具弩弓,其后的近十天的时间里,更是要每天随着那些老资格的盗贼,练习弩弓的操作:上矢、瞄准、发射等。

  听那些盗贼说,赫连天之所以如此重视盗贼们的装备与训练,与“青猿”盗贼团的来历有关。

  在“青猿”盗贼团,几乎每一个盗贼都知道,这个盗贼团是由一个叫做“青猿门”的修魂小门派演变而来,团中比较重要的头目,均是由“青猿门”的弟子担任。

  “青猿门”原本是南边五六百里外一个小镇“青猿小城”的主人,但却不知什么原因被人赶了出来,门派中有不少人被杀。身为掌门的赫连天就带着其余的人,到这里拉起了这个“青猿”盗贼团,目的是积攒实力,报仇血恨,重夺青猿小城。

  既然有着这样的目的,那么尽量强化盗贼们的装备与训练,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出寨之后,项前几次想乘着夜色逃走,但月光明亮,那些小头目估计是受了赫连天等的授意,又前前后后盯得紧,根本就没有机会。

  赫连天等人显然也想到了这次出逃可能会有危险,出发之前就安排了许多人,远远地到前边去探路。整支队伍踏着夜色前进之际,不断地有人从前边跑回来,报告远远近近的情况。

  太阳跃出东边山头的时候,队伍走出了四五十里,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小山谷中。

  停下来休息一阵后,又很快地继续上路。根据太阳的位置,项前发现这是在向西南方向去。

  又前进了五十多里,太阳已经西斜的时候,队伍进入了一个小山坳。

  突然一声尖利的哨子声响起,接着便是连续不断的“嗖嗖嗖”急响。

  在盗贼团的近十天里,对这样的声音,项前可谓已经听得熟悉之极,那是弓弩发射的声音!

  既然早就预料到这次外逃会有危险,项前自然是早就有所提防,听到木哨声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双头飞龙”的进攻八成是来了,再听到“嗖嗖”的射箭声,他就什么也不顾,立即就趴倒在地。

  有人被利箭射中的惨叫声一声接一声地响起,“青猿”盗贼团前进的队伍立即就乱了起来,盗贼们狂喊乱叫,东奔西跑,再也无人能够约束。

  项前被人踩中了好几下,但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努力地辩认了一下弓箭发射声响起的方向,奋力地尽快向着相反的方向爬,一直爬了十多丈,越过了好几个被箭射倒正在衰衰呼痛的盗贼,躲到了一块巨石后。

  这时敌人已经停止发射弓箭,却又有震天的喊杀声响起。他小心地猫起身,从大石后向远处看,大批的敌人从靠着队伍两端的山坡上冲下来,如洪水般闯入了早已乱成一团的“青猿”盗贼团的队伍中。

  项前不敢再看,继续弯着身子,借着近一人高的茅草丛的遮掩,快速地跑了一阵,进了一条五六丈宽的小山谷。

  一直到深入这条小山谷足有百多步,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如此残酷激烈的战争场面,比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看到时,百倍千倍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不可能不紧张,不可能不害怕。

  他停下脚,大口地喘息着,强抑着“突突”的心跳,小心翼翼地回头,从茅草的缝隙间向谷口处张望。

  厮杀声显得低了许多,谷口外不时闪过的冲突来去的人影,项前想起刚刚那些被乱箭穿身的同伙,以及他们的厉叫,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项前突然又惊骇地瞪大了眼:竟然有一伙人竟然追逐着冲进了这条小山谷!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赫然是赫连天,比他稍稍落后一些的,也都是“青猿”盗贼团的头目,项前都曾经见过的。三人的后面又追着四个人,项前一时之间也没看清面目,但既追赶赫连天,那就一定是敌人,是“双头飞龙”盗贼团的盗贼。

  这条小山谷又只有三四十步宽,杂乱地生长着一些疏林野草,并不太容易藏身,这些人冲进来厮杀,很容易就会发现自己。到时如果有谁顺手给自己来上一下,那可就完了!

  转眼间这伙人就奔进了数十步,这时再逃已经来不及了,项前顾不得再多想什么,左右张望了一下,连滚带爬地躲到了一片较为浓密的草丛后。

  伏下身紧张地喘了几口气,略为寻思,他又一把抄起斜背着的弩弓,迅速地张弦上矢。

  他现在什么防身的本领也没有,也只有靠着这把弩弓聊以壮胆了!弩弓是低手对付高手的利器,即使是柳升那样的三级魂师,猝不及防下,也未必躲得开自己近距离发射的弩矢。

  幸好这十天里,对于弩弓的操作,已经练得熟练了。

  “呯!”

  外面突然传过来一声爆响,又有隐隐地红光一闪。项前知道这是有人施展魂技攻敌,他在“青猿”盗贼团的山寨中曾经见过,当时还羡慕得不得了。

  紧接着是“丁丁当当”的兵刃撞击声、“呯呯啪啪”的拳掌着肉声,又夹杂着有人受伤的大声惨叫!

  然后,厮杀打斗声全都停了下来,外面变得一片静寂!

  项前有些疑惑:难道赫连天他们三人,竟然与追赶的盗贼斗了个同归于尽?

  又等一阵,仍然听不到什么动静,项前犹豫了一下,躬起身,将弩弓冲着前方斜举着,右手紧紧的扣在弩机上,慢慢地绕着草丛向前。

  蹑手蹑脚地前进了十来步,前面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微响。

  项前再迟疑一下,然后更加小心地一点点向前挨去,尽量将身体触动茅草的声响也降到最低,混杂到风吹草动的“沙沙”轻响中去。

  屏住呼吸、一步三停地再前进丈许,透过草丛的缝隙,项前看到在前面的空地上躺着六个人,其中就包括赫连天与“青猿”盗贼团的两个头目。这六人全都是一动不动,生死不知。另有一个是蹲着的。

  这蹲着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雄壮汉子,右手提着一把厚背刀,左手正在躺在他面前的赫连天身上翻捡着。

  赫连天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衣服皮甲都处处破裂,几乎已不成样子。他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任凭雄壮汉子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项前目光闪了几闪,犹豫了一下,又狠狠地咬了咬牙,向左移动半步,靠在一块丈许高的大石上,双手平举弩弓,向那雄壮汉子瞄准。

  之所以要这样做,而不是小心地躲在旁边,寻个机会逃走,他是想搏一把,目的就是得到一本修魂功法!

  就在“青猿”盗贼团离寨处逃的事情发生前,项前还在寻思着能不能让柳升收自己做弟子,学习他的修魂功法。但却误打误撞地发生了“洗澡”事件,使好的美梦成了泡影。

  现在,却又有一个机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眼前的七名盗贼中,“青猿”盗贼团的赫连天三人都是魂师,这是项前早就知道的,而从刚才打斗的情况看,追赶他们的四个人显然也都是魂师。

  这样的七名魂师,总该有哪个人的身上带有一本修魂功法吧!

  现在项前已经知道,自己所穿越过来的这个异世就叫做修魂大陆,魂力、魂技和魂器的使用,深入地影响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像自己这样一个半大小子,无依无靠,身无分文,又无一技之长,即使能够逃到安全的地方,也只有辛辛苦苦、挣扎图存的份儿,十有八九会沦为奴隶!

  只有修练了魂力、魂技,成为魂师,才有摆脱这种命运的可能!

  而要想相处练魂力,就必须要有修魂功法,像他这样的一个穷小子,以正常的情况说,根本就没有得到功法的可能,他先前想要以前世所学的医药知识引诱柳升,让他收自己为徒,也就是这个原因。

  眼前的这个机会可遇而不可求,错过就实在太可惜了!

  满心的盘算虽好,但项前瞄准了那雄壮汉子后,却始终不敢发射:那雄壮汉子现在侧对着这边,不容易射中要害。

  弩弓这种武器虽然容易学习,容易掌握,但安装箭矢费时费事,射速比较慢,若是一箭过去,不能给他造成足够严重的伤害,项前相信自己不会再有第二次发射的机会!

  另外,无论前世还是今世,项前都是第一次杀人,瞄了再瞄,心里“通通”直跳,紧张得手心冒汗,始终都没有一击致命的把握,始终不敢挈动弩机。

  那雄壮汉子突然得意地“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直起了身,左手中却多了一把短剑。

  雄壮汉子翻来覆去地看着这把剑,口中笑声不绝。

  就在这时,一条长蛇般的紫黑色影子突然从地面升起,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快速延长,无声无息地延入雄壮汉子的胸口,又从他的后背透出半尺长的一截。

  紧接着紫黑色的影子消失,雄壮汉子长声惨呼,前胸后背鲜血喷涌!

  “嘿嘿嘿嘿”几声笑,在雄壮汉子旁边四五步远处,一个本来死活不知的盗贼慢慢翻身坐起。这是一个瘦削老者,他明显地受伤不轻,一边笑一边咳着,目光阴鸷而得意地望着那摇摇欲坠的雄壮汉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