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赫连小烟
东山愚公2018-03-13 18:563,196

  “啊!”

  “咦!”

  “灵魂之火!”

  外面突然传来好几个高低不同的惊叫声。

  项前转头看过去,原来是青猿门的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他刚才专注于修练的事,没有注意到。

  这时候,借着明亮的月光,可以看到这些人全都是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如同见到了亡灵一般,匪夷所思地望着他右掌中的灵魂之火。

  一个人三步并作两步地跨进洞来。这是柳豹,他一边大步进洞,一边叫道:“黑皮,你……你他奶奶的,你是如何做到的?你……即使你承受了掌门师叔的魂力,也不可能立即就能用的!你……你真的知道了短剑的秘密?”

  “豹子,你瞎叫个什么!还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后面的人也紧跟着涌进来。

  柳升被别人背着在最前面,不待项前说话,他就先压低声音斥责柳豹,然后又目注项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么快就能点燃灵魂之火,也不枉了赫连师弟对你施展《醍醐灌顶大法》!”

  先听柳豹提及什么“短剑的秘密”,项前吓了一大跳。

  他可是明白得狠,自己点燃灵魂之火,完全与什么《醍醐灌顶大法》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是因为通过短剑,吸了赫连天的魂力和记忆!

  赫连天四级好手,修为精湛,若非因为被吸了魂力,即使身受重伤,也未必这么快就死!这件事,再加上先前在那小山谷中射他的一箭,自己其实就是杀死赫连天的凶手!

  这个秘密如果被青猿门的人知道了,自己的下场用屁股也能想出来!

  幸好按柳升的说法,他们仍是想到了《醍醐灌顶大法》上面去。

  “黑皮,赫连师弟在将毕生精修的魂力传给你之前,想必对你说过些什么吧?”柳升被人背着来到项前身前停住,目光灼灼地逼视着他,说话的声音颇显悲痛和沉重。

  项前注意到,柳升虽然没有直白地承认自己是赫连天的弟子,但话语中却隐隐约约地含有某种认可的意味,这不是坏事!

  “是,师父确实有吩咐!”项前当然顺势将师徒的事情坐实,他一边将灵魂之火收回魂海,一边以同样悲痛和沉重的语调回答:“师父交待,在承受了他的魂力和记忆之后,我就是青猿门的一员了!他……嗯,他要我借助短剑,刻苦练功,争取早日有成,为本门夺回青猿小城多出力!”

  柳升“嗯”了一声,却仍是那样目光灼灼地望着项前,并不说话。

  项前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接着又道:“拜师之前,我指着安第斯大神起了誓,一定不辜负师父赠送魂力的恩德,勤修苦练,尽可能快地提升修为,为重回青猿小城,誓死效力!”

  “好!”柳升深深点了点头,脸色极为凝重严肃:“赠剑之恩,‘醍醐灌顶’之德,还有你说的这些话,我希望你能牢记在心!更不能因为本团今日遭遇大难,而生离弃之心!”

  “那当然!那当然!大师伯,您放心,从今天起,我一定会与青猿门生死与共!”项前连忙没口子地答应,却又立即打蛇随棍上,叫了一声“大师伯”,把自己升级到与柳豹相当的地位。

  柳升对他的这声“大师伯”并无反对的意思,却闪电般“倏”地一伸手,从项前腰间把那把短剑抽了过去。

  项前一惊,一阵强烈的失望猛然袭上心头:“这老家伙终究还是不相信我,不但不肯承认我是掌门,还要把短剑收回去!”

  这把短剑可以吸取他人的魂力为已用,简直就是异世版的“吸星大法”和“北冥神功”!

  不,它还能吸人的记忆,其中还有一个圣级的灵魂“老黑”在,是比“吸星大法”和“北冥神功”还要厉害的东西,其价值,远远不是一种两种修魂功法所能比的!要比修魂功法有用得多!

  不过,对于柳升抢走短剑,项前却不敢有什么不满的表示,更不敢伸手去抢回来。

  休说这里有青猿门的这么多人,外面还有不少的盗贼,只是柳升自己,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轻易取了他的小命。

  柳升眯着眼打量着手里的短剑,目光颇为复杂。

  项前完全能够理解柳升心中的感受:自己只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盗贼,对于修魂的事一窍不通,在“青猿”盗贼团中一向连个屁也算不上,却莫名其妙地能够使用青猿门的这把镇门之宝,又怎能不让柳升感慨万千?

  好一阵,柳升才重新抬起头,又打量了项前几眼,把手中的短剑递过来,肃然道:“这把剑,既然只有你能用,掌门师弟又已将它交给你,我自然会尊重师弟的意见。但你刚才所说的话,希望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莫要忘了!”

  项前大喜,暗中长长地吁了一口大气,连忙一边答应,一边将短剑接过,插回腰间。

  对于掌门之位,他见柳升并没有明确承认,便也没敢再提。

  他的主要目的就是这把短剑。至于什么掌门不掌门的,以“青猿”盗贼团朝不保夕的处境,完全就是一个屁!

  “大师伯,咱们要赶快离开这里!”随着一声显得有些慌乱地喊叫,一名盗贼匆匆进来,向柳升道:“刚刚又有三名弟兄从东边逃过来,说是‘双头飞龙’四团已经向这边追过来了!”

  洞内众人全都吃了一惊,都把目光转向柳升。柳升也皱紧了眉头,问那人道:“在东边担任警戒的人,有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没有。”那名盗贼摇了摇头,又道:“那三名弟兄是抄小路逃回来的,追兵应该没有他们快,但也不会拉后多少!”

  柳升沉声向那人吩咐道:“你现在就去集合队伍!动作快点!”

  “小烟,你到这边来。”等那盗贼应声出洞,柳升又略略提高些声音,扭头朝后面叫道。

  项前愣了一下,随着柳升的目光转头看去,在众盗贼的最后面,紧挨着洞口的地方,背对洞口静静站着的那个人,从身形上看,不是赫连小烟还是谁。

  听到柳升的叫声,赫连小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这才慢慢从人丛中穿过,来到了柳升的身旁。

  赫连小烟与项前年龄大致相当,个子要稍稍矮上一些,椭圆形的脸蛋,身穿魂师劲装,外罩紧身皮甲,苗条的身段显得纤巧而又有力。

  “洗澡”事件后,项前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赫连小烟,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几乎可以让他鼻血长流的一幕:那凝脂般白花花的身体,那前凸后翘,那光滑圆润的大腿!

  项前心中不自禁地涌起一阵莫名的窘迫,脸色有些僵硬,望着赫连小烟尴尬而又心虚地一笑,结结巴巴地道:“赫连小姐……嗯,那个,小烟妹子……你好!”

  窘迫归窘迫,对于刚刚获得的地位,项前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失去,“赫连小姐”四个字刚刚出口,他就又连忙打住,改成了“小烟妹子”。

  改是改了,叫是叫了,但项前却并没有指望赫连小烟回应,但料想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她也决不至于来找麻烦。

  但出乎他的意外,赫连小烟竟然是微微点头轻“嗯”了一声。

  这声回应虽轻,但项前却听出了其中所包含的羞赧不安。虽然山洞中光线晦暗朦胧,项前无法看到赫连小烟的脸色,但却立即意识到这赫连小烟一定是个极为害羞的人。

  项前心中长舒了一口气:既是这样害羞,那她对以前的事情也就必然不敢再提起,不会为此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私下里也不会!

  柳升轻“咳”一声,道:“那些人很快就会追来,咱们还远未脱离险境,必须继续向西边逃。你刚刚点燃灵魂之火,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待会行动时,就和小烟一起走罢。你记着要一切听她吩咐,不可自做主张。”

  “让她保护我?”项前心里明镜似的:“恐怕还是监视的成分多些吧!”

  但这个负责监视的人,为什么要由柳豹换成赫连小烟?尤其是在有“洗澡”事件的情况下?

  项前瞄了一眼赫连小烟,忍不住心中绮思连连:“是不是在监视的同时,还要来个‘美人计’?”

  他既得到了赫连天的魂力,又能使用别人所不能用的短剑,可以凭借短剑快速提升修为,完全可以说是潜力无限。

  对这样的一个潜力股,柳升这老狐狸在派遣赫连小烟保护加监视,以防他逃跑的同时,附带施展“美人计”加以宠络,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项前对于美人计倒是一点也不反感,相反还颇有一些期待。只是,这样一个害羞的赫连小烟,又懂得施展美人计吗?自己要不要配合她一下?

  再转念一想,项前又觉得有些沮丧:无论怎么说,自己都和赫连天的死脱不了干系,甚至可以说干系重大,如果配合着赫连小烟将美人计弄假成真,赫连天的事发作起来又怎么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莽战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